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沈沁知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云散之六月雪六月雪聂惜情小说全部章节目

时间:2019-04-30 04:46 /言情 / 编辑:安城
主人公叫六月雪,聂惜情的小说叫《云散之六月雪》,本小说的作者是沈沁知创作的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六月雪几番挑衅,林远楼却连呼吸都不带一丝紊乱

云散之六月雪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云散之六月雪》在线阅读

《云散之六月雪》第4节

六月雪几番挑衅,林远楼却连呼吸都不带一丝紊乱,她终于感到了挫败,终于认命地翻身,并肩睡在林远楼身侧,还似旧日一般拉过林远楼的手臂枕着就睡。

他身上的味道很干净,带着阳光的温润,带着清风的爽朗。世界变幻太快,一切都短暂而不可寻,唯有某些人却似乎被岁月优待,从不曾改变。

“林远楼,你跟我说实话,我走以后,你跟多少姑娘好过?”六月雪闷闷道。

“叫师父。”

“林远楼。”

“师父。”

“林远楼!”

“六月雪!”

“林远楼!”

林远楼终于懒得理她。

沉默。

换个话题好了。

“为什么要救我?”

“只是碰巧路过云府,恰好看到了你想出手杀人。再然后又碰巧目睹了你倒下,所以顺手把你带了回来。”

“这么多恰巧,本身会不会就是恰巧。”六月雪狡黠一笑,似乎横亘在两人之间的伤害不曾存在过。

“你的伤好些,就可以走。或者说,你要是不想活就趁早离开,不要浪费我的药材。”林远楼起身,撇下了六月雪一个人。他细心打理着屋内的草药,仿佛在他眼里没有比这些草药更可爱的东西了。

“。。。”六月雪早知道如果林远楼要拒绝人,会是那么的凌冽。他没说一个脏字,却能让人五脏六腑都结成冰。这么多年来,她早就领教过了,为什么还心存幻想?

她还记得过去的岁月里,他和她相依为命,那么多的快乐。

某一日,“林远楼,你的草草药药我就只喜欢地龙。”

“为什么?”林远楼不解。

“因为就它有点肉味儿。”六月雪的小短爪子在药摊子里挑三拣四,她心满意足地把地龙干当成零嘴在打牙祭。她原本可是千金大小姐啊,结果整天跟着他吃素。她都瘦得皮包骨头了,他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心疼她。

“。。。那个,你知道地龙就是蚯蚓吧。”林远楼无限同情的看着眼前忘记吃药的六月雪。天地良心,比起那些他辛苦寻找而被六月雪当做零嘴吃掉的地龙,他还是更心疼六月雪一些,脸都白了啊。

“。。。我,你,你怎么不早说。”六月雪“嗖”得一下如利箭一般冲出门去,一顿干呕,她真的很后悔自己用了早饭。

“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林远楼一把拎起了赖在自己怀里的小丫头,也就是正在用林远楼的衣角擦哈喇子的六月雪。

“爱过。”六月雪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毅然决然,毫不犹豫地回答。

林远楼翻了一个白眼,“。。。其实,我是想问,你跟着我这么久了,为什么还会吃那么多地龙?”

“虽然我是医道高手,但你就不能允许我犯点低级错误吗?”那个时候,才七岁的六月雪理直气壮,丝毫不以为耻,伸了个懒腰,又拿着小短爪子捂了捂嘴,打了个哈欠。

“。。。”林远楼实在忍不住吐出一口老血,“你以后混迹江湖,自报家门时,千万别说是我徒弟,谢谢。”

“林远楼,这些年里我没有主动杀过人。”六月雪的思绪终于从过去的回忆中超脱出来,她的话也惊醒了同样神飞天外的林远楼。

“你不必告诉我,你的路需要你自己去走。”

“对啊,早就没有关系了。”六月雪低声笑道,终于沉默。

“就算这辈子我没可能回应你,连一声师父你也不愿意叫我吗?”林远楼看着将要离去的六月雪,终于忍不住出声。

到底是哪里错了?

“是,是我六月雪桀骜不驯,妖性难驯,不知人伦,罔顾廉耻,是我勾引自己的师父!我不要做你的徒弟,只要做你的妻子!”六月雪的背脊僵直,她的话却掷地有声。

林远楼一张脸全无人色,闭口不言。不说话,他最会的不就是沉默吗?

六月雪立刻笑了笑,“不过你放心,这世上千红百媚的,你以为我还非往一棵歪脖树上吊啊。不似你,三千弱水只取一瓢饮,结果连那一瓢水都一口没喝着。”

林远楼知道六月雪心里不痛快,所以他什么都没说。

终于到了临别一夜,月色凉如霜。

林远楼临风而抚琴,一勾新月悬于天际,凉风拂面,满室馨香。红尘俗世之中,蝇营狗苟,挣的脱一时,挣不脱一世。能随心所欲生活的人必定不多,但眼前这位一定是一个。他这样的人,美好到让人想去亲手扼杀,却又不忍下手。

六月雪能听出其中的恬淡悠闲之意,是春风送爽,是秋水浩淼,是沐乎沂水,是独行于天地之间,赏山间之明月,揽江上之清风。这样的襟怀,她不能及。

她已在红尘中流连太久,浮世之中,有太多的诱惑;在虚伪的面具背后,隐藏着太多的悲凉。她只不过是如一叶扁舟迷失于大海,人与人的心却越来越远,有何真心可言,只不过是你死我亡,弱肉强食的一场战争。鲜血能用鲜血来洗尽吗?结果只是洗不尽流淌的鲜血,洗不出自己的本来模样。

“为我煮一碗茶吧,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这种荣幸?”六月雪终于不再调笑,她看不见,所以不知道林远楼的表情。这样也好,免得尴尬,她哪里稀罕喝什么茶,她最想喝酒,但她怕一说出口,某人就会立刻把她轰走。

烧水,煮茶,茶香氤氲间,烟雾在两人间袅袅升起,浮生如茶,其中甘苦,不过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每次喝茶,林远楼用杯,六月雪用碗,这个是两人的习惯。

六月雪把玩着手中的海碗,口中却带了一丝凄凉,“我以为再见面时你会将我大卸八块。”

“不会。”林远楼甚至连看都不看一眼六月雪,出声温和,如闲话家常一般自若,他的声音永远不疾不徐,若清风,若细雨,“你永远是我的徒弟,我永远是你的师父,落玉谷永远是你的家。”

身在咫尺,心隔天涯。

明明是最温柔的话语,听来该是春风化雨暖入肺腑,可他却能说得那么无情无绪,让她的心肝脾肺都寸寸成冰。

六月雪正要举杯,不,举碗,忽的,动作一滞,我们之间从来没有爱,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从来都是如此。

殊途同往难同归,她一早就有的觉悟,何必到了今日又来装模作样的说后悔。

(4 / 47)
云散之六月雪

云散之六月雪

作者:沈沁知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佛说,人在爱欲中,独生独死,独来独往,苦乐自担,无可旁代。 她说,六月里的雪总是要融化的。 一步错,步步错,只因最初就是别人算无遗策的一出折子戏。与君共聚,终究只是残梦一场。 戏中生离死别、伤心断肠,戏外何人看见悲伤? 可惜,看戏者入戏,却选择没有姓名。 也许某天我们会重逢,也许不会。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六月雪(沈流风) ┃ 配角:聂惜情,林远楼,花夏茧,秦艽 ┃ 其它:极度虐身虐心,不适者慎入 原创网: 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