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绣宫春(精)小说免费阅读钟漪兰,掌事,司宝房 作者:水未遥年代:古代

时间:2019-05-23 16:44 /言情 / 编辑:慕歌
主角叫钟漪兰,掌事,司宝房的小说是《绣宫春(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水未遥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这时,司宝房的婢子抓紧机会又围拢过来。青梅

绣宫春(精)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绣宫春(精)》在线阅读

《绣宫春(精)》第10节

这时,司宝房的婢子抓紧机会又围拢过来。青梅被推搡得一个趔趄,缎匹掉在地上,急忙去抢,却被刚好凑上来的宫人踩在手指上。

“主子,是不是有些过了……”

花木掩映中,主仆二人已经伫立了很久。

随扈显然已经看不下去,回头询问尊贵男子。黑眸深锁间却苍茫无波澜,仿佛蕴含了幽潭水,深邃且蛊惑,让人如堕迷梦,痴醉难持。微翘的唇角却说明他此刻正看到兴头上,丹陛前几个婢子的死活丝毫与他无关,仿佛在那淡漠至残忍的睥睨里,一切皆成乐趣。

“奴婢们隔日再送过来。叨扰李侍卫夫人了,奴婢告退。”

殿廊前,韶光的声音淹没在司宝房宫人谄媚讨好的声浪中。宁霜还想挣扎着上前,被轻轻拉住,宁霜含泪看着她,韶光摇了摇头。

退下台阶,远远地传来春雨的声音:“下次让你们桃枝典衣来。否则,惹李侍卫夫人不高兴,司衣房可是吃罪不起呢!”

韶光暗暗叹了口气,不再做任何理会,只伸手搀扶起还想哀求的绣儿,与宁霜和青梅一并抱着布帛敛身告退。

司衣房的宫人就这样从殿前广场经过,脸颊肿胀的婢子被搀扶着,其中年纪最轻的小宫婢已经哭红了眼。最前头的,也抱着最多布匹,徐徐而行,脸上却连一丝喜怒起伏都不曾有。

树荫下,那双凉薄肃穆许久的眼睛里,隐隐浮现出了一丝波澜。

昔年的诸多往事隔着烟光辗转浮现,望着那抹渐行渐远的纤细身影,深黑色的瞳仁似倒映着一片凄迷残花,斑斓破碎。

待随扈转过头来请示,那波澜却又很快地寻觅无踪,眸光肃杀,只有唇上还残存着少许余波。

“安排锦瑟进尚服局,告诉她,便宜行事。”

李绣田拒收的缎子,拿回司衣房,钟漪兰就下令送去内侍监销毁。

宫人们含泪将那一匹匹青缎和墨缎抱走,递给小太监的一瞬,每个人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可悲伤的情绪并未停留太久,因为钟漪兰宣布了一桩令人震惊的消息:典衣芣苡将下嫁内侍监,与大太监赵福全对食。

内局哗然。

六局内斗一贯夹杂着互相残杀,你方唱罢我登场。局内按照官职品阶论资排辈,一层一层,严守秩序,可总是有人等不及上位者荣隐,就处心积虑取而代之。比如钟漪兰,比如春雨,再比如芣苡。

芣苡被送去内侍监时,象征性地披着大红盖头,鲜红的嫁衣外却是五花大绑。韶光认得那嫁衣上的绣样,出自司衣房宫人之手,从图案到纹饰,倒不会辱没她的身份。

“可怜见的,一个清白女子,竟要嫁给老太监。”

“平日里仗势欺人,这下好,遭了现世报。”

耳畔议论声此起彼伏,韶光忽然想起在内侍监外,芣苡理直气壮地质问。那时她猜出钟漪兰要拉拢赵福全,却没料到那几十万两的银票,其实就是自己的陪嫁……

“赵常侍一贯喜欢温顺女子,将芣典衣送去,钟司衣不担心会适得其反吗?”目送着众人离去的背影,韶光轻声开口。

钟漪兰挽着双臂站在花树下,“怎么,于心不忍?”

“芣典衣在房内多年,奴婢以为,钟司衣会念及旧情。”

“敢算计到我头上,这些年还不够纵容她么!”钟漪兰盯着远处的嫁车,目光阴鸷,“若是帮别人便罢了,偏偏是那个余西子。你以为我会养虎为患?”

韶光不再说话。

芣苡的爬墙,针对房内总在做一些细碎的手脚:譬如泄露消息,在宫婢之间调唆、结党;再比如,故意出一些纰漏。钟漪兰也曾一味姑息,并非隐忍,而是不放在眼里的轻蔑。自以为聪明的奴婢,得意忘形,反而产生了侥幸之心。此时被铲除,只是因为触动到了钟漪兰的底线。

她不该故意与桃枝寻衅,点拨阿彩,导致司衣房在宫缎一事上开罪李绣田。

青梅说,或许是她疏忽了,宁霜却狠狠地咬牙,芣苡是老人儿,哪次换季送料子出过纰漏,她与各宫掌事打交道不是一年两年。此番故意出错,不仅让宫人的半月心血毁于一旦,更拖垮了麟华宫的布帛换季,而重要的是,在司宝房跟前折辱了脸面。

宫女与太监对食,照惯例仅是走走形式。联姻之后,宫女仍留在宫里,职位也不变。芣苡却被直接送出宫,送进了赵福全的府邸。

这就是钟漪兰的手段,狠就狠在斩草除根。自此,芣苡不但品阶被革除,进了太监的宅院,就如深陷永夜,在屈辱和折磨中不能逃离。这样的惩罚不仅致命,也毁了她一生。

隔天早上,活计还未分配,昨日做好的绣缎就都挂上了。早到的宫人们见没有管事跟着,纷纷凑在一起扯闲话。聊的话题无非是最近局内女官品阶的升迁——芣苡嫁出宫外,官职也被革除,等于让出典衣位置。资格稍长的婢女们都巴望着钟司衣进行指派。

阿彩跨进门槛,众女还在欷歔中。

咳了一嗓子,宫人们见是她,纷纷堆出笑脸凑过来寒暄。

在司衣房,典衣之下是掌衣。除了桃枝,在这里阿彩最大,她也是最有机会升任典衣的人,然后论资排辈,很有可能从宫人里头选拔一个任掌衣。每个人都有机会升迁。

“彩掌衣,您是不是马上就要做我们的典衣了!”

有相好的婢子过来探口风,阿彩抿唇,笑道:“别瞎说,钟司衣还没宣布呢!”

“芣苡典衣走了,奴婢们都觉得,接下来肯定就是彩掌衣您来管我们了。”

“是啊,不是您,还是哪个有资格当典衣啊!彩掌衣,哦不,现在应该改口叫彩典衣啦!”

宫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说得阿彩心花怒放。韶光和青梅抱着布匹进来,绣儿已经跟着众女在称呼阿彩为典衣。宁霜撇撇嘴,示意这些人都昏了头。

“都没事做么?活计这么多,还敢凑在一起混时日。”

桃枝跨进门槛,蹙眉看着三三两两扯闲话的婢子,呵斥完,拿起册子核对人数。

宫人们悻悻地分开。这时,阿彩讨好地凑上来,没等开口,就听桃枝道:“待会儿钟司衣要领着新任的典衣过来,你去准备准备,将之前芣苡的佩子拿来。”

桃枝的话如雪水一般,浇了阿彩一头一脸,“怎么不是……从房里选任一名么?”

桃枝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新来的管事名唤锦瑟。房里的老人儿们都认得她,原是司饰房的典饰,因为得罪了司饰言锦心,曾被贬去扶雪苑伺候闲置的嫔女。三年清寂,此番入主司衣房,倒有一丝卷土重来的意味。

钟漪兰将人带来时,宫人们都有些傻眼。阿彩站在人群里,盯着那个姿容冷艳的女子,硬生生地将手里的锦帕扯破。

“这位是你们的新任管事,也是绣工操持高手,以后与桃枝一起打理司衣房。”

钟漪兰说罢,朝身侧的女子示意。锦瑟穿着一袭云烟冷调的高腰长裙,无可挑剔的五官,无可挑剔的妆容,眉目微凉,整个人像是从霜雪中走出来的。肃然颔首间,视线从每个婢子的脸上扫过去,立即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感觉。

(10 / 85)
绣宫春(精)

绣宫春(精)

作者:水未遥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宫女韶光是朝霞宫的近侍宫婢,因为皇后薨逝而进入司衣房。 司衣房内部暗流汹涌,七品典衣芣苡因爬墙,被送去与大太监对食,锦瑟取代其位。锦瑟与麟华宫掌事李绣田发生摩擦,李绣田被赶出宫。 太后安排下一场比试,嘱言谁取胜,就是司宝房下一任司宝。钟漪兰给韶光下了死令:必须在比试中夺魁。 赛前,韶光串通司衣房和司宝房两房宫人,最终取得胜利。当晚,韶光去绣堂取白天留下的证据时,却误打误撞地遇上进宫行刺的人,她被胁迫为人质。 晋王赶到,韶光获救,她做手脚的证据却在慌乱中遗失。韶光担心是行刺之人拿了,于是混进私牢—— 韶光离开牢房时,给刺客留下一柄短刀,意欲令他逃跑,然后被乱箭射死,以掩盖自己的秘密。却不料,刺客逃脱,引发了一连串的事情……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