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枫,褚莲谁的莲灯,渡我今生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时间:2019-01-22 00:09 /都市 / 编辑:聂家
主角叫穆枫,褚莲的小说是《谁的莲灯,渡我今生》,它的作者是小东邪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们,是谁?也包括风邺?她眼中灼

谁的莲灯,渡我今生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谁的莲灯,渡我今生》在线阅读

《谁的莲灯,渡我今生》第85节

他们,是谁?也包括风邺?她眼中灼灼有泪光,倒是不再怕了,眼觑着眼前的少年。

他扬长要走,不再理她。走出几步后,忽而停下,嘴角扬起适宜的弧度:人,不是我杀的。他笑了起来:我猜是他,他,回来了。

庄园依然日升日落,这样浑噩过了三天,不断有叫人心惊肉跳的消息传来。又死了一个人,密室,又死了一个人,失足落水……

白斯年心情看不出大起落,每天晚上都会到她这儿来查勤,对她的安保工作十足上心。她胆颤的很,终于在这天日落时抓住一天中唯一一次见他的机会,拖住他的胳膊不让走:风邺……要到什么时候?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她扬起头,眼中盈盈有泪水,白斯年低头看她,平时一贯嬉皮笑脸,这回却正色:怎么了?

我怕……

有我在,怕谁?他笑了,抬手去摸她的脸,转过耳边时,将一缕头发折了耳后去:多大了?还哭?声音温柔的不似白风邺。

他终于抱她,轻轻吻了她的耳垂,道:就今晚,今晚跟我一起去吃个饭,好不好?他吐出的呼吸蹭着鬓角,痒丝丝的,那声音和那热气,直窜入她耳中去: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今晚,你跟着我走。

她点头,他说什么都好。

白斯年似乎舒了口气:今晚,一切都会解决。杀人凶手,也会浮出水面。

拱圆穹顶,寸寸都贴着金片,水晶吊灯一盏一盏亮着,反射出令人眩晕的光,金碧辉煌,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白家的奢华,或者,白斯年形似黑色格林古堡的品味。

暴发户。穆枫笑着淡淡弹指。

四座皆是投奔而来的张家人,当年事件一出,张家大厦倾倒,当年张家幕僚也散落各地,这次穆枫放话,要将张氏亲僚赶尽杀绝,真正亲厚张氏的幕僚连躲都来不及,此次席座上的人,都是当年出卖张氏利益的墙头草,来投靠穆枫沾一些利益。

慕颜深谙其中的道理,难怪张家的小少年哈罗伊对这帮人嗤之以鼻。而这伙墙头草在白家的庄园一个接一个地离奇死亡,始作俑者最有可能是谁?

慕颜不知道。但她至少清楚,那个人,必定姓张。

是报复。

莫斯科郊野难得下起了雨,整座庄园都被穹庐张盖,雨点密集地打在外围特制防弹玻璃上,硁硁有声。

似江南清秋的小院,竟在万里之外的俄罗斯,这个冷雨的夜,与旧时故里这样完美契合。

慕颜被白斯年领着入席,俄式长桌,从这头到那一头,疏疏落落坐着张家人,有几个位置是零星空着的,她心里一紧,心想这几个座,本来应该入席的客人,如今都下了黄泉。姓张的神秘人下手这样干净利落!

白斯年这样战战兢兢把她带在身边,也是怕她无辜受牵连,被这几天连杀数人的张家神秘人报复吧?

她攥着白斯年的手,掌心冒虚汗,白斯年紧了紧手,低头深深看她一眼。这一眼,倒让她放心不少。有白斯年在,她还怕什么?

穆枫居正首,并未入席,长桌上都是一般的客人,他坐在桌后一张俄式贵族椅上,正百无聊赖地玩打火机,手上一连串的累赘,看着倒比女人还耐得。

白斯年拉着她的手走过去,很不客气地霸占另一张贵族椅,霸道地翘着腿,从穆枫手里抢过打火机,觑他:什么时候开席?

半点也没有客套,他们两人,连打个招呼都这样粗鲁、粗暴,穆枫笑笑:做好你的事就行了,他话锋一转,听说许谦益也要来?

不是‘听说’,大佬,你忘性大,帖子不是你派人去伦敦递的么?

他淡淡弹指:易家长年居俄罗斯,倒省的我派人再跑,他们自己得了消息知道三藩在俄罗斯搞事,自然要备着人来给我后面灭火——他笑笑,好似在自嘲:谁都知道三藩穆家的小野狼,办事不知轻重。

白斯年笑道:易家不忙,反正近,什么时候来都行,——反是许谦益,路远迢迢的,还真可能赶在易家前面到俄罗斯地盘……

啪一声,打火机被他手欠地点亮,荧荧弱光映在他脸上,照的侧面棱角愈发分明,慕颜吸了口气,啧,以前没发现,白斯年还真是个实打实的美男子,就是……嘴欠。

因知道前面那人就是穆枫,慕颜留了个心,细细打量他。

俄罗斯的初春依然很冷,他裹着毛色极细的狐裘,狐狸尾巴从脖子那边滚下来,耷拉在肩头,让慕颜感到好奇的是,他的手上戴着凌乱的指环,不似装饰品,那种阴柔的配搭感却与这个阳刚男人的气场有说不出的合宜。那双眼睛,极漂亮,也极沉郁,漆墨的很,好似一眼望不到底,浩如深海,仔细盯着瞧一会儿就能被吸进去似的。

那副皮相,更漂亮。甚至连白斯年比起来都要逊色几分,如果说白斯年给人的感觉有几分痞,那么,穆枫则是野,十足的小野狼心性,他皮相漂亮,肤色却并不白,加州风雨里一路侵浸过来,早没有了年轻人的特质,眼中一回芒,俱是机锋。

她忽然站起来,毫无畏惧地看着穆枫:穆先生,你和阿季的事,能不能给我个解释?

嗬!好大的口气!穆枫不禁打量她——

老白,这是……

白斯年笑得十分不温柔:你未来嫂子——切记,不是‘弟妹’。

雨越下越大。

金碧辉煌的堡垒侵浸在一夜冷雨中。

正文 第61章 相思不老(6)

穆枫仍然没有入席,好似在等什么人。好在他坐的位子正好嵌着长桌的首位,即便他不入席,看起来仍像在席上,桌上那些人要跟他说话,也很方便,不必特意回头或侧身。

席上有位张姓打头站了起来:穆先生,我们家总管在赶来的路上,已经通知到位了……他,那个人顿了一下,略有无奈,他蚁居这么多年,要防张家那些漏网鱼的报复暗害,实在过的憋屈!幸有穆先生收留,这回来了,一定竭力效忠穆家,肝脑涂地!

穆枫淡淡笑,已经有人从边上递来酒盅,他接过,眼角微扬,手举起了杯子:合作愉快!各位!

长桌上除了空缺的几个位子,其他人纷纷哗哗站起,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慕颜听刚刚那人一派誓忠的话,听的心里直犯恶心!什么叫肝脑涂地、效忠穆氏?原本就是背弃前任主人的墙头草,想来当年张家待他们并不薄,谁知这些软脚虾拿了好处,回头就将张氏卖了!

但穆枫心思太深,收留这些渣滓为的是什么,她实在看不懂。难道三藩正当缺人,穆枫这样饥不可择?

她正胡思乱想间,却听见穆枫又说话了:诸位,既然舍弃前嫌奔着穆氏来,穆枫自然不会亏待。当年张氏倾覆一事,也不能怪你们,良禽择木而栖,本就没什么不对。做大事的人,眼光一定要放的远,今天能聚在这里,是缘,往后只要一心一意对三藩,泼天的富贵都在等着诸位!

他笑着,不知为何,却叫人瞧不透心思,仿佛只是脸上挂了一张面具,是喜是怒,在心不在脸。

但那一番话,却又条理清晰,似乎没有一点破绽。是,他恨溪口张氏,人人皆知。这次要对张家遗孽赶尽杀绝的话,也是他放出来的,那么,从从容容地收容当年背反张家的得力之人,似乎也并无说不过去?

他站了起来,被狐裘沁的很热,发间已经细细有了汗,地暖开始起反应,他索性摘下狐裘,随手扔在椅子上,很完美的弧线抛出——他的嘴角微漾笑意:这几天让大家担惊受怕了,穆枫赔不是。我们陆续有兄弟离奇死亡——想来是被戕害,姓张的真是祸根!他音量拔高三度,脸上笑意却未褪:今晚,穆枫就要揪出凶手,给诸位一个交代!

长年在美国深居简出的三藩穆先生,难得说起中文来,咬音极准,几乎听不出一点不适的口音。这几句话,掷地有声,惹得一桌众人都不禁抬头去看他,慕颜也侧过脸去——太自信的眼神,她盯着看了一会儿,似要被这双沉沉的眼眸给吸了进去,她心跳的极快,穆枫方才说,凶手今晚会现形,不知为什么,她手底捏了一把汗,暗暗为那个一路保护她名叫哈罗伊的少年担心。

她才不管哈罗伊到底姓不姓张!她到底只关心,少年哈罗伊曾在柬埔寨救过她的命!

伦敦一众人赶到这座莫斯科郊外的庄园时,雨势极大,尽管车子几乎开进了大门,但一小段路的步行,还是让他们淋了不少雨。

(85 / 150)
谁的莲灯,渡我今生

谁的莲灯,渡我今生

作者:小东邪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VIP 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42821 总书评数:67 当前被收藏数:574 文章积分:11,880,809 【文案】: 于高堂满座睨视天下,她是他浅尝不够的温柔…… 男主是个万能开挂多面手,女主是个小别扭,且看万能男主收服小别扭吧!! 入坑自带避雷针么么哒。。 友情提示:此文纯YY,跳坑慎重。请忽略那样强大的背景,因为……这完全是YY产物啊!!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青梅竹马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枫,褚莲 ┃ 配角:许谦益,张风载,穆成,夏芊衍,穆榕,穆林等 ┃ 其它:深爱,情有独钟,青梅竹马 原创网址: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