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阿库拉高卢(神圣的木木)小说全文 现代

时间:2019-01-20 15:53 /重生 / 编辑:陈辉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是作者神圣的木木著作的重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迦太基之战神重生》精彩节选:阿库拉见他们还在抵抗,这样的话很难全灭罗马第九军团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在线阅读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第25节

阿库拉见他们还在抵抗,这样的话很难全灭罗马第九军团的。阿库拉心里一动马上计上心头,对着后面的士兵说:“等会你们跟着我叫,我叫什么你们也叫什么,声音要响亮。”也不等他们的回答阿库拉就喊:“投降不杀!”后面的重骑兵也跟着大喊:“投降不杀!"

罗马军本来就心无斗志了,右翼,中路都被人歼灭了,现在只剩下左路。不过他们还不死心,起码他们的统领奥利崴是这样,他乘阿库拉带领的250重骑兵刚冲锋过一次,很疲劳,就带着300亲卫军向着阿库拉那冲锋,一般冲锋还一边喊:”罗马的荣誉与我们同在!“他的话唤起了不少罗马士兵的斗志,罗马在马略改革前都是神圣的,他们都是一群为了荣誉而作战的士兵,他们大无畏。不过阿库拉很无情的粉碎了他们的希望,不是阿库拉冲锋,阿库拉高举方天画戟后面的所有号角声和鼓手都出尽喝奶的力催动手上的乐器,号角声和鼓声大作,罗马军的左翼马上出现大象的叫喊声,50头达纳特斯战象蜂拥而来,他们本来雪白的象牙上都绑有几把匕首,全身更是带有铁甲。

奥利崴也顾不得你们多了,马上回师左翼方阵,毕竟左翼方阵被战象冲散了,灭了那些重骑兵又有什么用呢?奥利崴叫上左翼军上仅有的三个号角声,他们手持铜制的喇叭对着战象大力的吹响。当年小西庇阿就是凭借这个战术破了汉尼拔的战象大军,但很明显阿库拉的达纳特斯战象连火这种动物天生恐的惧都不怕了,难道还怕几个喇叭声?

奥利崴要是排一对长矛手去阻挡下恐怕效果也不号角声的喇叭声不知道好多少倍!

这场战役称为斯巴尼奥战役,是役阿库拉全歼罗马军14个联队6500人,其中3800投降或被俘虏。第九军团军团长奥利崴自杀身亡,而第九军团的高级军官不是自杀就是阵亡。阿库拉2800人,800多人阵亡,伤亡人数达到近2000人,战役从中午开始,到了下午大概4点结束,罗马军自此一役后在伊比利亚的势力大大减少,阿库拉迦太基大军也成势夺取了加的斯一带地区。

……

木木又更一章拉!大家给点脸子多给点收藏吧!有意见可以在书评上发!木木在起点的名是这个!【diaw】以后用这个名字在书评上出现的都是木木来的了!

第60章—高卢王的来信

 阿库拉战役说不上大,参战人数不过是万人左右,但他的意义绝对深长。罗马在伊比利亚的军团是两个战斗军团,3个辅佐军团,现在阿库拉把一个主力战斗军团给团灭了,顺带还灭了大半个辅佐军团。(在斯巴尼奥战役上灭了辅佐军4个联队,后来在收复加的斯地区时有灭了3个联队,一共7个联队,而一个军团满编是10个联队)

罗马在伊比利亚的安危,第九军团可以说是支撑了半边天,其他的军团一听到大家军团惨败,整个军团就两个斥候逃回来。他们想的不怎么去攻打阿库拉,而是收缩防守,这就错过了一次破灭阿库拉的机会。毕竟阿库拉虽然厉害,但团灭第九军团可谓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要是战斗军团16军团,的军团长肯下死力,带着第16军团再加上一到两个辅佐军团,阿库拉真是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过他的短视令阿库拉的势力得兵力到补充,而罗马军把塞维利亚以南的地区都丢失了给迦太基,他们的防御力都退缩到地中海沿岸一带和伊比利亚半岛的北部,也就是说在西班牙出了东部和北部还是在罗马的控制下其他地方基本都被伊比利亚野蛮人或者奴隶起义军给控制了。

而阿库拉在做什么呢?阿库拉因为名声大作,从斯巴尼奥战役到现在冬天大概4个月时间,阿库拉的人口从一万猛增到现在的12万。他们大部分都是伊比利亚的原著居民伊比利亚野蛮人,罗马占领了西班牙就开始了类似美洲的大屠杀,当然他们不是完成的屠杀的,他们还分化,不过按历史的趋势,据不完成统计罗马在西班牙,大约干掉了80%的伊比利亚原著居民。

阿库拉为了社会的稳定,决定建立醒的制度,每个村庄都是由自己的村民选举村长;每个城池三权分立,分别设置城主:管理该城内政,手上不能拥有超过300人的卫队。大法官:执行法律,管理城内治安,手上拥有该城20%士兵的指挥权。统领:负责该城的征兵、练兵、出兵、守城等事项,在战斗时期不受大法官和城主的管制,并可以实行军事管理等等

不过阿库拉在忙的恨不得一个人分成两百个人来用时,一封来自高卢的信又打破了他那虽然忙碌但平静的生活。阿库拉现在就在接待那个来自高卢的使者,“你说你是高卢王的使者?”阿库拉带着疑问的口气问道。下面一个高高瘦瘦的高卢人使者恭恭敬敬的拿出一封信说:“阿库拉陛下,这是我王给予陛下的信,这是我们高卢特有的紫宝石,他也是我们高卢使者的身份证明,上面写有标记,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站立在阿库拉身后的一个近卫军马上走出来,借过那个高卢使者的信物和信,然后恭恭敬敬的弯着腰拿到阿库拉脸前。阿库拉只是接受了那个紫宝石,拿在手上把玩一下,把它高举在半空中仔细一看,上面不知道怎么雕刻上去的拉丁文写有:“高卢使者”四个小字。

看了这个阿库拉点下头,算认同了那个人是高卢使者的身份了,那封信也被一边的书记官拆开,再拿出信纸读出上面的意思。大概如下:“你好迦太基的王,汉尼拔的后代阿库拉,我是伟大的高卢王尼高卢斯。我的爷爷曾经跟随过你的祖先伟大而战无不胜的汉尼拔将军征战罗马,他们在罗马纵横了13年,但被当年无能的迦太基元老院和卑鄙的罗马将军小西庇阿逼害了,对此我深表遗憾。但我们希望我们的后代可以再继续当年迦太基与高卢的友谊,再次打败罗马的暴政,攻进意大利!愿我们的友谊长存。”高卢王的信上没有一个结盟的字,但处处都透露着想和阿库拉结盟的意图、阿库拉很奇怪为什么高卢王这么希望和阿库拉结盟?难道真的是为了延续当年汉尼拔和高卢的友谊?

作为一个半吊子的政治家的阿库拉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美国著名总统林肯也说过:“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他的话深深表达出政治上的关系,在政治上有的只是利益,什么友谊即使是有,但在利益面前恐怕……

其实是阿库拉想的太远了,现在的人虽然阴险,但高卢还是处于半野蛮的状态,他们对与曾经大大的帮助了他们汉尼拔是很尊敬的,特别是汉尼拔把他们带进了一个个不敢想象的胜利。在高卢你可以骂高卢王,但你要是敢骂汉尼拔恐怕你下一秒就会被人乱剑刺死。下面的高卢使者见阿库拉没有说话,也不知道阿库拉在想什么,也只好继续高卢王交代他的事说出来,他先深深的鞠了个躬才说:“阿库拉陛下,我的王希望你有时间的话,请到高卢一趟,和我王会面一次。”

听到这个阿库拉第一个反应就是阴谋,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闪出一段这样的话:西西里的狄奥多罗斯提到凯尔特人沉溺于饮酒,到了“不加掺对地饮用”的地步。斯特拉博形容他们“整个种族都狂热地喜好战争,勇武自信,敏于作战。当他们受到煽动时,会相当直率而不加深思熟虑地召集人马去战斗,以致于很容易受到那些图谋哄骗他们的人的操纵”。波里比阿曾这样描述战斗中的凯尔特战士,他们“怀着满腔怒火,徒然而狂乱地冲向敌人,直至牺牲他们的生命。”凯尔特人在战况不利于己时所表现的战斗激情,同样给保萨尼阿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在对手投射过来的密集标枪箭矢之下,不是设法保护自己,而是“像狂暴而冲动的野兽一般扑向敌人,完全没有一丝理性;斧剑之下,他们被纷纷砍倒,但只要身体内还有一口气,这股盲目的狂热劲就未失去。甚至在被箭矛刺穿身体时,他们也还靠着支撑其生命的顽强精神而坚持下去。其中一些人甚至从他们的伤口拔出击中他们的长矛,掷向敌人或用它来刺敌人。”。斯特拉博还述及好战的凯尔特人仍保有某些类似猎头民族的蛮悍风习,“战斗之后,他们把杀死的敌人的头颅挂在马脖子上,像战利品一样带回来钉在家门口……他们把显赫人物的首级保存在香柏油里,并且骄傲地向外人炫耀,即使有人付重金,也不肯出售。”关于凯尔特人的脾性,斯特拉博指出,“除去坦率和天性狂热之外,还极其轻浮,大言不惭”,“胜利时傲气凌人,而失败时又垂头丧气”。恺撒在《高卢战记》中对此也有不少类似的评述,抱怨高卢人“性情浮躁,轻于寻衅惹祸”,“气质也很脆弱,完全经受不起挫折”,脾气“反复无常”,行事“轻率”,但又禁不住称赞他们“原是一个极机灵的民族,最善于模仿和制作别人传去的任何事物”。

这些话都是阿库拉以前上网时不经意的看过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会闪书脑海来。不过阿库拉很快明白,高卢人(高卢人即凯尔特人,罗马把他们称做高卢人)他们大部分人根本都不知道什么是阴谋,而他们的大概相同于中国的蒙古人,他们都是那么豪放,不过蒙古人就比他们好运多,比他们多几个圣明的君主。

第61章—真正意义上的重步兵【上】

 重步兵虽然笨重,但他出色的防御力和攻击力在冷兵器时代存在是必然的!

阿库拉最后还是答应了去一趟高卢,但当然不是现在去了,比较现在冬天了,南方还好,要是到了伊比利亚半岛的北方那就有雪下的了。下雪赶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所以阿库拉除了给了个空头承诺外还给了那个使者一把锋利的铁剑,铁剑的剑身上雕刻有几道精美的花纹,花纹还是镶金的,剑柄的头部一条金龙盘旋在上面(西方的)。

虽然礼物就一样,但使者还是很满意,毕竟现在虽然罗马和迦太基都已经可以锻炼铁剑了,但问题是像这样的铁剑也是万中无一的。特别是他的精美程度,特别是那头金龙,虽然含金量不大,但贵在他的雕刻技术。高卢使者在塞维利亚逗留再了3天后就走了,阿库拉的生活好像回到以前的一样。

到了冬天,虽然没有下雪迦太基的建设工程就缓慢了很多,毕竟没个地方的冬天都有一个共同点,都是非常寒冷的。阿库拉他已经不是那个管理几千人的小国王了,现在在他手下有3个军团(一个军团5000人)不断有新的势力和伊比利亚野蛮人投靠阿库拉这个在伊比利亚综合实力最强大的国王。现在阿库拉去雷鸣山的炼铁厂视察,同时炼制一种新武器。顺便说的一句阿库拉以前要求炼制的铁线终于炼制到出来,用铁线代替十字木弩的兽毛制造的弓弦效果很好,正面射程达到160米,抛射更是达到180米,唯一的缺陷就是成本太高,所以现在基本停产的了,除了给予阿库拉的100近卫军第一中队用外其他部队现在都没有一把是弓弦改用铁线的十字木弩。

阿库拉的车队并不庞大,人数不过是200人不到,战斗人员就100人,他们都是近卫军的第一中队的一个百人队。说到这不得不说说近卫军的编制,近卫军一共600人,分三个中队,统领就是阿库拉本人,副统领是颜巴努。其中第一中队是属于阿库拉直接管辖的。有时近卫军还兼职宪兵,当然现在还没有宪兵,所以他们也不知道什么是宪兵。

现在阿库拉坐在一个4匹战马6头牛拉的巨型马车上,虽然他没有成吉思汗的豪华大型,但他也是一个小型的宫殿,上面站立着4个妙龄侍女。一个骑士出现到窗外低声对驾车的车夫低声说了几句,车夫点下头跟着对着里面喊:“陛下,还有20里路就到雷鸣山了,但现在已经是黄昏了,你看?”阿库拉想了下才说:“继续前进,争取今天前到达雷鸣山。”马夫没有问阿库拉什么原因,只是应了声就对带着外面的骑士说了阿库拉的意思。

其实很多人很奇怪阿库拉为什么一定要今天晚上前到达雷鸣山的。现在的雷鸣山已经依山建立了一座新城市,楷模不大,是一座中型城市。城主是大家熟悉的特洛夫,虽然很多人看特洛夫不顺眼,不过阿库拉知道特洛夫他很会见风使舵,只要你还有一定的势力的话,他就会努力的给你工作,但要是你没有势力和利益的话,他绝对会是第一个抛弃你的人。不过小人也有小人的存在价值,阿库拉没有那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态度,因为他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他都抱有很大的戒心。

过了好一会,一个侍女在阿库拉的床前轻声说:“陛下,陛下,陛下到雷鸣山了。”刚刚睡了下来的阿库拉檫檫眼睛说:“现在什么时候了?”一个比较机灵的侍女匆匆忙忙的跑出去,过了一会又跑回来对阿库拉说:“陛下大概21点了。”阿库拉点下头站起来,几个侍女马上手忙脚乱的给阿库拉穿戴好。阿库拉拿过一边的方天画戟慢慢走出马车,特洛夫已经带领着几个雷鸣城的主要人物在车驾旁边等着,见到阿库拉来马上双脚跪下右手按着心脏说:“欢迎陛下的到来,愿陛下的光辉照耀到全世界。”阿库拉不置可否的点下头,因为这种奉承话他已经听得太多了。阿库拉只是简单的跟他们交谈下就要特洛夫他们自己去忙去,自己骑着一匹新的战马。阿库拉的黑武士已经老了,虽然阿库拉不想换马,但为了自己的安危,也只好换了匹新的战马,他是来自高卢的烈焰,他全身都是火红的,特别是飞奔时,简直就像一个火球在飞奔。

对于阿库拉来到炼铁厂很多人都没有准备,但这里的人都是认识阿库拉的人,他们很多人都是跟阿库拉交谈过的,所以虽然惊讶,但很快就静下来。一个老人慢慢走出来对着阿库拉说:“欢迎你,阿库拉陛下!”跟着人群马上发出欢天雷动的欢迎声。

阿库拉的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说:“老铁匠,原来是你!我还想找你呢!大家该去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老铁匠你带几个铁匠过来,我要你给我做副盔甲来。”老铁匠见到阿库拉还认得自己,脸带微笑的说:“好的陛下,你们几个跟着来。”后半句是对着身后的几个铁匠说的。

第62章—真正意义上的重步兵【下】

 “陛下,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呢?”走到锻炼室外的老铁匠恭恭敬敬的对阿库拉问道。阿库拉向后招招收,一个士兵拿过一卷羊皮纸过来。阿库拉四下望下,想找个桌子。老铁匠当然知道阿库拉在找什么了,老脸一红有点尴尬的说:“陛下,我们的地方简陋,暂时还没有桌子。”阿库拉听了马上恍然大悟,毕竟人家那是用来打铁的,不是什么办公室、资料室,像桌子这样的东西基本都不会在这里有的。

阿库拉也不责怪老铁匠办事不力,一甩战袍,在就这样坐盘坐在在地上,在地上摊开羊皮纸。老铁匠想不到阿库拉现在已经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君了,还像一个平民一样盘坐在沙地上,还跟他们平起平坐,一个个感动的恨不得掏个心出来给阿库拉看,证明自己的忠心。其实这一切都是阿库拉有意而为之的,阿库拉的民心又不少就是这样而来的。

阿拉克指着羊皮纸问:“老铁匠看可以制造出来吗?”老铁匠一看,原来画的是一套盔甲,全身都都是保护到的盔甲,特别是上身,上身还套有一件简陋的锁子甲。所谓简陋的锁子甲就是用粗糙的锁链环套在一起,但只保护前身,后面是两跟锁链栓着。旁边还有几件武器,分别是一把4米长的长枪,要求用硬木作为枪杆,枪头50厘米长,铁制,枪刃带锯齿外加血槽。一面150厘米高,宽55厘米的牛皮盾。一边短剑,50厘米长,剑身带血槽。最后一件却是最厉害的,连弩!诸葛连弩,可以连发10弩箭的诸葛连弩!

老铁匠看完后,惊讶的很久也说不出声,“陛下,这个连弩是你发明的吧?喔我的意思是陛下你怎么发明他的?太厉害了!太神奇了!他简直就是为了战争而生存的!”阿库拉想不到连弩比老铁匠的震撼怎么大!毕竟在阿库拉的脑海中还有大型投石机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而且那种投石机不是现在的那种抛块5、6斤重的石头的投石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投石机,俗称回回炮。

再说老铁匠有了重步兵装备的制造图纸后,整个人好像年轻几十岁的,像个2、30岁的伙子到处乱窜,为的就是制造阿库拉那张图纸上的武器跟装备。阿库拉其实本意是想制造一支类似曹操的虎豹骑的主力兵种。毕竟你们光看装备就知道有多么厉害了,越厉害的武器价钱绝对不会便宜,或者有很苛刻的条件,比如弩,大家都知道弩很厉害,其实弩的射速低和损耗率厉害、价格高都是苛刻的限制着弩的普及性。

阿库拉现在交代了事情就去睡觉,但一觉醒来武器竟然黑没有打造好,但阿库拉又不想再睡,就叫来炼铁厂的管理人来谈话,毕竟阿库拉对这个时代的金属发展不是很了解。

“尊敬的陛下,请问你有什么事要问的?”一个干干瘦瘦的矮小老头子走到快乐脸前恭恭敬敬的问,阿库拉想不到个个虎背熊腰的炼铁厂内竟然还有怎么矮小干瘦的老头子在,不过他当然不会说出心里话了,他以一副讨教的语气问:“我想了解下地中海各国的锻造技术情况。”听到这个老头子皱着眉头迟疑的说:“陛下,恐怕你的要求我不能够满足你了,我对于埃及与中东地区的锻炼技术不是很了解,只听说过皮毛。”阿库拉刚才的话不过随口一说而已,毕竟现在消息情报闭塞的时代,你想要他知道多少地中海的情况?

但现在听听他的语气,好像去了埃及和中东地区的他都明白,阿库拉就惊讶了,他有点怀疑的问:“你真的知道这么多?”老头子听到阿库拉的语气里怀疑的语气,虽然心里有点不高兴,但表面上骄傲的挺起胸膛说:“陛下不信的话尽管问!”

阿库拉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就考验下他问:“那你说下摩洛哥和努比亚地区的锻炼技术情况。”听到这个问题,老头子很不屑的说:“努比亚那班家伙怎么会有什么技术呢!摩洛哥还好点。努比亚民间都是用石刀的比较多,青铜技术就皇家拥有,但锻炼出来的最高级别的不过是中等配置单青铜剑,而且一般锻炼都是多一劣质的青铜剑为主。摩洛哥就好点,虽然技术也不怎么样,但他们依靠大山,有的是铜矿和锡矿,所以虽然技术也很一般但锻炼出来的也不过比努比亚的好多,而且胜在数量多,不过他们经常打仗,所以武器也损耗的厉害。”

阿库拉点下头,想不到老头子还真有两道,他又问:“那高卢的技术怎么样?”

“高卢的人都是游牧的居多,他们的武器基本都是靠进口的,不过他们王族的锻炼技术也不错,他们的青铜剑品质多数都是中上等品质的,不过就是因为铜矿和锡矿少,所以经常原料不足以锻炼,才造成武器短缺,对了听说陛下你要去高卢把,那些淘汰的青铜剑和劣质的铁器去,可以换到很多马匹和牛羊的!”

阿库拉听了虽然表面上不置可否的点下头,但心里面就牢牢记住。“那罗马的技术怎么样?他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要说常细点!”

“罗马的锻炼技术很高超,要不是有陛下提供的提示,我们还真跟他们没有得比啊!他们已经炼制出铁器了,而且还是复合剑,比我们的复合剑只强不弱,不过成本居高不下,才没有普及。不像陛下找到会燃烧的黑色石头,那个叫什么啊?”

阿库拉在一边提醒到:“那叫煤!”老头子不忙点头的说:“对!对!对!就是煤,有了他,本来要烧一夜才溶的铁矿石现在半天就溶了,而且价钱又比较便宜,虽然运输成本贵,但一切都是很值得的!”

本来阿库拉还想问下其他地区的情况,但老铁匠已经跑过来嘻哈哈的说:“陛下,我们的盔甲已经制造错来了,已经制造出5套了!”阿库拉的兴趣马上被转移到重步兵盔甲上,连再见也不说了,就带着一众近卫军跟着老铁匠跑到一个宽阔的训练场里,在训练场一边已经挂好5件发亮的重步兵盔甲和武器。阿库拉点了5个看上去最强壮近卫军上去穿上盔甲,5个人马上排除一列,训练场中央马上出现10个木头人,木头人后面还站着5个手拿弓箭的炼铁厂护卫。

5个近卫军大喝一声,马上大踏步的向前冲刺,5个弓箭手护卫也不慌张,拿上弓箭张手就是一箭。但近卫军的盔甲出了头盔上露出一条线用于观察外什么也没有露出来,而且阿库拉还针对这个多安装了个铜丝制造的面罩。除非用刀剑直接斩下去,不然就算是弓箭也没有大用处。

5个弓箭手起码射出20支箭,但都没有给5个近卫军重步兵作出什么伤害,而10个木头人,很快就被近卫军用长枪一刺就搞定了,当然战场上没有很多就一刺搞定的,但最多也就三次刺击,一般来多数就是2次。跟着就是测试被阿库拉命名为诸葛连弩的新型武器,诸葛出品只有精品这话还真的不假,在30米内,罗马的重步兵都是不堪一击的。当然诸葛连弩也有限制的,就是最大有效射程是80米,55米内轻步兵都是废的。

(25 / 38)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

迦太基之战神重生

作者:神圣的木木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佣兵,来到灭亡了的迦太基,并成为迦太基人。当他的祖国迦太基被罗马军团毁灭后,他到底怎么重建迦太基呢?怎么打败强大的罗马呢? 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