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本小说主角是方应看和成崖余? (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19-01-07 13:25 /都市 / 编辑:小红
小说主人公是方应看,成崖余的小说叫《(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它的作者是hyperbolic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个年轻人紧张的瞄了一眼指着自己的枪,左手不可抑制的颤

(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在线阅读

《(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第5节

那个年轻人紧张的瞄了一眼指着自己的枪,左手不可抑制的颤动起来,成崖余双手举起,面容平静,用阿拉伯语轻声对他说:“你放下那个遥控器,他们就不会开枪。”

那个年轻伊拉克人眼睛深蓝,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依旧全无表情,开口说:“我叫Anthony Chan,是独立摄影师,你放下遥控器,我还在你手里,他们不会不让你走的。”

Cox大声喊:“Anthony,你闭嘴,你对他说什么?”

成崖余没有答他,只是平静的看着那个伊拉克人,年轻的人手抖的更厉害了,瞪大了蓝色眼睛盯着成崖余,拆弹部队的人继续大喊:“放下那东西。”

伊拉克人的额头上渐渐出了汗,还是紧紧的盯着成崖余,成崖余对着他不可察觉的点了点头,那人终于慢慢的放开右手,听到东西坠地的声音,成崖余松了一口气,伊拉克人立马上前,右臂卡住他的脖子,左手的枪抵着他的下颚,将他往楼里拖。 Cox拿着枪跟过来,继续大声喊:“你他妈放了他!否则我打爆你的头!”

伊拉克人没有了刚才的紧张,也用阿拉伯语大声喊着,Cox问成崖余:“他说什么?”

“他说让你不要再跟着了,否则他就开枪打死我。” 成崖余语气平缓的说,“你最好听他的话,我可不想那么快死,还没跟你做朋友呢。” Cox的脸色变了变,深深的看进成崖余眼睛里,当他肯定他确实是想帮助这个伊拉克人的时候,他苦笑了下,站在原地看着伊拉克人拖着成崖余慢慢的退到后楼梯口,拆弹部队的人还想跟上去,也被他拦了下来。即使他跟着,也不能确保十成十的救得了成崖余,或者还有可能激怒这个异常紧张得伊拉克人。他的摄影师身份非常明确,又是东方面孔,即使是恐怖分子,也很少会对这样的人怀着仇恨。他应该不会有危险,Cox这么对自己说。

伊拉克人拖着成崖余出了后门,到了一条窄巷,看到再没有人追过来,也没那么紧张了,放开卡住成崖余脖子的胳膊,只是用枪抵着他的后背,示意他往前走,自己贴着墙跟在后面,快到一个门口的时候,那人忽然说:“我叫尤瑟夫。”成崖余说:“你好,尤瑟夫。”那人把放下抵着成崖余后背的枪,看着他正想再说什么,忽然门打开,出来两个拿着AK47穿着黑色袍子的当地武装分子,看到他们,立马用枪指住成崖余,大声的用他听不懂的方言对尤瑟夫说着什么,尤瑟夫急切的说:“他是摄影师,是他救了我。”其中一个人一把推开尤瑟夫,从身上摸出一块头巾来,蒙住成崖余的眼睛,拽着他的胳膊进了门,又带他走了一会儿,听到一阵嘈杂,似乎是冲锋枪保险栓的声音,接着又都静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用英语轻飘飘的说:“怎么,你们连摄影师都敢抓?”一瞬间,做梦似的,烟草的味道,朦胧的笑脸,温热的气息通通都向他袭来,砸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不禁苦笑,遇到这个人,总是这么容易,却又那么难。

☆、第八章

方应看被劫的那批货,虽说卖出来是几百万美元,真正的成本算起来也不过几万美元,对他并不算大的损失。倒是阿齐兹这边,他原本打算拿下一批新到的货物来补上这个缺口,可是还没等他的货到,阿齐兹就找上门来。方应看被要求自己一个人去巴格达见他,方应看也只有来了。他是商人,虽说也会杀人,但是毕竟不是黑社会老大,也不是军事强人,商人讲究的天时,地利,人和,除非在万一得已的情况下,他不愿意与任何客户发生冲突。

这时候他坐在阿齐兹办公室里一张阿拉伯风格的扶手椅上,身着合身的黑色阿玛尼西装,双腿交叠,一手搭在扶手上,一只手抵着下巴,似笑非笑的听阿齐兹用英文说:“方先生,是你欠我的,由于你承诺的军火没到,我损失了不少兵力,在摩苏尔打了败仗,所以你需要三倍赔偿给我。”方应看说:“将军,生意可不是这样做的。”阿齐兹是一个中年伊拉克人,穿着黑色穆斯林长袍,身后悬挂三色旗,丝毫不见戾气,他身旁的四个保镖却是全副戎装,阿齐兹手往上一抬,那四个大汉举起手中的 AK47,子弹上膛对准方应看,方应看举起双手,脸上的表情却没变,眉头都没皱一下,他很清楚自己处于一个什么状况。他手里的军火对于这帮人来说是救命的,他们可不敢对他怎样。不过他想还是应该配合着举起手,他可不是没有幽默感的人。接着他看到在三个士兵押送下的成崖余,他被蒙着双眼,身上一件黑色的衬衣,脖子上的相机和身侧的包都是方应看很熟悉的,他的心咯噔一下,脸部肌肉变的僵硬无比,举着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他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渐渐的都积聚到他身上,他很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紧张,脸上扯出一抹笑,说:“怎么,你们连摄影师都抓?”声音在高度紧张与故作轻松的空隙中出来,显得有些打飘。

阿齐兹没有注意到他情绪的变化,只是盯着尤瑟夫,尤瑟夫微微的缩着身体,似乎想让自己隐没在成崖余身后。阿齐兹快速的问了尤瑟夫几句话,就用手了指了指成崖余,又指了指方应看,用阿拉伯语说:“将他们都关起来。”方应看听不懂阿拉伯语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只是见他指了指成崖余又指了指自己,以为要对他们不利,本能就想伸手去摸自己的伯莱塔。成崖余对现在他们的状况一头雾水,却也知道方应看听不懂阿拉伯语,怕他要轻举妄动,朗声用中文说:“为什么要把我们关起来?”很无用的一句话,无论阿齐兹的人里有没有懂中文的,都不妨碍信息传给方应看。方应看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先是一颤,既而又有一种巨大的幸福涌上来,如此危险的环境里,他们是心灵相通的。他撤回自己的手,立马就过来一个士兵搜他的身,将他身上的枪收过去,交给阿齐兹,阿齐兹将那把手枪放在手心里端详了一会儿说:“方先生,我先替你保管。”方应看笑了笑说:“谢谢你了,你可得好好保管,这把枪值几十支AK。”又是一句很无谓的话,他只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因为同时也有人在搜成崖余的身,将他的相机都缴过去,方应看不经意的看着他,心都提起来,理智上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不会对成崖余怎样,可是紧张的情绪却一直无法驱除,随着那些士兵的动作不停起伏。

待到搜完他们的身,士兵们押着他们就要往外走,尤瑟夫本能的要跟着成崖余,阿齐兹沉声叫道:“尤瑟夫!”尤瑟夫身体颤抖着停住,成崖余也跟着停住,转过头对着阿齐兹声音传来的方向,用英文说:“将军,你好!”方应看的心又提到嗓子眼,他不知道成崖余要干什么,他想出声说跟这些手拿枪的人理论是没有用的,只能从长计议,却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阿齐兹愣了一下说:“你好。”成崖余继续说:“我想将军孜孜以求的也是要解救这个国家此刻正在受苦受难的人们,那么伤害他们的事,将军应该是不会做的。”阿齐兹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美国人就是爱做救世主。”方应看看着一直躲在成崖余背后的尤瑟夫,知道成崖余多半是为了救他才说了这句话,又怕他惹怒阿齐兹,于是装作忽然想起什么的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前额说:“将军,我想起来了,你把我关起来,是不是也要派人通知我的手下,好让他们拿着你要的东西来赎我啊。”他这一说只是为了分散阿齐兹的注意力,果然阿齐兹挥了挥手说:“带他们下去。”再不给成崖余说话的机会。成崖余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实在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只能看尤瑟夫自己的命运了,而方应看要救自己的心却不能不体谅。

一路上方应看都在想他们会不会把他和成崖余关在一起,当他们被推进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门“砰”的从外面关上,他才回过神来,看着成崖余笑了笑说:“是不是觉得每次遇到我都没好事?”成崖余也笑说:“我还以为你至少会先帮我拿掉遮眼罩。”说着自己伸手拿掉眼罩,方应看的手也伸出去,两人的手在空中碰了碰又分开,触电一样,还是成崖余自己拿掉眼罩。这是一间大约15平长方形房子,空荡荡的,屋内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对着门一扇大窗户从外面用铁皮封死,只有边缘透进点点天光来,靠墙放了两把漆绿的木头椅,地上散落着几张揉皱了的阿拉伯文报纸,红色的墙皮在靠窗户的地方剥落的很厉害,屋顶上一根细线吊着个白炽灯泡。方应看找到电灯开关,摁了一下,灯居然真的亮了。刚才光线昏暗不觉得,这下屋子一下子亮起来,屋里又只有两个人,倒是不知道眼睛应该往哪里看。方应看就着离他近的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下来,头靠在墙壁上,大喇喇的伸开双腿,成崖余走近他旁边,依靠着墙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方应看也仰头看着他,说:“你身上没有相机的样子看起来很不一样。”成崖余笑了笑,开口说:“有烟吗?”方应看摸了摸上下口袋,在裤兜里摸出了一盒没被收走的烟,打开来只得两根,打火机也没有。两个人盯着烟盒看了半天,成崖余到门口,在门上敲了敲,一个扛着枪的士兵把门开了一条缝,探进脑袋来问什么事,成崖余递给他根烟说借个火,那人犹豫半天,接过那根烟自己先用打火机点了,又把打火机给成崖余,成崖余点着唯一的一根烟,将打火机还给他,那人从外面“砰”一声带上门。成崖余嘴里噙着烟,回头看方应看,方应看站起来,一把从他嘴里抢过那根烟,放在自己嘴边狠狠了抽了一口,惬意满足的将烟从嘴里吐出来,又将烟递给成崖余,成崖余接过来抽了。气氛暧昧到极致,两个人不像是被囚禁,倒像是在偷情,可是谁也没有胆量哪怕开一句类似的玩笑。

方应看又坐回椅子上,无聊的说:“看来他们真的是不专业啊,要是我们在这屋子里点燃报纸,他们势必要冲进来,我们两个躲在门后,打晕第一个,抢了他的枪,再制服后面的人,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超过三个,那样我们就可以拿着枪,挟持他们逃走了。”当然是行不通的,不过胡说罢了。成崖余倒不嫌无聊,接着他的话说:“他们也可以不管我们,就让我们闷死在这里。”方应看说:“其实死在这里也不错,你说是不是?”成崖余似乎真的是认真想了想,然后“嗯”了一声。

方应看只是随口一说,说出来才发现有点期待他的答案。可是他真的说出答案来,方应看并没有想象中的满足和激动。他们之间隔着一层什么东西,与他想象的完全不同。刚才他在来这间囚室的路上想的是,如果他跟成崖余关在一起,他一定要从头到尾告诉他,他是做什么的,怎么会在这里,取得他的谅解,然后他拼着几百万的军火不要,也要救他出去。 可是现在他发现,无论多强烈的亲近欲望,都抵不过那种陌生感。尽管在他心里,他觉得他们已经认识了有一辈子那么长,可事实是他们从认识到现在,所有相处时间加一起也不超过十个小时,何况他们之间,还有那么多的天然鸿沟。调情是太容易的事,可是他想要的是信任与理解,是由此而产生的爱情。他再一次产生了无可遏制的苍凉与悲伤,完全不应该属于此时此地的情绪。他想起了他的亲生父母,养父养母,想起了张烈心,想起他生命中过往的很多人,是他们组成了他苍白无力的人生,只有眼前这个人,是鲜活的,是温暖的,带着这个世界的光与热来到他身边,可是他却没办法触摸。

☆、第九章

成崖余在想,和方应看死在这里,可不可以呢,是可以的。从本质上说,成崖余是个虚无主义者,虽然他有自己固有的世界观价值观,有自己要奋斗的事业,但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活着所必须的。活着是一件绝对的事情,死亡也是一件绝对的事情。当面对死亡的时候,他并不留恋活着这件事本身,并且就这几年来说,他时常都觉得死亡对他有一种吸引,那可能是由于时常处在战场所形成的心理缺陷,也有可能是一种人的本能。他也听出了方应看问话中的暗示意义,那可能代表着一句古老的中国情话:“不求生同室,但求死同穴。”此时此刻,他并不介意同他对死亡产生一些浪漫的想象。

室内安静了一会儿,还是方应看先开口说:“Anthony!”成崖余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脆弱与悲伤,他不知道那情绪来自哪里,当然不是由于他们目前被囚禁的处境,他很想知道,却无从问起。只得回答一声:“恩?”此刻还是方应看坐着,成崖余站着,只是并排变成了相对,两个人隔着烟雾缭绕的空气对望,方应看说:“你到底还是不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吗?”语气里尽是委屈。成崖余头抵着墙,手插口袋里,看向一边说:“我问了你能说吗?”方应看说:“你不问怎么知道?”成崖余说:“那好,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方应看盯着成崖余说:“我第一次见你时,就是来跟这个阿齐兹做生意的,当然不是电器生意,是军火生意。但是当时被我一个手下出卖,劫了我货物,我要赶回巴士拉,所以之后又在萨玛沃遇到你。在城里追杀我们的,我当时以为是阿齐兹的人,后来才知道是我手下找的人。总之,在萨玛沃跟你分别后,我就回了巴士拉。这次来巴格达是应了阿齐兹的要求,因为上次的货物没到,害他损失兵力,他让我三倍赔偿。我现在赔不出来,所以他关了我。”

成崖余大概听懂了他的意思,他的身份他也早猜到一些,不过现在从他嘴里说出来,他还是不免震惊,又有一些东西没抓住似的,就问道:“那天我们几乎整晚在一起,你是怎么知道自己被手下出卖的?”

“咱们去看的那个坦克被轰现场,那个伊拉克人用的火箭炮是我打算出给阿齐兹的货,我认出了货号。”方应看老实作答,心却沉了下去。

成崖余想起了那个被打破脑袋的伊拉克人,还有只剩半张脸的Tom Green。红白混合的脑浆和半边焦黑的脸庞在他脑袋里交替出现,还有时常出现在他梦里的父母的样子,这些几乎让他无法呼吸,他整个身体慢慢的贴着墙面滑下去,手抱住了脑袋,方应看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他轻轻的摆了摆手说:“离我远点。”方应看听到这一句,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样,他紧紧的握着拳头,指甲几乎陷到肉里,一拳狠狠的砸在墙面上,指关节上渗出血来。

成崖余慢慢平复下来,在近处另外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手放在膝盖上,撑着额头,他猜测过他的身份,可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反应会这么大,作为摄影师,他对世人身份并无特殊偏见,甚至有些摄影师可以同杀人犯成为朋友。可是这个人是方应看,他听他讲他父母的故事,他在他面前睡着,他拖着他的手在小巷里奔跑,他跟他分抽一根烟,这战争里少许温情,原来不过都是表象,在表象下面是更残忍的事实。他早该意识到这一点,在萨玛沃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所以他阻止了真相的出现,可是这一次,也许是那悲伤与委屈打动了自己,可是在这动人的情绪下面却是如此不堪的事实。他开口说话,“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声音嘶哑,难以控制。方应看到底说不出接下来的话来,只是依靠着墙站着,他几乎绝望了,他不能怪成崖余,是他自己太天真了,事实上他早该知道,成崖余看似无情,实则每一条逝去生命,每一种无辜的伤害,都会在他的心里留下划痕,否则他怎么拍出那些动人的照片来。而他自己,则是杀再多人都毫无愧疚的人。这二者的鸿沟根本就是不可能跨越的。

他开始后悔,他不该试图得到他,不该那么贪心的要求得到更多,那样他们至少可以一起抽根烟,吃顿饭。可是现在他说离我远点。他们之间再没有开始的可能性。

这间囚室开始真的像一个囚室,他们是身体与命运的双重囚徒,进不得退不得,只能耗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门被打开,两个人进来,带走了成崖余。

成崖余跟他们去了,进到阿齐兹办公室,他来过这里,可是那时候他被蒙着眼睛,他想象着当时他与方应看各自所处的位置,开始怀疑这一切可能只是个梦。阿齐兹看到他的恍惚表情,心里冷笑,果然是养尊处优的美国人,不过关了几个钟头就成了这个样子,他看着成崖余说:“成先生,我看了你的照片,从中可以看出,你是非常同情我们的处境的,那么你应该也愿意为我们做点事情吧。”说着就有两个士兵拿了黑色的穆斯林袍子要给成崖余穿,成崖余退开一步,另外又上来两个人拿枪指着他的头,成崖余不敢再动,任他们将穆斯林的袍子穿在身上,又把他拉到另外一间屋子里,将他绑在椅子上,他看到对面一个摄像机,阿齐兹丢给他一张纸说:“照着念。”成崖余看了纸张上写着:“我为作为一个美国人而羞耻,我们入侵了伊拉克的领土,□了伊拉克人民,给他们带来无尽的灾难,这些都应该让我们赶到惭愧。在这里,我向真主忏悔,求真主赦免我们的罪行。”成崖余拒绝念这段话,对阿齐兹说:“将军,这种羞辱只会增加仇恨,别无他用。”一个士兵拿着枪托向成崖余的肚子上顶去,成崖余痛得弯下腰来,阿齐兹面无表情的说:“念不念?”成崖余不再开口,那个士兵又狠狠用枪托连续打在他肚子上,血从嘴角渗出来,流到下巴上,成崖余还是无动于衷。忽然一个士兵闯进来,在阿齐兹的耳边说了什么,阿齐兹看了看成崖余,沉声说了句:“放了他。带他回囚室。”

成崖余被带回去的时候,方应看已经不在里面。成崖余大概猜到他的去向,阿齐兹能放他回来,一定是方应看去跟他做交易了。他放松自己瘫坐在椅子上,肚子绞痛,这疼分散了他的注意力,让他不用去想方应看。他忽然有些感激刚才打他的那个人,不知道无意识的坐了多久,方应看回来的时候,成崖余才发现屋子里灯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扯走了,屋里一片黑暗,他们都看不清楚对方。方应看凭着门缝和窗户缝隙里透进的光看到成崖余的位置,赶忙过去,跪在他身边,握住他的手说:“Anthony,你受伤了?”成崖余没有挣开他的手,他嘴巴一直不停流血,再加上一直没有进食,意识已经有点涣散了,微弱的说:“方应看,是你吗,你回来了?”原来不是不担心,尽管他知道他在阿齐兹那里顶多只会损失两车军火,可还是忍不住害怕有意外。方应看听到他声音微弱,又向他脸上摸去,一手的粘稠液体,他即刻慌了,赶紧大力砸囚室的门,门打开,他跟守门口的士兵说:“去告诉阿齐兹,赶紧叫个医生来,否则我跟他的交易全部取消。”

方应看又回来握住成崖余的手,成崖余感觉到他的焦虑,安慰他说:“没事,死不了。”方应看说不出话来,他只觉得那双手冰凉,只得用两只手交握着他的双手。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医生终于来了。屋子里的灯也重新亮了起来,医生给成崖余作了简单的检查,说没事,只是失血过多,内脏并没有受伤。医生喂成崖余吃了一些药,血渐渐止住了,为了减缓他的疼痛,还给他吃了安眠药。医生离开,留下一些药和水,方应看找士兵要了些大饼,喂给成崖余吃。成崖余渐渐的睡着,方应看有心跟阿齐兹谈判给他们换一个有床的房间,又怕成崖余醒来后关于军火交易的联想过于清晰,只得罢了。

成崖余睡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睁开眼看到屋顶上的灯散发着昏黄灯光,自己身下铺着方应看的西装外套,方应看在他身旁穿着白色衬衣躺在光地板上睡着,眉头紧皱,脸上表情不安,他想起来这是第二次看他睡觉,还是想拍下来,可是手边没有照相机。无端端的记起早先提起的关于一起死去的话题来,忽然想其实真的就这样死去,再好没有的了。

☆、第十章

方应看醒来,身边不见成崖余,慌的一骨碌爬起来,发现成崖余正坐在他后面,松了一口气,哑声说:“你怎么样了?”

成崖余说:“没事了。”同方应看比,声音清明不少。

“什么时候了?”方应看又问。

“看天光应该是早晨吧。”成崖余答道。

方应看这才发现盖在自己身上的西装外套,站起身,随手将外套丢在椅子上,门忽然开了,一个士兵拿了水和大饼给他们,方应看接过来,士兵将门“砰”一声关上。方应看搬了另一把椅子,跟成崖余并排坐下。将饼分了一半给成崖余,水分不得,方应看将水壶给了成崖余,成崖余喝了一口,又递回来,就这样,两个人一口水一口饼默默吃完了他们在这里的早饭。吃完饭方应看从裤袋里拿出一袋药片给成崖余,说:“止疼消炎的,吃了吧。”成崖余接过倒出,整把放进嘴里吞下去。

“其实你没必要陪我在这里,能离开就赶紧离开吧。”成崖余说。

“是我欠你的,在萨玛沃是你救了我。”方应看声音平静。

成崖余轻声笑了笑说:“好。”

“应该在这里待不了多久了,你的那个Cox上尉疯了一样的找你,应该很快就能找到这里。”方应看想起昨天从外面传进来的消息,他只要保证Cox上尉找来之前,成崖余安全并且不被转移就好了。他现在同阿齐兹所有的交易都只是口头协议,在军火到阿齐兹手之前,他做不了任何实质性的事情。

“恩。”半晌成崖余答到。Cox找来的时候,也是他跟方应看分别的时候吧。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只是并排坐着,偶尔能听到从外面传来的整齐的脚步声和遥远的枪响。不知道过了多久,方应看轻声叫了一声:“Anthony?”

“恩?” 成崖余也轻声答道。

停了半晌,方应看说:“如果换个时间地点,我们还是有可能的,对不对?”

(5 / 6)
(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

(方无同人)战争与和平

作者:hyperbolic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现代方应看和无情, 背景是伊拉克战争, 军火商和摄影师的身份设定,HE.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异国奇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应看成崖余 ┃ 配角:阿齐兹Cox ┃ 其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