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求斐雯写的主角叫阿木、乌大娘、黄公子的小说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24 15:55 /重生 / 编辑:萧珩
热门小说《我和我帅帅的仆人》是斐雯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阿木,乌大娘,黄公子,内容主要讲述:目视着他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心里说不上是什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在线阅读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第23节

目视着他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我的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竟然有点儿酸吧叽溜的。

他们很熟吗?我在心里问了一句。

好像是有看过他们偶尔在工地上遇到时,在一起说过话!

但啥时变这么熟了?那黄公子好像挺中意我家阿木的?现在回想起来,在这工地上好像除了我、常管事、小常以外,黄公子就只和阿木说过话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在心里琢磨着,两只脚就如定住了一样站在原地,直到小常跑一过来喊我,我才如梦初醒,不得不去干活儿了。

今天来的人确实比平日少,又因为下雪后很多地方要先扫雪才能继续,所以今天就变得非常的忙。因为有我的关系,阿木现在是基本不用做苦力了,但却被那一对大常小常抓去做了小监工。偏阿木又是极负责任的性格,认真得不得了,就好像这工程要是真有个差错,要抓他去顶包一样。所以这一天下来,除了吃饭的时候我就没抓到过阿木的影子。直到到家了,我才有机会问他黄公子的事儿。

“那个……黄公子今天都和你说什么了?”由于这里没有任何业余活动可做,所以如果没什么特别的事,一般情况一回到家,我和阿木都会直接洗洗就钻进被窝儿里,睡不睡的反正这样会暖和些。只不过,我们现在是分开的,不再挤在一起了。不知道阿木怎么样,刚开始分开时,我还失眠了两个晚上呢。

阿木听我问他,想了想道:“也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你干嘛想那么久才回答?”我侧过脸,语气有些僵直的问他。

黑暗中我看到阿木也将脸转向了我,见我还在盯着他,便说道:“我在想他有说过什么啊,可想来想去觉得真的是没什么,所以就说没说什么了。”阿木的口气很轻松,很有些调侃的味道。

这回答可真圆滑啊!这小子学坏了!

“哼!学会哄人了啊?我信你才有鬼?!”我已经发现自己的口气是酸的了,可也不知道自己干嘛这么酸。

阿木感到我不高兴了,语气变得正经起来,“是真的,他问我现在做得还顺不顺,嗯……还说要是这事做好了朝庭会有奖赏。哦对了,他说他会向朝庭报告各人的功绩,要论功行赏,不会让出过力的人白付出什么的……”

“他是说……”我怎么听着有种贿赂兼拉拢的感觉!警觉的支起身子,一双眼睛都迷了起来,“他会在皇帝老子面前提你?还会向皇帝给你要赏?”

阿木微向后仰着头看我,说道:“我想……他说的应该是……少爷您吧?毕竟……您在这里是县老爷认命了的正管事,我只是你的随从,哪会赏我啊。”

我看不太清他的表情,但听口气,他也许真是这样想的。可……黄公子也是这个意思吗?如果是,这样买好的事,他干嘛不直接和我说?!却要和阿木说?!

带着心中一百个疑问,我又躺了回去,没再说话。

阿木一直看着我,可能是觉得我很反常,所以问道:“少爷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当然有!只是我还没想到!

“那个……阿木啊。”我试着开口想和阿木一起理清一下。

“啊?少爷想说什么?”

“我是想说……你有没有发现,那个黄公子对你……与对别人不同?”

我看到阿木的眉皱了一下,不是很理解的问道:“不同?怎么个不同法?”

“就是……”我努力整理着思路,一点点解释给他听“你看啊,黄公子是个大老板,看样子他很有背景和身份的,可是你没觉得,他与你一起说话时,温和的……与他的身份不符吗?”

听了我的话,阿木只沉默了一小下便说道:“可他与少爷说话时,也是一样吧?”

“是……是差不多啦,可是……你没发现,除了你以外,他就没和其他在工地上干活儿的人说过话吗?更别说让别人随着他走走了。”

“哦……您是说这个。”阿木好像终于抓到重点的样子,变得沉默了。

我没有催他,满心等着他能说出点什么有突破性的事情来,却看他没多久竟然笑了出来,转头说道:“我想黄公子会对我另眼相看,应该是因为少爷吧。”

“因为我?为什么?”这回换我不明白了。

阿木好像是想通了,轻松的侧过身面对着我说道:“别的苦工黄公子自然是自持身份不会主动与他们说话,而那些人也不会主动找黄公子说话,所以他们之间自然会有距离。而我是少爷您身边的人,黄公子每次与少爷说话我几乎都在,自然也就熟些。因为少爷的关系,我们也说过话,所以应该也算是熟人了。再说,我也就是个下人,他身边没有跟着的人,平日又使人使管了的,就借少爷的下人来随着走走,这也很正常嘛。就像……”

“像什么?”

阿木顿住了,好像在想要怎么说明才能让我懂。过了一会儿说道:“就像一个人想出门时发现自己的马没在身边,就向他人借一匹来骑一样,回来还了就是了。没什么好不好的。”

“去!人怎么能和马一样?你这什么比方啊,读过书没?”我好气又好笑的啐他,明白了他话中的含义,却更觉得难受。

但阿木并没听出我话语中的心疼,仍自顾自的解说,“阿木读过书的,自弱随着少爷、小姐们,我也读过些书。但是……真的差不多的。仆人不也是给主人拿来用的吗?只是用途不同罢了,马是用来骑、用来代步的,下人……自然可以做更多的事,但是……差不多啦,差不多的。”

“差很多!差很多好不好?”我再次支起身子,很用力的强调着这几个字。看着他平静的脸,我说道:“别这样说自己,也不要觉得有人这样看待你们做仆人的,就是理所应当的。人和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出身不同,所遭到的命运便不同罢了。有的人吃美食、穿绫罗,有的人就要破衣喽嗖、食不裹腹,但如果把衣服脱了,谁还能说谁和谁是不一样的?不论你生前有多少,死了也不过就占那么块儿地方,谁又比谁强了!”

我这样认真又义愤填膺的说着,听在阿木耳朵里竟然成了笑话而噗笑了出来,反到来劝我了“少爷真会说笑。哪有人会把自己的衣服脱了出来见人的?就算是脱了衣服,整日琼瑶美食、绫罗裹体、被人服伺的身子,也是与你我不同的,怎会没有分别?”

你!真是死我了!

我还要反驳,可还没等出口就又听阿木说道:“要说死了,就更不一样了。越有钱的人占的地方就越大,死了还有很多贵重的陪葬品,还有纸人啊、纸马啊、纸车啊什么的,还会有人给他们烧很多元宝、纸钱,让他们到了阴间一样可以贿赂阴官,过得舒舒服服的。可穷人呢,活着的时候就什么都没有,死了又会有什么?别说那些陪葬了,就是占的地方,弄不好也就身下这么大罢了,有的甚至可能连个遮尸的东西都没有。谁会觉得是一样的?”阿木的声音很低,很平静,却透着一种感悟。

“阿木……”被他说的,我无法反驳了。我不得不承认是不一样的,其实就连尊严也是强说罢了!想就在几个月前我还与一群乞丐一起讨饭过活,那时的我要是讲尊严,那不是不用活了?!但,我觉得阿木的感悟与我来的不一样,他更多的是对‘主人’的畏惧,而这种对主人的服从和不可反抗是他从小养成、根深蒂固的。

我凑过去将头靠在阿木肩上,感受着阿木那淡淡的感伤,想了想说道:“阿木,也许你说的对,无权无势的我们是无法与那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们相比的,在起跑线上我们就输了一截儿。但世事无绝对啊!我们先天的不足,可以靠我们后天的努力赶上,就算不能大富大贵、用金银来陪葬,但要挣下一口舒心的饭、一口遮身的棺还是没问题的。你看我们现在不就很好吗?那两个大常小常、黄公子,就连县老爷看到我们哪一个不是客气着的,谁敢低看我们?只要我们不小看自己,别人就不敢小看我们!你说对不对?!”

阿木没有接声,只是睁着眼望着黑黑的屋顶,突然伸出一只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向空中挥了两下,然后慢慢缩了回来。

“阿木……你在做什么?”

“阿木在想少爷的话。阿木知道少爷肚子里有很多道理,虽然很多都是阿木没听过也没想过的,但阿木知道都对。只是……”阿木迟疑着,许久我似是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方听他开口道:“少爷心里有个劲儿就好,这样阿木跟着少爷,也有个奔头儿。”语气竟有些故作轻松。

“阿木?”完了,我刚才白说了。可我不知还要怎么解释他才能明白!他现在身份罢在这儿无法改变,我再说多了反而有‘饱汉不知饿饱饥’的味道,反而会伤了他。叹了口气,我重新靠回他肩上,小声的嘟嚷着:“算了,不与你这块硬木头辩了,哪天……哪天我们去趟县衙,看要怎么办把你这个仆人的身份解了,我再与你好好理论。”

“不要,您不能这么做!”阿木略显惊慌的声音突然在我头顶响起,呼吸竟也有些急促了。

“怎么了?你不是觉得自己是仆人身份,所以说什么都是枉然吗?哪我们就把这个根本性的东西改变了,等你恢复自由身,我想你的感觉就会大不相同了。”我自信满满的说着,突然觉得这真是个再好不过的主意。

可是……阿木会不会这样就离开我?

满心的欢喜被这个疑问给吓住,我竟然开始后悔这个提议了。

但阿木并不如我想的那样因为能得到自由而兴奋,虽已不似刚刚那样惊慌,却仍是急了,“不行,少爷不能这样做!我……我必须与主人在一起,若要我选,我……我只想跟着您,我……”

“为什么?为什么必须要有主人?”这话很奇怪哎。但他的话,我怎么觉着那么甜呢?

(23 / 92)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

作者:斐雯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我和我帅帅的仆人》作者:斐雯【完结】 以下是文案一: 现代孤女穿越成贱民,一路努力奋斗,偶得一忠心又帅气的男仆,从此过着快乐又幸福的生活^_^ 以下是文案二: 她,现世孤女,遭缝意外,穿越时空沦为贱民 他,生为权贵忠仆,却遭人迫害险些为奴 因缘际会,她花了半文钱买下了满心仇恨的他 似是已沦入谷底,再无翻身的机会,却有谁知,竟是枯木双双再缝春 雯雯的小说明: 本文慢热,一对一,大体轻松且有微BL向。另,正文部分基本全素,但会有荤素搭配的番外送上,敬请期待! ^_^。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