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哪部小说是东方虞凰写的? 黎夜清渊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07 13:19 /重生 / 编辑:赵凯
主角是墨儿,赫连的小说叫《黎夜清渊》,是作者东方虞凰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哦,墨儿,难道你还有精力进行这最后一局吗?

黎夜清渊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黎夜清渊》在线阅读

《黎夜清渊》第15节

[哦,墨儿,难道你还有精力进行这最后一局吗?嗯,既然你那么坚持,那么好吧,如你所愿!]

左臂大量的失血,沉重的精神压迫,交替的黑白棋子,渐渐的,我眼前的棋局越发的模糊不清了。可我不能就这样认输,被囚禁的感觉真的好讨厌呢。

迷离的手指,白皙莹润,完美的指尖,白玉般的棋子,不,不对,常年拈棋的指又怎会如此细滑,连普通的茧子都没有?除非……等等,繁盛的樱树,罗布的假山,奇异的砂砾,闭塞的院落,原来是这样!多么完美的阵法……

[灵狐一族的禁忌,囚禁灵魂、控制人心的巫术——“樱雨梵禁”,阁下的手段还真是高明啊!这副竹樱雨的身体,只怕也和那四名舞者一样,都是被你用巫术操控的吧。看来,棋局已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了。墨儿只是不解,阁下将我囚禁于此,究竟有何目的?还有,那个神秘的主人也是阁下捏造的吧。那么,阁下的真正身份究竟是……]

诡局迷踪

[哼,真不愧是宿命的天诛星呢,墨儿的洞察力果真敏锐。但你还是太过愚蠢了,楚孟请你来见所谓的主人,你还真的乖乖自投罗网。不仅如此,墨儿你还很天真呢,难道你真的相信我说过的话,认为赢了这第三局便能够顺利离开这里了吗?]竹美人清魅的容颜写满了恶意的嘲讽,狠戾的视线则阴冷的绞缠在我受伤的左臂上。

我平淡的眉宇不由一皱,拧成一纹浅浅的疑惑,又无奈的舒展开来。[又是神谕吗?我才不相信你所说的宿命!见到楚孟的时候,我便已预感到了危险,可我依然配合的来到了这里,你知道为什么吗?唉,因为我在王府里的生活实在太无聊了啊,简直毫无情趣可言,而这里则既危险又刺激,我自然不会错过的咯。

而且只要我保证自己的性命无碍,无论我在哪里,爹爹都是能够找到我的。不过呢,我一向是不习惯依靠别人的,如果我真正想要离开这里,以你现在这副借来的身体和这并不完善的阵法,难道你真的以为能够拦得住我吗?]我亦嘲讽的淡然回望他,不解此人的恶意究竟因何而来。

[嗯哼,既然墨儿对这里如此期待,我自然也不能令你失望才是。怎样,滴血的手臂很疼吧,若非如此,只怕你此刻也难以保持清醒了吧。这改进后的“樱雨梵禁”,可是我针对你体内那股邪恶的力量而特别设计的呢。

阵法的力量会渐渐减弱你对体内力量的掌控,而阵中的杀气则会缓缓地激发那力量的残虐,同时,你对外界情绪的感知也将在这里被逐渐的扩大。听到了吗?他们脆弱的呼吸、无助的哭泣与绝望的呐喊,这些堆积在你心底的情绪,还有体内那残虐嗜血的激荡,都令你非常的痛苦吧。这样软弱的你,又要如何离开这里呢?]

恶毒的话语,狠辣的眸光,宛如钝钝的刀锋,缓慢的绞割着我绷紧的神经。为何眼前之人会如此了解渊的力量?你究竟是谁?还有这些可恶的悲泣与呐喊,啊…不要再逼我了!

沸腾的渊在我的体内疯狂的奔腾着、咆哮着,骤然不受控制的汹涌而出,宛如激烈的狂风暴雨一般,在这小小的院落凶残暴虐的席卷而过。金虹般的砂砾漫舞飞扬,恍然遮住了这昏黄暗沉的天色。凄残的花枝,碎裂的假山,血染的少年,破败的院落,却是烟尘洗劫后遗落的真实。

[噗……]妖娆的血线顺着竹美人紧抿的唇角蜿蜒而下,震惊而怨毒的眸光死死的切割着我的面颊。

而我则沉默的起身,空蒙的眺望那辽远的天际。晦暗的背影下,只静寂的残留着,血染的残阳,淡漠的残酷,和空冷的寂寞。

[你的目的,是想通过这个阵法控制我吧。恭喜你,你的计划落空了。我刚刚已经说过,这里的阵法并不完善。这庭院里的景、物、人都是构成阵法的关键,而在我面前的你却只是个被操纵的玩偶,玩偶的力量是不足以完全启动整个阵法的,所以这整个阵法的力量无形中已被打了折扣。

如何?现在的你已经被自己的巫术反噬了吧,而这幅身体的主人也即将觉醒了。那么,我可以离开了吗?]

其实你是谁,有着何种身份,控制我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一切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像这陌生的世界,六年了,也几乎从未在我的心底留下过任何痕迹。

[等等……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离开了吗?]嘶哑的声线,宛如绷断的琴弦,冰冷的颤了又颤。

啊,不好!我的身体竟然开始麻痹了,难道是中毒了吗?不可能的,我的身体可是百毒不侵的呀。不行,我快支撑不住了。忽然,我的脚下一软,勉强的挣扎了几下,最终却不得不狼狈的瘫倒在地。我惊讶而咬牙切齿的瞪着面前的竹美人,[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身体为何动不了了?]

[你对自己灵狐一族的血统真是完全没有自觉啊。摩蝎果,正是灵狐一族的克星。这杯清茶呢,刚好是用摩蝎果炮制的,而茶的清香配上这浮动的新鲜的血腥,便是对拥有特殊体质的灵狐族人最有效的迷药。

其实,这个阵法本是为了除掉你而存在的,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比我想象中的更聪明,力量也更强大,这样美丽的你,让我都不忍心毁掉了呢。

而方才我所说的主人,也并不算捏造的啦,你很快就会知道他们是谁了。而我的身份,则是连他们都无法知晓的。

柯韵清渊,我的名字,千万别忘了我哟。

最后,我再送你一个漂亮的礼物好了,你会喜欢的。]

而此时的我还未料到,这个邪魅诡谲的神秘人,即将在我的心底长成纷繁晦涩的梦魇,从此展开对我无休止的纠缠。

[你是灵狐一族的巫术师吧,是为了这最后的手段才会借用他人的身体来启动阵法的吗?看来我还是小瞧了你。]该死!连动动手指都已异常艰难了。

竹美人恍若未闻的挑了挑隽秀的眉,虚弱的扯了扯阴狠的嘴角,单薄的身体悠悠的晃了晃,便不疾不徐的向我挪了过来。恍然间,不好的预感竟如激荡的海浪般,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我的心房。

不知何时,竹美人的手中已然出现了一对蝶翼型的黑沉沉的物事,恍如地狱中阴森森的恶鬼,凛然的盈溢着阴寒冷锐的色泽。[瞧,这对“残翼”多么漂亮。它们可是用上好的玄铁打造,又经由寒川之水淬炼而成的呢。你说,如果将它们锁进你漂亮的琵琶骨,紧扣在你细嫩的双肩那纤细的经脉上,会不会更加的美妙呢?]

[啊…]他的话音未落,只听“咔嚓”一声钝响,一枚森冷的“残翼”已被他狠狠的扣入了我的左肩,而冶艳的血莲即刻在玄黑的衣襟上罪恶的展开了紫黑的花瓣。肩胛骨碎裂的声响清晰地撞入耳中,我死死的咬紧灰败的嘴唇,狠命的压抑着撕心裂肺的痛楚,不愿更多脆弱的呻吟脱口而出。

[啊啊啊……]第二声清晰的碎响击中鼓膜,绵密的冷汗涔涔的顺着我惨白的面颊滑落下来,我艰难的咬紧牙关,将那涌上喉头的腥甜和难以抑制的呻吟狠狠地咽了下去。一时间,彻骨的剧痛宛如嗜血的藤萝,迅猛的在我残破的双肩之上攀爬蔓延。而我的双臂则只剩下浅淡的麻木,几近毫无知觉,想必,该是已经被废了吧。

我恍惚的感觉到,此刻我的灵魂竟仿佛挣脱了身体的束缚,正木然的飘浮在冷寂的上空,冰冷的注视着脚下瘫软的自己无助的在血泊中痛苦挣扎。而我,究竟从何时起,变得如此软弱了呢?伤害了我的人,难道不该付出血的代价吗?

刹那间,胸口的暖玉在渊的激荡中碎裂开来,犹如绚烂的流星雨般瞬间向着得意的竹美人击射而去。而此刻虚弱的竹美人已是躲闪不及,几点莹润的寒光顷刻间没体而入,而汩汩的血泉立即从他颤动的唇瓣间喷涌而出。

[“锁魂”的滋味如何?灵魂被灼烧的滋味也很美妙吧,难道你以为自己的本体不在此处,我便无法真正的伤害到你了吗?还要谢谢你的“残翼”,此时的我真的很享受呢!]爹爹为我寻来的这方暖玉,本被称作“锁魂”,不仅有着安魂宁神之效,而且恰是这附体巫术的克星。因为爹爹猜测我这异世的灵魂,不知哪天可能会脱离自己的身体弃他而去,所以便希望用这“锁魂”将我的灵魂牢牢锁住。而那时在我看来,佩戴“锁魂”完全是多此一举,却不想此刻竟派上了用场,只是可惜了那方难得的暖玉。

竹美人阴狠怨毒的目光骤然深深的探入我平静的眸中,冰残的嘴角怃然漾起了一朵高深莫测的邪笑,映衬着他惨白的面色,越发的阴沉而诡异。[哈,此次暂且算是平局好了。来日方长呢,美丽的墨儿,对你下次的表现,我已经开始期待了呢!祈祷好运永远伴随着你吧,后会有期了,墨。]

竹美人纤细的身影终于在我逐渐模糊的视线中缓缓的倾倒了,只那微勾的邪魅唇角仍嚣张的流连着残冷的味道。而我的虚弱视线转瞬间亦被汹涌而至的无边黑暗悄无声息的吞没了。

梦魇,无垠。痛楚,漫溢。

颠簸,轻缓。温暖,绵密。

[墨儿,墨儿,快醒醒,快醒醒啊。该死!究竟是谁?竟对一个孩子下如此毒手,真是太残忍了……]不陌生亦不熟悉的冷彻嗓音融合了细微的急切与沙哑,轻颤着在我耳边低声的呢喃,其中夹杂着奇异的鼓动、心疼与温暖,丝雨般的泠泠渗入我的心底。

我忍耐着双肩撕裂的痛楚,艰难的撑开酸涩的眼睑,映入眼帘的竟是轩辕御凌阴郁而苍白的清俊容颜。[这是哪里?我怎会在此?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我离开后你去了哪里?]我艰涩的忍受着身下忽快忽缓的颠簸,干涸的喉咙倾吐着嘶哑低弱的话语。双肩和手臂的伤口像是已被敷过伤药了,喷涌的血也止住了,只余丝丝的清凉淡淡的驱赶着撕裂的灼痛。只是那可恶的“残翼”仍旧死死的咬在我的肩胛骨上,撕筋裂骨的剧痛蛮横的直冲心底。

[我们二人被绑架了,现在正在一辆奔走的马车上。绑架的人明知你我的身份,却故意为之。对了,我该如何称呼你呢?是祁亲王二世子,还是即墨堂弟?我原本还以为你是即墨山庄的少爷呢,却不想你的眼眸竟是紫色的。御凌那时的找碴之举真是大大的对不住堂弟了。]原来“易瞳”一日的药效已然过了,我的紫眸也显露出来了。那我,究竟昏迷了多久?

[你是在埋怨我没有及早表明身份吗?哼,那时我还以为你早已知晓了我的身份,才故意针对我的呢!]沙哑细弱的嗓音气哼哼的道。

[传闻祁亲王府的二世子先天不足,体弱多病,且资质驽钝,无法习武,一直被祁亲王深藏王府,无人问津。此时看来,堂弟伶牙俐齿,聪慧明敏,武功高强,又哪里资质驽钝?而身藏王府嘛,嗯哼,在我看来,要用金屋藏娇才更为贴切呢。墨儿,你说是吗?]微微范白的性感薄唇冲着我敏感的右耳密密绵绵的呵着热气,即刻我全身的玉米粒都无可奈何的跳起了舞来。

[都这样了,还油嘴滑舌!受重伤了吧,还中了软筋散?内力全失?唉呀,怪不得嚣张的凌世子只能虚弱的躺在这里呢!]我幸灾乐祸的笑望着他,转而扫视了一下这还算宽敞舒适的车厢,随即紧盯着车厢密闭的门窗,探听着马车周围隐隐流动的气息,谨慎而严肃的道,[绑架的人可有说过什么?我是何时被送来与你一起的?送我来的又是何人?是谁为我敷的伤药?我究竟昏迷了多久?]

[你走之后,我就在秘道里遭到黑衣蒙面人的暗算,胸口受了重创,又中药失了内力,醒来时已在一间漆黑的石屋里了,身上的东西也通通被他们搜了去。那石屋的周围大概有十人以上在暗处把守,可他们始终不言不语,无论我对他们说了什么,他们都恍若未闻。后来,你也被黑衣人送到了石屋里,伤药在那时便已被敷好了,可你却一直昏迷不醒。之后,我们又被押送上了马车,想来,你竟已昏迷了四五个时辰了。]盈满担忧的晶莹紫眸深深的凝望着我,御凌的神色竟越发的深沉阴郁。

[当时墨儿一口答应来见所谓的主人,实在太过鲁莽了,非常抱歉,都是我那突如其来的好奇心才害得御凌哥哥遭此一劫。看来,黑衣人绑架我们的行动,计划周详,步步缜密,虽然他们的目的与身份不明,但看似应该不会危及到我们的性命。

御凌哥哥,你不觉得疑惑吗?临封城是未眠扇域最重要的城池,爹爹则是整个未眠扇域的主人。而爹爹既是成功的商人,可为何在自家的封地上,这拥有临封第一酒楼之称的鸳语楼却不是爹爹开的呢?你想想看,在我轩辕能令爹爹甘居其下之人又能有谁呢?]我同样深沉的凝望着他,干枯的唇瓣狡黠的勾勒出意味深长的冷残。

[这,难道说……绑架我们的人虽然极有可能是鸳语楼的主人,可…那人又岂会不顾身份,行此绑架之事?若是真的,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震惊与疑惑在他紫魅的眸中交缠萦绕,飞舞盘旋,最终竟都缓缓地沉入了那两湾幽深宁静的寒潭。

[哼,我当时便是有此猜测,才会乖乖的答应去见所谓的主人,本以为会见到正主,想不到竟是自投罗网,进了狼窝。若真正的主人是他,这种事当然自有他手下的能人谋划处理,可那些人中却有人从中作梗,左右了此次行动,想趁机除掉我,我身上的枷锁便是最有力的证明。看来,我们还是尽快逃出去为妙,前方不知还有多少阴谋诡计正等着我们呢!还要赶快将我们的行踪透露给我们的人才行,我们已失踪了这么久,那些家伙早该抓狂了。]想到王府中真心待我的人们,我冰冷的唇角竟不由漾起了一抹会心柔暖的笑意。[不过,那人的目的,以御凌哥哥的明敏机智,当真察觉不到吗?]

未完

我的话音方落,御凌那双清冷的紫玉莹眸顿时燃起了几簇凌厉的焰火,望向我的眸光亦不经意的流泻出几缕戒备,几丝试探,几分凝重。空寂的沉默,宛如踏在针尖上的舞步,冷凝的拉扯着我们彼此间沉郁紧绷的弦。忽而,御凌灰白的唇线怃然勾起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疏懒,[即墨堂弟谬赞了,堂兄我此刻尚觉得自己被抓得莫名其妙呢。莫非堂弟对他们绑架我们的目的已有高见?]

(15 / 16)
黎夜清渊

黎夜清渊

作者:东方虞凰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文案: 清风明月,暗香盈袖 一抹胭红,遥寄星月相思愁 白玉扇,银珠簪 漾波倩水人断肠 无处话凄凉 金鼎瑞兽,迷迭香 粉霞?血雨?泪红妆 漂泊梧桐雨 刺破黄昏光 朱唇,银丝,翠玉环 骤雨打金荷,满地香 香托欲渡两迷茫 前世的爱人VS今生的情人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前世的恩情VS今生的亲情 爱有多重,情有多浓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