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小说完结版(裴蕾,隋棠,卢真) 卓越泡沫现代

时间:2019-01-14 12:24 /都市 / 编辑:顾朗
小说主人公是裴蕾,隋棠,卢真的小说叫做《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卓越泡沫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褚德龙现在已经沦落为乞丐,他四处

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在线阅读

《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第73节

褚德龙现在已经沦落为乞丐,他四处骗钱满足他的毒瘾,已经没人再肯借他。他几度被打,现在连吃饭的钱都没了,小婉是他唯一的希望。他指望从她这里捞得三五百,打一针,再吃顿饱饭。不想他碰了大运,小婉的包里鼓鼓囊囊,正好两万元,小婉的典身钱。

小婉见他慢悠悠出现在面前的时候吓的一蹦,下意识护着自己的挎包。这个动作把一切都暴露了。褚德龙从她的眼神里嗅到了人民币的气息。他一吧揪住小婉的包。

小婉真的慌了,声音都走了调:“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来人呐!”

四周无人,更加壮了褚德龙的狗胆。小婉死死抓着包不放,褚德龙就把她的手指一个个的掰开。绝望的小婉从叫喊变成了哀求:“我求求你,别抢我的钱,我还要给我妈治病啊.......求求你了!”

褚德龙骂道:“滚你妈的,你妈都死了你还要钱干什么!你当我不知道啊!”

他一把将小婉推倒,把包夺在手里,转身就跑。

小婉爬在地上,她疯了一般哭喊:“畜生!你回来!你王八蛋!你不是人——”

黑黑的夜幕中没有任何反应,只有小婉的哭声在小区里回响。

她不敢去报警,因为她是小姐,报警无异于投案。而且报警也没用,等警察知道褚德龙的时候,两万快钱早就连渣儿都不剩了。

小婉坐在地上,目光呆滞,草草的想了几分钟。她想逃,逃到南方再也没人找的到的地方,但她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她的身份证,户口,学位等一切能证明她身份的东西都压给了债主,这些东西不能不要。况且那些放贷的一个个手眼通天,都是雷历风行的黑社会。怎么可能瞒过他们!小婉擦干眼泪,清了清嘶哑的嗓子,拨了我的电话。她说了真正意思上的第一个谎,让我等她十天。之后,她没回住处,而是回了蝶恋。他重新化了妆,和妈妈桑耳语了几句。妈妈桑看着她小了,目光颇有深意。

她跟妈妈桑说的是:“我要接客,我要接很多客!我需要钱!

十天,小婉要在短短十天之内赚到两万块钱,在妈妈断药,家里断粮的时候,小婉曾经走投无路过,但她咬牙挺着。如今,为了想要的生活,他抛弃了一切。她最终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之后的五天,小婉仿佛身处炼狱。因为小姐们接到的每一笔生意都要被娱乐城抽掉四成,所以,为了保证那两万元如期到帐,他必须每天把那样的过程重复十便甚至以上。一天下来,她像从水里捞起一般,连走路都不稳。到了第五天,她已经赚到了八千多元。

当小婉看请她的下一位客人——白天,她身体抖了抖,无力的坐在地上。她知道她的死刑日到了。她觉得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她玩不过这命运。

她和白天相对着大笑,她麻木的看白天向她抖着一份服务记录,麻木的听他问自己,你到底是人还是机器!

小婉笑着,就像那年在宿舍的那晚,她拒绝了白天之后,躲在被子里的笑,脸上带着和那晚一样的羞涩......

140

八千元,用来干什么呢!

小婉去逛了一次街。没有想要的一辈子,总有想要的一下午吧。

她去了锦辉,去银太百货,去逛女孩子喜欢的艾格周末,ONLY。她买了一条披肩和一件连衣裙,还买了条波西米亚风格的挂件。她站在镜子前左边照照,右边看看,原来岁月并没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她才24岁,光彩照人。连女人的第一道皱纹都没长。想到这里,小婉暗自牵动嘴角笑了一下,有些惋惜。

和平广场上华灯初上,花园般的街道一尘不染,海风扑面而过,就像爱人的抚摩。她分不清哪些是星海湾上闪烁的灯光,哪些是姑娘们天真的眼睛......大连的夜晚真好看啊,她怎么都看不厌。总觉得还没有来得及看呢,她想。

这一晚,她为自己订了一套五星酒店的客房,又买了一大束的玫瑰花,各种色彩娇艳欲滴。红色的花瓣撒在浴缸里,彩色的就铺满在床上。

她躺在五星级酒店的浴室里,玫瑰花瓣氤瘟着沁人的香气。她在水里轻轻舒展,双手将水捧起,轻轻浇在身体上。洗去了风尘,洗去了记忆。洗完了她换上新买的衣裙,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她想了想,笑了。她伸出纤纤玉足,换上那那双红色的婚鞋。

之后,她拿出整整一瓶的安眠药。她把药片倒进嘴里,喝一口水,深深的仰头咽下......一滴眼泪正从她华美的脸颊上急速滑落。

小婉觉得累了,她躺在玫瑰床上,觉得从未有过的轻松。插上耳机,杨坤磁性的声音在耳边低唱。她闭上眼,觉得自己飞起来了,飞越了时空,落在那年的华尔兹舞台上。他深施一礼,向自己伸出邀舞的手。她被他揽在怀里,在乐曲中起伏,摆荡,舞步渐入轻盈,在镁光灯下融化......

记得那一天\/上帝\/安排我们见了面\/我知道我已经\/看见了春天

记得那一天\/带着\/想你的日夜期盼\/迫切的不知道\/何时再相见

记得那一天\/等待\/在心中点起火焰\/我仿佛看到了\/命运的终转

记得那一天\/你像是丢不掉的烟\/弥漫着我\/在也驱赶不散

...

141

我静静听着刘浪的讲述,任由他她肆意骂着,打着,一动不动。

小婉临终前给刘浪打过电话,拜托她一些事情。刘浪从小婉的口气中听出自杀的倾向,想劝阻的时候,小婉已经收了线。整个晚上,刘浪疯狂的寻找小婉。她去了小婉的住处,去了蝶恋,后来只能报了案。警察根据显示的电话号码于第二天凌晨打开小婉的房间时,小婉的身体已经冷了,就像花丛中一只沉睡的冰蝴蝶。

刘浪把小婉的遗物交给了我,一封信和剩下的六千块钱。

我把信展开,看了一眼。信纸从坠落。

信上只有两行字:

白白,你还会当我是圣女吗?

等毕业了,我们结婚吧。

我的双腿再也擎不住悲痛的心,我跪倒在地上,一口血从嘴角慢慢淌了出来。

......

我把小婉留下的六千元钱全部用来处理了后事。在我眼里,只有这件事能配的上那些一尘不染的钱。我在小婉的墓前忏悔:里面的姑娘啊,我都对你做了些什么啊!你为我受了多少屈辱。为什么直到今天才让我知道?为什么!我轻轻对她说:”小婉,我知道,我将永远不会得到原谅,但是我要让你知道,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圣洁的姑娘,你能听到吗......“

我守着小婉,我想,如果佛能再赐给我一段我与下晚的姻缘,我情愿守着她五百年。

然而,我只守了三天就被农民送到了医院。因为我开始了呕吐,幻听等一些症状。

经过医院治疗,我丧失了一些功能——在阳光下呼吸自如的功能。行医几十年的神经科老大夫也从未见如此奇怪的症状,但这些却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上。只要我暴露在阳光之下,就会窒息,就要呕吐。但在当夜幕降临之时,一切不适应的感觉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农民哀求说,大夫,您再给想想办法。大夫一瞪眼说,我没办法,你去带他看心理医生。

出院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在我记忆中有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我爬上了越秀大厦的顶楼。农民就在后面紧紧扯着我的袖子。

农民有恐高症,不敢离护栏太近,又不敢松手。我一下子爬上护栏,眼前一片浓郁的夜色。我跟农民说:“看,这边是草坪,那边是硬地。要跳就向着硬地去跳。同样都是死亡边缘的飞翔,飞到尽头都会嘎然而止,后者还能听个响儿,还能体验什么叫肝脑涂地。”

农民听罢也跨上了护栏,说:“你要是跳,我就跟你跳。你好好想想,一 跳下去还能看见小婉,我TM死活都看不见凌寒!你要舍得我这么死了你就跳!你跳啊......跳啊!”

第二个版本,我从未打算自杀,我像张斌打听着褚德龙的下落。我打算杀人!张斌打电话说,确有褚德龙其人,但是他已经被收容了。

心理医生告诉我,以上两个版本都是我杜攥的。“你不想死,你只想活着。你还有个即将结婚的恋人叫隋棠是不是?你和她在同一片天空下,你和她看到的是同一个月亮,呼吸着同样的空气。她还爱着你,你也爱着她......”

隋棠!隋棠......

(73 / 79)
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

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

作者:卓越泡沫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文案: 一个男孩+一个美女=缘分; 一个男孩+两个美女=艳遇; 一个男孩+三个美女=劫数; 有美女的地方就会有动人的故事…… 蜜汁:“小白,我们攒钱买个房子吧,然后我们就结婚。” 浓茶:“白天,我不让你走。我想要个孩子。” 橙汁:“白白,你还会当我是圣女吗?等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吧。” 蜜汁,浓茶,橙汁,谁才是白白的最爱? 文案2: 金钱是都市的重心,米饭是生存的支点,所以,我坚持要用爬行这个词。 我爬行在大连的夜里,大连算不得不夜城,但十点之前仍然不失几分夜的姿色。 不是贵妇,不似熟女,小家碧玉,小心翼翼地抖落着压箱底的美艳。 这就是大连,不是奢靡之城,却透着靡靡之音;不是欲望之都,却被欲望笼罩。 我正在变成一个妖艳的女子,我留长长的指甲,戴浓密的睫毛。 我穿Versace,背LV,拧开Chanel的盖子,手再也不会发抖。 我在男人们的目光中走过,我不戴墨镜,因为我想在戴墨镜之前让更多的人看见我美丽的样子。 作者简介 卓越泡沫,男,25岁,毕业于大连,从事软件。第一职业:IT Coder,第二职业:mm watcher,第三职业:ware player,第四职业:e writer。 最大的理想:写一部既YY又真实,既纯真又活色生香,让人用笑与哭两种方式分泌眼泪的书。 最大的满足:已经写出来了,并且会继续写下去。 现有作品:《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系列Ⅰ 即将上演:《我和三个穿CK的美女》系列Ⅱ 人生追求:程序要比作家写得好,故事要比程序师编得圆,反之亦然。 写作信条:后现代的文采需要溶解智慧。PK的是浓度,而不是看他是否姓韩或是姓郭。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