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古代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沈璧君、萧十一郎、连城壁/流魂

时间:2019-05-29 00:19 /言情 / 编辑:云尘
热门小说《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是流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璧君,萧十一郎,连城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好一对恩爱的同林鸟,另一个就可怜多了!“门外走

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在线阅读

《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第13节

“好一对恩爱的同林鸟,另一个就可怜多了!“门外走进一个人,除了那狡诈的小公子还有谁。

萧十一郎和沈璧君冷冷地盯着他,但他却毫不在意。他围着萧十一郎左看右看,然后啧啧有声道:“果然很有魅力,否则武林第一美女也不会抛下丈夫选择来看你了!”

一言出,沈璧君脸色微变,萧十一郎却依旧冷冷地盯着小公子,他知道他此来必有目的。暗中运功,却发现体内气流滞缓,内力全无,估计是刚才的茶香引起的。即使内力全在,以他现在的重伤之躯,实在很难抵挡诡计多端的小公子,况且他还有一个神秘莫测的主子。但为了沈璧君,即使拼死,他也要把她救出去。

小公子笑着看着他,“你中的是曼佗罗香,在10天之内你会内力全无,也就是说任我宰割了!那么,今天我们先玩个小游戏,好不好?“

沈璧君大惊,她也中了曼佗罗香,也无法用力,但她绝不容许萧十一郎再受到伤害。她挺身挡在萧十一郎前面,但萧十一郎却又把她护在后面。

“果然是伉俪情深啊!那就一起玩好了!“小公子手一拍,门外近来四个大汉,四个人轻易就劫持了萧十一郎和沈璧君。

“今天,我们玩的游戏叫做伤口上撒盐。”小公子笑眯眯地看着沈璧君,然后目光转向萧十一郎的胸膛。在他的示意下,萧十一郎的衣襟被扒了开来,小公子抚摩着快结疤的伤口,突然从袖口拿出一把刀,开始把伤口一道道挑开。萧十一郎连哼都没哼,但会想象的人都知道这是何等的痛苦。沈璧君拼命挣扎着,但一看到萧十一郎安慰的目光,她安静了,她也默默地看着萧十一郎,用眼神抚慰他。

小公子对他们含情脉脉地对望很不爽,他冷笑着从袖中拿出一个盒子,从盒内捞出一撮粉末,撒在萧十一郎伤口处。顿时,萧十一郎不但脸色苍白得可怕,目中也充满了痛苦之色,甚至连眼角的肌肉都在不停地抽搐着。他本不是个会将痛苦轻易流露出来的人。可见此时他承受的何种痛苦。沈璧君愤怒了,她扑打着挟持她的人,大声责骂着小公子。此时的形象是以前的沈璧君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毕竟她是那么的高贵、那么的端庄。小公子满意地笑了,示意手下放开他们,“今天玩够了,我们明天再见。当然,你们又不是夫妇,为免别人说闲话,所以还是分开你们的好!“说完命人带走了沈璧君,无视两人愤怒的目光。

接下来的几天,小公子每天想着花样来玩。他让萧十一郎尝到了肉体的痛苦,而让沈璧君尝到了精神的痛苦。萧十一郎和沈璧君在他的折磨下,已经无暇去顾及其他。小公子自那天以后,再也没有提到连城壁,即使问起,他也是神秘地笑着,然后用更惨烈的手段压迫萧十一郎和沈璧君。

日子转眼到了第九天,沈璧君被带到萧十一郎和小公子处。萧十一郎已经奄奄一息,他的胸膛,几乎完全溃烂了,伤口四周的肉,已烂成了死黑色,还散发着一阵阵恶臭,令人作呕。

沈璧君的心都快碎了,她用力咬着嘴唇,嘴唇已咬得出血,瞪着小公子颤声道:“你……你,好狠的心呀!”

小公子依旧笑得那么灿烂,说道:“我好狠的心?你难道忘了是谁先伤了他的吗?是你狠心?还是我狠心啊?”

沈璧君牙齿打战,连话都说不出了。

萧十一郎一直在凝注着沈璧君,那双久已失去神采的眼睛,不知为了什么突然又明亮了起来,他突然笑着说道:“一个人活着,只要活得开心,少活几天又有何妨?长命的人难道就比短命的快活?有的人活得越久越痛苦,这种人岂非生不如死?只要能快快乐乐地活一天,岂非也比在痛苦中活一百年有意义得多。璧君,如果我死了,你可愿意陪我一起死?”

沈璧君的眼睛刹那间变地闪亮。是啊!有谁有能保证活得长就一定快乐呢?没有了萧十一郎,她沈璧君就只剩一份躯壳了,与其如此,不如两人共赴黄泉,还热闹些。如果有来生,他们一定相约再见。沈璧君对着萧十一郎笑了,她的笑容仿佛春花绽开半绚烂,小公子在一旁看得又是气愤,又是嫉妒。

“既然两位很想死,我就成全你们!来人!“

“慢着!“萧十一郎阻拦了小公子。

小公子得意地笑了,以为萧十一郎终于屈服了。

萧十一郎说道:“我是个在荒野中长大的野孩予,在我眼中看来,世上最美丽的地方,就是那无边无际的旷野,寸草不生的荒山,就连那漫山遍野的沼气毒潭,也比世上的所有的花朵都可爱得多。我现在没有选择死亡的权力了,但至少请让我死在我熟悉的地方。小公子,只要你答应我这个请求,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关于你的秘密。“

“我的秘密?我有什么秘密?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萧十一郎,你都快死了,还在骗我?“小公子盯着萧十一郎说道。

“就是因为我快死了,所以我才不会骗你啊!有时候,最了解自己的人未必是自己,反而是他的对手。我们对峙了也有一段时日了,有些事,我确实比你了解地多。当然,你是无法逼迫我立即说出秘密的,因为我快死了,早死晚死,对我已经没什么差别了!我现在只有一个心愿,让心爱的人陪我死在我生长的那片土地上。“萧十一郎的语气很平淡,也很真实。

小公子终于心动了,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抗拒秘密,更何况是关于自己的秘密。

他们来到一片寸草不生的峭壁,前面便是深不可测的绝壑。

萧十一郎嘴里又在低低哼着那首歌,亦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听来,曲调显得更凄凉、更悲壮、也更寂寞,但他的神色却是平静的,就仿佛流浪天涯的游子,终于又回到了家乡。

小公子终于忍不住了,“你可以说出我的秘密了吧!“

萧十一郎靠着沈璧君,站在悬崖边,看着小公子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人其实就是他自己,但人为什么往往会相信别人而不相信自己呢?“

“你骗我!“小公子吼道。

“是的,我是骗了你。但何尝不是你自己骗了自己呢?”

小公子愤怒地扑上来,萧十一郎紧紧搂住沈璧君,从万丈悬崖上跳了下去。

小公子站在峭壁边,垂首望着那迷漫在绝壑中的沼气和毒瘴,面上连一点表情都没有。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拾起一块很大的石头,抛了下去。又过了很久,才听到下面传上来“卟通”一响。小公子面上这才露一丝微笑。但他还是疑惑,萧十一郎大费周章,骗他来这里,真的只是为了死在这里吗?但他终归已经死了,从如此高的山崖上跳下去,存活的机会很小很小,更何况是一个本来就快死的人。想到这里,他的笑容更多了,以后,再也没有人能骗他了。他笑得是那么天真,那么可爱,就像是个小孩子……

☆、只羡鸳鸯不羡仙

沈璧君痛苦地睁开眼睛,却对上一双黑亮的眼睛。是萧十一郎的眼睛!在这世上,再没有比萧十一郎的眼睛更让她安心的了。沈璧君感到全身不着力,想动动身子,却被萧十一郎阻止了。她疑惑地看向萧十一郎,却迟钝地发现自己和他正处于一个沼泽潭中。这是一个糨糊一样粘稠的沼泽潭,也就是因为它,他们从这么高的山崖上摔下来,才没有摔死。但他们却不能挣扎,因为一挣扎,人就会往下陷,这就是萧十一郎阻止她的原因。这样的沼泽潭,除非拥有绝佳的内力和轻功,才能一跃而出。否则,他们只能等待慢慢流动的沼泽,将他们带到岸边。因为这沼泽看似死的,其实却一直在流动着,只不过流动得很慢、很慢,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来。萧十一郎看着沈璧君了然的神色,笑了。沈璧君永远是这么聪明,很多事情,不需要说明,她就能领会。

“原来,你是故意让小公子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沈璧君看着沼泽,再次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其实,我也没有多大的把握。但小公子最后还是输了,他是输在他的多疑上。“

“也许,这就是人的劣根性所在。小公子说过,伤你最重的并不是他,而是我,其实,他并没有说错。我也曾输给了自己的猜疑,否则今天你身上就不会有这么多伤口了。”

“璧君,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如果你一定要自责,那我更应该检讨了。你留书出走,我以为你真的回到连家堡去了。我不理解你的苦心,反而怀疑你变心,不是更应该自责吗!但我今后不准你独自背负一切,让分享你的痛苦和快乐,好吗?”萧十一郎认真地说道。

“十一郎,对不起!我再也不会撇下你,独自离开了,因为离开你,我更痛苦!“沈璧君眼眶里的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只有萧十一郎,才能让她流下悲痛和幸福的眼泪。

“璧君,别哭!我喜欢看你笑!你现在尽量将自己放松,这沼泽中的泥水对人并没有危害,反而具有疗伤的功效!”

沈璧君惊奇地看着萧十一郎。

萧十一郎笑了,很开心的笑了,“我当然不是神仙!你忘了我是在哪里长的吗?“在这世上,也只有沈璧君才能把萧十一郎这闷葫芦,变得如此善言,甚至能够变得幽默。

“这里是你的家?“沈璧君放眼望去,但见眼前是深不见底的沼泽,远处的岸边是一大片林子——葱葱郁郁的原始森林,就是这片荒芜但自然的天地,造就了萧十一郎这样真实的人。

“也会是我们的家!“萧十一郎看着沈璧君说道。

“是啊!这里是我们的家!“沈璧君温柔地笑着,”虽然这里什么都没有,但只要有你,有我,一切就已经足够了!“

两人的眼神交汇,传达着一种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情谊。

两人随着沼泽慢慢移动,终于到了陆地。在这过程中,沈璧君知道了萧十一郎的出身,他的名字的由来。

原来,他有这么悲惨的童年,原来他和连城壁早在几年前就见过面了。萧十一郎说他已经不怨恨连城壁了,因为是他间接地造就了如今的他。但沈璧君知道,天下能有这种宽阔胸怀的并没有几个人,也许只有萧十一郎,如此磊落的一个人啊!何其有幸,她能在茫茫人海中结识他,还能和他一起过下半辈子。不是萧十一郎配不上她,是她沈璧君配不上他啊!

沈璧君爬上岸,却让萧十一郎继续待在潭里。因为这个潭里有多种药草腐烂在里面,这里曾使萧十一郎多次死里逃生,这次也一定能够治好他的伤。而她自己开始在林中张罗着今天的晚餐。 她耳旁似又响起了萧十一郎那低沉的语声,“其实人也和野兽一样,若没有别人照顾,就只好自己照顾自己了……”,以前他的生活,她来不及参与,但今后,他们一定会互相扶持,互相照顾。

沈璧君在林中发现了一间树屋,那就是萧十一郎以前的家,如今却是他们的新家。虽然那只不过是间很简陋的小木屋,但沈璧君却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安全。沈家庄不曾给过她这种感觉,连家堡更不曾给过她这种感觉。因为在哪里,她的心永远是空荡荡的,每天她戴着高贵的面具,周围是一群虚伪、贪婪的人。她渴望有人能够进驻她的内心,如今终于愿望成真了。看着小木屋,她知道自己并不孤独,并不寂寞,因为在这里,有一个愿意等她、爱她的人。

萧十一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边了。他的伤口果然已经开始痊愈了。他带着沈璧君爬上了树屋。屋里除了一张木床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显得说不出的冷清,说不出的空虚,但现在,沈璧君和他一起站在这里,这屋虽然还是空荡荡的,但却充满温馨,这才是真正的家。一个人的家始终是不完整的,两个,甚至是三个、四个人的家才是最温暖、最幸福的。就好像找到了生命中的那半个圆,萧十一郎的脸上绽开了幸福的笑容,他不再是那匹孤寂、冷漠,只会哼着那首悲凉曲调的孤狼了,有了忠实伴侣的他,是深谷里最幸福的狼。

(13 / 23)
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

武林悲歌之萧十一郎篇

作者:流魂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他是江湖中的浪荡子,亦是江湖中的传奇;他是武林中的新生代领袖人物,亦是一个生活在虚伪世界中的可怜人;而她虽有江湖第一美女之称,渴求的不过是一份平淡的生活。三个人,因一把刀,因一个人的设计,互相纠缠,似乎至死方休。江湖生,江湖死,难道就没有人能够逃脱这一桎梏吗?也许可以,只要懂得爱、懂得宽恕、懂得原谅……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 原文地址: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