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夏小说完结版 林佑,刘恋,晓鸥

时间:2019-01-12 12:22 /都市 / 编辑:子敬
独家完整版小说《暮夏》是荷煦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佑,刘恋,晓鸥,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回家之后,我把菜一扔,说夏天做饭去,夏天立马踹了苏世

暮夏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暮夏》在线阅读

《暮夏》第19节

回家之后,我把菜一扔,说夏天做饭去,夏天立马踹了苏世坤一脚,说做饭去。苏世坤跟受了召幸似的,表情特无怨无悔,嗖的一声就出去了。我望着苏世坤沧桑的背影,忽然悲从中来!苏世坤这会儿缓过来了,说我不会做饭啊。顿时我们四个面面相觑,气氛特别诡异,终于林佑站出来了,跟一英雄人物似的,形象格外伟岸高大,因为他说,我来做饭!于是苏世坤果断洗菜去了,我看着他们俩美妙的背影忍不住对夏天说,你看他们俩像不像一对很贱很有爱的姐妹花。

夏天望着苏世坤挺拔的背脊,享受般地问我,感觉林佑什么时候是个男人?

我毫不犹豫喊出来,买单的时候。

……

我跟夏天缩在我的新沙发里,一边嘎嘣嘎嘣地嚼薯片一边看新出来的韩剧,我都多久没好好看过电视了,我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美貌的李敏镐,说这韩国的帅哥怎么跟青春痘似的层出不穷啊。夏天冷不丁来一句,李敏镐帅还是林佑帅。我说这跟林佑有什么关系,夏天看着我,挺鄙夷的,她的鄙夷伴随着厨房不断飘来的香气,格外诱人,我在想饭可真香啊!我忍不住回头去看贤惠的林佑,他线条挺拔的背影在烟雾朦胧中显得很梦幻,高高挽起的袖口下露出修长的手臂,我觉得他就像我小时候看的童话故事里的男主角,越看我越觉得自个特伟大,我说你看,我都不嫌弃他颠大勺的样子了。林佑转身拿碗的时候不经意朝我看过来,我们的视线在空中对接,在那电光石火的一刹那,我仿佛能听见火花碰撞的声响,刺啦刺啦的。我觉得我肯定脸红了,但是我还得强装镇定,开始自个跟自个对话,跟梦游似的,我说你不是老念叨自个有第二学位吗,招了吧,其实你是新东方毕业的,我绝不告诉别人!说完我一个背越式腾空摔进沙发里,生怕慢了林佑会把他手里那锅油泼我脸上,接着我就听见夏天一声尖叫,对着我的脸猛一个手起刀落,跟流产似的痛呼,噢,我的薯片~!

吃饭的时候苏世坤殷勤的把菜端上桌,然后卖笑的把碗和筷子递给夏天,来,媳妇儿,尝尝看,还合你口味不?

夏天英勇地甩出三分二的眼白,说你他妈当我傻啊,你丫把农药洗干净了没有,别毒死我,我靠林佑,你丫哪毕业的,这火锅做的跟我们家门口那馆子一个味,越吃我越后悔,我现在是早已做了他人妇,我这眼泪啊,怎么那么婆娑呢!

苏世坤急了,说别啊,媳妇儿,你忘了我以前给你煮方便面的时候,我还给你多加了俩腊肠呢。

夏天也挺感慨的,想起以前啊,咱们俩每次约会都跟在外面偷人似的,那时候早恋是不是都得浸猪笼啊,当初我没考上大学,咱妈那口气,说你丫鬼迷心窍早恋了吧,这回砸手里了吧,我心想原来根源在这啊,琢磨着我智商仍然占领制高地,这么想着我就放心了。听着听着我忽然觉得气氛有点尴尬,我小心地瞄了一眼苏世坤,发现他有点蠢蠢欲动,夏天看在这桌菜的份上赶紧安抚苏世坤,她接着说,宝贝儿乖,我永远记得咱们刚出去闯荡的时候,哪次不是我吃面你喝汤,我吃菜你啃菜梗,林佑不是说过,真正的爱情就是都老公公老婆婆了,还是觉得一起看夕阳是那么美好的事。

林佑适时纠正,说这不是我说的,是琼瑶说的。

吃完饭夏天说去哪续摊儿吧,我看楼下那家钱柜就不错。这时候夏天反应过来了,一拍桌子,义愤填膺的,她说我发现你家这地里环境不错啊,超市、Motel,酒吧、钱柜四维立体啊,你丫除了去超市往哪个方向走都得堕落,我真是不忍心,我决定了,这堕落还是我来扛吧,明天我就跟苏世坤收拾行李搬过来,你住我那去!

我忍了忍,想着打是亲骂是爱,夏天这是爱我呢!这回我学乖了,我说我要去取点钱,让他们几个先去占位子。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堆的漫山遍野的啤酒,我眼圈一黑,有点摇摇欲坠,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夏天拉过我就开始要合唱,唱“死了都要爱”,我听了头更晕,心想我都死了还要爱你,我怎么那么可怜,我宁愿唱单身情歌。

夏天那天唱的特别high,尤其是唱“死了都要爱”的时候,我觉得她把顺产的劲都使出来了,真不容易。她不仅唱的high,喝的也high,喝的我兜里的钱跟泄洪似的,哗啦啦的,按都按不住,我立即捂住我的小心脏,心痛!林佑那天没怎么唱歌,我们俩就跟这看表演了,跟夏天出来玩就这么一个好处,你什么都不用做时光也能鸡飞狗跳的挥霍一空,这可真能耐!

我们什么时候走的我有点记不清了,但我清楚的知道我没醉,只是有点晕。我知道我们四个肯定只有林佑最清醒,夏天和苏世坤已经完全瘫了,行动根本不能自理,我在那赖着不想动,心想看你丫怎么收场,我得先缓缓。林佑以为我跟夏天他们一样喝荤菜了,于是看着我们仨的状态一脸的痛不欲生,我在心里暗爽,寻思了半天都不忍心去看他的表情。林佑踹了苏世坤一脚,发现苏世坤没反应,死的特彻底,然后他出去叫了几个酒保把我们横七竖八地扛进他的车里。

他把夏天两口子送回家之后又开车把我送到楼下,我还是一副喝了蒙汗药的表情,特悠闲地躺在他的副驾驶座上。林佑围着我转了半天,我在那急的不行,琢磨林佑是不是打算把我扔这儿了,然后就感觉林佑特别不情愿的过来拽我。想到我跟他分开这么多年他一次也没有背过我,越想越悲伤越悲伤就越愤慨,于是决定铁了心不站起来。林佑折腾了大半天发现还是背我比较省力,当我舒适地把自己扔在他背上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露出胜利的喜悦。时隔多年我仍然能从他的背上找回我们曾经的记忆,我忽然间有点伤感,一伤感手就搂的有点紧,于是林佑忽然发觉我还没完全醉晕过去,然后他准备放我下来,结果我死都不松手,跟猩猩似的四肢钩在他身上,林佑气得冲我大喊,说你下来你给我下来,我都能想象他拿我没辙的样子,想想我就觉得好笑。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手机就震了,我立马一个伏地挺身,以为闹钟响了,听了半天动静想起来今天该我休息。我把手机抓过来就按了,过了会儿电话又震了,我知道这回肯定不能睡了,我都被林佑锻炼出来了,听见铃声就跟狼狗闻见生肉一样,眼睛都冒绿光,于是我立马接起来,正襟危坐的,晓鸥在电话里气的不行,特幽怨,如泣如诉的,说你丫这么肥的一块肉居然让给别人了,好歹分姐姐我点肉渣子啊,咱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我觉得我是不是喝多了,脑子一时没转过来,我揉揉迷蒙的双睛,说一大早的,你丫开嗓呢?

你想上头条你支会我声啊,姐姐我给你做专访,题目就叫林佑背后的女人,保你跟艳照门女星一样火。

靠,徐晓欧你骂谁呢,你才艳照门呢,你大爷!

晓鸥这会儿明白了,说你打开电脑,看娱乐频道。我挺疑惑的,打开之后就看见昨晚我跟林佑在一起的照片传的满世界都是,光转载量有五百万人次,照片中的林佑背着我一脸的愤怒,但是我的脸比较模糊,认识我的人一看还是能认出来。我握着电话都说不出话来了,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幸好我妈不会上网,晓鸥还在电话里叫魂儿,说妹妹,你那还没有清晰点的照片给姐姐我传过来,时间地点事件什么的都给我说清楚,对了,你什么感受啊,描述一下,我争取给你写的唯美点。

徐晓欧你大爷的,你再说一句我他妈□□你!说完我咣当一声把电话撂了,然后立马给林佑拨过去,他接起来我就开始怒吼,开电脑去!过了会儿我听见林佑在那边开始自我开导,说美女你上头条了啊,咦,怎么会用这张照片呢,要是当时我头再抬一下是不是会更上镜点啊。没等他说完我再一次把电话撂了,然后在心里大骂,还是文化人呢,没素质,祖上的脸面都让这群人丢尽了!

一晃眼日子又这么有惊无险的安然度过了,一转身新年的喜讯迎面袭来,不知不觉耳朵里全是恭喜发财,我看看日期,发现还有几天就新年了。想想以前过年,全是我爷爷奶奶在看春节联欢晚会,背景音乐都是我妈的麻将声,和牌和得格外声势浩大,然后就是一连串混乱的数钱声,把我爷爷奶奶看得目瞪口呆的。

38

一到春节,才知道什么□□运,老北京一夜之间变作空城。记得等我上网订票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连年初十的票都已经没有了,不过那几天网站还是零零散散会有一些余票出来,我就每天早上定六点五十的闹钟,等到七点的时候就开始抢票,结果每次等我输入验证码的时候系统就告诉我已经没票了,于是我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第一个没有和家人一起团圆的年。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候网上出来个抢票软件特别火,一键搞定的那种,夏天说她订票都是动员苏世坤全部的员工,人手一部电话开始抢票,本来他们抢到两张软卧,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给退了,决定留在北京跟我一起过年。但是我没明白为什么林佑也没有回四川,于是我自恋的认为他是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北京。

除夕那天林佑给我打电话说一起吃饭,我答应了,然后我们给夏天和苏世坤打的时候发现他们俩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我们也就没管。

林佑这次请我吃的是自助餐,一提自助我就比较兴奋,我说你丫这回终于开窍了,林佑看我的表情特别复杂。我们临窗而坐,在一栋号称是全北京最高的餐厅里吃饭,北京的冬天天色黑的比较早,我望着燃烧在广袤黑夜里的通天灯火对林佑说,想着自己刚来北京的时候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格格不入,可现在却已经是城市的一份子了,这一切不真实的像一个梦。

林佑说那就永远不要醒过来,然后他递给我一杯橙汁,说新年快乐!

他这一声新年快乐喊的我特别触动,我看着他,心里满满都是感激,我知道每当我失意、跌倒、难过得泪流满面的时候,我的背后永远都会有一双手在轻轻扶着我。想起我们刚在一起那会儿,他那时的光芒已经很耀眼了,我总是暗地里偷偷学习,只希望能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我对林佑说,我以前总是拼命学习,晚上还捂着被子加班加点的看书,想着努把劲兴许还能追上你,可现在是完全没我什么事了。

林佑笑了笑,说你现在也可以慢慢追我,说不定哪天,我就停下来等等你。说完我就傻了,我抬头看林佑,发现他正别有深意地看着我,眼里闪烁着繁花般锦簇的光芒,我整个人灵魂都快出窍了,心脏窒息了好几秒,这几秒让我想起了一个熟悉的笑脸,在丽江客栈的屋顶上,也是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夜晚,有一个少年扬起一张太阳般耀眼的笑容。

我听见自己说,那现在呢?

林佑说,我在等你!

我听了差点绷不住从这跳下去,我觉得背后肯定有双翅膀,哈哈哈,但是我不能表现的太主动,于是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手脚,说你这算不算是表白啊!

林佑神秘一笑,眼里包罗万象,他说你说是就是。

我决定以柔克刚,只是象征性地瞪他一眼,我知道我现在肯定一脸甜蜜的笑容,忽然想起一部电视剧,幸福像花儿一样!我说你承认一回能死是吧,想起我们上学的时候,我的青春时光基本都流泻在了你的单车前杠上,每次从你车上下来都感慨还是屁股遭罪,一点没觉得浪漫,那时候你还没有跑车,也远没有现在这么有钱,骑车载我兜一圈就算约会了,但真不明白那时候怎么就那么满足。

林佑听完眼里似乎有一道光芒闪过,等我们吃完饭下楼的时候,林佑忽然丢下我噔噔噔跑了,没一会儿我就看见一个二百五骑着辆女士自行车,还是带儿童后座的那种,朝着我意气风发地驶来。我抬脚正想跑,林佑大声喊了我一声,眉飞色舞地冲我说我这车怎么样,不带前杠的。我惊吓地看着他,脸僵的跟化石似的,风吹雨打的,我真怕他要拿这辆二百五破车载我兜北京一圈,我正琢磨怎么拒绝呢,林佑下一句就砸过来了,说,上来,我载你把老北京兜一圈。我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背过去,我说什么来着,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就奇了怪了,我说你从哪个村里抢来的啊,林佑得意地看我一眼,指着那后座说我刚跟一阿姨买的,那阿姨抱着她女儿做出租车走了,我琢磨了下你坐这刚好。

我看了眼那儿童座椅,一时间感慨万千,我真是,不忍心伤害你。于是我勇敢地坐了上去,心想幸好我瘦,使点劲还是勉强能够把屁股塞进去,但是我还是比较担心会把这塑料座椅给坐塌,于是趁机楷了点林佑的油水,一个飞扑搂着他的腰就不带撒手的,我们就这样迎着满城的飞雪一路叮叮咣咣地穿行在灯火摇曳的夜里。

刺骨的寒风从脸庞呼啸而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抬眼看着林佑暴露在风雪中的双手抖得特别厉害,我说话也跟着颤抖,我说我还是有点斤两的,你丫行不行啊!

林佑说肯定行,你这小葱似的能有多重,我还真不当回事呢。说话间我隐约听着他有点喘,于是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忧国忧民的,我说,你看你印堂发黑,青春痘都快憋熟了,你丫有种手别抖啊!

……

你不行就直说啊,我还能笑你吗,我最多就笑你一下,也就一下下,大不了我吃点亏你再笑回来。

……

承认吧,你丫就不行!

好,我不行,你满意了吧!

我挺疑惑的,怎么这话听着这么肾虚呢。

绕了几圈林佑估计冷的扛不住了,于是果断往回骑,我在后面猛翻白眼,叫你丫装,大冷天的,你穿个风衣还敞着,故意露出里面单薄的衬衣,然后还在天寒地冻里睁着那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对我说,上来啊,哥哥我载你兜一圈还不跟玩儿似的,我呸!

结果我们一钻进他的SUV里,他就猛开暖气,两只手跟僵尸似的抖啊抖,他一边抖一边还试图跟我搭讪,说哎呀,北京的冬天就是冷,你说是吧。我冷笑一声,没说话。

这时候路上的车已经少得可怜,我看了看时间,十点了,这个点大家肯定都在家看春节联欢晚会呢,也就只有我跟林佑,在这样一个举国同庆的节日里跟逃难似的骑着辆破自行车,隐约间我似乎还能听见烟花爆炸的声响,我在想,新的一年又这么玩笑似的蹦出来了。

林佑把车停在后海,他望着结了冰的海面,目光比烟火还遥远,寒风把他风衣的下摆吹得猎猎飞扬,恍惚间我觉得他像个王子,等着来接我。周围很安静,要是往常的这个时候,后海的很多酒吧里一定坐满了许多喧闹的人群,但是现在只有我和林佑。林佑转身从后备箱里拿出买好的烟花和火炮,他把这些东西摆在地上,点燃之后就迅速地跑过来,接着就是一阵嘭嘭嘭的爆炸声,炸的我耳鸣。结果那天我们运气特别不好,我都怀疑林佑是不是买到了劣质烟花,第一发上天后,炮筒就倒了,剩下的十几发在地上一顿狂轰乱炸,幸好林佑眼疾手快,迅速搂着我躲在雪堆后面,要不然我们俩估计就要进医院陪护士度过难忘今宵了。

我从林佑的怀里抬起头,在一片五彩缤纷里看见他那同样五彩的笑容,剑眉弯弯的,眼里同时迸发出绚烂的星光,我跟看漫画似的,特别享受,我当时就在想,到底是从了我啊!

在这么花前月下的氛围里,我们孤男寡女的多容易冲动啊,正酝酿着呢,我就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欢快地抖动起来,是夏天打来的,我刚接起来的时候一直听不清夏天在说什么,索性没一会儿烟花就停下来了,这时我才听见夏天在电话里虚弱的声音,她说,你快来,你快点来,然后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忙音,我一听就知道出事了,林佑也感觉有点不对,他赶紧开车一路枪林弹雨地杀到夏天的楼下。

(19 / 32)
暮夏

暮夏

作者:荷煦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这是一群与主流平庸背道而驰的年轻人,也是一群与大多数人一样,曾叛逆轻狂的年轻人。 本故事讲述了一对双胞胎姐妹夏天和夏雪的故事,夏天从小不学无术,跟同校的痞子苏世坤早恋,高中没读完二人就外出闯荡,妹妹夏雪品学兼优,与同校学霸校草林佑相恋,高中毕业之际夏雪为了成全林佑出国留学与其分手。 四年后,夏雪的发小刘恋进了家里人安排的国企上班,而夏雪违背家里,执意北上,与打算在北京安家的夏天一起北漂,到了北京的夏雪经历了一系列找工作的挫折,朋友的背叛,生活的压迫,在身欠债款的情况下意外遇见曾经的恋人林佑,两人在夏天的婚礼上恶言相向极尽刻薄,欢喜冤家就这么狭路相逢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雪、林佑 ┃ 配角:刘恋、夏天 ┃ 其它:暮夏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