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有没有碧落海/秋原草写的小说推荐? 轻歌舞落尘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19-01-05 12:17 /重生 / 编辑:云芳
主人公叫轻尘,采麒月的小说是《轻歌舞落尘》,本小说的作者是碧落海/秋原草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石破天趴在树杆上,一边啃着手中的果子一边

轻歌舞落尘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轻歌舞落尘》在线阅读

《轻歌舞落尘》第45节

石破天趴在树杆上,一边啃着手中的果子一边摇头晃脑。

落尘三人自梦魔事件后,这一路走来都沉默了许多,仿佛有一块巨石压在心头,谁也兴不起说笑的兴趣。青碧自那以后再不叫落尘神君,而落尘则因为大哭了一场显的有些尴尬,每次见青碧看过来都不好意思的撇过头,石破天见这两人这样,自然也不敢乱开玩笑,因此这几日倒是少有的安静。不过, 这种情况却被一路上不断涌现的妖物搅乱了,那些上级妖物倒还好,只是径自赶路,对落尘三人毫不理会,最糟糕的是那些下等妖物,许是被封印了太久,竟不顾级别的差异攻击落尘三人,导致这几日落尘都在杀妖中度过了,偏偏那些小妖的力量根本就低的不行,搞的落尘那叫一个郁闷,其实如果真要打,他还宁愿去和上级妖物打啊。

石破天从树上跳下来,慢悠悠的挪到落尘身边,看着众妖前行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西麟国啊!那边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妖魔吗?"

正说着,空中传来一阵尖啸声,加施了力量的音波不断反复,时疾时缓,倒像是某种信号。

"又来了。这声音可真刺耳啊。"

青碧皱着眉用手捂住双耳,在发现那音波能够透过双手直接进入脑中后又无奈的放下。

"咦,有声音吗?我怎么没听到?"

看着一脸疑惑的石破天,落尘和青碧对视一眼。

其实在前几日他们就听到了这种好像信号的尖啸声,但奇怪的是石破天却完全没有反应,落尘猜测这声音恐怕只有拥有一定力量的人能听到,但为什么这一路上有大规模行动的只有妖族呢?难道......冰紫?不!不可能!他为了破除轻尘的封印消耗了太多的力量,连人形都无法维持,根本不可能发出这种强大的音波。等一下......乌铮!那家伙该不会将‘光魄'给了冰紫吧?可恶!那个王八蛋!与其给冰紫不如让‘光魄'归体吧,一旦轻尘醒了,以他对冰紫的疼爱还怕冰紫无法恢复原形吗?他是哪根筋搭错了!蠢死了!

"这是妖主召集众妖的信号。"

一把清脆的声音悠悠响起,落尘一惊,心中大骇,那声音明明在他身后,可他竟没发现有人接近,急忙转身,眼前之人雌雄莫辨,一袭翠绿罗衫勾勒出缦妙身姿,青丝披散,只在左侧绾了个髻,垂下朱红丝绦,媚眼轻挑,透出万千风情,红唇似笑非笑,露出几许缥缈。

一个名字在落尘脑中闪过。

"花怜!"

"许久不见了!"花怜笑着点点头。

"谁要见你啊?你不是在那个仙猪身边吗,跑到这儿来干嘛?还嫌害轻歌害的不够惨吗?"

花怜被采麒月赶出东麒国本就伤心,即便明白感情之事在于两情相悦,但他付出千年真情却什么都得不到,一时之间终究难以放下,但如今听到落尘故意将‘仙主'说成‘仙猪'来取消采麒月,不觉‘噗'一声笑出来。花怜本就是牡丹花妖,妖绕无比,虽比不上冰紫却也是倾国倾城,这会儿掩唇轻笑,将原先眉宇间的轻愁冲的干干净净,愣是让三人看傻了眼,特别是石破天,两眼发直的盯着他猛瞧,就差没流口水了。

"仙主已经觉醒,他因我伤了轻歌而迁怒于我,已将我赶出了东麒国。前几日听到妖主召唤赶往西麟国,没想到会在这遇见你们。也好,趁此机会了我一桩心愿。"

花怜一边说着一边轻挥双手,两把闪着暗红光芒的弯刀出现在手中。

见花怜亮出兵器,落尘右手黑芒跃动,不等花怜出招,‘翼'带着森冷阴气直袭而去,花怜毫无惧色,左手弯刀在胸前划出圆弧形,一道暗红防壁将‘翼'阻挡在外,右手猛挥之下,妖气化为无数有形利刃铺天盖地朝落尘合围而去,爆裂声中,尘土飞扬,以落尘为中心,四周竟被砸出个大坑。

"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花怜轻蔑的冷笑着。

落尘呆呆的看着身边的大坑,忽然扬起唇角,仿佛找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黑亮的眼瞳中闪烁着兴奋与疯狂的光芒。他慢慢的从大坑中走出来,极其缓慢的速度,但每走一步杀气便浓烈一分,空气在不安的躁动着,阴气由落尘的体内缓缓渗出,犹如感应到主人的心意,在身体的表面盘旋环绕,吞吐不息,偶尔竟有野兽的嘶鸣断断续续的传出。

此时的花怜再没有方才的游刃有余,对方虽没有实质性的攻击,但那不断袭来的无形杀气和对方与脸上那开心的笑容完全相反的血红双眸让他觉得自己犹如被猛兽盯着的猎物,无处可逃。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开心了。"落尘咧着唇大笑着,轻轻扬起右手,"对了,还有它。"

随着落尘的话语,原本在体表盘旋的阴气逐渐往右手汇集,不断扭曲叠加,片刻间一头异兽出现在众人眼中。犹如猎豹般壮硕的身体,尖锐的利爪在地上不断刨抓,似在跃跃欲试要品尝敌人那美味的鲜血,大张的口中,两排锯齿形的利牙旁,两颗獠牙斜伸出来,与额上的独角相互辉映闪烁着暗夜的光芒。

"花怜,既然你有胆向我挑战,而我也觉得你有资格让我使出真本事,那就来认识一下我的老朋友吧--翼!"

听到落尘的呼唤,‘翼'一跃而起,咆哮着朝花怜攻去。花怜冷哼一声,双刀在他手中放射出耀眼的红光,利刃如风,一下将‘翼'切成两半。原以为攻击成功,没想到那被切成两半的‘翼'竟化为两只同样的异兽一左一右朝花怜夹击而去。猝不及防之下,花怜竟被逼着退了好几步,这时耳边又传来落尘的嘲笑声。

"喂,你不会蠢到这种地步吧?翼可是由阴气汇集而成,你再怎么切也没用吧。"

落尘的嘲笑让花怜怒上心头,作为地位仅次于妖主的天妖,他何时受过这种侮辱?怒火之下,全身红炎爆涨,秀目圆睁,双刀交错,交叉处燃起红黑色火炎,三昧真火成十字形破空而去。两只异兽被真火缠住,阴气不断溃散。

正当花怜得意之际,落尘忽然悄无声息的欺进他的身边,一道黑芒在花怜的右侧猛的袭来,花怜本能的偏头,手臂肌肉被割开的刺痛瞬间传遍全身,右手猛挥挡开落尘的攻击,花怜一个滑步向后退去,再看落尘时,那本该被真火焚净的阴气竟化为一把闪耀着黑色光芒的利剑,剑身上不断有死状恐怖的脸浮现,呻吟着发出死亡的吐息。

"这才是‘翼'真正的形态?"花怜用刀割下因被死气腐蚀而溃烂的肉,为自己施加了治愈术。

"形态?"落尘轻笑着摇头,"阴气怎么会有形态?只要我想,它便能成为任何东西,包括杀人的兵器。"

话音未落,落尘猛的跃起,长剑由上而下直直的劈下,花怜祭起双刀勉力挡下,手臂却被那强大的力量震的发麻。强大的阴气腐蚀着落尘周围的一切事物,所到之处,草目皆黄,树木凋零,连青碧这拥有仙气之人都不得不退避三舍。落尘犹如疯了一般一边狂笑着,一边不断挥舞着长剑,明明没有任何技巧,但紧凭那力道和不断散溢的阴气就让花怜只有防守的份。看着那越显疯狂的赤红双眼,花怜心中暗道不妙。

他原先挑起争斗也只是因为心中不服,既然无法与创神轻尘比试,就干脆与如今的身体占有者较量一番,虽知道这行为极其幼稚,但他却实在想不出如何化解这千年的怨恨,但他绝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厉害,难道今日竟真要命丧于此?

心中悲凄之时,花怜不禁想起这千年之事,苦心付出却没有回报,他唯一爱的人视他如弊履,而他恨的人自己又无力反抗。也罢也罢,干脆死了干净,也省得这许多烦恼。

见落尘凌空劈下一剑,起了死意的花怜放弃了抵抗,缓缓闭上双眼。

"主子!"

一声尖叫之后,花怜忽然被人护入怀中,睁眼一看,竟是一直追随他的兰花精艾兰。

"主子,你这是何必?"艾兰泪眼婆娑的看着花怜,眼中有疼惜也有埋怨。

"你......"看着千年来从未哭过的艾兰,花怜一时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主子因仙主的拒绝便想一死了之,可您......您有没有想过艾兰为何追随您千年,矢志不渝?"

花怜的双眼猛的睁大,千年来艾兰与他相伴相随的情景历历在目。忽然之间,心中一片豁然,原来,自己长久以来执着于自己的世界,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与苦痛中,竟是忽略了那一直默默守望着他的身影。

"喂,你们到底要亲亲我我到什么时候?你还打不打啦?不打说一声,我要开路了。"

早在艾兰出现的那一刻,落尘就收回了‘翼',此时正一脸不耐的看着深情凝望的两人。

花怜站起来笑看着落尘,如果说以前的他还带着些微的悲伤,那现在的花怜则完全是拨云见日。

"我已经输了,没有再比的必要。作为以前伤害轻歌的赔礼,这个送你吧。"

一边说着,花怜轻弹右指,一道白芒末入落尘的额际。因为没有感觉到杀气,落尘也没有避让。

"那是我千年前偶然得到的玄天果,有了它,轻歌应该马上就能苏醒。等他醒了,请代我向他道歉吧。"

摸了摸额头,落尘眼神怪异的看着花怜。

"哎,你转性啦?该不会是刚才的打斗中伤到脑子了吧?"

(45 / 48)
轻歌舞落尘

轻歌舞落尘

作者:碧落海/秋原草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文案: 轻尘,没有了你,谁来陪我度过那漫长的岁月? 轻尘,没有了你,还有谁会守在我的身边,等待我从沉眠中醒来? 轻尘,没有了你,我还要这力量与无尽的生命作什么? 轻尘,我的小轻尘,我的愿望是那样那样的小,只希望你活着,只希望你快乐的活着。 轻尘,我的小轻尘,我多希望这世界只留我们两人,生生世世,相依相伴,不离不弃,白头偕老,白头偕老! 两个灵魂能否共存与一个身体中? 不同的时空,两个属性完全相反的灵魂被放入了同一个躯体,而这个躯体又被扔到了第三个时空中。为了回到原来的世界,他们必须在这个时空中找到上古的三件法器。 这所有的一切,到底是神的玩笑,还是命中的劫数?千年前的情仇如何化解? 神又如何,仙又如何?我偏要轻歌起舞,落于这凡尘之中!歌一世狂傲,舞千古风流! 相关文章请点击: 《醉清风》作者:碧落海/秋原草【完结】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