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兰陵赋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四喜圆子小说全文

时间:2019-05-22 14:14 /言情 / 编辑:真儿
《兰陵赋》是一部非常精彩的言情小说,作者是四喜圆子,主角叫高长恭,元灵儿,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忘忧丸为何忘忧?在于服了它之后轻则记忆全无容貌改变,重

兰陵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兰陵赋》在线阅读

《兰陵赋》第27节

忘忧丸为何忘忧?在于服了它之后轻则记忆全无容貌改变,重则毒发身亡,是以才得此名。

她记得那日婉儿哭着哀求她,却没能换来她一丝一毫的同情,她年少时经历太多早已将她那颗单纯善良的初心磨灭,她固执的认为女色坏事,所以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她也绝不容许婉儿留下,绝不可以。

事后婉儿的尸首竟凭空消失了,她私下去找也没寻到任何线索,是以她揣测她还活着,只是这些话她并没有向长恭全盘托出。

高长恭失魂落魄的出了元灵儿的房间,他跌跌撞撞的在偌大的西园中奔跑,就连身后的元灵儿唤他也置若罔闻,他一路狂奔不知怎的竟来到了后花园的木槿花下。

那胸口窒堵的感觉在见到雪白娇艳的木槿花后再也受不住控制,竟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来,那触目惊醒的血迹喷射在雪白的木槿花上是那样的鲜艳夺目。

高长恭眼前一黑身形一晃竟晕了过去,那一刻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如果就这样死了也不错,他即将倒地的那一瞬间感觉到有一娇柔的身子将他搀扶住,他不自觉的倒在来人怀中,鼻息间仿佛闻到那淡淡的木槿花香,便再也不知道其他了。

作者有话要说:虐虐长恭不介意吧?其实离真相越来越近了。最近也不太喜欢写太虐的了,可能年纪大了有些于心不忍,以后就开甜甜甜,写得开心点。

☆、阿秀

红霞朝朝,将岐山的天边染成一片红海,抬眸望去是那样的炫彩夺目,阿秀此时颇为悠闲的倚靠在湖边,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畅快的沐浴了,虽然时值仲夏,但身处深山幽谷,那透彻骨髓的凉意还是不免让她打了个寒颤。

一抹斜阳透过郁郁葱葱的树木,照射在她那如缎般丝滑的肌肤上,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她的背脊滑落湖中,为这静寂无声之地平添了些许湖光春色的美态。

美人、美景、让人充满遐想,似有窥视之意。

俗话说美人在骨不在皮,可当阿秀转过头来,才发现此言差矣,世人皆是眼孔浅显,只见皮相未见骨相。

那些倚在樟木上的寒鸦一惊之下纷纷扑打着双翅,“啁啾”两声怪叫眨眼就飞走了,阿秀见了也不气恼,或许她早已习惯如此。

自打她十二岁记事起,便被人嘲笑辱骂惯了,她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谁?她的亲人又在哪里?她只知道她睁开眼睛第一次见到的人便是周大娘,也是收养了她四年之久的人 。

她本暗自庆幸遇到了好心人,没想到周大娘却是别有用心,因她生了一个傻儿子,到了三十好几却一直讨不到媳妇,所以那周大娘无奈之下只好将她这丑丫头收留下来,也好等到大一些的时候能为她家传宗接代。

平日里这周大娘没少欺负她,不仅让她包揽家里所有的重活,还经常不给她吃饱饭,因她们家穷为了贴补生计,周大娘还命她每日来山中砍柴,没有凑足两担柴便不准回去 。

那段时日她的手上满是血泡,为了生存那些血泡是破了还未等结痂,又再磨出新的伤痕,直到现在她的手已经没法去看,早已是粗糙不堪。

这两年周大娘老明示暗指的问她葵水来了没有?她再傻也知道那是意味着什么?每每这个时候她都会如临大敌般谨慎小心,好在她过了及笄之年那葵水就愣是不来了。

别的姑娘在这个年纪之前都早早来了,她不知这是她的幸还是她的不幸,那周大娘还以为阿秀骗她,甚至荒唐到没事去瞅她换下的亵裤,直到后来才知她并非说谎,可是这之后阿秀的日子是更不好过了。

阿秀垂眸凝望着湖中的倒影,因着她的动作那湖水渐渐荡漾开去折射出层层波光,待凌光退散那平静的湖面终于有了清晰可见的影像。

那是一张浮肿略显枯黄的脸,另半边脸颊还布满麻点,深浅不一有大又小,她这样的尊容就连平平无奇都算不上,简直可以说是奇丑无比,让人看了都不想再看第二眼。

阿秀烦闷的拍打了下水花,便叹了口气准备起身上岸穿衣离去。

与此同时,前方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伴随那如雷贯耳的喝骂,“戴面具的小子,你给我站住…………”紧接着就是冰刃互砍的声音,夹杂着血腥之气席卷而来。

阿秀心下一惊几乎腿脚瘫软,她暗道一声倒霉,便试图从湖中爬起想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噗通”一声不知何物落入湖中,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眼见适才清澈碧绿的湖水被迅速染成一片红海,阿秀顺着湖中心望去,才发现湖中正飘着一具死尸,显然是刚死不久跌入湖中的。

阿秀吓得连连尖叫,腿脚更是不停使唤了,没想到就在她进退两难之时,“嘭”的一声又有一具尸体从空中落下,不偏不倚砸在了岸边,还好巧不巧与她对了个正眼,那士兵满脸血污杏眼圆睁死得很是可怖。

阿秀带着哭腔双手乱挥舞胡乱喊道:“快滚开…滚开,别过来。”慌乱之下她连连后退,正在她濒临崩溃的边缘时,一鬼面男子的出现更是让她心胆俱裂,魂堕阎罗。

银色面具、修罗恶鬼、青面獠牙、令人深寒。

阿秀不知这面具底下是人是鬼,若说他是人可他那周身的肃杀之气令人周身深寒,若说他是鬼他必定是来自阿鼻地狱的修罗恶鬼。

“鬼啊………鬼………”阿秀大叫一声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她真希望今日所见的一切不过是她的一场噩梦。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戴着鬼面的高长恭,他本一路只身来到周国,就是为了破坏周军的粮道而来,不曾想误打误撞踏入这深山峡谷之地,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会撞见这么一幕,见那姑娘即将溺水而亡,他再也顾不得许多便一个飞身跳入湖中将她救起。

高长恭没想到她是那样的柔软,指腹间满是少女独有的肌肤之香,竟是那样的似曾相识,少女那凹凸有致的胴体紧贴在他胸前,让他不由得心如鹿撞脸像火烧。

这一发现让他心下一惊,自从婉儿走后他不曾有过这种感觉,就算是那些投怀送抱的女子是多么活色生香,他都是看也不看一眼便冷冷拒绝。

他本以为他心如枯井,可是今日为何会如此失态?高长恭恨不得狠狠扇自己一大嘴巴将自己抽醒。

那日自从他得知婉儿离世之后,他便一直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待他醒转后却被高洋以藐视皇恩为由给杖责了一番,心伤肉体的重创下让他身体每况愈下。

几乎可以说是奄奄一息,要说为何高洋会如此重罚于他,无非是杀鸡儆猴,因他在军中颇有军功,没想到这才将他升官,他便以病为由几日不上朝,只是这么痛打他一顿算是给他莫大的便宜了。

那时候他天天吐血就这么苦熬了三个月,他自己觉得自己似乎要油尽灯枯了,不知母亲从哪里寻得的良药,苦苦哀求他吃下,还说吃了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高长恭本想拒绝婉儿已死他的心也跟着死了,可是当他望着母亲日渐憔悴不堪的脸庞,竟有些于心不忍,母亲又何曾容易,他作为儿子理当不应如此,他自知他的身体拖不了太久,不管是出于对母亲的安慰还是其他,他只得将那剂药丸服下。

谁知这药丸果然如灵丹妙药,在他服下后的第三日他便可下床活动,身子竟一日比一日强健还生龙活虎起来,这让他不禁起了怀疑,母亲的身份他在清楚不过,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药会是从何而来,但母亲却迟迟不肯说。

就如同婉儿的葬身之处一样,疑云重重?

高长恭没有多想,他将少女轻轻放在岸边,便撇过头去紧闭双眸,又胡乱为她把衣服给穿上,好几次不小心碰到了那酥软的菽乳上,惊得他是汗如雨下,这穿个衣服竟比他杀敌对阵还吃力十分。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短更了,打我吧!?

☆、微茫(补章节)

高长恭暗自嘲讽自己,估计这辈子做得最荒唐的事情莫过于今日的这件事了,一切都是那么巧合,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他颇为艰难的为阿秀将衣服层层裹上,这才暗自松了口气,虽然他的做法并非君子所为,但他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见死不救,更何况好人做到底,荒山野岭一个姑娘家赤身露体总说不过去,高长恭自己安慰自己,反而适才的不安之情隐隐淡去了许多。

这一忙活下来已近黄昏,太阳也早已落山,林间光线也较为昏暗,高长恭已扭转过头来,他垂眸不经意在阿秀的脸上停顿了片刻。

此时的阿秀俨然如一个落汤鸡,那湿漉漉的头发胡乱的搭在前额上,显得略微凌乱,更甚者被这么莫名惊吓,她那令人退避三舍的容颜更是不堪入目。

高长恭一怔,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奇特相貌的女子,倒不是他以貌取人,只是这样的外貌与那身肌肤很不相称,就如那上好的画卷中落下的败笔,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高长恭莫名叹息,或许是出于同情,又或许是惋惜,这让他不禁感到奇怪,这女子与他非亲非故,他怎会有如此多的感触,这一点也不像他的性格。

正待他准备起身离开之际,突然听到身后的阿秀嘤嘤抽泣道:“你们都是坏人,都只会欺辱我……连你这个恶人也来欺辱我………”

阿秀在高长恭转身之时,便已醒转了过来,待她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人完好无损的穿好,方明白是这鬼面人所为,她本是极为害怕可是暮然想到自己的清白之身被这不认识的恶人莫名窥视了去,心里是又气又委屈,竟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哭出声来。

(27 / 81)
兰陵赋

兰陵赋

作者:四喜圆子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魏晋南北,群雄逐鹿,天下纷乱,乱世中自有能人辈出,金戈铁马,红颜薄泪,是谁在谱写一曲英雄情长。 高长恭貌柔心壮,音容兼美,这是史书对他的描述,对比那赫赫的战功,相对而言留下更多的是对他容貌的揣测,和那狰狞的面具,我不知道历史上他会是一个怎样的人,但我想应该是完美的,他对国家的付出,对君主的忠诚,对妻子的忠贞,是独一无二的,我想这就是我心目中的高长恭。 因为陈奕,让历史上的兰陵王有了鲜活的脸谱,我爱上了这个人物,希望我笔下的人物会得到大家的喜欢,也是圆自己一个梦想。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高长恭郑婉歆(阿秀) ┃ 配角:高孝珩 ┃ 其它:兰陵王 原链接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