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愁云)精彩大结局 韩谨赵蜀风古代

时间:2019-01-26 15:29 /重生 / 编辑:小燕
主角是韩谨,赵蜀风的小说是《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本小说的作者是愁云最新写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你追我啊~来啊~来啊~” 快要走出树林时,赵蜀

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在线阅读

《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第207节

“你追我啊~来啊~来啊~”

快要走出树林时,赵蜀风隐约听小孩玩耍的声音,他一怔,苦瓜脸揪的更紧。

“聂儿别乱跑,你娘快要生了,我没空陪你玩!”

赵蜀风走近些,清楚的听到亦薇儿嚷声,他浑然一惊,猛地转头寻望,却见一七、八岁年龄的小孩,背对着他站在山洞外,而一抹女子身影正拎着水桶往山洞里去。

待女子进了山洞,那个小男孩走到石岩边,他转过身一脸无趣的坐在了石岩上,随手拿过一旁树枝在地上涂画了起来。

那抹孤伶伶的身影,那张似曾相识的脸,还有那副场景,完全与他记忆深处的画面很相似。

记得当年,他有次偷偷跑去月华宫找亲娘时,为了躲避赵义云的母亲派来抓他回去的人,他不小心发现了月华宫一处偏僻的材房内隐藏得暗道。于是他状着胆子走进了那个漆黑的暗道中,走着走着他迷了路,结果他顺着吹进暗道中清凉的风,踏着湿湿的水路从溪流石岩夹缝中走进了那个山洞,从山洞中出来,他发现了这个如仙境般的地方。从此以后,他便常独自一人偷跑到这里来,就像眼前的这个孩子般孤独的坐在石岩上拿着树枝在地上写字、绘图。

“你叫聂儿?在画什么呢?”

赵蜀风悄悄地走近,他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与自己年幼时相似的脸,却见眼前的孩子十分傲慢的抬头一睇,随即又低下头,在地上画他未完的画。

聂儿并没有因赵蜀风的出现而惊慌,他也没有跟赵蜀风说任何话,只是很认真的用树枝在地上画着画,即便赵蜀风也未再出声,他静静地看着聂儿在地上画的图。

只见聂儿先画了一个小孩孤伶伶蹲在的身影,接着画了个高大威猛的成年男子站在小孩身旁,似乎那图跟赵蜀风与聂儿现在所站的位置相似。赵蜀风正为此事纳闷,却又见聂儿在那名男子身旁画了一个怀抱婴儿的女子,对此赵蜀风分外吃惊,但是他仍没有开口问什么,最后又见聂儿在一旁写道:这是娘想要的。

“你知道我是谁?”

赵蜀风咧了咧,一抹邪肆笑意染上了他的眉目,他不经意的问了句口,却见聂儿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不以为然的说道:“除了你,还有谁会找到这里来。”聂儿说完便低了头凝望着地上的图,赵蜀风却似有疑惑的问:“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你为何不吃惊?”

“我为什么要吃惊?”聂儿没有抬头,只是冷淡的反问着。

赵蜀风眉头一紧,仍平静如水的口气说道:“因为我是你爹!”

“是么?可我一生下来就一直没有爹,早已经习惯了,所以既使爹出现了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聂儿小小年纪,口气却与大人相仿。

见聂儿如此态度,赵蜀风感到有些好笑,他走到聂儿身旁,站在与聂儿同一直线上,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看我?你恨我?”

赵蜀风说着拉了深色上衣的下摆便要坐到聂儿身旁,不料赵蜀风屁股刚着地儿,聂儿便站起了身,依然冷淡的看着赵蜀风,但是他们彼此都很平静。赵蜀风感到自己像是在跟幼年时的自己说话般,忍不住嗤笑了声,可是聂儿却说道:“我为何不该恨你,因为你,我只能跟着薇儿姨妈整日的躲在地宫内,因为你,无法像个正常人家的小孩般在娘怀中撒娇,也因为你,我被迫要跟娘分开,而你作为我的爹,你又给过我什么?”

聂儿说着又低下了头,他的脑袋越垂越低,几滴泪水也直接滴在了他的脚边,逐渐的模糊了地上的图。

“聂儿,对不起!”

“呜~”听到赵蜀风的道歉,聂儿顿时大哭出声,随即他快速转身逃开了。

赵蜀风本想去追聂儿,可此时山洞内传出了韩谨痛苦声,他这才想到刚才亦薇儿说的话,他忙朝着聂儿奔跑的方向喊道:“聂儿别乱跑,别爹娘会担心地,爹现在要去照顾娘,你先自己照顾自己。”

几句亲切关怀之后,赵蜀风从容的快步闯进了山洞。

*******

两年后的春天,在南赵京城南门外的山下。

天阴沉沉的,乌云也已遮盖了头顶的蓝天,似乎有场雨即将要淋下。

“聂儿,牵着平儿当心走。薇儿,你看紧点,小心别把平儿摔着了。看这天似乎快要下雨了,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避避雨吧!”韩谨与赵蜀风并肩走在孩子们身后,她爽朗的声音回荡在山林间。

此时一身简普衣衫的赵蜀风,却不悦地埋怨道:“在山谷中过的好好的,没事,竟跑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来。”

亦薇儿自然明韩谨为何来此,她抱起安儿转头与韩谨对望了一眼,她感激的朝韩谨泯了泯嘴,却又伤感的低了头。

“娘,前面有座茅屋。”聂儿指着一处回身对身后并肩走的两人说着。

韩谨顺着聂儿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远远的瞥见一间占地面积不大茅屋,门前正坐着一位年迈的老人在磨着药。

老人头发与胡子都已全白,他见向茅屋走来的几人,便一脸讶异的停了手中的活。

轰隆隆一阵雷声,雨滴陆续落下。

赵蜀风仍摆着一副臭,他一脸不屑的白了韩谨一眼,韩谨却淡淡一笑,即便也未多说什么。反正这几年她也习惯了赵蜀风的脾气,再说让他堂堂一个做帝王的料跟着她过如此平淡的生活,也确实委屈了他,所以能体谅就尽量体谅他吧!

正逢下雨,韩谨等人一并跑到了茅屋的屋檐下。韩谨转头见老翁站起身,她便很亲切的询问道:“请问可以在你这里避避雨吗?”

“你们怎会来这种地方?这山涯下可是从来都没人经过的。”老人家见有男人跟着,便上前问着赵蜀风,却见赵蜀风又白了韩谨一眼,说道:“还不是因为女人爱作怪!”

听了赵蜀风的话,韩谨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这般冷言冷语她虽听了好几年,但是偶而她还是会觉得很好笑,不过他那种不情不愿却又无奈得跟着做的模样,韩谨还是觉得他挺可爱的。

“大家进来坐吧!这屋子虽有些简陋,倒是避雨的好地方。”老翁似乎很开心,他请大家进了屋,忙去一旁炉灶上拎了水壶给韩谨他们倒了水。

屋内确实很简陋,屋内没有特别的家具,除了几张自制的简单凳子、一张怪异的桌子之外,一旁有着炉灶,还有个木柜、上面放了几支旧碗。

“老人家,就你一个人过吗?”韩谨扫了眼屋内,便试探的问了句。

“几年前还是一个人,后来却多了个人来陪我,只可惜是个活死人,不过,我已经研究出治疗他的药物,不用多时他就可以醒来了。”

“什么活死人?”听闻老人的话,亦薇儿与韩谨同时惊问出声。

“十年前,我去西山采药时救的人,当时见着他满身血迹,又中了毒,还以为回不了了,不过我可是妙手回春的神医,经过我这么多年来的医治,总算保住了他的性命,而且最近我也研制出了医治他的药物……”

未等老翁说完,只见韩谨与亦薇儿两人顿时一前一后冲进了内屋。此时赵蜀风正帮聂儿整理着东西,他只是斜眼冷冷地瞟了韩谨与亦薇儿一眼,低下头继续跟聂儿攀谈着。

二人闯进里屋,只见破旧的木床上躺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韩谨站在门边笑逐颜开,而亦薇儿却骤然扑上前去。

亦薇儿蹲在了床边凝望着床上躺着的人,见那张长满胡渣的脸,她又喜又悲。

“雷哥!”

突然从内屋传出一转叫声,赵蜀风浑然一怔,他腾地站起身,脸部表情瞬间紧绷,多久未在他脸上出现的敌意,也在那煞间染上了他的眉目。

后来与老翁深谈后,大家发现那位老翁正是锦成药王失踪多年的师傅。

韩谨与亦薇儿留在了南赵后山帮着神医细心的照顾着硕雷,这看赵蜀风眼好比一根刺深深的螫进他心里,怎么着怎么难受。

(207 / 208)
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

误作亡国奴:浴火凤凰

作者:愁云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www.7dpt.com 文案: 别人穿越,她也穿越。 别人穿的风光,她穿的卑贱。 生在乱世中,误成亡国奴! 她是公主,却沦为卑贱的军妓。 她是军妓,却荣为举国爱戴的皇后。 她是皇后,却被迫一统六国! 如果这是生命的延续, 那么无论重生后的际遇如何不堪我都会选择坚强的去面对; 逃避无法改变她红帐依魂的窘境, 曾经的凌辱同样不能抑制重生后的她渴望生命、阳光和自由的心。 曾经的卑微无法动摇她生存的意志, 残破的身躯亦不能阻止我与你比肩而立的心。 看一个现代女子错生在乱世,误成为军妓以后, 她如何在一堆男人们之间周旋与生存。 她凭智慧利用男人的权利,利用男人对她的爱, 还有她仅有的本钱--一张永不抹灭的笑脸, 还有善良而坚定不移的心。 她战胜总总困难,立志与男人们比肩而立。 一波接着一波的磨难促使她不断向前,不断向上攀, 最后荣登上最高统治者的位置。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