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作者:飞蛾扑烈火 洒向天堂的眼泪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时间:2019-05-19 01:02 /言情 / 编辑:秀英
甜宠新书《洒向天堂的眼泪》是飞蛾扑烈火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巳龙,内容主要讲述:……车队直接开进了一个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我才

洒向天堂的眼泪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洒向天堂的眼泪》在线阅读

《洒向天堂的眼泪》第38节

……车队直接开进了一个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我才看见一瘸一拐的小龙从明哥的车里下来,刚才医院的处理好像加重了他的伤病,本想过去和他说句话没来得及我们又被分流到两部电梯,偌大的套间餐桌中央摆放着鲜花,我夹在爸妈的中间,他们好不容易抓到我今天是不会让我跑了,小龙被安排在我对面正好让花篮挡着,我不能晃动头去看他,但是我们都在花的间隙努力的寻找着对方的眼神,我们没有说话交流的机会。刚刚在明哥的指令下就坐,门开了,大军哥和干妈搀扶宋阿姨揉着胸脯乖乖乖乖叫的很伤悲的进来,我赶紧起身接住那照顾我多年的爱,用眼泪和他们亲昵,明哥对着大军哥说今天既然这样就把他们都接来吧,……座位被重新打乱,爸爸和校长主任杨叔叔……到了外间包括小龙,干爸来了、嫂子抱着启梦来了,我接过启梦他在酣睡,这样他能帮我掩盖什么,只有我和启梦两个男性在这桌,听着她们哼哼的关心,这是九年前最团圆的一次团聚。

来,我们换点白的吧,我征询巳龙的意见,他对我什么都没有异议。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明哥把我拉到了爸爸的身边坐下,我还是今天的主宾,明哥这样的费心,我知道是为了平抚我们家庭的伤口,所以我这回回来要报答他,爸爸视乎对明哥做的还有点不满意,看着我问明哥怎么没把我儿子对象接来,明哥那飞转的脑袋麻木了,满桌人戏耍的笑声让我和明哥比喝多了还难受,我又看见小龙了只有他没笑,那表情还是带着三分大气三分坚毅三分厚朴只不过那一分笑意带点怒气。在这里进行着酒宴剩下的几巡,我一直打量着对面的小龙,可我鬼祟的心虚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他也在认真品味着我,我看出来了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场合会有更好的效果,酒杯终于敲响了尾声,儿子今晚回家吧,我听出爸爸的祈求,我不敢瞧那父亲忏悔的慈祥,用仅仅能让他听见的声音对明哥说送我回学校吧,……。

我和小龙坐在后面,前面还坐个明哥的同事,我根本就不知道小龙住哪个寝室楼也没问他,指挥着明哥直接把车停在了我住的寝室楼下,我对明哥说你们就不要上去了,我接过明哥不到在什么时候准备的一兜兜的食品和药品,有给我的也有小龙的,太多了我随手递给一旁默视我们的小龙几兜目送着明哥离去,回头对小龙说你住哪个寝室,我送你回去吧。这么久我们才可以单独说话,不要用你的势力影响我知道吗?我不需要——大师。他放下东西转身就走,无异于在春天初暖的夜晚打了我一个寒冷的嘴巴,把我预谋的渴望和欲望打得精光,还是委屈谁都让我委屈认识的不认识的都让我委屈,我茫然的站在那里,我对他——小龙这个我还算不认识的人就动那样的心思绝对是个错误,我的出发点就不对所以这样的结果是应该的,那一瘸一拐急促离去的脚步突然停止,又调转了方向,你有电话么?我看着他回转过来的面容手足无措扔下手里拎着的兜,慌乱的掏出手机递给他,他也是焦急的摆弄半天没打出去,我接过来问他要拨打的号码打通后递给他,他和电话里抱歉的说什么事耽误了,他现在要过去……。哦原来他有事啊,你要去哪里我送你。他递过来手机看着我已经没有刚才的怒气,竟然笑了,那一笑倾国倾城,那一笑我胸生层云,好,我可不坐你哥的车。好我给你打车。我把东西仍在一旁拉起他的手就要走,他异样的看着我,那些都不要了吗?呵呵他不知道东西都是我的身外之物,我的心思里有了他就别无他求了。你条件好也不能这么败家,他说的很朴实哈下腰一个个捡着那些兜,我说你不是着急吗,着急也不能说扔就扔啊,我赶紧接过来,问他你住哪儿,他有些疑惑,让我给你送去吧,这样我好受些,我说的特别诚恳,也许是我的诚恳打动了他……,你等着,我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双手套住了所有的塑料兜足有三四十斤,磕磕绊绊的跑着撞开了他的寝室,哎呀,大师怎么上我们窝来了,这不是我们校的大众情人吗,稀客稀客。我知道我又出名了,没搭理那些冷嘲热讽,哪个是小龙的床?多余问,屋里就门边空着一个铺位,我把东西全仍在上面,刚要跑又随便捡了两兜撇向一个人,这是给你们的,我知道在寝室你不答对好他们小龙回来什么都会没有,我错了,小龙后来告诉我他回寝室的时候什么也没动,因为是我——大师,著名的大众情人送的。

来,我们又碰了一下杯,用手抓起几粒花生米……。

我们一起坐着车原来是个工地,你回吧,小龙亲切的对我说,他来这里干什么,我没听他的脚不知不觉下了车,他也没说什么,我就跟着他往里面走,你在这等一会,片刻小龙从一个简易房里出来,头上多了一个安全帽,手里夹着一件大衣,他把大衣披在我身上,你穿的少晚间很冷,他指着不远的地方有几个木板做的凳子,你坐一会就回去吧,说完就走向那边正哼呲哼呲费力的挖掘机,看着他在那里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他是在这里打工吗?他还是个学生不能,是不是他亲属的工程他在这里帮忙?也不对他和人家请假迟到……我坐在那里眼睛随着他远处的身影移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出春乍暖还寒的夜晚让我浑身发抖,虽然我身体里骚动的心还火热的跳动,也耐不住俏寒的冷酷,我脱下大衣悄悄离去。当我用怀里搂着一兜热露露回到那个工地,小龙已经披上我脱下的大衣还站在那里,给,我把还烫手的露露递给他时,他又笑了,那久违的笑脸让我的骨头都酥了心也醉了,真想扑进他的怀抱,呵呵我就知道你没走,他接过露露一一递给旁边的人,给别客气这是我大学同学。又给我披上了大衣,听着他指挥着沟机注意着什么,宛然就是这里的领导。后夜两点多我们是被工地围墙外飞进来的酱油瓶白酒瓶砸出来的,那些瓶子就是一颗颗手榴弹,还有最下流的谩骂,是啊,人家有上学的孩子,有上班的人们,有耄耋的老人需要静夜的休息这是严重的扰民,我之前也特别的愤恨今天却不感觉那愤怒,甚至泯灭了善良有些笑弄。下班了,你想吃什么我请你。我还是我请你吧。得了,今天你安排那么大一顿我什么都没敢吃,酒劲一过饿的我浑身直突突。那不是我请的别我往身上赖。我们话也多了,也随和了。你陪了我大半夜怎么也得犒劳犒劳你碗面条啊。呵呵你还是省省你兜的钱吧,我在这半夜为你风露立中宵就吃碗面条啊。我们象老友一样相互调侃。那你要吃什么?不说鲍鱼怎么也得来只烤鸽子啊。那我可请不起。你请不起就我请吗。怎么的,你有钱就了不起啊?得话有点变味,我赶紧打住,我是知道你兜钱不多,才故意这么说的,你别介意我说话难听。呵呵你怎么知道我兜钱不多,你透视眼啊。哈哈我会相面啊。你可真能吹,小声点。怎么了?让人听见丢人啊.哈哈哈哈……实话告诉你,我真的会相面,不过不是算卦。小龙迷惑的看着我,我是学心理学的,看你今天的表情我知道,你兜里要是有钱你不会坐我打的车,不然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叫我大师吗。我边说边刻意的接触他的身体故意拍拍他的肚子。你不会认为我很C吧。我们很熟了原先我们就应该很熟的。

我们来到一个比较不错的烧烤,迷幻的灯光靡靡的歌声浪漫温馨,不看菜谱没征求小龙我就打发了小姐的妩媚,我仔细的打量着我一下午又大半夜让我蠢蠢欲动的小龙,霓虹下他的衣着虽然干净合体,但是色调和样式还是和这里格格不入,他打量我那朴实憨厚的目光到让我自形见秽,喝点什么?随便。呵呵,好这是你说的,别反悔也别发表意见。你怎么好像挺武断啊,都你这样吗?你别侮辱我人格好吗?我是拿你当朋友才这样。呵呵,他看出我的嗔怒,我知道,我知道,那天在台上你看都没看我一眼。什么?在什么台上?我说你牛你还不服,记得发奖学金那天吗?学校总结大会上就是我和你在台上站着……。哦哦那是你啊?我真没记得就是想快点跑下去,SORRYSORRY。呵呵以前我们也见过,你也没注意吗?我挖空脑袋穷想,怎么也想不起来。呵呵你刚进学校那天,学生都去看你这个高分低就的才子,你被他们议论的有些激眼,怒气冲冲踹教学楼的大门我就是被你踹门给踹出去的那个屈死鬼啊,哈哈,怎么每回我见到你就得受伤啊?这句话我永远也忘不了,是不是我就是他命里的钟馗是他的克星,如果我不去认识他,他是不是现在还活着……。

巳龙又给我满上了酒。

……哈哈真对不起今天我得好好和你赔罪……哎对了,你当时怎么不找我,你当时如果找我,我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哪敢啊,我看见你的眼神天天都是冷冰冰阴深深的,闹了半天是不识庐山真面目都是装的啊。我兴奋的用手指打了个响,小姐,你家有什么好酒?……服务员极力的推荐着,我望着小龙说,怎麽样?咱俩掘一瓶怎麽样?行!来瓶五粮液。惊讶的是小姐,她又担心我付不起钱的确认了一边,我不耐烦的去去去,快点,同时伸出手制止了小龙张开的嘴,我刚才说了,你拿我当朋友你就别后悔别发表意见。酒菜上齐了,来一口,我们来了一大口,你怎么没报北大清华啊?是不是估分估错了?我我就喜欢咱们学校,我就在她旁边长大的,我昧心的说着。哦你爸是做什么的?不提他们好吗,他们做什么和我没关系。小龙察觉了什么,但是当时没说,过后听我说的时候也替我惋惜。你在那个工地做什么啊?打工啊。他说的很自然很平常,我知道他家的条件肯定很一般,他是个要强的人是无比要强那种,我能去吗?问他们需不需要人看有没有我能做的?哈哈你又不缺钱,你会做什么?他当时不知道我的感觉,我就想和他在一起。你是和谁学的,你在那做什么?呵呵我初中的时候就在工地做小工,时间长了什么基础工程主体工程慢慢都学会了,我在那里做外业技术员,可惜,就是因为上学上不了白班不然我还能多开点。他当时说的很简单没说当小工有多辛苦,后来和我说的时候给我心疼的落了不少眼泪。你都能学会我更能,帮我问问吧,我不要钱,就是想去锻炼锻炼。我怕你吃不了那苦。我能,我肯定能。他不知道我只要和他在一起我什么都能吃,我是着了魔了。他看着我认真的表情,真看不出你这个纨绔子弟确实和别人不一样。哈哈你以后不要老带着有色眼镜看我,再也不要说我什么什么我就是我自己,那样我们还有朋友可做,你再埋汰我真的要生气了。哈哈来,干一个。

……我和巳龙也干了一个

那顿夜宵终身难忘,他晚间上夜班下班太晚就在工地睡一会再赶回学校上课,中午利用点时间在寝室眯一会,那天中午我看见他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老天的安排,我和小哥的感情也是在篮球场上开始,他和小哥一样的黑比小哥还黑点,也是单眼皮小眼睛,也有两个酒窝,是不是老天爷因为安排小哥的抛弃又给我的补贴,我们喝的很多但是都没醉,天已经放亮回学校还早,不能再返回工地,我说上我家坐一会吧。他惊讶的看着我,你家?他感觉我和家里的矛盾也知道我住校,是的,我自己有个家就在学校附近。我们都手插着兜肩膀时近时远的碰着慢慢的聊着慢慢的往我的家晃悠。

到了,就是这里,我领着小龙上了楼,小龙仔细的看着我一尘不染的家,又回头看看他脱在门口的鞋和现在穿着拖鞋的那洗不出白色的袜子,脚趾头在里面使劲,别说他的表情了,以后我知道他有一个毛病就是不爱洗袜子,洗完脚也不顺手把袜子洗了,而是把袜子掖起来,害得我天天起来找他的袜子,那是他长期打工累的习惯,累的洗袜子的力气和时间都没有。怎麽样,这就是我自己的家,你知道了以后下夜班就过来,我给你把钥匙,那里屋还有一间床,你可以洗洗澡解解乏。我先给他个心理暗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G,如果他接受不了我要发起的G攻击我可就惨了。哈哈,要是你自己住我倒是愿意来,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金屋藏娇,我来不是电灯泡吗?我一听有门,但是还不敢确定,我知道这里我邀请谁一般都不会拒绝,别着急一步一步来,我马上变的一本正经,我可拿你当真心朋友,他们糟尽我你也糟尽我,我还是纯童子呢,你再糟尽我,我可要和你动武了。我觉得我一辈子不被阴性侵袭我就应该是纯童子。他看我真的有点生气马上堆起笑脸,别别别,我怕你,你看我伤这样还落井下石啊。你坐。我哪敢坐啊,我怕把你这里弄埋汰了。我真的举起了拳头他害怕的麻溜滚到了沙发上,哎真舒服啊,有个家真好啊。那是发自内心的感慨,我打开冰箱你喝点什么,随便,这倒和我的脾气,我给他打开一瓶山楂汁,真想在你这睡一觉。那你就睡吧。唉睡一会更难受还不如不睡。我说你有伤不然你洗个热水澡能解解乏。是啊都是你弄的,你干吗那么狠知道今天要做朋友你也不给点情面。哈哈你也是你知道今天做朋友还和我抢。哈哈哈,我们谁也不让谁。小龙。嗯。我给你放热水了你擦把脸去吧。我把他引进洗漱间。你就洗三把?吃惊的问他。怎么了?你不知道三把屁乎两把脸,你应该少洗一把,我嘲弄着他。哦是吗,下回我少洗一把。我说看不出你这么懒,你应该洗洗头还可以清醒清醒,你要是自己不洗我给你洗。免了免了,大少爷还是我自己来吧。……你有电脑?怎么了?你不是要上我们工地吗?啊,怎么了。我工地有个预算员天天上外面找电脑打字,你给她打还可以和她学预算,既不出力还赚钱。真的,我高兴的蹦了起来,差点就象抱着小哥那样亲他了。你没有打印机啊?我去买我打电话让我哥买,一会他就能给我送来还得给我安上。是今天哦不是,是昨天那个哥吗?是啊?怎么和你一点都不象啊?是我干妈家的。哦,怪不得呢,我看他太能装蛋。唉你管他装不装蛋干什么,好使唤就行。哈哈哈……一上午的课我都非常用功,我知道他是我上一届的,我一定要撵上他我都想调换科系,就想和他在一起,中午下课我急急忙忙往外跑要去找他,他也正往这面来,我们相视一笑都有些脸红,走咱们吃饭去吧。好。你吃什么?我也是随便。哎呀小龙今天怎么大方了,买了俩菜啊?小龙被他同学弄的有些不得劲,呵呵你们没看见我在宴请阶级敌人吗?哈哈你该让他请你我们好跟着蹭一顿……。我不光要给小龙面子这个时候也绝不退缩,好星期六你们说去哪里。我知道小龙天天夜班只有双休日才有时间,哈哈久闻大师威名果然名不虚传……要不怎么能招那么多美媚啊……。我习惯了小龙可有些不满了,你们都是当大哥的怎么欺负下一届的小老弟还要拉帮结伙啊,要不要你们的老脸了?桌子突然静了光听见其他桌子的嗡嗡,他的同学都异样的看着小龙,我知道我是坐在他们群里,赶紧打个圆场,哎哎各位哥哥想吃什么?你真请啊?小龙看着我有些责怪,我马上应道是啊,那天把你们赢了又把小龙哥给撞伤了我过意不去啊,算我赔罪。好好好,就到门口那家十里香吧,不知道谁说的,那个小饭店专门赚学生钱,根本就别谈什么卫生,打死我都不会去的……,别去那家了他家太埋汰,去隔壁的那家就是贵点……我看了看小龙说你受伤了需要大补,这样往后面走有家狗肉不错,我请你们喝狗肉汤吧。好好好,餐厅里全听这桌的叫唤了。

走到我寝室坐一会吧。

天哪,昨天晚间我进来怎么没闻到这个味?臭脚丫子臭袜子臭鞋坷混杂的气味比茅房还难闻,原来吃饭的几乎都是他们一个寝室的,我不是为了小龙我真的不会进去,我也不知道我这么洁癖的人怎么会爱上这么邋遢的小龙,爱情的力量啊真是伟大。床上的东西有人翻过但是没见少,小龙也知道难看一个劲的糊碌他的床单,怎么糊碌也糊碌不掉那上面很久没洗的痕迹,还有那被子上也是,我真不想坐怕弄脏了我的衣服,小龙给他室友们分着他们看着高档的食品,怪异的打量我好像才看见我,忘记了我们刚才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他们老大的旁边坐个再打扮也是农村人模样的女生也不停的打量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捉弄人的恶意又萌发了一个念头,这里不需要你认识谁进来了就都自然认识了还很熟,我对着那女生说,大姐这屋你也能呆,这屋里的人你也敢和他交朋友?哈哈哈……那短暂的沉默马上就消失了,老大脸通红的下地过来,怎么的老弟,到这里还打我马子的主意?平时他们一定把我当流氓了。我赶紧说不不是,我是说看你们一个个溜光水滑的,你们的窝怎么这么埋汰?你在大姐面前不嫌乎砢碜啊?就是这个大姐不嫌乎那其他哥哥的大姐也不嫌乎吗?怪不得你们嫉妒我,原来没有女朋友是人家都怕你们这屋的味儿啊!不知道你们女朋友看见没看见你们身上是不是也这么埋汰啊!坏了,刚才还斯斯文文吃我送来东西的人把那什么吃过的皮全打过来了,小龙赶紧起身用他的身体遮挡那些不明飞行物,哈哈哈,我没有退缩反而起身迎着他们说,不是小弟说你们,你们到我们寝室去看看……走走咱们去参观参观……,一行人打破了午间寝室的宁静,我们寝室的兄弟简直是在看一帮地皮流氓,他们中间也有认识的互相打着招呼,我骄傲的说各位大哥看看我们这家怎么样?我们寝室东西摆放的规规矩矩,就是刚洗过的衣服也是在外面滴干了水才凉进屋里,看我的床铺,看我们的床单被褥,你们好好学习学习,是不是我们做弟弟的比你们强?我们室长也骄傲的说哪个寝室也比不了我们,你们学吧。就我们寝室的老二委屈,唉你不知道啊,我们老嘎达一来我就遭罪了,半夜不洗脚他就在你身上放盆水你一动就洒,没办法就得洗,你衣服袜子床单要不洗,他就给你挂起来写上你的大名,第二回不洗就给你挂到洗漱间,第三回就出名了给你挂到操场上,我也是被逼上梁山啊。哈哈哈……就你事多,室长上前就给了他一巴掌,哈哈哈……那以后小龙他们的寝室真的大变样了,我知道小龙不光是没有卫生的习惯,和他不停的辛苦打工有一定的关系。……下午下课我领你去换药。我说的没有商量的余地,还去那个医院吗?小龙不知怎么的有点害怕,我说换药不用就在附近的诊所就行,哦,他应着。那下课你在门口等我……

你没叫你哥过来吧?没有,我知道你讨厌他。我说的简单干脆,走我们打车。不远咱们走去吧。不行,你现在不宜多活动,还是打车吧,你别老心疼我花钱。我就象他的长辈,有不怒自威的尊严他就是个乖乖的孩子,换药也一定很疼结了痂的纱布被狠毒的护士扯下时我看见他皱紧了的眉头,我的心也跟着痛,回来的车上我在钥匙环上摘下把钥匙递给他,你能找到家么?他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接了过去,他又往我的计划里走了一步,我们去吃点什么吧?他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说,吃陕西刀削面吧,我挺喜欢吃面条的。我知道他是为了给我省钱,也知道不能在他面前太过炫耀,这种人自尊心特强别破坏了我的良苦用心,好那就吃刀削面。吃饭的时候我告诉小龙,家里有个自行车买了就没人骑,晚间我叫我哥送来你这几天腿不好先骑着吧,嗯,他知道拒绝也没用,我傻了吧唧的哪里知道,他看见我就没想离开我,所以我说什么他就是什么生怕得罪了我,唉中国人的含蓄虚荣害死了多少人。

你回寝室睡一会吧,我回教室有点事。小龙回到寝室吓得不敢睡觉,利用和他去换药的时间他们寝室被我安排的美媚们弄个天翻地覆,那些美媚们还对那些圈里的猪进行了无情的人格抨击,把他们没洗的通通扔了出去招惹了不少围观的游客,害得那些大哥们不分谁的赶紧捡起来跑进了洗漱间,形成了一个寝室集体洗衣的壮观。小龙的床上当然也换了全新的面貌,他们都知道是我干的,我原来就出名,爸妈和明哥让我更出名,那么我自己就让我自己名上加名吧,别说那以后我在他们面前特有地位,那地位可不是我依靠什么关系来的,是我用我的心和他们激烈碰撞来的。

我要利用这个时间有很多事情要做,完全忘记了小哥走后给我无尽的伤苦和爸妈给我安排的愤怒,我倒是有点感谢他们,我要抓紧我的脚步,那是我渴望和压抑很久的性要冲动了。我要准备做两个我最拿手的菜,要精不要多要保持点深沉,别太过于暴露,欲擒故纵不要着急再适得其反,还有很多……。

回到家干妈已经给我做好了饭菜,我没心思吃,明哥来过已经走了,我看见了楼道里赛车和桌子上的钥匙,还有安装好的打印机和厚厚的一摞白纸,明哥真不愧是给厅长开车的没告诉他的都给你想到,干妈看见我手里买的鱼和菜非常疑惑,我只好说明天几个同学要来打牙祭好不容易把她糊弄走了心里感觉特对不起她,开始紧张的忙碌起来,我根本不用着急小龙下班得凌晨三四点钟,再说他熬夜也根本吃不下什么,爱情的力量让我发昏,那焦急的等待时间又走的太慢,我关闭了屋里的灯坐在窗台前拉开窗帘的一道缝隙焦急的注释着他来的必经直路,我能看见外面的人外面的人却看不见我,我开始幻想我什么时候能拥有他的身体,我和他接吻是什么感觉,我等啊等啊,我和小哥开始就是等,结果一等十年,我和小龙也是等,那知道这一等要几个轮回……。

天快亮了,你睡一会吧,不我要听你把这一段讲完。

好吧。

我等啊等啊,两点钟我估计他要往回走了,赶紧把菜热了一遍,没来,三点我又热了一遍还是没来,天亮了他也没来,他不知道我等他吗?我失望了,我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他根本就不是我想象的那种人,我还暗自庆幸没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也检讨自己那莫名的冲动差点铸成大错,我还是想小哥啊,我拿起手机想给小哥打个电话,我又犹豫了,我为什么到今天这样疯疯癫癫的地步都是你无情的抛弃给我害的,我还给你打什么电话……我睡着了。

我感觉床垫子动了一下,是的不是做梦真的动了一下,怎么,一宿没睡吗?那声音很亲切问的他自己也脸红,和小哥一样那么黑的脸也能看见红,我有些委屈想要哭又坚强的憋了回去,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也一宿没睡困死我了,他无意还带着有意的说着趁着懒腰,半夜沟机把水道给挖漏了我们排了一夜的水,到现在还没排完呢。哦我冤枉他了。我赶紧起来,小龙又吃惊的说到,谁做的鱼啊,是你吗大师,是给我做的吗,你怎么知道我愿意吃鱼啊?我哪里知道他是故作惊讶,他已经回来半天了,洗了好几十把脸也洗了头看见了我为他预备的牙刷,他是犹豫了好半天才坐到我的床头,看见我没脱衣服他也很心疼知道我是等他一宿,又不忍心叫醒我,他那时非常想亲亲我,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为他做了吃的等他一宿,那层纸捅破竟然那么难。你还嘲弄我,再叫我外号我要动武了。不敢不敢,我发誓以后再也不敢叫了。那鱼是我干妈昨晚来做的,我玩了一宿游戏累死我了,我违心的撒谎掩饰我的窘迫,小龙后来说那鱼一口没动肯定不是我干妈做的,他知道我是极力的掩饰,我们都没勇气捅开那纸糊的门。

我去热热吧,他说着端起桌上的饭菜往厨房走去,我也没吱声在后面跟着他看他会做什么,他和你在我家一样,什么好像都很熟悉也很麻利,我对着巳龙说,巳龙脸也红了。我接着讲到……看他利索的让我心疼他熬了一宿夜本身就够辛苦的了应该是我侍候侍候他,不管我们今后是什么样的结局,等待一宿的空虚和惆怅还有莫名的委屈在他的随便中消失殆尽。这鱼炖的真好吃,我最爱吃鱼了,一小的时候我在河里捞鱼我妈妈就给我炖,我特爱吃妈妈炖的鱼,这鱼比我妈炖的还好吃。我要知道他走的这么早我天天顿顿都给他做鱼,现在说什么后悔的都来不及了。对了,一会我还要去工地接我们工地的预算员昨晚我去的早她还没下班,我和她说了她也很高兴,我看见你打印机买来了……真的,我太高兴了不知道怎么表达顺手用筷子敲了一下他的脑袋,他马上装着很痛苦的样子,我赶紧起来要去给他揉揉,他却轻易的躲开了,他也在极力的克制自己,我们这是何苦呢。对了,今天还要请你那帮狐朋狗友呢,我们抓紧吃先去你工地。好……。

接来的预算员四十多岁,很面善随和我们叫她张姐,对我一个人整洁的家给了高度的评价,对我也另眼看待,她也是我人生旅途中特别感谢的人,我在她那里彻底的学会了自食其力的生活手段。你要和小龙学会看图纸,没事经常上工地,每道工序你都要学,从基础放线开始什么木工、瓦工、钢筋工、主体工程、水电、装饰装潢、隐蔽工程你都要明白,我再把内业小白介绍给你,你内外业一起学看你这么年轻家里收拾的这么干净,你一个工程就能出徒,下个工程你自己就能做。……预算主要是别漏项,做标底要严谨,做标书一般分高中低,现在都是低价中标,给自己老板一定要省,平时每项要让老板尽量少花钱少浪费,决算报给甲方要虚你得给甲方留出审减额……总之你先要学会图纸必须到工地实际学习,实际施工中在图纸上有很多你是看不见的,我回去和我们老总说你工资的事……。我不要什么工资只要能学到东西就行……。那哪行啊,哪能白用你,打字复印在哪都得给钱,再说到工地实习怎么也得给点生活费啊……呵呵行,太谢谢你了张姐,要给钱就都开给小龙吧,我们是同学……。接触新鲜事物的时间过的也快,我用心认真一会就知道怎么打预算报表怎么往里套定额了,还纠正了张姐的几个计算错误,她知道我才十八多一点和她儿子差不多感慨的很伤心,转眼就到了中午我们知道那帮狼都张口等着呢,邀请张姐她也不会去我们也得客套客套,……这样张姐这些我今天晚间就能打出来,明天让小龙给你捎去。我不着急两三天能打完就行……。

这顿饭原本是请小龙寝室的哥们,欠嘴的还是长耳朵的我们寝室的哥们也知道了,更有一些踏花的蝴蝶美媚扑来挤的满满两桌几乎吃了一条狗,根本不用我出头,小龙那些室友没吠声一会就让蝴蝶的翅膀给扑搧灭了,好象喝狗肉汤喝成赖皮狗了,如丧家犬一样狼狈逃窜……,那以后我就是大哥里的大哥大,饭后算账小龙心疼的揉着自己的心说太多了,一顿饭比他一个月的工资还多,那时他一个月挣五百大毛整。

这顿饭吃的时间太长了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你到我那躺一会吧,你一会还要上班。小龙很顺从的和我回到了家里,我特意让他躺在我给他预备的房间,我告诫自己千万别着急,让他慢慢的适应,我压制我自己不去那屋看他,拼命的打着张姐留下的工程进度预算,我要努力我要和他在一起……。

我的手很快摆脱了新事物的生疏,指头在键盘上蜻蜓点水,又像在钢琴上演奏敲出一串串生动的音符,那是为我开始的爱情谱写的乐章。原打算一宿的工程我就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完工了,不放心自己的杰作校一遍又一遍知道准确无误,我活动活动有些酸痛的肩膀手指,趁着懒腰舒了一口紧张的心气,什么味儿,这是什么味儿?终于在门口的鞋架上我发现了它的来源,想都没想也顾不及什么高空抛物了,捏着鼻子就让它们成双成对的飞走了,小龙要到点了得给他做点什么吃的,中午狗肉吃的太腻下点面条煮荷包蛋,里面放点黄瓜片他一定喜欢吃,不行,他天天下夜班都吃面条一定吃够了,吃什么呢?对用牛肉罐头炖柿子,炖的黏糊糊的吃大米饭。哦你怎么起来了不多睡一会,还早呢。我都养成生物钟了,给人打工没事就早点去,说不上哪天有什么事去晚了人家不好意思扣钱。那你快吃吧,我刚做好,尝尝我的手艺。嗯真的不错,怪不得叫……我横眉一对他也察觉自己失言,……好吃好吃。我打完了,你给张姐捎去吧。这么快?你不是三只手吧。我又举起了筷子,免打,免打,我没想到你打得这么快,神手,神手!你晚间回来吗?……他知道我的话里意味着什么,那是我告诉他我的等待,他也渴望的等待,犹豫了一下很肯定的说下班就回来,也许是心要靠近时都是先感受到心脏跳动带动的空气,双方都不自然,呵呵今天晚间预备什么好吃的,你可别把我吃馋了,以后吃不着我可就惨了,哈哈哈……。那是暗示我什么,他也知道什么是暗示,晚间给你预备的是豪华大餐,你回来吃就行。什么啊?可以先告诉我好准备肚子啊。开水煮空气管够!哈哈哈……。哎我鞋呢?我指指窗外飞了?那我穿什么啊?那么臭你还好意思穿?……我看咱们俩脚差不多我的鞋你随便穿,不过你得先洗洗脚,呵呵……。小龙看了半天我鞋架上的鞋,唉我要是穿你的鞋助学金就没了。我才明白原来他竟困难到这个地步,我特别后悔,幸亏我们现在已经很对撇,如果是刚开始那对他就是人格尊严的打击,但是这个时候我不能让他感觉我是体谅他,放心你助学金和穿我鞋没关系,再说你不穿你光脚去啊?他无可奈何的挑啊挑啊,还是没有中意的,你先去洗脚吧,我给你拿,他无奈的还有点使气的去了洗浴间,我真是让你气疯了,他出来看我莫名其妙的发火不知所以,你脚洗了袜子没洗又穿上了,那脚不是白洗了吗?我我……,我气的拉起他的腿没好气的把他的袜子扒了下来,去再洗一遍,他乖乖的象做错事的孩子又像被抓住做了那种事的丈夫,他真是懵了,光着脚出来的脚丫子紧张的使劲,哈哈哈,我笑的他脚后跟都红了,我递过在鞋架上早就准备好的袜子,你在这看半天没看见这有双袜子?我我光注意鞋了,没注意没注意。看着他憨憨的傻笑,我很幸福他也幸福那是隐藏不了的,我又拿出一套准备好的迷彩服,小龙,我看工地人家都穿这个,我这也有一套没人穿你试试。他的眼里冒出了兴奋,我看见他里面穿的是不含毛的那种最廉价的羊毛衫,下面也是那最便宜的,看的我有些心酸,小哥如果这样我会扒光他穿的的所有,包括被那廉价便宜污染过的皮肤,他在穿衣镜前照啊照啊忘记了要去上班,后来我知道那是他盼望很久没舍得买的,他就那么一套应季的衣服有时候洗了没干就湿乎乎的穿上……。我去买了西点,熬好了咖啡奶,又是一夜漫长的等待,有了昨天的等待,今天就没什么委屈,只是盼望他快点下班,不用再去扒窗帘他下班就会回来,天又亮了,他还是没回来,我知道工地又有什么不可预见的事了,打开窗帘让那初春的阳光换一下等待了一夜的空气……。

……突然,我看见道口的马路牙子上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口一口的吸着浓烟,后背的露水在阳光下异常的刺眼,是他吗?是他,为什么他不上来,他害怕吗?他害怕我什么?我是不是太露骨了,他是不是不是这样的人,我凝思着,那头抬起了,也看见了我,我们都凝视着,他的目光很疲惫,我的也疲惫,他的头发很凌乱,我的也很凌乱,他在那里坐了很久,我也是在这里等了很久,我们就这样看着,看着……,那是他开门的声音很轻很轻怕打扰我的梦,我没动还是望着窗外,我想起了琼瑶的小说《窗外》,小哥是不是也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窗外徘徊过,我怎么一次都没注意过,小龙不是小哥毕竟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我们都已成人,已经没有了青春的冲动,特别是我被青春的冲动伤害过以后,我失望之至失望之极,我听见他向我走来,早晨的雾气托不住我绝望的泪水,我不能回头,不能让他看见我的失望我的失败,我第一次用这种爱就失败,这种爱不是和小哥那种,我区别不出来就是感觉都一样疼,疼的方式不一样,一股浓浓的烟味,一双手搭住了我的双肩,那双手在下滑,滑过我抱膀的双臂,掐在了我的腰间停顿一下又交汇在我的胸前,我的肩膀上贴过来一个脸庞,贴上我的脖子,贴上了我的耳朵,贴上了我脸,胡须和胡须也贴到的一起,那贴上来的胡须有点硬,嘴角和嘴角贴到了一起,由心呼出的气体交融在一起,带有烟气的味道里还有一股芬芳……

对不起,我知道你等我,我害怕,你太好了,我怕拖累你我怕伤害你,我早就在意你了,你到学校的第一眼我就想得到你,我知道想得到你的人很多,你很冷但你不傲,你很酷我也能看见你温软的眼神,那天我是故意扑上去的想让你注意我,我知道我够不上你,我不死心故意坐在你旁边,终于我可以接触你了,我还要做作,让你更注意我,你太好了,我不敢我害怕我怕爱上你得不到你,那半夜的露露我知道你关心我,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那鱼你一口没动我知道那是等我,那不光是等是爱,我知道那是爱,我得到了,我又害怕了,我不敢接受,我怕那爱不会长久,我不愿意伤好,这样你还可以照顾我久一些,没人这么关心过我,只有你,只有你,我在外面犹豫了很久很久,我怕我进来控制不住我自己,怕你受伤,也怕我自己受伤,我看见你的眼神,我就进来了,你生气吗?

……还说什么,不用说什么

窗外的树上一夜之间桃花满天春风物化大地,那迟来的爱终究是要来,等待和煎熬化作的动力把两颗不一样坎坷的心,把两条不一样经历过磨难的躯体合并为一体,那不是冲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心煲出的真爱。

你说这是什么?

这应该是爱情。

这就是爱情。

你能接受我吗?

能!

……

……天亮了。嗯天亮了。一个新的已经开始,我要走了。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用一夜的时间和我告别,我已经很了解你,我虽然不会相面也没学过心理学,但是我知道你要走了,……真想再伴你一程……。我拉起巳龙的手抚摸着我的脸,你应该有个好的归宿,你应该比我幸福,你是个好人是个好朋友好哥哥一个好情人一个好爱人,谁和你在一起都会安全幸福……。你的故事没完,没讲完,也没完,你不想继续吗?我的故事已经结束,只是没和你讲完,当我和小龙诀别那一刻,我就把我的灵魂埋葬在去往天堂的路上,等着来生去收割……。可是你已经把我拉进你的故事,怎么又放手让我走?……因为故事的尾声需要你,你是上帝的忏悔,是上帝派你来个给我个完美的结局……。我?……是啊,那天在墓地我就把我的结局交给了你。我?……是的,我走后把我们合葬在一起,把我们送归大海,我们都喜欢水,那里很美好,没有烦恼我们可以在那里飞翔。……你不是要极端的走吧?我不会,我知道我这破的不能再破的心跳不了多久,所以我把我们来生的命运交给你,希望你完成我们在人间未完的心愿。我一定,我完成不了我的儿子也会替我完成。我相信。我有儿子那天你一定来,我让他第一个叫你爸爸。我一定来,我一定听……一定听他叫我爸爸,……你要幸福,不要让我再多一个牵挂。我一定。谢谢你,我先说谢谢你,别等我走了你听不见。……我还可以亲亲你吗?

……

……

小弟

我想每天都听见你的声音

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

你是不放心我么

我怕我天天害怕,我不幸福你不是还要牵挂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38 / 69)
洒向天堂的眼泪

洒向天堂的眼泪

作者:飞蛾扑烈火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简介 真实的感人故事,作者好像已经自、杀 这个故事谨献给有过爱情的特别是已经失去爱情的朋友…… 昨天看了星光大道听了一个叫张羽的年轻人翻唱张雨生的《大海》. 莫名其妙的泪水就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如果大海能够唤回曾经的爱…… 他高亢悲壮激情的声音如同粒子加速器冲进入我的动脉 象一股潜流汹涌的撞击我身体细胞的每个角落,打开了一扇扇我自己禁锢的门窗 把我又带到那伤心的世界,我的——大海…… 不是伤心绝顶的人不会知道孟姜女是怎么哭倒长城的 也不能知道祝英台是怎么化蛹成蝶的 幸福的爱情总会隐藏着些许隐晦的缺憾 伤感的爱情却不一定能感动天地 但是我认为只要是爱情,只要是真的爱了不要管是什么样的爱情 就是伟大的,就是值得去颂扬的 那些为了爱情不畏世俗不惧生死而付出的人们 你们的行动可比千古英烈更应当万古流芳! 网友评: 《洒向天堂的眼泪》是一篇极其感人的自传型小说,我一头栽了进去,从此再也走不出来,多年未曾流过的泪水伴我一气呵成读完了全篇。期间,可谓一路感动、一路揪心、一路泪水、一路唏嘘、一路感慨、一路叹息(是天妒良缘呀)。文章或许不见得如何曲折、如何引人入胜,但却如此的平实、如此真挚、如此凄美、如此感人。因为此文是作者飞蛾扑烈火(真名:冕冬)用骨骼为框架,以血泪为文字,用自己的生命写成的、文章写完后作者选择了殉情,他要到天堂找他最爱的人文中可谓字字血、句句泪,其情如海,其爱如山,令人荡气回肠、痛断肝肠、不忍卒读。真可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随”。 文章向我们真实的记述了他与自己的同性爱人小龙的爱的欢欣与苦涩的历程,并在三生石石上做好生死约定,最后,预先安排好友把他们的骨灰都糅合在一起并撒在大连的老虎滩。其文之真实感人、其情之坚贞可贵实可撼天动地。因为当作者著述此文之时,早已下定追随爱人到天堂的必死之心,所以其文其情根本不会有丝毫的虚假之处(事实上当作者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字、向读者们告别之时,他已经服下毒药准备追随爱人而去,抱定从容赴死之心)。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有很多人说好好地活着就是对死去爱人的最好怀念,(我也不赞同作者的如此轻生、放弃生命)但冕冬对小龙爱情的忠贞与专一不就是同性之爱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翻版吗?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如此重情重义、情义动天而又懂得爱和珍惜爱之人是何其难得?当我们把无数的赞美之词献给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同样的赞美之词献给冕冬和他的爱人小龙,难道仅仅因为他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