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Carnival出品

时间:2019-01-17 01:30 /都市 / 编辑:秀英
甜宠新书《海》是Carnival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雨雪,许梓航,楚凡,内容主要讲述:楚凡和郑健宇两人表示不太会和小孩子沟通,便讨论

海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海》在线阅读

《海》第5节

楚凡和郑健宇两人表示不太会和小孩子沟通,便讨论一些别的事情。谢亚讯和两个女生玩一问一答,夏雨雪挺开心摸清了基础状况,又开始担心赵晓实际年龄问题。小敏说唉,赵小姐你保养得真好,你看我这么风吹日晒的都起褶子了。赵晓笑说这么年轻担心什么皱纹问题,不过保养还是必须要的。小敏说,我看起来你也就和夏雨雪一般大,哪像我,哎,岁月催人老哟!赵晓沉默了一会儿说,过了二十五就得更注意一些了。楚凡这边也和郑健宇两人停了,一时间有点尴尬,楚凡小声对夏雨雪说,赵姐只有二十五岁。夏雨雪立马捏了谢亚讯的脸蛋儿说,唉,真好,我也要生个小孩儿养着,晓晓姐这么年轻就能做妈妈了,又活得风生水起的,太好,不像现在有些女星,孩子还没养大自己就快六七十了。

赵晓被她逗得再次笑了出来,又摸一下谢亚讯的头说,我现在也觉得真好。谢亚讯扭了一□子说,妈你再摸我头就要秃啦!

大家都默契的跳过这个问题,夏雨雪将矛头对准楚凡,并叫郑健宇好好记着绝对是第一手资料,楚凡被她左一个你和女朋友怎么样啦?女朋友是不是一位顾姓小姐啊?是不是现在在某某公司工作?是不是背着前女友劈腿啊?听说顾小姐身材很好是不是比较重视肉欲啊?右一个听说你马上就要去西藏了?为什么?是为了躲避女朋友吗?还是……楚凡揉着额头不理她,她继续叽叽喳喳地说你为什么不回答?为什么要躲避问题呢?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郑健宇都看不下去了,谢亚讯看得认认真真的,赵晓低头对他说这是阿姨在和叔叔玩呢,小敏都已经插嘴打抱不平了,终于在出现示意他们安静的人之前,第一道菜缓慢地出现了。

赵晓吃完饭和谢亚讯回去了,剩下几人还想去玩,小敏立刻爆发八卦,连珠炮似的问题不比刚刚夏雨雪逗楚凡差,这是怎么回事?赵晓到底多大了?儿子是自己的还是帮别人养的啊?我听说她结过婚啦!夏雨雪说去去去!不关你事儿,别八卦了。楚凡也说找地儿玩儿去。走吧走吧!郑健宇一听就跑去开车了,夏雨雪嘟囔了一句,还真是没个少爷样子。

由于郑健宇已经全身心的投入不再幻想其他事情,销量接连上升,在圈内已算新贵。所以他就更加担心,毕竟潮流和时尚都更换太快,而HI-end更是迅速,所以只有努力寻求其中可以传承的经典,然后随时随刻提高警惕留意最新动向,夏雨雪神经也跟着紧绷,因为男生的潮牌她认得的俩手就能数完,还加上了CK。被郑健宇丢去整理东西,不过她倒是忙中有闲空给赵晓发去慰问以及抱怨短信,赵晓也不再更进一步的表示,夏雨雪就自己加油说,这就是非把人拧过来必经之路。赵晓自然是处在这个犹疑不定的时期,她自觉夏雨雪这样是不正常的,她这样也是不正常的,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去接近夏雨雪,她就如同夜里的月亮冬天的火把,让你跟着过去,哪怕是摸不到或者会烫着。赵晓心里知道自己可能完了,不过要尽量把时间拖久一点,说不准、说不准还有救。

15

15、14 ...

不过她错估了一点,夏雨雪看起来单纯活泼,可惜她在某些方面就是有种诡异地执着。郑健宇庆祝自己的杂志在这一年的终于上了轨道,新年将至自然要有年会,请的人有这年里在杂志上露过脸的所有目前能请到的人,他们作为新生的代表,也有很多时尚红人赏脸应邀,赵晓作为在这年杂志上出现最多的人物,而且次年会继续专栏的人当然也在列。她是和颜朗一起出现的,最近颜朗在国际T台上风光得意,不少新锐设计师邀请他都爱理不理,不知为何会愿意跑来这里,郑健宇顿觉脸上长光不少。颜朗四处瞄了几眼,郑健宇像和他寒暄两句,没想到他冲到夏雨雪面前戳了戳她,夏雨雪恶心他说,你干嘛和赵晓一起来的?郑健宇被呛住了,连咳带喷,颜朗说,哟,听这口气挺酸啊,怎么,我一共才见你两面,你就吃醋了?夏雨雪快吐出来,颜朗哈哈笑说,我可是专程来感谢你的,你也拐弯抹角算是我的恩人不是?夏雨雪摇摇头,你谢楚凡去。颜朗说诶,倒是,你怎么……?夏雨雪惊呼,你居然不知道?我们杂志这么大头条楚凡感情状况:单身!颜朗嘿嘿一笑,哦,哦?哦!你……甩了他?夏雨雪又摇摇头说,你这人忒恶心,别谢我,小心你一个跟头摔下去,爬起来就难了。颜朗当时春风得意气盛时,只是抿起嘴露出了一个笑,却未曾想过后来这事真的发生,若非夏雨雪,他可能连爬起来都困难。

夏雨雪掠过他走开,郑健宇指着她说你回头跟我解释一下!夏雨雪没理他朝赵晓走过去,她感觉赵晓挺想离开,着急都表现到脸上去了。夏雨雪递了香槟过去问,你有事?赵晓回头看见是她就点点头,亚亚一个人在家呢。夏雨雪嬉笑,我现在算找到年轻妈妈唯一的不好了,就是明明应该在外面玩但是家里却有个小东西巴巴望着呢。赵晓也笑了出来,说起来亚亚也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不放心你干嘛不回去就好了?夏雨雪问她,看见赵晓面有难色的样子就继续说,这里也没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不是?我送你。赵晓呵呵笑了,你送我?夏雨雪挑高眉毛像在说,你不相信我?赵晓不说话,她就自己给自己解围,我不会开车,还不会搭车么?你肯定没开车来吧。赵晓点头,没有。她看着夏雨雪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就答应了说,那走吧。颜朗一边和郑健宇寒暄一边伸头看着夏雨雪和赵晓出门去了,嘿嘿,有点意思。

夏雨雪一路也不多说话和赵晓到了楼底下,沉默了一会儿赵晓下了车,夏雨雪正也想了想正要叫车调头,突然听见赵晓伸头问了句,要不要,上去坐一会儿。夏雨雪心想你磨蹭这么半天才说,心里不是有鬼就怪了!她也不故作矜持了,给钱跳下车。深吸了一口气在赵晓上楼之前拽住了她的手,赵晓微微有一丝的挣扎然后转头问,怎么了?像是在问一个小妹妹。夏雨雪盯着她反问,你说呢?哼,赵晓,也这么久了,你又干什么呢?赵晓不知道该说什么。夏雨雪站在楼梯下一阶,赵晓站得高些,因为两人的说话声控的灯忽明忽暗,夏雨雪抬头被那灯晃得有些泪光盈盈的样子,赵晓被她拽得厉害,外套有些滑掉下来露出一点点肩膀。只看见她口鼻里呼出的白气。夏雨雪放开了她说,算了,我也不上去了,冷得很,你快进去吧。

赵晓迟疑了一会儿,看见夏雨雪往下走就上去了,期间回头一次发现夏雨雪也正在盯着自己,突然就飞似的跑上楼了,她还没上到几层就再被人捉住。心里猛的一颤,回头正是夏雨雪一手提着自己的鞋一手牵住自己,还没反映过来就被她逼到墙角吻住了自己的唇。她还是不拒绝,也不反对,有些迷糊了,却没有放开。长吻结束,夏雨雪没开口,赵晓却先说了,我、那个、我、我先回家了。夏雨雪本来是拧着她的手腕的,这下下意识松了,叹了口气说,算我自作多情吧。再见。

夏雨雪有那么一丝丝期盼过她会追上来,不过她自知此为毫不现实的想法。赵晓一进屋发现谢亚讯揉着眼睛出来问妈妈回来了?赵晓抱过他亲了亲说,吵到了?快去睡觉!谢亚讯哦了一身转身回房间了,赵晓走到窗口看见夏雨雪哈着白气慢慢走着的样子,就觉得有点心疼了。

开门的声音吓到了刘崇,夏雨雪推门就知道有问题,复而又关上了。刘崇要推许梓航起身,谁知道许梓航闷哼一声说,喂!然后俯身趴在刘崇身上。刘崇说,好像有人来了。许梓航根本没理,说刘崇,你不要疑神疑鬼的。刘崇正儿八经地说真的是,我听见了。许梓航白他一眼,你怕什么,怕夏雨雪?她比你邪恶多了。看见也当没看见,自在得很。刘崇脸红了,许梓航去咬他说你真可爱,不过你先应该对我负责吧?

夏雨雪在门口坐了挺久,估摸着许梓航差不多该完事了,就站起来重新开门,手已经冻得快没知觉了,鸡皮疙瘩起了满身,心里把所有的人都骂了个遍。才好不容易把钥匙戳到孔里,颤抖着开了门,大喊一声,许梓航我回来了!满意地听见一阵乱七八糟地声音,很快声音停下来了,许梓航慢悠悠地说,哦,吃饭了?没吃我这儿也只有泡面啊!夏雨雪问,你怎么不开店啊今天?这段时间生意不该挺好才对吗?刘崇踢了许梓航一脚藏在沙发里,夏雨雪又叹口气说,我有点晕,去洗澡了啊。许梓航跟在后面喊着,喂!喂!喝醉了不准洗澡!喂!然后被夏雨雪砰地一下关在门外,吓得他退了一步在门外骂,你疯了吗!?你想把你哥撞成残疾吗?你没死过吗?一边骂一边就帮刘崇抓起衣服说,进房间进房间!刘崇有些懵,问,她都回来了啊!许梓航揪住他的腰说,怎么的,这么不负责啊?这就想跑了?刘崇结舌说不是!许梓航就嘻嘻笑了,好啦,进去啦!进去进去,听话!

许梓航看着夏雨雪擦着头发出来一副精神不振的样子就说,吹了头发再睡!夏雨雪又横他一眼说,关你屁事,刘崇在里面吧?你别惹我啊!许梓航想把她揪过来,被她溜了,又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许梓航站在门口发了一会儿脾气就自己笑着捂着腰跑回自己的房间了。刘崇问他怎么了,他倒到床上搂着刘崇说,没怎么,我们继续我们的。

16

16、15 ...

虽说许梓航没再理夏雨雪,不过他这一夜睡得不是很踏实,刘崇也被他弄得七上八下的,终于在快天明的时候把许梓航摇醒了问,你到底翻来翻去干嘛!许梓航一个挺身坐起来从床头翻出一个温度计,刘崇拉着他问你干嘛?许梓航咻地就冲出门去,站在夏雨雪门口敲门,夏雨雪!夏雨雪开门!夏雨雪?雪儿?雪儿?许梓航去拧把手,被夏雨雪从里面锁住,刘崇套好衣服出来,到底怎么了啊?许梓航把刘崇拉到一边说你让让,待会儿伤到你,刘崇更加郁闷他把自己当个女生保护的时候,就看见许梓航退后一步用力一脚揣开了房门,跑过去看见夏雨雪昏昏沉沉有气无力地问怎么了?许梓航跑过去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温度计都丢了,指一下某个柜子给刘崇开始指挥,还不忘一边骂着,死丫头就知道你不让人省心!哎这个死丫头。

把刘崇送去上班的时候许梓航都还在骂,刘崇也有些担心地问,没问题吧,不送去医院啊?许梓航摇头倒也不用了,小感冒发烧而已,已经请好假睡一觉就没事了,这丫头叫她不要穿这么少她不听。刘崇要开门下车说,那我上班去啦,许梓航嗯了一下说,晚上来我家吃饭?刘崇嗯嗯啊啊地答应着鬼鬼祟祟走开了。许梓航心里直好笑,不知道他怕个什么。

回到家里夏雨雪已经醒过来了,许梓航见她一边穿外套一边夹着手机说着什么,就问她你怎么……夏雨雪对着电话说了句你先等等,对着许梓航就开始骂,许梓航你要死了?你给我吃的什么药啊安眠药吧!间或咳了两声继续,你害我迟到你怎么收拾吧?许梓航也怒了,你别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了啊,你这要怎么去上班?啊?夏雨雪白他一眼,我不跟你说了!又抓起电话继续,揪住许梓航的领子说送我!

过了几天,赵晓虽然有些担心夏雨雪,却被其他事情耽误了一些,谢均把谢亚讯接过去玩,说是要到年后再送回赵晓那里。夏雨雪已经有点放弃了,顺便懊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她,嗓子还有点哑,和几人一起清点衣物和听服装编辑的安排,只是看一切都似乎特别慌乱和兴奋,转头问怎么回事,小敏尤其兴奋得快跳起来,来回走着这下正走到夏雨雪边上,就说你不知道么不知道么?颜朗要来!颜朗啊!!夏雨雪愣了一下,哦了一声,心里盘算着他到底唱的哪一出。叫各人都准备着,又问郑健宇哪儿去了?但是一切好像都有点紧张,超脱了她地预期。

颜朗一来排场就大了,自己带的化妆师,自己带的服装,自己带的……夏雨雪扶着额头压低了声音训,颜朗你什么意思?他的经纪在助理耳边耳语了什么叫其来传话,夏雨雪感冒未好还处在一种间或耳鸣状态,也听不清他冲自己说了个什么,总之不是什么好话,听不见挺好。颜朗等他说完了才慢悠悠地阻止。夏雨雪说,我倒是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来,助理叽里咕噜说了一堆大概就是说夏雨雪算是什么人。颜朗浅浅一笑,当然是因为知道你在这儿我就答应你们老板咯。夏雨雪皱皱眉,那你自己带这么大堆人来是干嘛?气氛突然有些僵硬。颜朗说,你们的化妆师……我还是带对了的,我还说如果是赵晓姐可能是不错。不过……

夏雨雪也就火了,她偏争这口气,说,好,颜朗,你要赵晓是不是。经纪人说,哦,不是,是如果是赵晓我们就稍微放心一点,不过当然比不上。夏雨雪说,不,我的意思是说,如果颜先生指定要赵晓,我就叫她过来。她听到有人不信任地嘀咕着,经纪说,呃,倒是不用了,我们都带了化妆师了。夏雨雪叫人去找郑健宇来,然后说着,不好吧,你看颜先生这种身份,赵晓现在是最红的化妆师之一,在我们杂志上也有专栏,反正也都是要拍的,赵晓不是挺好?她思绪处于混乱状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谁知颜朗拦下要开口的人,说,好啊。

夏雨雪就掏出电话一边说着失陪一边硬着头皮想第一句话怎么开口。

在嘟嘟几声纠结之后,赵晓接了电话,夏雨雪沉默了一会儿就开始说,赵晓听完也沉默了一会儿说,嗯,在哪儿,我就过来。

她看着赵晓自己一个人带着化妆箱就出现了,有些闪躲赵晓的眼神。然后在赵晓工作开始之后又再也移不开眼,颜朗本身已经很出色了,赵晓并没有多加修饰。正是出神的时候,夏雨雪接到郑健宇电话,那头似乎在谈什么,郑健宇很急的声音问怎么了,夏雨雪大概解释了一下。郑健宇也愣了,说不知道他会这样,可是你也不能把赵晓就这么直接拉过来了吧,试妆没试过,连看都没看过设计,你这个……夏雨雪说,没关系,首先我相信赵晓,其次,颜朗也是这个意思,他倒很有胆子。郑健宇沉吟一声,好吧,我还在有事也过不来,你这么搞还是有点……嗯,你看着办好了。夏雨雪嗯了一声,颜朗和我本身就,有点小过节。不过没关系,他其实人还算不错。就是年轻了点儿。

就是年轻了点儿,有点急进有点自视过高,总之,夏雨雪隐隐觉得他要摔个大跟头。只是现在她并不明确,她被赵晓和颜朗吸引住了,他们俩好完美,完美得想去打破这种完美。赵晓在空档走过来,夏雨雪正叫人把衣服都全部保护好,赶快收拾收拾,该送回去的送回去。听见背后有个声音说,你是不是感冒了?夏雨雪停滞了一下,然后点个头,嗯。赵晓抿了抿嘴,又有些犹豫,结巴地说,今天,要不要,到我家吃饭?夏雨雪回过头,嗯?赵晓站在身后一点都没有扭捏的样子,夏雨雪突然笑了说,好啊。

两人一直这么有些尴尬,赵晓去做饭端上来,夏雨雪只吃了一口就放下筷子。赵晓问怎么了?夏雨雪叹一口气说,你到底是怎么把谢亚讯养这么大的?赵晓有点不太好意思说,出去吃吧。夏雨雪说算了,也亏你碰到我能吃下去,若是换了我们家许梓航不全部给你倒掉才怪。赵晓皱皱每说也还好吧,能吃啊,家里能做到这样不错了吧?夏雨雪一听就站起来,问,盐放哪儿?赵晓愣愣指了,夏雨雪就说着我看都饿得差不多了,炒饭吃吧。很快就端了蛋炒饭上桌,赵晓自愧不如,夏雨雪埋头苦干不再多说。一时间又静得只听得到呼吸,夏雨雪只听见自己咀嚼食物和吞咽地声音,觉察到赵晓在看自己,还是不动声色。

若是赵晓不动,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往前了,人要脸树要皮,许梓航是异类另当别论。赵晓突然抬起头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夏雨雪嗯了一声,赵晓就又沉默了,夏雨雪看她收拾碗筷,说我可不可以去用一下洗手间,赵晓指了方向,夏雨雪默默地走过去了。其实赵晓心里一片凌乱表面认真洗碗,身边慢慢出现一个影子,很顺手地接过赵晓洗好的盘子擦干。不经意间手指的碰触让人觉得异常紧张。夏雨雪决定做出最后的尝试,她在接过盘子的时候故意没捏住,盘子就从指尖这么溜下去“哐当”摔得粉身碎骨。夏雨雪一边忙着说对不起一边蹲下去捡,赵晓一把抓过她的手说划伤了怎么办?你是怎么长这么大的?不知道要用扫帚吗?夏雨雪不可抑止自己勾起的嘴角对上赵晓真是着急的眼睛问,赵晓,你是不是也有点喜欢我了?赵晓答非所问地逃避说,我去拿东西打扫了。夏雨雪反手握紧,你不用逃了,你逃也没用了,你就是喜欢我!说完就凑上前去吻住赵晓的唇瓣,一面伸手邀住她把她往刚才来的客厅带,那样深情缠绵地吻就没停止过,两人双双倒到沙发上。衣服已经七零八落,夏雨雪解开了她的内衣扣又去啃噬赵晓的脖子,双手不忘了轻柔扶上赵晓的柔软地腰肢。赵晓是害羞的,她知道夏雨雪在做什么,想要阻止、不太喜欢,但是又停不下来,如同最细密地蛛丝——你越是挣扎,她就越贴得近越附得牢。夏雨雪性格里带着男性地霸道和强势,却又和自己本身女性的柔弱混合在一起,赵晓觉得,两个女人间这么亲密地拥抱,竟是温软如同世界上最懒散又瑰丽绵软的噩梦。

可怕却流连忘返。

17

17、16 ...

两人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赵晓被夏雨雪拥在怀里。她得意非凡有一搭没一搭地想聊天,赵晓却还处于对自我的震撼中没缓过来,夏雨雪似乎感到她地怪异,小心翼翼又带着委屈地问,你生气了?赵晓摇摇头,然后回身吻过夏雨雪的脸,我没有生气,我只是不喜欢。夏雨雪不太理解,赵晓说,我喜欢你,可是我不喜欢我们这样。两个女人□,超过了我的底线。

夏雨雪长久没说话,赵晓以为她怎么了,夏雨雪突然哈哈笑起来,这点破事我以为怎样。赵晓,我不是下半身主导的男人。夏雨雪觉得下半句有点文艺就没说出来,那半句是,我追求的是和你精神上的契合。后来夏雨雪自掌嘴巴觉得好在没说出来,不然还不知道赵晓有多么厌弃鄙视自己。

赵晓不后悔叫夏雨雪回来吃饭,不后悔和夏雨雪在一起,甚至觉得这是她做过最正确的事,她并没有表露出来。不像夏雨雪,早就飞上了天。夏雨雪持续亢奋到逼近春节,她告诉许梓航要出去玩,许梓航说好啊,我也想去,刘崇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咱一起呗。夏雨雪一脸厌恶,走开啦走开!许梓航脸色阴沉地问,你是不是和上次那个女生好上了?夏雨雪得意地点头,许梓航火了,告诉你多少次了,你一个女孩子!夏雨雪瞪他一眼,谁说我玩了?我可没玩!许梓航就更冒火了,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夏雨雪的眼神里满溢着光华色彩,看他没了言语下巴一伸嗤了一声跑了。开始计划自己的七天假期。

其实春节的假期飞快就过了,因为谢亚讯回来了,夏雨雪也没了先前的肆无忌惮,她倒是积极主动地要和谢亚讯搞好关系,许梓航就更加生气说你怎么还帮人养上孩子了?你说你都找的什么人,这么年轻拖着个孩子她又能好到哪儿去?夏雨雪一边吃饭一边翻手里一大叠资料,懒得和他吵,一反常态地慢慢解释,赵晓以前是什么我管不着,你更管不着,不过你这一天到晚的也够潮了,怎么搞的连当红化妆师都不知道?许梓航一拍桌子,那就更不行了!她都半个公众人物了,你想这事捅到爸妈哪儿去吗?夏雨雪不吱声了,许梓航以为自己有点点影响到她了,哪知道夏雨雪翻着翻着突然哈哈笑开了,立马掏出电话。许梓航听她难掩自得神色地说,建宇oppa建宇oppa,找到最最特别最最适合……嗯,好拉我是说找到模特了!……嗯,你绝对喜欢……嗯……可做后续有难度,对对,是啊,哎呀你别担心,一准没问题,是,我知道上一期颜朗的不错,我保证这个也能找到大批女性读者的。说完挂掉电话就冲许梓航命令道,明天跟我一起去,你也听到了吧,你就是新模特了。许梓航眼睛瞪得犹如灯泡大小,夏雨雪又说,诶对了你最近见到楚凡了么?他死哪儿去了?我明天叫他也来商量商量。许梓航坚决不要,夏雨雪就说你不去你就等着吧,你等着!我让你和刘崇好不上!许梓航气急败坏地指着她连声说着,好啊你,好!很好!心里却想着,我也得让你们俩好不上!

郑健宇的确满意许梓航,这个男人带有混有一种独特的妖媚气,但是又不是那种娘娘腔,问她哪儿找来的,夏雨雪说我这可是把老本都赔上了,这个人可是我老哥。郑健宇哭笑不得地说你怎么拖家带口的就上了?夏雨雪不理会他的揶揄,问你怎么不去看看,郑健宇站起来指挥她,一起过去,你翻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楚凡在和赵晓交流想做出的效果和气氛,小敏一脸认真地在一旁听着,满脸都是崇拜,楚凡出去转了那么一圈回来人变黑了不少,显得两个眼睛更加黑亮有神,不过似乎总把眉头纠结起来。夏雨雪直觉他兴许遇上了点事,心里偷着乐,嘿春节才过几天你就悲剧了。随性听了几句发觉楚凡变得更加深沉了些,不过她没兴趣管,整个人只顾着欣赏赵晓去了。

过后她和赵晓谈起来说楚凡更好看了,似乎好像记得楚凡说,顾嘉羽什么的。赵晓就说我看小敏好像很喜欢楚凡的样子,顾嘉羽是他女朋友?夏雨雪抠抠头说,我也不清楚,这个女的,怎么说呢,唉,不说了。她又在这档口想起那天许梓航脸色缓和了一些,就对赵晓说,啊,我哥放弃了。赵晓说放弃什么,夏雨雪扭着身子故作可爱地说,放弃阻止我们俩啦!赵晓被她逗笑了。

许梓航那天不但脸色缓了,后来因为夏雨雪故意搞的这破事他和赵晓相处了个几天,完后就叫夏雨雪改天带上赵晓一起去吃饭,夏雨雪说刘崇也去?许梓航说是啊,希望不要弄得很尴尬,夏雨雪也点头说是啊,不过担心的却是另一番事,她问,他还痴迷着那个姓名的东西?许梓航傻兮兮地笑了几下,说,啊。

赵晓和她相处久了发现她实在有点小矫情,好不容易空出来的休息日她可以找最近的地方去玩一两天,有时候就翻旅游杂志,还是那种写得特别文艺的那种,不是介绍这里怎样那里怎样那种,脾气还是一样地奇怪。有太多的好,比如会做饭,会撒娇,会唱歌,也有太多地不好,可是赵晓觉得在她身上都特别可爱。

她是她的缪斯,赵晓做的妆面越发浪漫多情。不过相处时日虽然渐渐长了,时间却并不多,谢亚讯看夏雨雪的眼神开始有点怪怪的,这是必然的,就算只是刚懂事的几岁小孩儿发现家里时不时来了同一个人,还会给自己做饭都会感到诡异,何况他并不是太小,快上初中了,而且现在的小孩谁不早熟?谢亚讯趁赵晓转身走开的时候,突然问夏雨雪,你到底和我妈什么关系?那语气根本不像一个孩子,夏雨雪一度以为他谢均附身,还好赵晓及时回来了生生掐住这个话题。许梓航说要赵晓一起吃饭的事情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一拖再拖,比如许梓航把夏雨雪大骂了一个周左右,因为有人从杂志上认出许梓航跑来看热闹,好嘛,于是他平白多了无数桃花,夏雨雪一边挨骂一边心想怎么这么多女性同胞不开眼,他许梓航要喜欢女人,还用被赶出家门吗?比如赵晓接到的工作越来越多越来越特别,比如跟着明星跑拍摄、秀场、电视节目,谢亚讯和夏雨雪混得越发的熟,呃,撇开他仍旧很在意夏雨雪和他妈是什么关系,两人相处得非常愉快,夏雨雪觉得他肯定心里隐隐约约是知道的,却不甚明了。

18

18、17 ...

拖拖拉拉杂志连带增刊一起出了三四本的样子,赵晓和刘崇才总算是见面了,刘崇很是尴尬,反而赵晓并不太介意。许梓航虽然算是同意了,却还是没有太消气,这么久和赵晓接触下来,不得不承认她真是适合夏雨雪。却又觉得她好像不太理解夏雨雪,曾是私下里,他收店回家正赶上夏雨雪那日未去上班,要陪赵晓去干个什么。有些迟钝地拉住她问,雪儿,是不是我害了你?夏雨雪装傻充愣,是啊是啊!晚上我回来做饭啊,你别将就。作为夏雨雪来说内心也是不好受的,就因为听到了他这句话,其实不能算做谁害了谁,这个取向问题并无对错,只能说她夏雨雪掐灭了自家最后的希望。那天问过之后,夏雨雪收拾东西搬到赵晓家去了,算是接受伟大的监管谢亚讯之路,刘崇被许梓航连蒙带骗接了回去。

夏雨雪和许梓航两人联机打游戏,赵晓在一旁看着间或换上去玩玩,刘崇这两日迷和名字有关系的东西,整天抱着一本关于姓名学的东西。夏雨雪刚把视线从赵晓身上转开就看见刘崇认真滴研究还一边自言自语,哦哦!原来是这样!

夏雨雪崩溃了,吼他说,刘崇!你疯了还是?这都几个月了你怎么还在研究这个?许梓航一边哈哈大笑,哇哈你又被我全歼了。诶你别管他,他这两天迷这个。还自以为能解释得头头是道的。刘崇和上书说,我觉得还是挺有道理的,你看我就觉得你的名字起得比许梓航的好。夏雨雪说哦?刘崇就一本正经解释说,点多易出头,你看你现在,横表多财,你也不缺钱吧?名字第三声多能折腾,你就能折腾。赵晓忍不住笑了,夏雨雪一掌拍掉他的书说,拉倒吧你,许梓航的名字起得多好啊,当时我爸希望他成才,什么是梓你知道么?梓为良材,可做大船大梁,大船是什么?不是航么?我的名字好个屁啊,一点儿期望都没有。

许梓航呀哈哈哈哈笑着又灭掉了赵晓,赵晓交还给夏雨雪,听见刘崇问,真的?真的?赵晓也就来了兴趣,对啊,怎么说起来这么愤恨呢?夏雨雪白了一眼儿许梓航说,当年许梓航多风光啊,正是我爸他妈浓情蜜意之时,灰姑娘的童话啊那可是,中文系才女加帅小伙。羡煞多少人啊,我出生那会儿正值他妈怀着我我爹四处拈花惹草,中文系才女多牛逼啊,一个名字就叫我爹回心转意了。他妈最喜欢念叨我说生我差点儿死掉嘞!我还这么不听话。赵晓说都什么和什么啊,你又编故事吧你。刘崇向许梓航求证,许梓航说,她这是有点夸张倒是没编,我妈就是在医院把我爸呼唤过来,我爸也确实吓着了,我妈就说,女儿名字叫夏雨雪!我爸没说话,我那时才多少岁啊。印象巨深刻,我爸就哗地哭了。我也就跟着哭了。后来我妈才老念叨,这名字起的是汉乐府里面的篇章,夏雨雪就老说我知道,还珠格格里面就有!赵晓说那是什么篇?夏雨雪突作捧心口状念: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刘崇哈哈哈哈笑到桌子上趴着说,本来挺好,结果你突然提到这么一部片子。太有效果了。赵晓也笑得直不起来,许梓航摇摇头说,你们要看我妈听到这个事情那才是想掐死她。

赵晓看见夏雨雪有继续发作的迹象就赶紧制止,好了你别耍宝了。夏雨雪突然抬手看了看表问,亚亚到底是几点下课啊?赵晓说还早,他说今天要在学校干什么什么……夏雨雪就急了,你怎么当妈的啊,他要干什么你都不知道?赵晓白她一眼,他都这么大了,比起来你还更能捣蛋一点。刘崇颇有羡慕神色,许梓航就说,诶诶,刘崇,我们也去弄个小孩儿来养养?刘崇扁扁嘴巴,你说得跟吃个饭一样,有这么随便吗跟玩儿似的。赵晓说,还真是玩着玩着就大了。夏雨雪说对啊,解救解救饥饿儿童。许梓航就立马条件反射地大呼,呸呸呸儿童,我要养就从小婴儿养。夏雨雪就拉扯出一张鄙视地脸来,你就养吧,小心养出个分不清世界上究竟该是男人爱男人还是男人爱女人的。刘崇点头说就是就是就是,到时候孩子问我怎么有俩爸我们怎么回答。许梓航拍拍他的头赞许道,嗯不错嘛,已经想到这么远啦。刘崇脸唰就红了。不过赵晓眉头有一点点皱起来,夏雨雪兴致也不再高昂了。

这是个过于现实地问题,尤其对于正处在各方面开始发展的谢亚讯来说。谢均也无数次表示过想把谢亚讯接到他那儿去。赵晓是亲生母亲当然不用说了,可是这几月下来夏雨雪也非常不舍。似乎是觉得气氛突然有些凝滞,刘崇赶紧问,那赶巧了你妈姓夏,要是非跟着你爸姓呢?夏雨雪想了想说,我妈也说过,当时就起好名儿了,许梓航颇为惊讶,哟?我怎么都不知道,夏雨雪就说,爸说的,如果是男的,就叫许梓业。你不是叫许梓航么,就叫这个了呗。许梓航问这又是为什么啊。刘崇说对啊又有个什么名堂。夏雨雪一副你们太没文化了的感觉,充分批评了刘崇身为文字工作者一点儿文学素养都没有。刘崇虚心请教,夏雨雪还端着被赵晓骂了几句才赶紧哄她说,乐府里面有一首,叫子夜歌,后世又有很多人都写过,而且很多都是表达思念之苦。不过是男生叫子夜有点女气,就叫梓业,又可当成业之栋梁做讲。你知道的,她们学中文的酸叽叽的。

(5 / 12)
海

作者:Carnival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赵晓第一眼见到夏雨雪的时候,心思绝对是干净的,可是夏雨雪的那活泛的小心思可就不这么纯粹了,但是她天性太散漫,又喜欢异性之间那微妙的感触,她如何享受浅淡至极的相处呢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雨雪,赵晓,颜朗 ┃ 配角:郑健宇,楚凡,许梓航 ┃ 其它: 原文地址: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