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离非鸟婆婆/pooloopolo全文阅读 年代:现代

时间:2019-01-18 15:20 /都市 / 编辑:林啸
主角是龚恩其,龚限休的书名叫《迷离非鸟》,本小说的作者是婆婆/pooloopolo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仿佛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从头到脚

迷离非鸟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迷离非鸟》在线阅读

《迷离非鸟》第37节

仿佛不经意的一句话,让我从头到脚凉了一遍。

"妈的!我说我爱你你听不懂啊?"我顿时生了气,猛地推开了他。

"我知道了!"脸上突然出现的是像个孩子一样阳光灿烂的表情,这样的龚恩其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接着做吧!你刚弄得我很有感觉说。"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啊?"

"你真的是我见过的第二可爱的人!小壁虎~"

"谁是最可爱的人?"

"啊...是人民解放军来的!"

"||||||||||||||||"

......

"喂!说实话,你心里最喜欢的人是谁?"

眼前是漆黑的天花板。我躺在那里,与龚恩其的身体交错成十字,仰望着头顶上,天花板很矮,有些沉闷,如同室内的空气。情事完结后的气味低空弥漫,身体倦累,但是神智清醒。

我知道我这样问就像是个幼稚的初中女学生一样,但是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人说人一恋爱就会精神错乱,幸好我只是变得比以前低龄,值得庆幸。

"最喜欢的人啊......!我妈!"龚恩其垂直地举起手,仿佛抢答的样子,"我妈美啊!还没有变成黄脸婆就被人杀掉,所以是永远的一朵小红花!"

"切......"

无聊......

"唉!说实话,你没有别的什么问题要问吗?......比如为什么我对做女人这么在行?"

"谁管你!"虽然说他被插也能这么爽让我挺惊讶的,但是这个家伙本来就私生活糜烂,我也没什么觉得不敢相信的。即使有一天他来跟我说他得了ADIS我也不会怎么样,既然选择爱男人,就算是我自己因为这样死掉也认命。

"我第一次的对象是老妈的哥哥,十三岁的时候,不小心就被上了......然后第二次是学校的老师,他以为我还是童贞,对我很温柔呢!不过后来受不了对方的温吞,刚好他要结婚,就借机甩掉了!想想这个还真有些内疚,他对我挺好的,跟我还信誓旦旦的,也说过那种白痴的话,不过反正又不能结婚,说了也不能当饭吃。所以,你也给我少说,听着怪恶心的。"

"我呸!你以为我想说啊?刚刚那个是精神错乱了!"

"所以说,多办事,少说话!苦干实干!那个才是经典名言。"

"|||||||||||||||"

"喂!要不要再来?这么一说我又想做了!"

"你去死吧!"

"小壁虎,这次我们打电话去叫休来一起做吧!好久没有三个人一起了~~!"

"......为什么不叫诚来?"

"那个小子有点麻烦......总之叫休来就没事的!"

叫龚限休来就没有事情吗?

翻身去找手机,喜滋滋地按下号码的龚恩其肯定看不到吧,我的表情,如同室内一般阴暗的表情,被黑暗所掩盖。

"我们一起,杀了恩其哥哥怎么样?"

"......恩其哥哥从来就不会看着我......"

那样的带着怨恨的说话,我想现在的我也许可以了解了......

梅雨季节过后,天气开始变得潮湿烦闷,身体上还没有能够完全感受到这种炎热燥意的星期三的傍晚,受不了办公室里窒闷的空调气味,粗略浏览过助理拿进来的第二季度的业务报告,感觉到了饥饿感,打开百叶窗往下看去,办公大楼的底层,不断有各个餐饮外送公司的人员进进出出,甚至连保安都捧着盒面蹲在一边满头大汗地吃着,有一种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饥饿感侵袭过的错觉。

接近五点的时候,父亲打了要接下来开会的内线。

搭乘私人电梯离开,经过公司大厅的时候,落地钟敲了正好五下。

天空的颜色是晃眼的一片雪白,但是不愧是位于市中心的黄金地段,霓虹已经撇开夜色初上,街道两边,一些隔音效果不够好的KTV包厢里,开始隐约传出了纵情声色的乌鸦声音。

刚下过雨的地面上,原本被烈日晒得泛白的沥青路面被浸泡过,恢复了本色的棕黑,湿油油地泛着明亮的点滴。漫步其上,有种像踩在星空中一般的漂浮错觉。

穿着无袖T恤,被雇佣后的这两个月吃得明显有些发福的司机驾驶着那辆没事就冲一下水的黑色别克,在我身后停停赶赶,而我则是坏心地连头也没有回。

"我说大少爷,求求你就别让我为难好了!"不断地伸出那颗头来,哀求的声音再再说明了我不是一个体贴的雇主,不过想到自己在这方面从来都没有雇过人,于是对自己的任性付之一笑。

在此之前,我服从;在此之后,我枉顾。这就是认识龚恩其之后的改变。

* * *

"店长,这个周末去了哪里?"

站在一边的陈为我拉开了吧台前面的一张高脚椅,斜靠在一边问我。

陈吴奥,之前是酒吧雇佣的美貌调酒师,而最近开始成了老板之一,不过在人前,他还是固执地只叫我店长。我懒懒地斜看了一眼他依旧挺拔的身材和依旧可笑的板寸头,浅浅地扯了一下嘴角。

经他这么一问,才想起已经很久没去Anyhow--这间我几乎可以说得上是因为龚恩其而开的酒吧。自从那件事情之后,我已经不太去了。表面上是休息的地方,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只是偶尔的记忆重温而已。而这种软弱的行为则在最近越来越感到疲倦。

"去乡下踏青了。" 自 由 自 在

而听到我这种回答的陈只是挑了挑他那两道被他自己称为卧蚕眉的不相称眉毛,回道:"啊!这么热的天,难得店长还有如此雅兴,真令人惊讶啊。"

"怪我没带你去吗?"我伸手欲摸他的脸,而陈则是身手矫健地避开了我的揩油。我摊开落空的掌心,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回头,看到他那张颇为英俊的脸正在得意地笑着,不由得心情变的好了一点。

"只要店长下次还记得人家就好了。"刚开店,迟缓抒情的音乐,加上这么养眼悦目的脸,心情确实会好起来。我在心底里干笑了一声,如果我选择的人,是像眼前这样的美人,也许早就天下太平了吧。

"去见了什么人吗?突然间变成这样一副伤感的蠢样,还真不适合你!"明明是优美温柔的唇型,可惜说出口的却是不可爱的话,我微微皱了一下眉,转开了头。

(37 / 41)
迷离非鸟

迷离非鸟

作者:婆婆/pooloopolo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文案: 诞于同一个母体,同时呱呱坠地,却在光阴流转中,变成了飞鸟和鱼。 哥哥羡慕着飞鸟般翱翔的弟弟,弟弟只凝视着沉鱼般平泊的哥哥。试探,磨擦,勉强维持的平衡,在哥哥决心娶被弟弟强暴的初恋女孩时分崩离析,原来这份远超血缘的爱,早已存在彼此心底。 逃离故园的兄弟,面对都市的光怪陆离,却如断翼般无所凭依。 我的半身啊,我的兄弟。若是还有机会与你合展双翼,是否就能找到通往乐园的道路不再迷离?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