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那些同志孩儿小说大结局 主角:莲姨和尔冬和小亮

时间:2019-01-19 04:02 /都市 / 编辑:阿黎
主人公叫莲姨,尔冬,小亮的小说是《我的那些同志孩儿》,是作者老藕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还是那凛冽的寒冬,还是那飘舞的雪花,还是那小小的房间:南面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在线阅读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第22节

还是那凛冽的寒冬,还是那飘舞的雪花,还是那小小的房间:南面是张小床,北边是个能打开睡觉的沙发,东墙是个写字台,西墙是张折叠餐桌。但是,一年之中,莲姨的眼界宽了,莲姨的心地宽了,被那么多的朋友、那么多的新观念充实得满满的,不再孤寂。这次迎接尔冬的心情不再掺杂着伤感。世界是公平的,你能接纳这个世界多少,那么这个世界也能接纳你多少。

街灯下,一辆的士停在楼下路边,看到尔冬从副驾驶的位置下了车。抬头寻找着自家的窗口,冲妈妈招了招手。又转到后车门,拉开车门,从里边下来一个姑娘,手里拿着大包小包。尔冬从后备箱拿出了两个拉杆儿箱,冲司机摆了摆手,车开走了。莲姨看到,那姑娘好像还想用手中分量轻一点的包包换尔冬手里的拉杆箱,尔冬拒绝了。看得莲姨心里暖暖的,对这姑娘没见面就有了好印象。

听到上楼梯的脚步声,莲姨早早就打开房门等着他们。尔冬听到了开门声,还没走到家门口就大声说:“妈,您着什么急嘛!”紧跟着就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阿姨,您好!”慌得莲姨赶快走下几级楼梯,赶到姑娘面前接过她手中两个的袋子。

进了屋,因为有外人,莲姨就没像往常儿子第一天回来那样拉着儿子仔细看,怕儿子不好意思。莲姨一个劲地请姑娘坐,给她端了一杯热茶。尔冬也热情地说:“英姐,你坐你坐,先喝杯热茶。”莲姨一愣:“嗯?尔冬,你管这姑娘叫啥?”尔冬打了个磕夲,结结巴巴地说:“英姐,哦,她叫英杰,英雄的英,杰出的杰。”那姑娘刚把一口水喝到嘴里,听到这话一下子笑了,差点把水喷出来。瞄了尔冬一眼,对着莲姨说:“您以为他在叫我姐姐是吧?”听姑娘这么一说,莲姨倒不好意思再问了,忙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没听清。这孩子,也不说给妈介绍介绍。”

本来到家时间就不早了,莲姨心里就合计:这三个人可怎么睡呢?把姑娘留下让儿子出去住酒店?不好,这家里太简陋,让人家睡沙发不好意思。让他们两个留下,自己出去?也不合适。哪有女孩子第一次来家里,当家长的出这种主意的?可人家姑娘是奔着尔冬来的,总不能让人家姑娘自己出去住酒店吧?正心里着急,就听到姑娘说:“阿姨,天这么晚我该走了,要不我姑姑该等得着急了。今天认识门了,过两天我再来。”莲姨如释重负,“原来这姑娘北京有亲戚。”嘴里还客气着:“刚到家,坐坐再走。”

尔冬送姑娘下楼,莲姨也不好问尔冬啥时回来。就趴在窗户往外看。看到拦截了一辆出租,尔冬把箱子放进后备箱的功夫,姑娘已经坐进了车里,尔冬冲车里摆了摆手,车就开走了。莲姨笑了,心想,这个傻小子,一点都看不出恋人分手时依依不舍的样子。

尔冬再次进屋,搂着妈妈的肩膀说:“妈,你挺好的吧?”“嗯,妈挺好的。”

母子俩简单洗漱了一下,分别在各自的床上躺下,互相看着,彼此询问着这一年来的情况。莲姨恍惚觉得,尔冬上次回来就是昨天的事。真快呀,娘儿俩又在一起聊天了。

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这满大街的人,乌泱乌泱的。家里过年的吃的莲姨早已经准备好了,尔冬嫌外面乱也只想呆在家里。所以两个人都没出门。

吃过早饭,莲姨坐在东墙的写字台的电脑前,尔冬把笔记本放到西墙的折叠餐桌上,娘儿两个背对背地上网。

过年了,莲姨知道有几个在北京工作的同志孩儿,因为怕回家面对家里的逼婚所以没回去。莲姨上QQ看看谁在线,惦记着请他们哪天来家吃顿饺子。中国人的习俗,不吃顿家里包的饺子就不算过年。但是,心里又在琢磨着,不知怎么对尔冬解释这些人的境况。

尔冬昨天虽然和英姐一起回来,却一张嘴就差点漏了馅,他真不知道后面的几天会不会弄巧成拙,惹得妈妈心里烦恼,过不好这个年。他想了半天,决定和莲姨联系一下,让莲姨给出出主意。打开QQ列表,正巧莲姨也在。他就点中头像打开了对话框,打了个招呼:莲姨你好,我昨天回北京了。

莲怡正在想事,突然音箱嘀嘀嘀一响,吓了一跳。看到额尔敦的头像在跳动,打开一看,知道他昨天回来了,心里一阵高兴。心想,这次春节聚会就能见到这个把自己引进同志群体的人了。莲姨赶快向他问好,而且高兴地说:真巧,我儿子也是昨天回来的。额尔敦说:莲姨,为了讨妈妈欢心,我带了一个女同事回来冒充女朋友,昨天差点漏了馅。

看额尔敦说这句话,莲姨心里一动,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但还没来得及及细想,只见额尔敦又说:莲姨,过年这几天您有时间么?我们见个面好么?莲姨马上回:好呀,你说哪天?在哪里见面?额尔敦说:不能让您跑路,到您家附近,哪里都行。时间嘛,您等一等,我和妈妈商量一下。

莲姨刚看到这里,就听见身后的尔冬说:“妈,初三你没有安排吧?要是没有事,我就和朋友见个面。”莲姨心里一哆嗦,没敢回头,硬撑着说:“可以。”只见屏幕上额尔敦说:那就初三吧,您看可以么?

刹那间,莲姨的头嗡的一下,眼泪刷地就流下来了,两手发抖,找不准键盘上的字符,一个字也打不出来了。

尔冬等了半天,见没有回音,就以为对方在考虑时间安排。于是站起来想给水杯里添点儿水,转身看到妈妈虽然坐在电脑前,却并没有看屏幕,两手捧着脸,双肩微微抖动着。就赶紧问:“妈,妈,你怎么了?”蹲到妈妈面前,轻轻分开妈妈的手,觉得这两手冰凉。看到妈妈苍白的脸上热泪流趟。尔冬慌了神,一定要扶妈妈上床躺下。莲姨试图退出当前程序,尔冬说:“您就别管电脑了,一会儿我关。”莲姨起身的时候,弯腰伸出左手,打算强行关机,却没摸索到按钮。

莲姨躺在床上,她的头脑也像电脑一样,停留在刚才的界面上,一时摸索不到关机的电钮。莲姨的心里乱成了一团麻,怎么也理不出头绪。

尔冬对妈说:“你那里难受?我们去医院吧,你要走不动路,我就打电话叫120急救车。”莲姨无力地摇摇头,轻声说:“我的身体情况我清楚,过一会儿就好。不会有事的。”尔冬搓着两手,不知该怎么办。站了几分钟,看看妈妈的脸色不再那样煞白,呼吸也平稳了些,就让她喝了几口温水,给她轻轻盖上毛毯。说:“妈,你要坚持不去医院就先休息会儿。”自己搬了把椅子,坐在了妈妈的身边,一只手学着中医的样子,摸着妈妈的脉搏,感那里蹦蹦蹦地跳得比较有力,尔冬心里稍稍放松些。

莲姨闭着眼睛,“额尔敦、尔冬”她心里默念着这两个名字,突然发现了这两个名字之间的联系。原来这竟是发音非常接近的两个词,这才明白,尔冬给自己起这个网名的原因。当初自己只看字面,竟没有考虑到这一层。细细追想,当初潜意识里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与额尔敦才一见如故,立刻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关心的吧。

莲姨回忆着相识之后的点点滴滴,那一件件往事竟拼凑成一幅幅忽远忽近,时而清晰时而模糊的画面:

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远离家乡。。。。哦,莲姨突然明白,他暗恋的那个叫他哥哥的直男勇,一定就是永明,没错,就是这麽回事。

一个瘦弱的身躯,背着重重的一摞装满粮食的口袋,一步步爬上陡峭的楼梯。。。。哦,这些经历,儿子从没和妈妈说过,每次都说奖学金基本够花,只不过偶尔做做家教。自己怎么就相信了呢?

在那灯红酒绿的场所,心里淌着泪却要面带微笑唱着歌,受着老板的盘剥,甚至要面对色狼猥亵的目光。想到这里,莲姨的泪水又顺着眼角涌了下来。

那个远在异乡的中年男人,莲姨此刻不知道是该感激他还是该憎恶他。毕竟儿子在逆境时,自己都没有帮到儿子时,是他给了自己儿子不少的呵护,给儿子孤寂的生活增添了一抹暖色。但是,他毕竟是有家的,他给儿子带来了另一种烦恼。。。。

想到儿子生病时,孤苦无助、凉锅冷灶、连一口吃药的热水都没有的场面,莲姨的心都要碎了。。。。

怪不得自己打电话儿子总不接,怪不得前几年儿子过年不愿意回家,怪不得自己和儿子之间总有着一层陌生感,原来事情竟然是这样子的。

莲姨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尽职尽责的妈妈,如今她恨自己,儿子受了这么多苦,自己这个当妈妈的居然一无所知。更何况,儿子为了自身的同志身份,怕伤了妈妈的心,竟赎罪似地,拼命地干活。想到这些,莲姨的眼泪像绝了堤的洪水流淌不尽。。。。。

坐在身旁的尔冬,看到刚才已经平静的妈妈又泪如泉涌,就握住妈妈的手不知所措。

莲姨想,如今,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尔冬还蒙在鼓里不知情。如果不把这一切事情说清楚,今晚就是大年三十,这个年可怎么过?而且,明天都约好了,桂香一家三口、勇两口子带着孩子,小亮带着女朋友都来拜年,自己满肚子心事,还会影响大家的心情。倒不如趁现在把话谈透彻。

莲姨侧了一下身体,两只手握住了尔冬的手,眼睛看着尔冬,轻轻地叫:“尔冬。”“哎。”莲姨又用力地握了握他的手:“额尔敦。”“哎。”尔冬下意识地答应道。刚一答应,就觉得不对,诧异地瞪大眼睛,直直盯盯地看着妈妈。

莲姨掀开了毯子,慢慢坐起来,眼睛看着尔冬,用手指着电脑说:“儿子,你坐到我的电脑前看看。”尔冬看看妈妈,又看看电脑,迟疑地走到由于屏保,已经黑屏了的电脑旁,晃动一下鼠标,一个QQ对话框闪现在眼前,看看对话的两个人名:莲姨、额尔敦。看到对话的最后一行,是额尔敦写的:那就初三吧,您看可以么?

这下轮到尔冬目瞪口呆:难到天下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尔冬也曾经不止一次的设想着有一天向妈妈出柜会是怎样一种情景,想了一千种一万种,无论如何没想到会是今天这个情景。尔冬也曾经想过,我的妈妈要是像莲姨一样理解同志有多好。但万万没想到这竟变成了事实。

尔冬伏在妈妈的腿上哭了。他不知如何诠释此时此刻的心情。他用眼泪冲刷着心中的块垒,只觉得,从离开北京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紧绷着的心,十几年了,今天终于轻松了。他只有一个念头:只要妈妈接受自己,全世界对我如何我都不在乎。

莲姨用手轻轻地怕打着尔冬的背,就像在哄一个婴儿。过了许久,尔冬抬起头来,看着妈妈,不好意思地笑了。

莲姨用手戳着尔冬的额头,嗔怪地说:“还笑!妈妈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么?为了你,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妈妈都肯。你要是早跟妈妈说了,少吃多少苦,少遭多少罪。你一个人,那么多年,从小到大,独自一人承受了那么多。。。”说着说着,莲姨的眼泪又下来了。尔冬从餐桌上拿起一颗栗子,两只有力的大手,一捏,栗子的皮就裂开了,他剥出了栗仁放到妈妈嘴里,淘气地还不把手移开,意思就是堵住妈妈的的嘴,不让妈妈再说了。看着妈妈香甜地吃了,尔冬心里有着一种无比的舒畅。

尔冬恍惚觉得多少年前,似乎也曾经上演过这一幕,只不过那时是妈妈剥给自己吃。尔冬很少靠妈妈这么近地坐,看着妈妈脸上已布满细细的皱纹,黑发中掺杂白发。他想到:妈妈老了,我一定要给她一份舒适的晚年生活

莲姨觉得,一场噩梦结束了,今后不管在哪里,母子两个,呵呵,也许再加上另一个儿子,也可以像桂香一家那样生活在一起,心情便开始愉快起来。

44

大年初一一早,莲姨娘儿俩就早早起床收拾屋子,把家具能靠边的靠边,能折叠的折叠,尽量空出更大的地方给客人坐。烧好开水,准备好水果干果饮料。。。。多少年了,莲姨没在过年时招待这么多客人了,今天高兴得像个孩子,甚至不知不觉地哼着歌,还时不时地,跟着电视里扭秧歌的镜头扭两下。尔冬就偷偷地笑。被妈妈的情绪感染着,忘记了一切烦恼。

门被敲响了,进来的是永明两口子,北北怀里抱着棉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孩子。四个人互相说着拜年的吉祥话,莲姨接过孩子,放在了床上。听听孩子没有动静,以为还睡着,就轻轻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想悄悄看看孩子的摸样。不曾想,那孩子睁着两只叽里咕噜的大眼睛正从被子的缝隙中看自己呢,那纯净的眼神燎得莲姨心花怒放。情不自禁俯下身就亲了一下小脸蛋儿。大家还没坐稳,星儿一家三口就到了,桂香还按照老规矩,带来了一大盒子稻香村的糕点,惹来莲姨好一顿埋怨,说:“你这人的思想,守旧时特守旧,前卫时特前卫。啥时候了,串门还带点心匣子。”桂香冲着尔冬说:“这是你儿子尔冬吧?阿姨今天第一次见,我呀,今天还就是守旧了,来,阿姨给你压岁钱。”说着还真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红信封。慌得尔冬不知说啥好,一个劲推着阿姨的手。莲姨夺过信封放回了桂香的包里,笑着说:“你还拿我们尔冬当小孩子,如今他也是当干爹的人了,快过来看看尔冬的干儿子。”说着把桂香拉到床边。桂香也是多少年没见过这么小的小孩子了,激动得脸上放光,一屁股坐在床边,两手小心地托起孩子,说:“来,让我抱抱,让我也过过当奶奶的瘾。”地方太小,又怕摔着人家的孩子,莲姨索性让桂香脱鞋上床,把勇的孩子抱在怀里。勇的孩子还真给面子,冲着桂香笑了。桂香差点掉下泪来。让莲姨拿过自己的包,掏出红信封,塞在了孩子的被子里。

几个人正聊着,又有人敲门,小亮带着女朋友和英姐一起走了进来。莲姨奇怪地问:“你们怎么会走在了一起?”小亮说:“刚在门口碰上的。”莲姨给大家作了介绍,指着小亮说:“这是我同学的儿子,就住我楼下,这是他的女朋友,我也是第一次见。”女孩子甜甜地叫了一声阿姨,冲大家点了点头。莲姨拉着英姐的手说:“这是尔冬的同事,也是好朋友,到北京亲戚家来过年的。”尔冬和英姐互相望了一眼,英姐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莲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尔冬笑呵呵地冲英姐做鬼脸,英姐也只有冲着大家说了一句:“大家好!”

小小的房间,挤了这么多的人,不少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大家没有一点拘束感,三三两两地聊着。忽然听到桂香说:“我摸着小被子有点热呼呼的,这小子是不是尿了?”北北赶紧挤过来,拿出准备好的尿不湿,熟练地给孩子换上,麻利地包好。永明在一旁笨手笨脚地帮不上忙。莲姨说:“现在的东西倒真是方便,拉了尿了,换下来扔掉就行了。”永明说:“唉,这方便都是钱买来的。这一天光是尿布钱就得花好几十块,我现在烟不敢抽,酒不敢喝。”转过脸拍着肚子对莲姨说:“您看,我是不是比去年瘦了?啤酒肚都没了。唉,儿子就是我终身的老板,下半辈子,就给他打工吧,想炒他鱿鱼都办不到。”北北说:“什么意思?这么大怨言?你要是不满意,我先炒你的鱿鱼。”满屋子的人哄堂大笑,永明也附和着大家憨憨地笑。莲姨,唯恐儿子心理不舒服,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瞥了尔冬一眼。发现尔冬在和悄声嘀咕着什么。正好此时也抬头看了莲姨一眼,报以妈妈一个感激的微笑。

北北给孩子换好了尿布,小亮没心没肺地对女朋友说:“明年这时候,我们也能抱自己的孩子了吧?”莲姨心里暗笑小亮嘴上没有把门的,还没结婚,就当着这么多的人说这话,同时又担心他女朋友脸上挂不住。没想到那女孩子若无其事地说:“我才不要孩子呢。据专家说,现在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大学毕业,家庭最少要支出五十万。我可不敢想,到哪里才能挣到这五十万。这钱的事还不说,现在中国的教育现状也不敢恭维,不要说大学生,就是研究生也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我早想好了,不能让孩子过上好日子,不如不生。”桂香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说的倒也是实话,唉,这人呀,各有各的难处。”没想到半天没吱声的英姐说:“我虽说一辈子不想结婚,但是,我却真想要一个孩子,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女人的一生,只有有了自己的孩子,才是完整的人生。”小亮说:“哦,佩服,又一个新新人类!”

三个女人一台戏,星儿和毛毛两个小伙子挤坐在一张椅子上,手拉着手兴致勃勃地听着大家的高论。对于他们的亲昵,全屋的人都觉得很正常,没有一个人感到奇怪。

中午的时候,大家一起来到了预定好的饭店,大厅里一张一张的圆桌旁都围坐着推杯换盏的人。

大家坐定,菜上齐,酒斟满,莲姨首先举起酒杯,说:“为了美好的明天,干杯!”大家都站起身来,举起酒杯互相碰撞,酒杯发出叮叮当当清脆的声音:“为了明天,干杯!”

整个大厅涌动着声浪,莲姨她们的声音被淹没在这声音的浪潮中。。。。

——全书完——

(22 / 23)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

我的那些同志孩儿

作者:老藕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文案: 一位退休女工莲姨,无意中闯入了一位名叫额尔敦的同志的博客,和他成了网络上的朋友。从此结识了许许多多的“同志孩儿”。 莲姨了解了“同志孩儿”们心中的苦衷,了解了这个群体中的孩子与主流群体的不同的情感历程:他们在性成熟期痛苦地进行着性取向的自我认同,无望地暗恋直男,有的人爱上已婚的BF得不到完整的情感,有的人会在特殊情况下有情境性同性性行为,大多数被家人逼婚,有些人不得不痛苦地走进又走出异性婚姻生活,他们都爱着父母家人,但又不得不戴上假面具,用假的女朋友甚至形式婚欺骗他们。 莲姨在与这些孩子的接触中,与其中的好多人成了生活中的朋友。自身的世界观也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改造。知道了这个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两元化,世界本就是多彩多姿的。人不仅仅分成男人和女人,原来,男人还分为爱男人的男人和爱女人的男人。甚至在同性恋和异性恋之间还有一个非常复杂的光谱带。知道了世界上的道理不是“非对即错”这样简单。很多人的谎话,是无奈的,是被“正人君子的道德观”逼出来的。很多错误不仅仅是说谎人的错。 本书作者老藕是一位年已六旬的异性恋女士,她的独生子以及其他家人也都属于异性恋人群。本书内容基本上是作者本人两年来的心路历程。老藕撰写此书的目的,是为了向不了解同性恋的人群展示自己眼中的同性恋的真实生活面貌,如果可能,还希望在同志向家人出柜时,此书能帮助你的父母了解你们。 作品题材 :现实小说 作品类别:都市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