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到桥头自然直抽风的漠兮全文阅读 年代:古代

时间:2018-12-30 11:27 /都市 / 编辑:李锐
热门小说《船到桥头自然直》由抽风的漠兮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慕容洁,邪邪,宇轩,书中主要讲述了:冷钧终于把目光从前方调回了,静静看着眼前的宇轩,不答

船到桥头自然直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船到桥头自然直》在线阅读

《船到桥头自然直》第36节

冷钧终于把目光从前方调回了,静静看着眼前的宇轩,不答话。

宇轩见状,不禁又恭敬的说:“请问皇上亲自光临敝赌场,所为何事?”

看到冷钧依然没答话,双眼紧紧的盯着前面玩得忘我的人,宇轩顿时明白过来,心想皇上可能不高兴见到朝廷命官公然在赌场玩吧。于是他又快速走回慕容洁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袖,跟她低语了一句。

慕容洁立刻朝冷钧看来,见到那张俊颜满是不爽的表情后,才想去自己今天无故离开岗位,便立刻放下手中的器具,冲冷钧跑来,恭敬而小声的说:“皇上万岁”。

宇轩也追了过来,毕恭毕敬的说:“皇上,不如先随草民进去里面的贵宾房。”

冷钧淡漠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朝他指向的方向走去。宽大安静的贵宾房里。冷钧坐在大椅子上,冷酷的脸看不出任何表情;慕容洁则站在他旁边,低着头不敢出声,宇轩也站在旁边,纳闷的看着他们。

好一会,冷冷的嗓音终于从冷钧嘴里吐出:“慕容少卿身为朝廷命官,竟然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慕容洁一听到这个“罪”字,不禁惊慌的说:“皇上,卑职该死,但卑职已经跟谢大人说了身体不舒服。故告假回家休息……”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在家休息”,反而是在赌场生龙活虎的搏斗着,她更加张皇失措,结巴的说:“呃……卑职……卑职……”兜不下去了,慕容洁不禁泄气的低下头,一次心甘情愿的跪在地上。

冷钧看到眼前的人被吓到语无伦次,看到她浑身颤抖的样子,心里不自觉的涌上了一股心疼,放柔声音说:“起来吧,这次……朕就不说什么了,但下次记得不能再无缘无故离开岗位。”

想不到这么容易过关,慕容洁立刻站了起来,抬头疑惑的看着冷钧,看到那双黑眸中满是柔情时,脑子里立刻响起那天两个“八卦男”讨论的事,她全身迅速起满鸡皮疙瘩,在暗暗哀求:天啊,不是吧?怪不得他这么轻易放过自己,难道他真的有那种倾向?老天爷,放过她吧,她不要作“小受”!

冷钧见慕容洁满脸古怪和痛苦的神情,不禁担忧地说:“你怎么了?难道身子真的不舒服?”

慕容洁回过神来,忍住心底那股恶寒感,说:“多谢皇上关心,卑职没事,对了,皇上,您出宫这么久了,宫里可能到处寻找皇上了。皇上不如请先回去吧,卑职恭送皇上!”

而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宇轩终于也跟着恭敬的说:“恭送皇上!”其实他早就想请皇上离开了,因为刚才慕容洁答应教他另为一个赌博新样式,如果皇上不离开,他怎么学?

冷钧见慕容洁那么急着想他离开,而且宇轩也一副不欢迎自己呆在这里的样子,刚刚消失的怒气顿时又涌了上来,冷声说:“好!朕马上离开,不过慕容少卿,你跟朕一起走!”

说完径直走到门口,大力拉开门,走了出去。

慕容洁想不到自己跟他走,即使一百个不愿意,但看到他那么愤怒的行为,不由得答了一声:“卑职遵旨!”然后用嘴形朝宇轩无声的说:“对不起,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教你。”

宇轩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不禁后悔自己刚才怎么只顾着陪慕容大人玩,而把正事给忘了,虽然刚才慕容大人帮他赢了不少钱,但他要的不是眼前的利益,而是未来更长久更丰富的收入。

哼,都怪那个皇上,莫名其妙的出现,莫名其妙的乱发脾气,一想起他刚才对自己的无视与漠视,宇轩心里直冒火,却无法宣泄,毕竟他是皇帝,即使自己有丰厚的财富又如何?即使自己产业遍布全国又如何?即使自己每年向朝廷缴交巨大金额的税收又如何?自己始终还是一介平民,“富不与官斗”这句话正阐释了他目前的境况。

一路上,冷钧怒气腾腾的快步向前走着,而慕容洁也赶紧跑起小碎步跟在他后面,但很快的,慕容洁便气喘吁吁了。冷钧听到身后传来困难的喘气声,不禁停了下来,而来不及刹车的慕容洁就这样整个人朝他怀里撞去。冷钧自然的伸手搂住了她。

突然,一股幽香扑鼻而来,冷钧怔了一下,然后含情脉脉的看着怀里的人。

冷钧的猛然拥抱,让慕容洁感到一股熟悉,她觉得自己好像不是一次被拥进这个怀抱,。而且这个怀抱让她深深的着迷,她不由得更加贴近它,静静聆听里面传来的急促心跳声。

街上路过的人都诧异的看着他们,接着你一言我一句的纷纷说出:“世风日下,真是无耻!”“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成何体统?”“现在的人越来越古怪了,男人都相互喜欢。”“简直伤风败德,不知廉耻,朝廷应该把他们抓起来立刻处斩”“就这样斩了太便宜他们了,我说应该把他们剁成肉酱,喂猪喂狗、”……

知道周围的辱骂声月来也多,越来越难听,深深沉醉在彼此中的冷钧和慕容洁才回过神来。见到周围人脸上都露出鄙夷,责备,蔑视,愤怒还有唾弃,冷钧皱了皱眉,很快便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

慕容洁则满脸通红,赶紧从冷钧怀里挣脱出来,深深低下头,再也不敢面对那些围观的群众。天啊,一次让人当成同性恋,她恨不得眼前出现一个地洞,好让她钻进去。

冷钧看到人们还是对着他俩指指点点,便伸手拉起慕容洁白皙的小手,大步朝前走去,留下那些满脸愕然的人继续在在那讨论和责骂着。

直到回到别院大厅,冷钧才放开慕容洁的手,冷冷的说了一句:“朕回宫了,记住,以后再也不准去那个什么赌场!”说完便拂袖而去。

慕容洁轻揉着被他握痛的手,想起他的怒气,想起他刚才的变态行为,想起他的霸道,不禁朝那玄色背影作了一个鬼脸,心里暗暗说着:“切,你是我的谁啊?叫我不去就不去啊?那岂不是很没面子?很没主见?”

他转身做回椅子上,脑里突然闪现出刚才在大街上她和冷钧抱在一起的情景,虽说是他先抱着她的,但当时她并没有拒绝,反而还理所当然地靠得更入。

“我到底怎么了?”慕容洁纳闷着,“皇上当自己是男人哦,自己竟然做出花痴的行为。而且他是皇帝耶,是个深不可测,变化无穷的皇帝,自己怎能对他产生那种异想?”

想到他如果知道她是女儿身后露出的厌恶表情,慕容洁就很讨厌自己,而且心里还涌出一丝不易觉察的难过。

邪邪从外面走进来,看到的就是慕容洁一脸沉思的样子,不禁又欢喜又担忧的说:“公子您回来了?您脸色不是很好,发生什么事?”

听到这响亮熟悉的嗓音,慕容洁立刻回过神来,看到邪邪担忧的样子,不禁笑着对他说:“没事,只是有点累,对了我先回房休息一会,晚膳的时候再叫醒我。”说完便起身,朝自己寝室走去。

直到那抹蓝色身影消失在房门后,邪邪才提脚向自己的寝室去走。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替慕容夕赴约,洁身份被发现

更新时间:2010-8-14 14:17:50 本章字数:6341

乾清宫

冷钧躺在舒适柔软的大床上,眼睁睁地看着头顶的明黄色蚊帐,脑里闪现着白天在大街上发生的那一幕,还有自己这几天来的反常举动。

慕容杰——一个谜样的男人,才华洋溢,行为举止古怪,邵寒对他赞不绝口。他用半天工夫就把京城最近发生的那起命案审判了,而更令他惊讶的是审判后他竟然申述免除那个犯人的死刑。

种种的特别,让他对他充满兴趣,经常关注他,经常想起他,经常想见他。他几时开始对“他”有这样感觉的?从一次在崇政殿见到他开始呢?还是在御书房听邵寒推荐他那时开始?又或者更早更早以前?

自从慕容杰的出现,冷钧发现自己比以前更加地想念她——那个令他心疼,令他忏悔,让他想补偿都没机会的她。这几天夜里,他都偷偷出宫,去“随心别苑”,只为了能远远看他一眼,看看那张酷似她的脸。

别苑是三年前自己暗中派人在宫外修建的,除了邵寒和几个下人,他从不让其他人在那出现过。每当自己在宫中遇到不顺心的事,每当他想离开这个看起来很尊贵,很华丽的宫殿,每当他想到一片静土享受片刻安宁恬静的时候,他都会去那里,只有在那里,他才可以放下身上的重任,放下皇帝的枷锁,尝试做个普通人。

但一次见到慕容杰后,他却毫不犹豫地安排他到那里去住,这代表着什么?说明了什么?他很想把自己的感觉跟邵寒说,让他告诉自己这到底怎么回事,但他不敢,他怕邵寒知道后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虽然他是皇帝,但他从来没把邵寒当作臣子对待,他心里一直当他朋友。

前两天邵寒去了京城附近一个小城办事,冷钧打算等他回来后一定把自己的困扰告诉他,因为如果再不把心里的纳闷说出来,他会更加痛苦,而唯一能诉说真心话的人只有邵寒了。

看来,他真着了慕容杰的魔,看到他与其他男子亲密,他就忍不住想发火,心里有股酸气直往上冲。白天拥他入怀,他发现他的骨架很小,全身很柔软,一点也不像是男人的身躯。特别是他身上传来的那股自然幽香,让他当时以为怀里抱的是“她”。

“难道慕容杰是女的?”他心里蓦然响起这句话!可女子怎么可能拥有那么超然的能力和才华?他竟然连赌博都会,而且从那熟练的样子不难看出他今天不是一次赌!但如果他是男的自己为何会对他有那种感觉?他绝对肯定自己没有那种喜好男色的倾向。

下午回宫后,经过调查,他才知道原来慕容杰是经过这次的案子才认识宇轩的。宇轩,据自己了解,像他那种自命不凡,冷漠无情的人绝对不会白白出堂作证,但他竟然肯听慕容杰的话公然作证,慕容杰到底给了他什么好处,让他打破一贯的宗旨去帮他?

想到宇轩竟然对慕容杰那么特别,冷钧心里不禁又涌上一丝不悦和妒忌。一直在床上想东想西,直到深夜,冷钧才缓缓睡去。

慕容荆下了早朝,刚回到大门口,突然见到一个大约十余岁的少年在墙角那慌慌张张地看着门口这边, 慕容荆不禁走了过去,问他:“你是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想干什么?”

那少年一看慕容荆的样子,不禁结巴地说:“我。。。我。。。”

“最好如实招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

(36 / 85)
船到桥头自然直

船到桥头自然直

作者:抽风的漠兮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