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求好看的小说 推倒撒旦殿下精彩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泪淫君)

时间:2019-05-06 20:14 /言情 / 编辑:杨红
《推倒撒旦殿下》由泪淫君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凡墨零,程泓轩,烯铭愠,书中主要讲述了:他们说他们不是gay “诶呀,别

推倒撒旦殿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推倒撒旦殿下》在线阅读

《推倒撒旦殿下》第11节

他们说他们不是gay

“诶呀,别压过来啊!”凡墨零说话的重量一点都不大,程泓轩当是没听到一样,并且压得更欢,一直在像刚才烯铭愠压着她的时候一样。“走开!”凡墨零使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可一点效果都没有,一直认为很容易挣脱开来的凡墨零一下子改变自己的观点。

烯铭愠大力的敲打大门,凡墨零忽然有点担心自己的门会不会被他敲坏了?一直扭扭捏捏的挣扎,忽如其来的放大脸出现在面前,程泓轩小孩般的不甘心,捏着凡墨零的手加大了重量。

“为什么今天你会在烯铭愠的房间!”程泓轩质问道,凡墨零忽然火气大发,“还不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恐怖片,会让她昨晚上一直睡不着想着那恐怖情节吗?会一直认为始终有一只眼睛监视自己吗?幽黑发亮带有红色的瞳孔一直是凡墨零最喜欢的动漫眼睛,可现在它是属于一种恐怖的境界!

“我?”程泓轩指了指自己,不过凡墨零又疑问,“你又干嘛要管我啊!我和烯铭愠睡着一起关你毛……”还没说完,忽然就来了一道吻,这不得不让凡墨零想到某电影情节里面,男主角说‘讨厌另外一个男主角’时,就这样降下来一吻。

现在是不是很像?

可是。不对啊!对象不应该是她。凡墨零撇过头躲开这一吻。这一吻很轻,从未见过程泓轩温和的轻度。

“你不应该吻我!”凡墨零忽然大吼,他怎么能吻她?“你应该吻的是烯铭愠!”这一声让门的冲击声一起哄起来,破门而入的烯铭愠愣住了,刚一进门就是一个这么雷人的声音。

“什么吻我……”烯铭愠忘记了破门而入的理由,呆呆的看着凡墨零。

房间内两个僵住的眼神。凡墨零把压着他的程泓轩推开,一点点开始讲述。

御宅系讲堂开始:“难道不是因为程泓轩你喜欢烯铭愠才这么生气的吗!把我带走是因为你在乎烯铭愠!所以啦!假戏不要真做了!做做样子就好了!不需要这么全面,反正刚才烯铭愠也不在这里对吧!你们呢就只需要KISS多几个,滚几下床单也就差不多应该和好了!需要这么闹别扭吗!需要这么瞒着我吗!也不看看你们面前的我是什么火眼金睛……”凡墨零龙飞凤舞的演说着,期间再添油加醋几下,画蛇添足一下就差不多应该完了。

烯铭愠和程泓轩被凡墨零说得一愣一愣的,“shop!”终于忍受不住凡墨零强大的YY。

“我不是gay!”程泓轩坚定的说道,凡墨零嘟起嘴巴,“说了!在我面前就不用……”

再一次没说完就被程泓轩打断,“你不相信是不是!”程泓轩的样子似乎是要再压倒过一次凡墨零,凡墨零退后几步,“我信!但是你不要当着面就这么说啊,也要想想烯铭愠的感受嘛!”

凡墨零委屈的看着程泓轩,再往后看看黑线的烯铭愠,“我也不是gay……”

凡墨零像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才不是!你们是gay!”不知道哪个神经错位了,凡墨零一味的坚持他们是gay,并且他们有JQ,就是不愿意相信那一系列的只是幻想。

“凡墨零,你神经了啊?”程泓轩终于仰天长啸一句。换来的是凡墨零委屈的眼神。

那眼神,真的很受不骗你!

融不下的气氛

磨磨蹭蹭了一上午,大多数时间都是被凡墨零的话语给雷了个半死不活的两人。

高高在上的抬起头,凡墨零偷笑的看着被她的演讲弄得一愣一愣的人,真的很想大笑,嘴边的弧度成了最高限制,大摇大摆的走到学校,明明迟到了。

烯铭愠脸上的是无奈和不甘,程泓轩脸上的黑线和无语。一同走到宅邸,里面只有一个人,她低着头,百般无聊的玩弄手指。

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坐着的人才慢慢抬起头,“啊,零,你来啦。”凡墨零脸上的微笑融化不了枫怡的忧愁,凡墨零完全忘记了昨天闹别扭的情侣。

“怎么啦!这么没精神!”凡墨零走过去拍了拍枫怡的肩膀,这是她最惯用的手法。枫怡摇摇头,苦笑道:“莫蒂儿在昨天晚上分别时就没理哥哥,哥哥自暴自弃的在酒吧喝酒,我怎么劝都不行。”枫怡越说头低的越低,凡墨零睁大了眼睛,枫怡在凡墨零心中一直都是那么乐天的,真是少见这样的表情。

“诶呀!没事啦!不就情侣吵架嘛!经常的时候不是吗?”凡墨零无形象的倒在沙发上靠着枫怡,枫怡听到这话后情绪莫名的激动,“才不是!如果只是普通情侣吵架的话这还好,可事情没这么简单啊!莫蒂儿和哥哥在三年前就在一起了,并且也接受了很多磨难,怎么会弄这些小角口?再加上!我昨天……”枫怡越说越起劲,声音越来越大,凡墨零的耳朵差点被震聋。

枫怡看着微微闭着眼睛的凡墨零,脸上是受不住的表情,枫怡停下话语,抱歉的对凡墨零说道,“对不起啊!说话太大声了。”

烯铭愠和程泓轩在背后默默的听着,枫怡露出一点点笑脸,那笑很苦,凡墨零忍不住说道:“不想笑就别笑!”

凡墨零悠闲的靠在沙发上,一脸无所谓。这事是于她无关的。烯铭愠的眼神一直注视凡墨零,枫怡看着看着,忧伤的表情更浓。

“呵呵,不说这些了,你们呢?烯铭愠,你的脸色也不太好。”枫怡转移话题,明显,这话题她也不太喜欢。可还是说了。

烯铭愠愣了一下,撇过头,躲避。“没什么。”程泓轩倒是脸色很黑,他大声的问枫怡,“你们相识多久了?”程泓轩指了指凡墨零,枫怡眨眨眼,“不知道啊,好像是,三五年吧?”

“那她你了解不?”程泓轩的脸色变得极其的怪,凡墨零噗的一下笑开,她想到了自己刚才那出精彩的演说。

“她知道我的怪癖啦!嘿嘿。”凡墨零的嬉皮笑脸没让枫怡的脸色有点好转,“什么怪癖?”

凡墨零神秘的一笑,“你说呢?”顺手的把手给伸过去触碰了枫怡的xiong部随后跑开,枫怡的警惕性降低到了0,过了很久才发现这触感,随后捂住,“不要玩了,零。”

那语气很哀伤,跑开的凡墨零忽然觉得无聊,这件事真的有这么严重吗?在宅邸里呆着也无聊,凡墨零走出去,“今天不用上课吗?”她问。

“不用。”烯铭愠回答,宅邸里的气氛很怪异,让凡墨零承受不住压力,各有各的心事,就她一个人是那么开心的表情。

“那我出去了。”凡墨零摆了摆手,背着书包走出去,烯铭愠见状,打了个招呼也跑了出去。

“你去哪!等等我!”程泓轩怪异的看了他们一眼,浮起微笑。

坦白的恐惧

“凡墨零!等等我!”烯铭愠快马加鞭的跟了上去,拖住凡墨零的衣服喘气,“走那么快干嘛?”可当凡墨零转过头来的时候,烯铭愠确实是被那眼神被看呆了。

凡墨零眼睛中转载了好像很多秘密——无所谓中带有的哀伤,无奈中带有的离愁,像是夜空的星辰一样发出淡淡的光。

“怎么了?”凡墨零双手往后撑着脖子,漫无目的的在校园里走着,绿草,鲜花,各有各色,唯美的静物仿佛在衬托凡墨零复杂的心情。看上去又那么的简单。

“没……”烯铭愠不敢说什么话,面前的这是一个易破的景物,不容自己打碎,凡墨零蹦出一个词语:“无聊。”

又在走了,烯铭愠跟着,凡墨零嫩白的手一直引起烯铭愠的注意,一摇一摆,多想牵着。凡墨零忽然问道:“你为什么要跟上来?”

烯铭愠也疑惑自己为什么要跟上来,像是她要到什么地方去他都要跟着才觉得安心,烯铭愠没回答,而是跳过了这个话题。

“昨天,你怎么到我房间来?”这个问题似乎对烯铭愠来说很重要,烯铭愠轻悄悄的把凡墨零推倒旁边的树上认真的注视她,身体碰过树难免有点小撞击,树叶纷纷掉落,凡墨零一下子哑语,“我可以不回答吗。”

凡墨零的脸有点红,吞了吞口水,眼睛里是不想被人发现的小秘密一样隐藏起来。

“告诉我吧!好吗?”烯铭愠带起柔柔的微笑,可凡墨零就是不想回答,她有一点厌烦烯铭愠打破沙锅问到底,大力的推开那轻轻压住的手,“不要啊!”脚步加快,脸上的红色还没褪去。

“可我想知道。”烯铭愠的语气忽然变了,让想离开的凡墨零停下了脚步,今天晚上,肯定是又要到他房间和他一起睡了的,那恐惧感只有在白天不会出现。到了晚上,不想出现都不行,要不,告诉他吧?

凡墨零转过头看着烯铭愠,语气变得不耐烦而又妥协,“我告诉你了!因为我害怕。”凡墨零的头低下去,这个秘密一直不想告诉别人,这是她的致命弱点,不能被人知道的。

她一直表现很坚强,可每一次在班上老师组织大家看电影,有一点点血腥她都承受不住,就说《水浒传》吧!不血腥吧!可是当她看到武松打虎的片段,那老虎的惨死状态一直铭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凡墨零无力的做在绿荫的草地上,“你明白了吧。”

(11 / 23)
推倒撒旦殿下

推倒撒旦殿下

作者:泪淫君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她很怪——看个电影别人哭了她却笑了。来个片段别人面无表情她却流泪了。性格一下子从天飞入地,御宅,腐,胆小都是形容她的最佳词语。她曾这样对一个于她‘不小心’同床过一夜的男子说:“你要是喜欢我就为了我变成我喜欢的GAY如何?”单纯的她又无法理解那“回不到以前”式爱情,说一不二的她,当到了自己的爱情时……那男子真的默默接受了她的要求,当他和别的男人在接吻,她心里五味交杂,说不出的难受,只想跑。当那男子被真相所蒙蔽双眼,她想去安慰他,可见到的确是他和别的女人在暧昧的情景。“你爱上了他。”有人说。她开始极力否认内心的感情。此后,她变得喜欢去零号病院和那犯病的少年说话,一次次引起精神病少年的哥哥的注意,当内心和平去接受自己的爱了,喜欢的人却说不爱她了,情敌铺天盖地涌来,阴谋一件件向她袭来,累了吗?换我来保护你吧?这一次,她忽然看见了她的哥哥,恐慌害怕,以前肮脏的记忆涌来,把所有的保护膜变成碎片。什么都没了的话,她该怎么办?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