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凤舞天涯已完结版 分类:古代

时间:2019-01-03 13:37 /重生 / 编辑:安城
主人公叫宁儿,凤若宁的小说叫《凤舞天涯》,本小说的作者是萧逸枫创作的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伤心么?宁儿没有这样的感觉。她只是麻木罢了。若

凤舞天涯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凤舞天涯》在线阅读

《凤舞天涯》第11节

伤心么?宁儿没有这样的感觉。她只是麻木罢了。若说有,那便是还有一丝不甘心吧。但是她一点都不恨子谦。不,现在该叫他皇澈了……

输了,输在皇澈手中,成王败寇,她心服口服……

混混噩噩之中,也不知皇帝和皇澈说了多少话,反正最后大家都坐下了。慕容家的三父子皇澈是一早便见过的,景霜之名也是久仰,唯一不知道的就只有慕容遥身边的紫衣美人。碍于身份,他不过瞧了一眼,依稀知道那是个绝世美人。

“拿酒来。”宁儿轻声吩咐着身边宫女,并没有顾及慕容遥的脸色。胸口像压着一块大石一样,现在的她,最不需要的就是清醒。

一杯一杯将酒灌下口去,宁儿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衬着那雪白肌肤,更显妖娆。玉手举起瓷杯,正待要饮,凭空伸出一只手,将她的手握得死死的。

“公子何事?”斜眼瞧着慕容遥,宁儿吐气如兰,眼波流转,尽是媚态横生。

看着她眼中的沉痛,慕容遥只是伸手夺过酒杯,将酒一饮而尽,轻声说道:“别醉了。这酒,我替你喝。”轻咳几声。他本来体弱,并不适合饮酒。

宁儿听到咳声方才有些清醒,想起自己已无内力压制酒气,便暗道不妙。“宁儿不喝便是。”既然恢复了理智,她比任何人的定力都强。只一瞬间,便将所有心绪都藏于深处。

“知道么,你这样子,我很担心。”不过略略沾些酒气,慕容遥的眼神就有了些迷离。

“抱歉。”宁儿小心翼翼将他斜倚过来的身子扶正,“宁儿有些醉了,失陪。”不顾众人异样的目光,宁儿站起向外走去。慕容遥忙陪笑道:“父皇,宁儿有些醉了,我扶她出去透透气。”皇帝狠狠看了宁儿一眼。如此绝色,不过是个祸害,迷了太子。这下倒好,当着皇澈的面,太子却出去陪个女人吹风。

宁儿倒是满不在乎,既然皇帝要看,她便索性让那冻死人的目光看个够。再者,这皇帝不就是下令追杀凤若宁的头么,难道还指望着自己给他多少面子?慕容遥又不是她要叫出去的。

宁儿坦然以对,皇帝又不好在皇澈面前为了这些小事大发雷霆。皇澈瞧出些端倪,打量着宁儿。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除了一张好看的脸,并无特质,但是能那样凛然无惧倒是少见。“去吧去吧。”皇帝没好气地说着。

两人走到湖边,看着水中倒印的圆月,宁儿不禁有一丝凄凉之意。中秋本是家人团圆之夜,而自己却连家人都没有,更别论团圆了。宁儿蹲下身子掬了一捧清水往脸上撒去,打散了满湖清辉。慕容遥懒懒的靠在树上,看着宁儿的动作,一言不发。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未必素娥无怅恨,玉蟾清冷桂花孤。(晏殊)

嘴角有了丝温暖笑意,好一个清冷佳人!

宁儿的脑子清楚了些,方才起身走到慕容遥身前三步,问道:“公子为何要跟出来?”

为何?慕容遥自己也不大清楚。看着宁儿痛苦的眼神,强制的镇定,单纯心痛。但是当她离开自己,留下一个人的时候,他又感到寂寞。似乎只有待在她的身边,才有勇气面对那些过去。所以,他就跟来了。

宁儿见他良久不语,却读懂了他的心思。眼中的迷茫孤寂,和自己如出一辙。冷风吹过,宁儿叹道:“公子,我们回去吧。以后无论发生什么,宁儿对公子总是忠心的。”

忠心……

慕容遥错愕抬头看去,宁儿朝他轻笑:“这是个一辈子的承诺。宁儿向公子保证。”

看到她眸中的坚定,不带虚伪的笑容,他知道这是真的。一个人郑重许下对他一辈子的承诺。忠心么?为什么得到了心里反而有些失落……

第十二章 倾城

信步走到门外,却闻一阵琴声传来,正是一曲《梅花三弄》。琴音流畅,可见弹琴之人的功力。溪山夜月;一弄叫月,声入太霞;二弄穿云,声入云中;青鸟啼魂;三弄横江,隔江长叹声;玉箫声;凌云戛玉;铁笛声;风荡梅花;欲罢不能。正是一副梅花凌霜傲雪之景在眼前缓缓打开。以最清之声写最清之物,描最清之人。景霜果真不凡。

今日听琴与百花会感受完全不同,曲终良久,屋里才传来鼓掌声。宁儿也似梦中惊醒一般,看身边的慕容遥,眼神痴迷,竟是还没醒来。

鼓掌的正是皇澈。他看着场中的景霜,忽然出声道:“姑娘果然妙人。”话语之中不乏赞赏之意。只是那声“姑娘”叫的极是突兀。慕容徽眉头大皱。皇澈却不等他人开口,转向皇帝淡淡道:“皇上曾允诺臣,若是臣愿意,场内女子任臣选择。臣便选这位。”

此话一出,慕容家父子三人皆是一愣。慕容徽忙站起来道:“不行!世子可知她是三王妃……”皇澈嘴角勾出一抹嘲讽:“如何不行?皇上金口玉言岂是随意更改的。”这话一出,摆明了皇澈来者不善,非要夺了慕容徽的妻子回去不可,又或者是给个下马威。

慕容徽大皱眉头。皇帝确实有这么个承诺。他以求助的目光看向景霜,景霜却是转过头去一语不发。

感到身边人的轻颤,宁儿的心似被狠狠刺了一下,一股酸意不禁涌出。咬着嘴唇,她淡淡道:“公子以为,宁儿比之三王妃,在旁人眼中如何?”极力掩藏着心绪。是的,不敢在他眼中比,因为答案早就明了于心。

慕容遥不防她有此一问,黯然答道:“自然是你好。”

“那么若将宁儿赠予皇世子以代替三王妃,公子以为如何?”云淡风清的眼神,看不出一丝情绪,只有空洞的麻木。

“你!”慕容遥摇头苦笑道,“既然皇澈此次前来是打定了主意,又岂会那么容易改变主意。”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结果。”低头玩弄着腰带,白皙的手指紧紧绞在一起,勒出淡淡红痕,语气之中却有不容置疑的自信。接着一句追问:“公子以为如何?”

如何……

慕容遥呆愣。

应该是毫不犹豫的说好……

可那个字硬是梗在喉头,怎么也吐不出来。一把将宁儿抱在怀中,不顾她的挣扎,慕容遥在她耳边低语:“我……舍不得……”

热气熏着宁儿的耳朵,让她的心跳漏了一拍。用最后的理智推开慕容遥,宁儿目光望向屋中诸人,语声带着游离:“宁儿与三王妃,在公子眼中如何,公子还无决断么?有,只是不忍说,是么?”慕容遥张着嘴想要分辩,最终却还是一字未吐。决断,便是选其一,弃其一。没有丝毫妥协与退路。

空中传来幽幽的叹息声:“公子,宁儿说过,宁儿允你一辈子的忠心……”

看着宴上风云变幻,慕容遥却还是没有开口,宁儿的心渐渐悬了起来。她不敢看他,心里隐隐期待着什么。

如今只有三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要么皇澈放弃这个可笑的提议,要么答应皇澈的要求,要么便叫皇澈不能活着出去。第一个显然行不通,第三个又无把握,况且现在慕容氏的地位声望以显败相。那么,便只有第二条路了。皇帝深吸一口气,道:“朕……”

“父皇……”慕容遥的话语立刻将众人的目光吸引到一处。

宁儿淡淡一笑,随即释然。皇澈的江山与凤若宁,慕容遥的景霜与宁儿,她,总是在最后被舍弃的那一个……

跟在慕容遥身后安静走着,脸色有些苍白却丝毫无损于那绝世容貌。

慕容遥仿佛没有感受到剑拔弩张的气氛一样,自顾自说道:“宁儿刚刚听了三王妃一曲《梅花三弄》,也想要奏一首曲子为在场诸位添些乐趣。恳请父皇恩准。”

皇澈知道这两人此时进来不过捣乱,冷冷回道:“太子殿下,此刻正有要事相商……”

话还没说完,宁儿笑道:“世子息怒,既是有要事,宁儿打断本也不好。只是宁儿听了三王妃的曲子,迫不及待想要回赠一首《高山流水》以谢知音。不知世子可否了了宁儿这个心愿?”

宁儿……高山流水……

皇澈心神俱震,一时没了言语。皇帝见他无话,恨不得将景霜的事情无限延后,如今拖一刻是一刻,立刻答应了。

慕容遥缓缓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宁儿神思有些恍惚,不禁暗暗心焦。

宁儿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11 / 44)
凤舞天涯

凤舞天涯

作者:萧逸枫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昔日风流,天下谁敌?凤若宁因为背叛而重生,看淡了红尘缱绻。 重遇凉州街上那一抹白影,眉间却消散了那分至真至诚…… 再遇背叛自己的清冷少年,依稀可见他对凤若宁的留恋…… 玉指轻挥,她是倾城佳人,一曲琴音响彻九霄; 柳眉横扫,她是倾国良将,一阵破敌名扬四海。 只是无论江湖、朝廷,就算混得,依旧需要以笑掩盖住寂寞。 死有憾,她经历万千还是选择站起来。生无涯,又到何处觅归家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