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秒延时小说完整版 韩云山现代

时间:2019-01-11 13:19 /都市 / 编辑:韩城
小说主人公是韩云山的小说叫《十秒延时》,是作者二目所编写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为甚麽? ----------------------

十秒延时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十秒延时》在线阅读

《十秒延时》第7节

为甚麽?

--------------------------------------------

明明是个短篇,感觉我也老是在写,怎麽就写不完呢...

十秒延时 11

11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督定如此,既便毫无根据、亦无法进行考证,他只是凭着直觉自自然然觉得会被原谅,而事实亦正是如此。许容希那小子便是放下了狠话,让人几乎以为要不行了,改天却又会看到他和颜悦色的脸孔。一时间韩云山也不说清那小子到底是因为恋老才无法放弃,还是他本身就是个被虐狂,觉得这样的煎熬很刺激才不愿离开。

那天也是这样,当话题无疾而终後,那小子便放下煮到一半的菜肴出了门。韩云山以为他不会回来了,正有点惆怅,不料门铃一响,那小子竟带着一头湿巴巴大狗一同站在家门以前。由是他也妥协了,就连人带狗的接了进来。

可笑的是那小子似乎以为有了狗,一切问题便会迎刃而解。韩云山拿着毛巾过去递给他时,还听到那小子与狗的对话:「这样便不会寂寞了吧?」

韩云山听了不由得在心里发出一声嘲笑,事实上过後他还是在「犯错」,而许容希唯一的选择便是原谅。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像起伏不断的股票走势一样惊心,然而一旦缺乏了那种充满波幅的刺激,便失去了吸引人心的魅力。

有好几次那小子看着他的眼神都欲言又止,带点怜悯或慈悲的成份。一旦看到这样的眼睛,韩云山又忍不住要变本加厉的和他作对,似乎他们正处於驯养和被驯养的关系当中,若是随便有一方妥协了,游戏便不好玩了。

这似乎是一种病,韩云山有时会这样想。但是对於像他这种惯於放浪形骸的人来说,那不过是一种生活常态。渐渐地他们之间便再没有对话的存在了,推开门便爬上床来,比起默契却更像是在冷战。韩云山不明白许容希到底想用沉默威迫他甚麽,只是每天被那一双眼睛看着,心里总是不好受的。

於是他便率先开口把话题挑开:「你到底对我有甚麽不满的?」

「不满?」许容希抬起头来,像是听到甚麽好笑的话一样,连脸容也不禁扭曲起来。「......你觉得呢?」

「......」韩云山一愕,他便是私生活再淫乱,也不好意思钜细无遗的一一说出口,到最後只得含糊其词。「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我说过,你受不了就拉倒。」

「啊啊,为甚麽你会有自信说这种话呢?」那小子的脚步沉沉的,一步一步逐渐接近了韩云山所在的位置。韩云山就像被震慑了一般,面对那个猝然变得高大无比的身影,一时间竟不能动弹。

许容希还是动作轻柔的,十指抓住了韩云山的脸揉了又揉,亲切地用前额贴住了韩云山的额头又催促道:「嗯?」

「因为......」

还不是你这小子喜欢我才死赖着的吗?

韩云山眼睛眨眨,许容希却像想到了甚麽好笑的事一样猝然闭上双眼。他们两个人就像连体婴一样额贴额的僵峙着,等到後来,那小子还真笑了出声:「嘎嘎,你是觉得我喜欢你.....」

「是的。韩云山,我是喜欢你的。」突然那双眼便睁开了,似是捕捉到等待已久的猎物一样,一对眼珠里猝然便泛起一片亮光来。「可是你呢?」

一丝不安猝然袭上心头,先前的莫名其妙的自信全都不见了,只剩下一阵令人背後发冷的寒意。韩云山张大了口,却又无法言语。在一秒间脑内运转着许多事,经历了许多场景,彷佛他的一生就在弹指之间被耗尽了。韩云山不知道要怎样回答,可又知道不回答不行。圆张的嘴唇颤抖着,他看着对面的那个人,努力想要说些甚麽。然而却只有他的时间被延後了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眼内的光芒逐渐消退、黯然,流转之间闪过一丝自嘲,最後又重归释怀的平面之上。

「你总有你的原因的。」许容希似乎失望透了,放软的手指很快便离开了韩云山的脸颊,低头便用着一种怀念的口气笑道。「你知道吗?晚上你有时会说梦话。

「梦里你会说,不要走,不要离开——就好像每一次我和你对质,你都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说着不要留下你一样——我本以为你始终还是需要我的。只不过是有些原因,你暂时无法说得出口。」那小子平平淡淡地说着话,一抬眼,又勾起了嘴角。「不过似乎只是我自作多情了。你是需要个人陪你,不过无论是谁都可以。

「或者我们该分开一下?」

——这是那小子的声音吗?

韩云山张张嘴,正要伸出手来,大门却已关上了。

十秒可以用来做甚麽?无关轻重,弹指即逝。或者只能增加你等候交通灯时的不耐烦,或是在课堂上多放空一阵子。又或者,可以成为解除危机的关键一刻,拆除炸弹、避过逆线而来的车辆、在最後一刻打开降伞.......从一数到十,不过就是这样微不足道的时间,便可以改变一切,又或者让一切完封不动。

只是十秒而已,不过是十秒的犹疑使他松开了手,放走了自己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要快点写完!加油!

十秒延时 12

12

——已经是太迟了。

老赵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太迟了?有时韩云山自己也会反覆地想:十秒钟并不是甚麽大不了的损耗,然而当人耐心耗尽时,便是有一秒的迟疑,也是太晚了。已经无可挽回了吗?韩云山常常让自己为过去的事做无谓的假设,有时甚至夜不成眠,彻夜两眼发光的运算着各种可能性。没了,迟了,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许容希刚出走时,他本以为那小子不久就会回来的——像过去每次甩门而出的时候一样——只不过是在赌气而已。然而随着时日推移,韩云山终於发现这次究竟是不同的。房子还是原来那所房子,许容希的东西仍待在他的房间当中,然而那小子的气味却逐渐消散了,剩下的只是酒精挥发时的气息和狗的臭味。

韩云山看着地上成堆的脏衣服,粗暴地伸脚去踏,最後疼痛的也只是自己的脚趾而已,地上的衣服山还是微风不动。他似乎就喜欢做这种无谓的事,喜欢去抒发这种无谓的感情。白天他就像个情圣一样沉痛地反思自己的过失,晚上却仍旧会出门去寻找一夜的感情。

他必须这样,那是他一贯以来的生活方式。若是为了谁人,又或者是为了甚麽事而改变的话,那便是对韩云山这个人格的完全否定。他希望许容希会明白,会理解,会接受,然而却又迟迟无法开口进行游说。

韩云山只能像个最笨拙的小孩一样,对自己喜欢的东西反而摆出一副爱理不理的态度。

有喜欢的东西,那样太可怕了。不是吗?只是现在後悔已经迟了。

-------------------------------------------------------------------------------------

韩云山手握着手上的明信片,反覆摸着那一片蓝,使得写在亮面纸上的字都有点化开了,到最後他却走到街上推开了旅行社的门。

明信片上的邮票是法国的,那不能证明甚麽,也不表示去了便能解决一切难题。思绪是清楚的,正反各种立论也是清晰的,然而韩云山却仍旧像个毛头小子一样,凭持一腔热血便坐上了往法国的航机。看着小窗户里的风景渐渐变白时,韩云山突然想,若是这时机翼上有颗铆钉突然甩掉就好,如此他整个人连同脑内的妄想便可以随着机身解体,从此不再为人知悉。然而这种自私的想法自然是会实现的,最後韩云山还是完完整整的下了飞机,跟随人群茫然移动脚步。

这个决定似乎是韩云山厄运的开始,首先下飞机以後,原本走五分钟就到的旅店怎样走都走不到,被的士司机敲了竹杆之馀,连带身上还出了一身热汗。其次是到了店想刷卡时,信用卡却好死不死地坏磁了,怎样刷都刷不到,到最後只能翻转口袋,翻出现金来逐张清算。等到这些都办好了,韩云山走上房间,一下子卧倒在散发着霉味的床褥上,突然就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了。

他来这里是希望找到许容希的痕迹,到那小子待过的店,走那小子走过的路,就像是那些盲目追星的小女孩一样,知道自己和偶像嗅过一样的空气便心满意足。一额热汗在头上蒸起,韩云山都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不正常了,然而却仍手持旅游中心免费发的地图,脚步自动地往各个观光客爱走的景点走去。

他希望创造「偶然」,甚至连碰见以後的台词都想好了。最近怎麽了?气消了吗?已经开始想我了吧?在妄想中的自己的形象仍旧是那样虚妄自大,彷佛甚麽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还是可保有自己的尊严。

不过韩云山其实也明白这不过是种疯狂。明信片是四个月以前寄的,四个月内可以改变的事,自然要比十秒庞大得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承认,这回真的很意识...

十秒延时 13

(7 / 10)
十秒延时

十秒延时

作者:二目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十秒延时》作者:二目 11月15日鲜网完结 属性分类: 现代/都市生活/年下攻/正剧 关键字:外国 大叔 年下 大叔 他直到现在才确认,许容希那时说要跟他分手是玩真的。 「啧。」韩云山挑挑眼眉,从齿间擦过一个感想。然後一个湿淋淋的鼻子就贴到他的小腿上,他低下头来,他们养的狗就用着水灵灵的目光凝视着他。 「汪。」他们的狗这样叫着。 他放下了手上的咖啡杯,回视了一下空荡荡的厨房,突然却忘记了那罐该死的狗罐头放了在甚麽位置。 --------------------------------------------------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韩云山刚在都柏林市中心地区置了一所贵得吓死人的房子,一场真的吓死了不少人的金融海啸就来了,害他不得不把部份当初预定下来的私人空间分割出去。韩云山对网络不怎麽熟,拜托网咖的小伙子把有房分租的告示贴到daft上去後,就接到了许容希的第一个电话。 那小子念三一学院经济系的,本地华侨,才刚二十出头,看起来乾乾净净的,眉眼也正是韩云山喜欢的类型。只要定睛看着许容希的脸,那小子便会缅腼地笑出来。那种生涩的地方正是韩云山喜欢的,於是也没有等着别人了,就收了许容希二百欧元一月的租金让他住定下来。也是後来韩云山才知道自己真的傻,市中心地段的单人房放到哪里也是四、五百欧的租金,他好死不死的收了二百便租了出去,还给自己招进一个祸患来。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