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清雾流缘(清穿)已完结版 分类:古代

时间:2019-01-01 12:41 /重生 / 编辑:夏寰
小说主人公是颐婷,琉叶,汐月的小说是《清雾流缘(清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冰蓝的水晶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淡淡一笑,这个傻丫头,怎么会还没看透呢!在那里,会有这

清雾流缘(清穿)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清雾流缘(清穿)》在线阅读

《清雾流缘(清穿)》第19节

我淡淡一笑,这个傻丫头,怎么会还没看透呢!在那里,会有这么清静吗?在那里,能够随心所欲吗?转过头,“你说呢?在这儿自在些吧!”不再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美丽的星空,因有烟花雨点缀的星空。

今天是除夕,粗算算,我来到这儿已经有八年了,哈,不知不觉的,莫非我已经融入了这里的生活?我不知道,我的心没有了回音……

美丽的烟花一纵而逝,天空又恢复了寂静、清寥。站起来,抖了抖身子,去了些寒气,“走吧,琉叶,坐在台阶上也怪冷的。”说着伸出一只手,给还坐在地上的琉叶搭把力。琉叶摆了摆手,“不了,格格,奴婢的手很冷。”

边说,边把手放到嘴边,呵出团团白气,再用力的搓着。见状,我也不勉强她,收回手,淡淡道,“那也快站起来吧,坐久了,寒气会伤身。”话音刚落,琉叶已利落地站了起来。把搭在臂腕里的斗蓬披在我的肩上。点起灯笼,映着黑夜,扶着我往汐情轩走去。

从乾清宫侧旁的台阶回到汐情轩,需要经过一条幽静的长廊,蓦地,看到一背影在黑夜下闪烁,看上去是那么的萧条,苍寥。停下脚步,对着琉叶,小声道,“你先回去,我一会就来。”

琉叶似乎有些犹豫,有些担心,“可是,格格……”我握住琉叶的手,轻轻点了点头,“没事,先回去吧。八阿哥又来会吃人。”琉叶看了看我,再看了看那背影,最终转身先行离去。

走上前去,定了定神,“八阿哥为何在此?”是找我的吧,可他为什么知道我还没有回去?不再多想多做猜想。

为什么会单独留下,让琉叶先回去,只有一个原因,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求康熙赐婚?是因为姐姐,转而对我移情吗?他已经有了嫡福晋郭络罗睛雪,何故再来招惹我?不想误会他,因为姐姐喜欢的人,不会差到哪去?即使因为燕璃的事,我除了第一次发火质问之外,也不曾催促过,我愿意相信,他会实现承诺。所以,我一个人留了下来。让他亲口告诉我为什么!

他转过身,眼光还是那么犀利,即便在黑夜下,还是可以看得那么清楚,“格格是在问我为何在这儿的原因?我想,我无须多说,聪慧睿智的你,应该知道吧!”他未直接回答我的话,把问题又绕了回来。

我不太喜欢被动的状态,皱了皱眉,“因为赐婚?”没有心思和他在话语上打转,我直接切入主题。他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往我这儿的方向走了两步,自嘲地笑了笑,“赐婚,你以为我真的想向皇阿玛请赐吗?”我一惊,这事到底还有什么内幕?屏气凝神,继续听他说下去。

“我知道在我府里,四哥和十四弟为了你发生的事情。”在说到为了我时,加重了语气。“据我观察,那件事后皇阿玛本想让你远嫁蒙古,做蒙古世子的王妃。可不知是什么原因,又有了些犹豫。”他沉默了一会儿,“去了蒙古,就再也回不来了,我不想让明月伤心。所以便去请求赐婚,给你一个名分,让你得已留在京城。可是……”他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他不说,我也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十四也向康熙请求赐婚,结果弄巧成拙,再接下来,就发生了那天在雪地里的事情!康熙有些犹豫的原因,我多多少少猜得到一点,是因为那次去求他批准出宫时,他对我的试探让他有些犹豫吧!

即使心中有过无数次的猜测,我也未想过会是这么一回事,更未想过,八阿哥竟会为了不让姐姐伤心难过,而去踏这趟浑水!这究竟是姐姐的幸还是不幸!八阿哥这样做到底是值还是不值!

我苦涩一笑,“八阿哥这么做不怕别人误会吗?”没有人知道他这么做的真实用意,他不怕和十四闹僵吗?没有等他回答,“那依八阿哥之见,汐月现在应该怎么做?”

“怎么做?”他把玩着我的话,“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说完淡淡一笑,转身走入夜色之中。

回过神来,咀嚼着他的话,他是要让我把握时机吧!唯有把握好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事情才尽可能的有一个好的结果!可我要把握什么时机呢,还有什么时机能让我把握呢?扪心自问,即使有这个时机,我能够准确的把握住吗?不出意思之外,回答我的,只有萧萧风声和那斑斑月影。依着月影,踏着有些沉重的步子,离开回廊,往住处走去。

离汐情轩还有几十步的路,遥遥看去,依稀看见些斑驳的烛影,是琉叶不放心,所以在那里等我吗?怀揣着疑问,再次加快步伐……是,燕璃,我不是先让她回来休息了吗?

慢着,八阿哥?我有些明白了,八阿哥会在回廊,是因为燕璃告诉了他!走到庭院门口,燕璃掌着灯,向我走来,“格格回来了!”我未语,点点头。燕璃再道,“格格,是我告诉八阿哥您还没回来的。”说完,低下了头,似乎等我的责罚。

我轻笑,“我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你不是身体不舒服吗?叫你早回来休息,大冷天的,怎么回在外面。”语气上稍稍加了一些责备,“会回去睡吧,我那儿不用伺候了,我自己来就成了,快回去吧。”说完,就往屋里走去。

这一夜,我竟然真的失眠了,翻来覆去,却是辗转难眠……

翌日一早,被外面的嘈杂声吵醒,“十四阿哥,你不能进去,格格还没有起来呢!”燕璃扬起了声音,似是在提醒我,有人要进来了。

“让开!”十四的声音有些着急,想必又有什么事,随手接了件外衣披上,对着门外扬声道,“燕璃,让十四阿哥进来吧。”话音刚落一会儿,十四推门而入,冷风刷地灌进了屋子。我指了指屋门,让他把门关上。他也不曾多言,依我的意思关上了门。

来到椅边做下,“坐啊,找我什么事?”经过上次的事后,他很少这么莽撞,倒了杯花茶给他,“先喝口茶暖暖身吧,这花茶是颐婷泡了刚拿进来,让我起来时喝的。”他倒也未推托,接过茶顺势坐下,一口气把茶喝光,“汐月,你和我一起去见皇阿玛吧!”沉默许久,他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隐约想想,也不难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装傻,“十四你在说笑啊,去见皇上干什么?有事你自己去不就得了。”四两拨千金,让他不要再想这事了。

他叹了一口气,“汐月,我知道你清楚一些事情。我也知道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如果你不愿意说出来,好,那我说。”他的眼神带一些复杂,“和我一起去见皇阿玛,说你和我两情相悦,求他赐婚。”

我没想到他真的会说出来,手一颤,杯子里的水漏出来些许,勉强笑笑,“呵呵,十四,就算我们去了,皇上就会同意吗?”

“不去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昨晚你走后,蒙古世子向皇阿玛请求赐婚,而对象就是你!皇阿玛一但同意了,你就只能在那黄沙滚滚的草原上过下半生了!就算你不想和我成亲,你也应该为你自己想想,你喜欢四哥,那你看四哥为你做过些什么吗?昨晚他也在场,可他什么也没有做!你不要再固执了!”说到最后,他别过头,不再看我。

我终于明白了八阿哥昨晚的一番话,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他要我把握时机,把握的应该就是这个时机,让康熙彻底打消把我远嫁的想法。

可怎么才能把握好这个时机,答应十四吗?我觉得对他不公平。心里不禁埋怨起四阿哥,他说过他会处理的,可他为什么还把我一个人,置身在这风雨中,难道他说的话,都是欺骗我的吗?心中犯着一片片苦涩?

怎么办,我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回转1

十四见我久久未语,抽掉我拿在手中的茶盅,扳正我的双肩,强迫我看着他,沉沉的声音,带着些许无奈,“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说句话呀,汐月!”声音不大,但一声声都进入了我的心灵。

我柔声道,“十四,你先放手。”边说,边拉掉他搭在我肩上的手,“有什么好好说,你不要这样。”我想让他冷静些,要怎么做?总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吧,靠着急是没有什么用的。沉思片刻,脑子里转过很多,最后,我以很平静的语气,“我去见皇上。”

十四想也没想,“我和你一起去。”说着作势站了起来,我拉住他,“不,我说的是我一个人去。你不要踏这趟浑水了。不然我会觉得对不起你。”我还是决定遵从自己的心,一个人面对这件事,不踏入十四给我撑起的避风港。我实在不愿再给他希望,因为我怕,我给他的希望越大,那给他的失望会更大。我并非无情之人,只是别人因为我而受伤不是我愿意见到的。

双方僵持不下,良久,十四微叹一口,“哎,随你吧,你撑不下去的时候,随时来找我,我一定会倾尽全力帮你的。”眼角微润,但还是竭力忍住,微微颔道,“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就去东暖阁见皇上。”十四看了我一眼,没有反对,转身走了出去……

呆呆地坐了一会,知道不能坐以待毙,“琉叶,琉叶……”我喊道。也就一会工夫,琉叶冲了进来,“什么事啊,格格?”

我先吩咐她把门关上,然后再道,“帮我拿套宫装,再梳个髻吧,我要去见皇上。”琉叶听后,仅仅是那一闪而过的恍神,就已把衣服拿了出来,然后帮我梳理头发。究竟,她还是没有忍住,犹豫地问,“格格真的要去吗?”

我浅笑,“傻丫头,事情总是要面对的,我不去,就一点点机会都没有了,你看我是那种听天由命的人吗?当然不是,所以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我也不会放弃,直到皇上放弃了那个念头。”所以,为了我自己的将来,我一定要去,我暗暗想着。

“格格。”琉叶轻声道,“不论格格做什么决定,琉叶都会支持,都会全力替格格完成。不会有半句怨言。”我溢出的感情没有流露,只是反手紧握住琉叶的手。在心里默道,琉叶,谢谢你!你总是那么的理解我。

在发髻上插上最后一根蝴蝶簪,铜镜里出现的人,面目清秀,唇红齿白,有着沉鱼之容,闭月之貌,肤凝如水,一缕乌发垂在颈项,显得相得益彰。镜子里的人是我吗?我记得以前的花飘零没有这样漂亮,没有这样娇贵,是时间改变了我,还是我改变了自己?不行,我抬手把头上的六根蝴蝶簪拿了下来,“琉叶,不用那么正式,梳个素净点的。我可不是去接受赐婚,而是去想办法拒绝。”

琉叶的动作也算利索,也就半刻钟的工夫,琉叶只用了两根普通的桃木簪把头发绾起,素净中不失端庄。绾好发后,我拿起桌上的帕子,沾了些水,把脸拭净,什么胭脂也没上,只是用画眉笔,描了描有些淡的眉毛。

“走吧。去东暖阁。”我慨然对琉叶道。

东暖阁

“李公公,汐月要见皇上,劳烦公公通报一声。”我没摆架子,和颜悦色的对着李德全说。对他的态度,我是故意示好,他在皇上的眼里是心腹,我不可能在这节骨眼上,和康熙身边的人过不去。

“哦,汐月格格,皇上早已知晓格格今天会来,所以另奴才在这儿等格格,好引格格进去。汐月格格,请吧。”我稍稍欠了欠身,“那有劳李公公。”刚进东暖阁的门,李德全拦住了随行的琉叶,“格格,皇上只请格格一人进去。”

此时我已心乱如麻,心中一直现着李德全适才说一的句话,皇上早已知晓格格今天会来……皇上早已知晓格格今天会来……皇上早已知晓格格今天会来……他知道,是呀,他也不难猜到,如果连这点也猜不到,那他还如何为君!

“格格。”李德全见我有些走神,又开口叫道。经他这么一句,我回过神来,勉强笑笑,对琉叶,“那,这既然是皇上的旨意,琉叶,你就留在外面等我吧。”琉叶微动身子,走到东暖阁外。李德全见状,“那汐月格格,快请吧。”

回转2

看着坐在龙榻上的康熙,我的感情有些复杂,有敬、有畏、有怨、有恨,当然也有理解,想归想,礼数不可废,我一弯腿,“皇上吉祥。”康熙和声道,“起来吧,汐丫头,到朕的跟前来。”我站直,犹豫着要不要过去。康熙没有给我拒绝的余地,“怎么了,到朕的跟前来,会怎么样,朕会吃人不成?”说着把脸一板。

“哦不,汐月怎么会这么想呢!只是……”我努力的在想个理由,“汐月有些紧张。”我随便掰了个理由。康熙沉笑,“有什么好紧张的,到朕跟前来吧。”我不可以再拒绝,事不过三,我知道康熙说了三遍已经到达了极限,我不可以再触碰其逆鳞,只得泱泱走去。

(19 / 46)
清雾流缘(清穿)

清雾流缘(清穿)

作者:冰蓝的水晶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简介】 一次看似意外的穿越,却不知是冥冥之中有所注定的 他对她说:"我喜欢你!" 他对她说:"你是我的!" 那个至高无上的人对她说:"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一切,都在照着历史前进,但我却不知,我该怎么做才是对的,才是合自己心的…… 穿越百年的爱是否会有结果,谁也不知,但我知道,答案就在我心中……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