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陆璃,小璃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 小说全文阅读

时间:2019-05-16 21:08 /言情 / 编辑:玉儿
经典小说《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是江雪落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璃,小璃,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陆璃突然感觉到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抚

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在线阅读

《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第22节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陆璃突然感觉到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轻轻抚弄,茫茫然睁开眼,就见展皓睁着眼,手抚着她的脸颊,嘴角微翘朝她笑着。

陆璃揉了揉眼,像是想确认眼前的景象不是幻觉,又像是在遮掩什么,随后飞快埋下头,握住展皓的手指攥了攥。仓促起身间,不小心带倒了身后的凳子,扶起凳子去拿水杯,手一抖又碰倒了一旁的茶壶。陆璃窘得连头都不敢抬,轻声说了句“抱歉”,便急匆匆冲到卫生间取拖把清理。

路过房间门时,门外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随即林叔从外面探头进来,看清楚屋内的情景才说话,声音很轻,像是怕惊扰到什么:“小姐,我来收拾吧,厨房里有炖好的汤。”

陆璃现在根本不敢回头去看身后人的神情,听到这话如蒙大赦,点点头就快步走了出去,一路小跑到厨房,看到燃气灶上炖着的汤,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她关掉火,取出汤盅,倒出汤盛在一只小碗里,拧开水龙头吸收的时候,一边深呼吸一边用沾了凉水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端着汤走回二楼厨房,发现林叔已经离开了。

展皓坐起来靠在床头,见她进来,便朝她笑了笑:“是什么汤?”

陆璃端着托盘得手颤了颤,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不算明亮,反倒衬得他的目光清亮,有一种冬日阳光照在雪地般的锋利,让人几乎不敢直视。

陆璃端着汤水走到近前,坐在椅子上,握着汤匙舀了一勺,送到他唇边,轻声说:“鸡汤,里面放了不少中药,说是能宁神补血,是林叔熬的。”

“汤很好喝,谢谢小璃。”展皓格外配合她的动作,汤匙递过来就张嘴,咽下汤水才说话,只是说话的语调比之平时的跳脱显得和缓许多,声音里也添了几分沙哑,仿佛每说清楚一句话,都要耗费极大的力气。

若不是这样面对面坐着,陆璃几乎听不出展皓在说什么。一碗汤见底,陆璃都没有抬过头。喂完汤,又喂展皓喝了几口清水,陆璃站起身就要走,却被展皓伸出手拽住。陆璃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生怕这样一动又牵扯到他的伤口。还没来得及抬眼,自始至终隐忍在眼底的泪就这样猝不及防落了下来,正好砸在展皓的手背上。

展皓浑身一僵,说话的口吻却越发柔和,仿佛哄小孩一般:“别走,让我看看你。”

陆璃另一只手还端着碗,动作僵硬,神情刻板,唯独不停从脸颊滑落的泪水泄露了真实的心情。

展皓哪里见得了她这样哭,哑着嗓音哄她:“那个不急着收,放下,过来我这里。”

陆璃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放下那只重如千斤的碗的,机械地被领着在床边坐下,自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

展皓也不勉强她抬头,手沿着她的手臂向上,抚上她的背,一下又一下轻轻顺着她的发丝,最后轻轻拍了拍,示意她靠过来。

陆璃轻轻摇头,反倒又向后挪了挪,说话的时候几乎又如同昨晚那般,找不到自己的声音:“你有伤。”

展皓的嘴角始终挂着笑,听她这样说,几乎失笑出声,揉着她的肩膀轻声说:“不过放了点血,看把你吓的,我又不是纸糊的——”话没说完,陆璃已经倾身吻过来,以唇堵住他未说完的话。

展皓一双桃花眼瞪大,不过几秒又缓缓合上,扶着陆璃肩膀的手轻轻揉着她的脖颈,任由陆璃径自在那摸索着加深这个吻。两人总共也没吻过几次,每一次还都是展皓不管不顾蛮着来的,陆璃又从来都是推拒抵抗,这次难得主动,热情有余,经验却不足。不多时便败下阵来,头埋在展皓怀里有些急促地喘息着,不敢碰到他的伤口,手只能轻轻环住他的腰,眼里的泪水却一直没有断过。

展皓轻轻吻了吻她的鼻尖、脸颊,最后又偏着头亲上她的唇,一下又一下地轻啄,最后唇贴着唇,哑声哄道:“别哭了。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哭,嗯?”

陆璃轻轻摇了摇头,也不说话,只是环着他的腰的手臂微微收紧。

展皓在她的唇上轻轻辗转:“小璃不怕,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哥哥都会保护你。”

陆璃微睁着眼,泪眼蒙眬间,就见展皓望着自己的眼,瞳仁幽深,那其中的神情,温柔得让人心甘情愿溺死其中,又坚定得让她几乎不敢正视。这两种情绪糅合在一处,不为别的,只为她这样一个一心复仇、连自己的情感都不敢面对的胆小鬼。昨日在楼下展锋的问话言犹在耳,眼前再次浮现那一晚在车子里的情形,那么多的血,而他全无意识地躺在那里,微拧着眉,一手还攥着她的一只手腕,像是极不放心她的样子。

陆璃微微退开一些距离,见展皓欲动,忙抬手挡住他的唇,眼眶还泛着酸。她轻轻吸了口气,翘起嘴角朝他微微一笑:“哥哥说的话,一定要算话。”

展皓见她总算暂时止住泪了,唇边始终含着的那缕笑意不觉浓了些:“好!”

“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第一时间保证自己的安全。”陆璃吐出这句话时,只觉得唇齿生涩,见展皓皱眉,忙又加上一句,“我也会注意保护自己。可是你不能再像这次这样。”

展皓闻言双眸一亮,捉住陆璃放在自己唇边的手,目光灼灼地问她:“小璃,你的意思是愿意接受我了吗?”

陆璃微垂下眼,只觉得脸颊一阵滚烫。

展皓迟迟等不到一个确切答案,仿佛有些急了,攥紧她的手就想往前凑。

陆璃被他吓了一跳,忙抵住他的肩膀让他做好:“你别乱动,这可是枪伤。”

展皓捉着她的手不放,顺着她站起来的动作仰起脸,望着陆璃的神情,焦灼得如同等待大人奖励糖果的孩子:“小璃,你别生气。”他说着,眉心又皱了起来,表情虽然急切,却也显得格外真诚,“是我问得急了,我可以等的!”

陆璃原不想在这个时候正面回应他的问题,可是见他面色憔悴,胡楂也长了出来,胸口还缠着绷带,唯独那一双眼亮得惊人。不知怎么,从前轻易就能说出口的搪塞,此时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这人从来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模样,陌生人面前总显得倨傲不羁,但在家人和朋友面前却一向是个活宝,不仅嘴甜,反应也快。若不是为了她,哪里会受这样重的伤,又哪里用得着这样卑微地东躲西藏,有家都不能回,连说一句话都这般小心翼翼,生怕她受一丝半点的委屈。

那晚展皓受了枪伤之后,诚如展锋所言,她确实看清了自己的感情,也终于认识到展皓在自己心中的分量。这么多年过来,展皓在她心中恰似兄长,可又与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不尽相同。她听到展母谈论展皓的婚事会心里泛酸,听宋枫城说他最近与宋枫蔷走得很近会想发脾气。甚至在很早很早之前她拿到高中毕业证书的那天晚上,展皓喝醉酒到处乱抱人,尽管他当时抱着别的女生时,嘴里叫的是她的名字,可是当看到那个女生脸上欣喜的神情,以及展皓微闭着眼将人紧紧抱在怀里的情形,她还是冲上去狠狠给了他一巴掌。那次的事情之后,至少据她所说,展皓在外基本滴酒不沾,很多时候旁人看到他手里端着酒杯,其实也不过是个摆设。就像遇到关系好的哥们儿给他递烟,他即便点着也从来不抽,而且回到家会立刻换掉当时穿的衣服,只因为她曾经说过讨厌男生抽烟。

还有很多与之类似的细节,看似平淡无奇,可如果细细看来都会发现,展皓每说一句话、做一件事,都是以她为先。他对她的好,早已经深深刻到骨子里,浸透在日常生活的一举一动中,不显山不露水,却也正因为这样,才显得格外真实。这些事其实她一直都知道,可从来不敢去细想这其中的因由,也不敢去面对展皓望着自己时,一年比一年炽热的眼神。她知道她自私、胆小,甚至很虚伪,她贪婪地享受着展皓对她的好,却不敢聆听自己心底真实的声音。她虚伪地拿兄妹这套说辞去堵展皓的嘴,却早已越过亲情这条线而不自知。

展皓昏迷不醒的这一整天,她想了很多。也只有在这样彷徨无措的时刻,她才能暂时放下压在心头的那个沉沉的包袱,好好回想一下他和她之间的这些事。她想不出自己身上哪怕一条优点能值得这个男人为她做这么多,可就是这样一个天之骄子般的男人,愿意卑躬屈膝地把她当公主一样捧在手心,甘愿沉默地躲在哥哥的身份后面,成全她自以为是的冷静和自持。甚至在危险袭来的第一时间,没有一句交代便为她豁出一条命去,而且担心她见到血会害怕,便一直捂着她的眼睛不让她看。

陆璃缓缓垂下眼去,同时缓缓落下的,还有一滴又一滴的泪。她轻轻点了点头,终于能够当着他的面说出那三个字:“我愿意。”

她的声音细小如蚊蚋,听在展皓耳中,却如同鸣钟,字字清晰,仿佛敲在心头。

过了半晌,展皓才回过神,手腕一用力,就将陆璃拽到怀里,目光定定地看着她:“小璃你再说一遍,你愿意什么?”

陆璃咬着唇:“我愿意……跟你在一起。”话音刚落,就被展皓狠狠吻住了唇。这一吻与刚刚那个吻截然不同,如果说陆璃主动的那一吻温情似水,那展皓的这个吻从一开始就仿佛一团烈火,炽烈得让人无法呼吸,霸道得绝不容人拒绝。

陆璃哪里见识过这般样貌的展皓,开始的几秒整个人都被吓住了,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手轻轻推搡着展皓的肩膀,喉间发出不适的轻哼声。

展皓却仿佛浑然不觉,最终将她放开时,陆璃的唇上已然嫣红一片,眼中也含上淡淡的水雾,急急喘着靠在他肩膀上。

展皓的呼吸也有些急,恋恋不舍地在她唇上轻吮了吮,又吻上陆璃略泛潮红的眼皮,深吸一口气抱怨道:“这伤受得真不是时候,不过也值了!”

陆璃的脸颊微烫,轻轻推开他的手,从床边站起来:“你好好休息吧,别胡思乱想了。”

展皓双目熠熠:“我不累。小璃,别走,我想吃水果。”

陆璃本来都走出几步了,听了这话只能又转过身,明知道这人在耍赖,却硬不下心肠不理会他:“想吃什么?”

“苹果、西瓜、葡萄……”见陆璃皱起眉,仿佛有些不耐烦的神情,展皓忙改口说,“什么水果都行!我要吃你亲手削的。”

陆璃原本也不是不耐烦,只是纳闷从前也没见他喜欢吃这几样水果,听了他后半句才明白过来,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黏人,吃个水果专挑需要削皮剥皮的。她瞪了展皓一眼,甩下一句“老实躺着”,转身快步出了屋。

帮他取过洗漱用具漱口擦脸,又喂他吃了点水果,就这几碟爽脆的小菜喂了一碗白粥,展皓总算安生下来。偌大的别墅十分静谧,两人之间的氛围却多少有些尴尬。

陆璃一边帮他倒上热水,一边在心里劝慰自己,两人的关系刚确定,从前以兄妹关系相处惯了,如今乍然变成可以拥抱、亲吻的情侣,自己还不习惯也是情理之中。从隔壁书房随意挑了两本画册,陆璃选了离站好最远的一处位置坐下来,尝在舌尖的茶清香流溢,只是微微烫口,却不知怎么的,那股热流顺着喉咙绵延而下,直直冲到心尖,在不远处那人的热烈凝视下,四肢百骸都因这一口茶暖了起来。

陆璃忍了又忍,一本厚厚的画册几分钟翻到结尾又倒着翻回来,心里却越加烦躁,脸上的温度节节攀升,最后连她自己都能感觉到,脸上的热度烫得快能煎熟鸡蛋了。她终于忍不住抬起眼,刚要瞪人,就见房间另一头靠窗坐着的人一手轻抚着胸口,眉心微微蹙起,眼睛不再看向她的方向,而是闷不吭声地低垂着,看样子好像在强忍着什么痛楚。

陆璃手里的画册哗啦啦散落在地,她忙不迭地跑到跟前,拉开展皓的手目不转睛地看向他胸口中弹的位置。身体还未站定,陆璃只觉得手腕被人反手一握,随即轻轻一拧,顺着展皓手指施力的方向,不由自主地跌坐在床边,一只手匆忙中扶住床边,避免因为失去平衡跌进他怀里而触碰到伤口。陆璃抬眼一瞧,就见展皓脸上哪里还有半点蹙眉忍痛的神情,正眉开眼笑地盯着她,嘴角的笑不加掩饰。

(22 / 41)
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

最深的爱,最好的你(出书版)

作者:江雪落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书名:《最深的爱,最好的你》 作者: 江雪落 ISBN:978-7-5399-6077-7 出版社: 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3-5 编辑推荐 ★暖心宠文天后江雪落抒写甜蜜版《爱情的开关》,一部孤注一掷的情深恋,一场真心错付的复仇记。于她,想要完美恋人,却是在复仇之后。于他,想完全拥有她,在她没爱他之前。 ★故事精彩纷呈,女主从国外归来,开展了一场精心谋划的复仇记,过程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男女主角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男主角深情款款,对待感情专一、诚挚。文中涉及到复仇、伪兄妹恋等当下很流行的梗,可读性强。 内容推荐 每个人手心都握着一把温柔,只愿留给生命中的挚爱。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段深爱,只想留给最好的那个人。 因为幼时遭逢家庭巨变,父母双亡的陆璃被展母收养,与展皓同住一个屋檐下。 十几年的光阴里,两人一起成长,展家上下无人不知,展皓将陆璃宠成了宝。 哪知展皓早在不知不觉间对陆璃情根深种,陆璃却一心一意只当展皓是亲人。 为了完成复仇计划,陆璃借故接近以风流闻名B城商圈的宋枫城,试图通过他找到扳倒宋家的缺口。 她以为一切都不过只是演戏,却不想宋枫城这个风流浪子对她一见倾心; 她以为整个计划完美无缺,却没料到将自己和展皓一同卷入危险的漩涡。 当假戏真做的完美情人对上心机深沉的青梅竹马,当复仇大计开始影响到身边人的安危,陆璃还能否坚持这条复仇的不归路?展皓与宋枫城一较高下后,谁又能最终抱得美人归? 作者简介 江雪落:半寸相思融雪落,聊付笔端且听风。爱闲时品茗,乐时饮酒,也爱字句雕琢,谱写美文。世事喧嚣人心善变,平生所求不过顺遂二字,也愿所有看文、品文的人,能从我的文中寻到一缕宁静,品出几许温甜。已出版《假如你不够爱我》《你一念之间,我情深一场》《许你诺言,赠我欢颜》。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