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求好看的小说 重生侯门骄妃精彩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兀兀)

时间:2019-01-04 12:10 /重生 / 编辑:林啸
主角是杨骄,周承辉,杨清玉的书名叫《重生侯门骄妃》,本小说的作者是兀兀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66章 六十七上香 六十七、 杨骄完全不知道

重生侯门骄妃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重生侯门骄妃》在线阅读

《重生侯门骄妃》第57节

☆、第66章 六十七上香

六十七、

杨骄完全不知道自己再次到了“待嫁”的年龄,她现在想的是,怎么才能送消息给周承辉,叫他劝劝梅氏,这不会生跟不肯生,区别可大了,而这种事,除了周承辉这个亲儿子,告诉谁,都不合适。万一再走漏了风声,杨家跟梅氏,牵连的可是一大片。

“姑娘,那边府上的眉姑娘来了,说要想见见你,”杨骄正发愁如何能联系上周承辉,却听青柠进来道,“奴婢说了你不见客,可她执意不肯走,到底是主子,奴婢也不好硬赶。”

“请眉堂姐进来吧,”杨骄不用猜也知道杨眉跑来所谓何事,起身走到西侧间,“青梅,上茶-”

“骄娘妹妹,”杨眉看到杨骄,如同见到了救星一般,腿一软,就要给杨骄跪下,“求妹妹看在咱们到底是一场姐妹的份上,救我一救……”

一旁服侍的青柠哪里会真的叫杨眉膝盖沾地,手一抄就架住了杨眉,恭敬地将她摁到一旁的椅子上,“眉姑娘您请坐,”

青梅则直接将一盏茶送到杨眉手中,“这大冷天儿的,眉姑娘先喝杯茶暖暖身子,”

“怎么?你今儿个不用到五婶儿那里服侍?”杨骄看着低头试泪的杨眉,“还是五婶儿不应你,你便过来找我来了?”

杨眉万没想到杨骄这么不给她面子,可形势比人强,以前那种心里不快,便扭头走人的事情她是再也不会做了,强笑道,“大哥大嫂留在京城,我原想着也留在京城里陪着大嫂,可大嫂说我一个女儿家,家里没有长辈,”

想到贾氏现在也敢跟她挺腰子了,杨眉眼中划过一抹恨意,“大嫂其实也不是有想留我,只是没有个长辈照看着,万一有什么事,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我刚才也跟五婶娘说了,婶娘却说她也当不了家,不过她若是妹妹你到二祖母那里帮姐姐说一说,二祖母发了话,大嫂定然会将我留下的。”

她亲耳听到了杨骄拒绝杨清玉的话,也没敢再想着在杨骄这里使劲儿,可这几天,借着何氏她们过来西府帮忙的机会,跟何氏走的近了,杨眉也委婉的向何氏表露了,杨清玉这些日子心性大变,对她这个庶妹极为苛刻的事实,跟何氏哭诉了她对未来的担心,希望何氏能帮她一帮。

结果,何氏倒是接了她的东西,最终却将球踢到了杨骄这里,说如果杨骄肯帮忙说话,她就能劝着郭氏将杨眉留下,毕竟杨家可是最稀罕女儿的,杨眉又长的如此出色。

万般无奈之下,杨眉只得再次来到杨骄的晴芳院,希望这次能诉说下她的艰难,再好好跟杨骄认个错,博得杨骄的同情,先哄她将自己留下再说以后。

“是啊,若是我开口,不但西府大堂嫂会将你留下,甚至还会顺水推舟,将你送到侯府来,你呢,也刚好和我做个伴儿,以后啊,还能出去摆摆侯府姑娘的款儿,嫁个不错的人家,”杨骄轻轻吹了吹碗中的浮沫,呷了口杯中的茶水,笑道。

这确实是自己所有的盘算,这么被杨骄给当面揭出来,杨眉脸皮再厚,也是额间见汗,“妹妹说什么呢,若是妹妹愿意叫愚姐做伴,愚姐定然好好襄助妹妹,其实这偌大个侯府,只有妹妹一个女儿家,也太过孤单了些。”

杨骄这张嘴,真是刻薄的叫人难以忍受。

“堂姐怕我孤单,那清玉姐姐呢?大祖母尸骨未寒,堂姐便踅摸着往旁人家里做客,也不怕给人添麻烦,”杨骄懒得再听她狡辩,“眼看过了十五,伯父更要起程回乡了,眉堂姐还是赶快回去收拾行装吧,万一少带了什么,这边可没有人再帮你送过去!”

“姑娘,奴婢送眉姑娘出去的时候,见她面色可不好看,万一”青梅送杨眉回来,见青柠跟青桔正服侍杨骄更衣,知道她这是要到郭氏那里去,忙从妆台上拿起象牙雕花靶镜来,举在杨骄身后,让她看元宝髻后插的珠花。

杨骄略略端详了一下,挥手叫青柠将镜子拿到一旁,“她也就那么深的水了,还能掀出什么大浪来?我猜啊,这会儿没准儿又跑祖母那里求去了,所以咱们才要过去一趟,”以杨眉的胆子跟面皮,没准儿敢说自己想留她在府里陪伴呢。

等杨骄到了颐寿院,杨眉果然正坐在何氏身边,冲着郭氏抹眼泪儿呢,杨骄给郭氏跟何氏见了礼,在郭氏身边坐下了,向何氏道,“五婶儿腕上的镯子可真漂亮,是才买的吧?”

这对赤金方扁镯是杨眉送何氏的,说是镯子太大,不适合她一个小姑娘戴,便拿来孝敬一直照顾她五婶儿,何氏倒不是没见过好东西,只是杨眉言辞恳切,对她满眼的孺慕,而且这些日子,何氏觉得跟杨眉很是投契,杨眉真要是留在了侯府,日日与她说说话也很不错,当然,爱上镯子上的绿宝石,只占了小小的一部分。

“是我前儿得的,”虽然觉得自己问心无愧,可被杨骄那么一副“我其实什么都知道”的表情看着,何氏还是没来由的心虚,从腕上将镯子捋下来,“骄娘要是喜欢,婶子给你戴着玩去。”

“这镯子这么粗,那头还有那么大两颗宝石,哪里是我这种小姑娘戴的,”杨骄抿嘴一笑,“婶子快戴起来吧,侄女儿怎么会抢您的爱物儿?”

郭氏不太在媳妇们的饰物上留意,如今杨骄这么一说,她也忍不住往那镯子上多瞅了两眼,“是件好东西,你自己留着吧,骄娘还小,戴不得这样的。”

见郭氏没有问这镯子的来历,何氏松了口气,毕竟一个当婶子的,收侄女儿的东西,说出来不怎么光彩,但她也不敢再帮杨眉说话了,想告退,又一时不好找借口,“骄娘怎么这会到颐寿院来了?”

“呃,五婶儿不知道啊?刚才眉堂姐往我那儿去了,说怕我一个人在侯府里太孤单,干脆不走了,要留在咱们府里陪着我,”杨骄看了一眼杨眉,笑着倚到郭氏膝上,“我跟着祖母不知道多自在呢,什么时候孤单过?怎么好叫眉堂姐为了我,连大祖母的孝都不守了。”

“咱们这些已经分家多年的亲戚,虽然我不叫你们为你大祖母守孝,但该有的敬重之心还是要有的,何况眉丫头跟清玉丫头,都是你大祖母捧在手心儿里长大的,咱们怎么能不叫人为祖母守孝的?”郭氏笑着抚抚杨骄的肩头,根本连多看一眼杨眉都不曾,“这要是传出去,只怕咱们将来连河内府都回不去了。”

杨骄看着脸色惨白的杨眉,目光中没有半丝同情,“祖母说的是,我们这些做小辈儿的,虽然不为大祖母守孝,可还日日到大祖母的灵前上一柱香呢,自然不能拦着堂姐们为大祖母尽孝心了,不然不是害了两位姐姐?”

到底是收了人家东西,何氏也不看干看着,赔笑道,“眉娘也是年纪小,想的不周全,其实为西府老太太守孝,哪里都可以的,她也是惦记着骄娘,毕竟两个小女儿在一起,也有话说不是?”

“我竟没听说过为长辈守孝,不留在自己家里,跑人家家里去的,我家骄娘什么时候为了叫人陪着,连人家的孝期不也顾了,她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想毁我孙女儿的名声不是?”因为准备给杨骄挑选人家儿了,郭氏格外的注重杨骄的名声,若是为了何氏言辞不慎,而传出对孙女儿不利的流言,那郭氏不打烂何氏的嘴才怪呢。

何氏还是这样,杨骄看着面前这张通红的圆脸,不由又想起了前世,不论什么时候,自己这个婶子,都是那个为了自己一己之私,就可以将亲人置于不顾的性子,“五婶儿不是不懂事,是眉堂姐送的镯子太粗,闪花了眼罢了,五婶儿若是真这么舍不得眉堂姐,不如跟着西府的人一起回河内去罢,到了那里,还能帮着堂伯母教养一下庶女。”

“骄娘,你,你这个孩子,我不过是随口说说,没有一点儿坏心,你何必说的那么难听?!我到底是你的亲婶子,”何氏知道杨骄不喜欢自己,可今天公然当着郭氏的面诋毁她的品德还是头一次,而这样的诋毁,何氏又是万万不能认的。

杨骄不屑的看了一眼何氏,前世自己被丁氏算计,和周徇一起被人关在了禅房,事后何氏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也是这套说辞,“自己去见王妃,不过是想着康王位高权重,万万不能得罪,”对于杨骄被人哄骗的事情,她更是推的一干二净,“因为怕丢了侯府的体面,才将杨骄身边的两个丫鬟要过去的”,“将杨骄当亲女儿一样,从来没有一点儿坏心”,而杨骄,也是因为何氏哭的凄惶,喊着冤枉,最终原谅了她,只恨自己太过掉以轻心,相信了黄宜恩的求助。

“行了,你是什么样的人,不用在这儿哭天抹泪儿的,我们也清楚的很,”郭氏厌恶看着何氏手腕上那对明晃晃的大镯子,就一对手镯,她就可以跑来帮杨眉求情,以前西府做的对不起侯府的事情,敢情伤的不是她?“我也累了,你回去吧,没事儿少出来晃荡,还有,既然你喜欢杨眉,就亲自送她回西府去吧!”

“真真没一个争气的!”何氏一出去,郭氏便气得只拍桌子,“亏得当初她嫁进来的时候,她娘家母亲也是金的玉的,圆的扁的赔了几十抬!”

“这么多年了,五婶儿是什么性子祖母还不晓得么?自己的是自己的,旁人的最好也都成自己的,东西永远不嫌多,”杨骄坐到郭氏身旁,轻轻为她顺着气,“大伯母跟我娘,都不是爱计较的性子,又有您在,五婶儿再糊涂,也不会惹出什么大事儿来。”

有自己在,有王氏在,何氏是没有胆子惹大事出来,可以后呢?郭氏不由心里一沉,五儿子不争气,若是再没有一个当家的媳妇,这两人的日子可怎么过噢,“这人,还得你大伯母给看住了!”

郭氏虽然对五房满心的不满,可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媳妇,何氏终究也没闹出什么大错,终是无可奈何,“你来的正好,十五那日,康王府老王妃奉了太后的懿旨,要么莲华寺替太后老人家上头香呢,届时咱们侯府也过去,你这两天将衣裳挑起来,要是没有合适的,只管跟你大嫂说,叫她给你重做。”

虽然莫氏一房跟侯府不合,在京城中也不是新闻,可到底大家都是杨家人,老康王妃有忌讳,不愿意在王府接见郭氏,挑在寺院里,也是情理之中的选择,可给太后上头香这样的日子,只怕盛京城里能走的动的贵夫人们,都会跑去凑凑热闹的,“祖母,毕竟大祖母才去……”

“她才去跟我有什么关系?分家几十年,她坑了我多少回了?难道还要我给那东西守孝?呸,她也配!”郭氏不以为然的轻嗤一声,“你们愿意叫,给她守上三个月,我也不拦着,但要我将她当做妯娌,是再也不能的了!”

只要想到莫氏临死之前,再跑到侯府闹那么一出,给自己添恶心,郭氏再软的心肠,也对莫氏生不出半点儿同情之心了,这次,她是铁了心,要跟西府撇开关系了。

说的也对,当年自己祖母因为被莫氏设计骗婚,大病一场之后,没一年功夫,自己又被人算计,不得不嫁了周徇,重击之下,郭氏没多久便殁了,而西府,却根本没事儿人一样,记得当时大伯还去质问过,得到的却是“两府早已经分家,郭氏跟杨庆煌做了那么多对不起西府的事,我没有放挂鞭,摆几天流水席已经是看在一个姓的份儿上了”,这样的绝情话,比比莫氏,长兴侯府,简直太有人情味儿了。

等到了十五这日,长兴侯府上下阖府而出,虽然没有像别人那样,大年下的穿红裹绿,服饰皆相对素净,但讲的也是个“素雅”,从郭氏到杨骄,身上俱无守制的饰物。

因为头香是太后的,之后太子妃,各王府,宗亲,勋贵侯门,等到长兴侯府上过香,再拜见了老康王妃,已经快到午时,杨骄被知客僧引着到了各府姑娘们宴息的禅房,人还没站定呢,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终于来了,我还怕你不来呢,”马蕊娘看到杨骄,率先站起身,“快到这边儿坐。”

“骄娘,你也来了,”杨骄一进门,姜卉也看到了,只是她一时迟疑要不要跟杨骄打招呼,没想到便被马蕊娘抢了先,“我跟婧娘正说你呢,这正月里不好串门儿,不然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拐到侯府去看看你呢!”

“这有人啊,就光长一张嘴了,”马蕊娘听到姜卉的话,噗嗤一笑,“这等咱们从莲华院回去,只怕都未末了,还跑到别人府上作客啊?啧啧,真是有心了!”

姜卉这话,也确实说的少了些诚意,崔婧有些不好意思,她是完全没想到长兴侯府众人会出现在莲华寺的,只拉了杨骄的手道,“这些天你还好吧?前些时候,外头乱死了,全是你们那本家府上的新闻,我跟卉娘怕你误会,也不好去看你,你莫放在心上。”

“没事,本来就是新闻挺多,我也不耐烦出门儿,恰又赶上西府大祖母过世了,更不好跟你们通消息了,”崔婧一向是唯姜卉马首是瞻的,杨骄也不过多跟她解释,笑道,“倒叫你们两个担心了。”

(57 / 207)
重生侯门骄妃

重生侯门骄妃

作者:兀兀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晋江金牌推荐VIP完结 总书评数:722 当前被收藏数:1957 文案: 杨骄觉得自己前世很冤,无缘无故的卷进别人的复仇计划中,家破人亡。 现在想想,她也冤不到哪里去,谁叫自己一家都活的自以为是呢,不过这一次,复仇的你们遇到同样要复仇的我,狭路相逢,重生者胜! 大功告成之后,那个善变的小子,“谁允许你一直打姐的主意?!” 某无赖小子:“姐姐过来给我疼一疼!” ﹡~﹡~﹡~﹡~﹡~﹡~﹡~﹡~﹡~﹡ 说的直白些,这就是个重生复仇不苦反甜的故事,个人觉得:不白,不苏,至于爽不爽?见仁见智了! 本文架空 一对一,HE,双处 内容标签: 报仇雪恨 宅斗 豪门世家 主角:杨骄 ┃ 配角:好大一群!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