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元徵宫词精彩全文阅读 薄古代

时间:2019-01-15 15:52 /重生 / 编辑:小燕
主角是慕毓芫,明帝的小说是《元徵宫词》,本小说的作者是薄最新写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若真的哭出声音来,会不会引来野狼

元徵宫词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元徵宫词》在线阅读

《元徵宫词》第61节

若真的哭出声音来,会不会引来野狼蛇虫之类?这个念头光是想想,都足以让乐楹公主浑身起一层寒霜,只好死死咬住自己嘴唇。时间陡然缓慢凝滞,就在乐楹公主几乎不能支持时,终于看到少年翩然过来,喜不自禁站起身来,“云琅,我好害怕……快点带我回去吧。”

云琅点了点头,叹道:“没有收获,走罢。”

乐楹公主哪里还有力气多说,跌跌撞撞跟在后面从密林小路回营,她自幼在宫中养的娇贵,自然比不上身怀武功的云琅,没走多久就落下一大段。待云琅发现丢远,少不得又折回来,不快道:“下次别跟着出来,你看今夜生出多少麻烦?”

“我麻烦?”乐楹公主委屈中带着恼恨,赌气道:“你走你的,我走我的,难道我出来就非得是跟着你?你自己走,不连累你!”说着提起衣裙就急步走过去,路旁的树枝划破衣衫也不自觉,反倒把云琅撇在后头。

云琅今夜一无所获正在失望,懒怠与乐楹公主口角相争,约摸半个时辰已经瞧见军营的帐篷,追上乐楹公主道:“营帐就在前方,公主赶紧回营休息。”眼见得乐楹公主往营帐方向走去,自己方才快步回去,见到凤翼也不想说话,只扔剑倒床道:“可惜,出去一整天没半点收获。”

凤翼往帐篷外瞧了瞧,回头微笑道:“听说公主跟着你出去,怎么没见回来 ?她虽然莽撞些,你该不会扔下她不管吧?”

“一起回来,到门口才分开的。”云琅翻身舒展了一下,却听帐外有脆生生的少女声音问道:“云将军,公主是不是跟你一块回来了?奴婢见你回来,特意来问一下。”

凤翼闻言有些诧异,走出帐篷问道:“阿璃,你是说公主没有回营?”

阿璃急道:“奴婢没有见到,方才还在四处瞧过一遍。”

云琅躺在床上琢磨事情,漫不经心道:“我见她快到营帐才走,能跑到哪儿去?让人到四周找找,多半赌气藏在什么地方了。”

“嗯,我出去找找。”凤翼起身走出营帐,让副手传来两队军士一起去寻找,浓黑的夜空被星星点点的火把映红,众人几乎没将整个军营翻过来,谁知道搜寻半日也不见人影。

阿璃突然想什么,拍着额头道:“一定是去河岸边了。”

凤翼见她说的笃定,赶忙带着众人赶过去,果然找到正在抽噎中的乐楹公主,方才松了口气,急忙要护送她赶回军营。

“你们不用管,我已经想清楚了。”乐楹公主的脸上还残留着泪痕,像是已经下定某种决心,噎声道:“既然……既然他不喜欢我,也没必要再留下来。明天我就书信给皇兄,让他近日就派人接我回京,你们再也不用担心了。”

“不管怎么都先回军营,至于回京的事再慢慢商议。”凤翼跳到岸下大石头上,伸手去拉乐楹公主的时候吓了一跳,赶忙摸她的额头,“好象是有些发烧,快别站在河边吹风了。”乐楹公主自以为是在用力的挣扎,实际上却是软绵绵的无力,待回到营中躺下,几乎连坐起来都是费力。

不知是乐楹公主天生体质较弱,还是心里委屈难过,那日发烧居然拖延半个月才渐渐好转,整天都呆在营帐中不出去,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特意去探望云琅。正好最近战事不多,慕毓泰打算让凤翼回京述职入官,顺便护送乐楹公主回京,边境易生事故,难得她自己愿意不用费口舌,早点把这烫手山芋扔回去也好。

阿璃听说自己也能同去京城,不免十分雀跃,只是当着闷闷不乐的公主却不好写在脸上,小心翼翼问道:“公主,咱们回京后可就难再回来,要不要多住几日?”

乐楹公主神色茫然,摇头道:“不,一日也不多住了。”

外面突然闹哄哄的,阿璃忍住话跑出去看个究竟,她自幼生长在乡野村下,被挑到公主身边便尽心克职,不多时便折回来道:“公主,外面抓到一个奸细,那人好像是霍连国派过来的,要不要去看看热闹?”

“奸细?”乐楹公主提起一点精神,心中勾勒出一个贼眉鼠眼的嘴脸,走到帐篷外却顿住脚步,迟疑道:“那边人太多,等会云琅又该说我----”话未说完已觉懊恼,跺了跺脚便走了出去。

不远处的营地中站着不少人,当中捆着高大精壮的青年人,额中扎着条五彩布带结成的鞭子,浓眉大眼中满是生生虎气,不甘心的挣扎着,妄图用力气绷断身上裹粽子似的牛筋绳,惹得旁边的军士喝道:“老实点!再动对你不客气!”

那人脖子上青筋凸起,身上结实的肌肉几欲将衣衫挣破,怒目圆睁道:“谁要你客气,难道我是贪生怕死之人?!”

“原来是赤木达王子,失敬了。”凤翼笑眯眯的从后面走上来,将赤木达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微笑道:“上次是端木将军的女儿前来卧底,这次是四王子亲自探哨,到底有什么水火急事,能如此不惜人力?”

“我只想在蓝儿面前做点大事,不料却重了你们的埋伏,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你们!哼,我要是皱一皱眉头,就不是赤木达!”

乐楹公主听的迷惑,侧身问道:“谁是蓝儿?我怎么听不明白?”见阿璃支支吾吾不好回答,不由将赤木达打量一番,“此人是什么王子?听起来,仿佛是很要紧的人物呢?”

阿璃点点头,答非所问道:“是,公主说得不错。”

远处沙尘滚滚翻腾,一行人马急速往这边飞奔,为首的蓝衣女子身姿娇弱,却有中原女子不多见的英姿爽气。那女子一马急行到近前,漂亮的翻身下马,上前拱手道:“贵国的参将和二十三名人质全在这里,请按约交换赤木达王子。”

凤翼不急不徐走上前,微笑道:“端木姑娘,难得你今日亲自前来,依旧是巾帼不让须眉的风范,佩服佩服!”底下的人便松开赤木达,早有军士扶着受伤等人下去,其中伤兵为数不少,军医们赶紧挨个检查治疗起来。

有冰凉的目光洒过去,端木以蓝朝云琅看了一眼,神色淡然道:“两位将军也是风采依旧,相信凤将军是言而有信之人,不会对我一个小女子为难,既然交换完人质便先告辞了。”

云琅手中的佩剑震的“嗡嗡”作响,凤翼赶忙反手摁住他,“你这是做什么?咱们现在是交换人质,要杀要打也得等到战场上再说。”又对端木以蓝展颜微笑,“端木姑娘慢走,恕不远送。”

两方人马剑拔弩张的对视着,赤木达翻身上马,朝着云琅怒道:“臭小子,少打蓝儿的主意,咱们战场上见!!”端木以蓝闻言变了脸色,转身策马往回奔,赤木达以及跟来的随从都不敢落后,也纷纷扬鞭绝尘而去。

直到端木以蓝的身影渐渐消失,云琅仍旧目光如钉的看着前方,那目光一点点刺痛乐楹公主,原来他的心早已经交给别人,从一开始便是自己独自在唱戏。

“公主,公主!”阿璃大声追上去,刚进帐篷就被迎面飞来的花瓶撞了一下,忍痛闪到旁边道:“公主,你别生气!!那端木姑娘早跟云将军恩断情绝,不论如何也是不能再挽回……啊哟!公主……”

“原来……原来是这样。”乐楹公主几乎砸光所有瓷器,直到手软身颤才慢慢蹲下身来,捂着脸哭道:“难怪我对他再好都看不到,都不会放在心上……还不顾一切的跟到青州来,我……我真是……”

“公主,那端木姑娘是个奸细,怎么能跟你比呢?”阿璃不敢过去扶她,只好站在旁边说道:“当初她那一刀差点杀死云将军,结果还弄得郭参将枉死,那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

“你说什么?是她……就是她要杀云琅?”乐楹公主从哭声中慢慢抬头,心中的惊恐反倒压过委屈,不可置信的问道:“那么说她不喜欢云琅,而且……而且还曾经想杀死云琅?那后来----”说着才想起云琅现在好好的,心里稍微松了口气,“你快告诉我,当时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璃大致说了一遍,待乐楹公主情绪稍平,方才劝道:“公主,云将军现在恨她都来不及,哪里还会有别的想法呢?况且那端木姑娘算什么,你可是咱们大燕朝的公主啊。”

乐楹公主茫然点头,出神半日又摇头道:“公主又能怎么样,云琅不喜欢我,便是对他再好也没有用。”

阿璃不以为然,脆声道:“云将军那么恨她,只要公主杀了那女人,云将军还不得感谢公主?从今往后,心里面自然只有公主你了。”

“杀了她?”乐楹公主有些害怕的重复着,不过恨意却渐渐给她壮起胆子,自己从来没有如此恨过一个人,一字一顿的说道:“不错,杀-了-她!!”

第八章 蝶姬

椒香殿的后院原本静谧,谁知夏蝉却象疯魔一般,一阵鸣叫,一阵停顿,反倒显得格外的刺耳。树荫下两个打扇的小宫女,手中握着三尺余长的新漆蕉叶扇,碧绿莹人的蕉叶滚着白边,皆不敢太过用力,生怕扇风声太大而吵醒熟睡中的小皇子。

宣州长竹椅上放着藕色十锦背垫,乃是以如水凉丝为面,内中装满粟米大小的寒玉籽,夏日用时有清凉解乏之效。慕毓芫半躺在长竹椅上,手中一柄葵纹明纱菱扇,正在往摇篮里轻柔扇风,却见双痕上来禀道:“娘娘,吴连贵在外面侯着,多半是有事要回呢。”

近日因天气炎热,七皇子每每总爱啼哭,能安静的睡上一会便可让众人松口气,慕毓芫侧身微笑道:“让奶娘领着人把祉儿送回殿,小心别吵醒这个小冤家。”自己揉了揉酸乏的手腕,躺下去道:“你也出去歇息,让吴连贵自个儿进来回话。”

双痕招呼奶娘宫人过来,笑道:“原来娘娘什么都不怕,单怕咱们的小皇子。”

慕毓芫也笑,“说得不错。”

吴连贵见众人退出才回道:“娘娘,那边还是没有动静。不过,外面却有另外一件好消息。”说着近身贴耳说了几句,又退后立道:“咱们手里握着这个人,多少还是有益处的,没准还能派上用场呢。”

“这些年一直让人盯着,想不到却是半点头绪都没有,真是让人纳罕。”慕毓芫停住手中菱扇,微微蹙眉道:“照此看来,若不是我们猜错,便是她隐藏的太深。本宫倒想看看,她能忍耐到什么时候?今晚是皇上生辰,听说歌舞坊准备有不错的节目,你去探一探,里面有没有她?”

吴连贵嘱咐的人去不多时,果然晚间有段新排演的舞蹈,正是由桔梗领舞。慕毓芫听后终于舒缓一些,微笑道:“看来咱们还是没有猜错,果然忍耐不住,今夜便要开始在皇上面前崭露头角了。如此说来,倒是很让人期待呢。”

“娘娘,今夜不会出什么乱子吧?”

(61 / 242)
元徵宫词

元徵宫词

作者:薄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宫商角徵羽, 人生如曲。 缘起幻灭, 生不知死, 不过是贪恋无限。 爱与救赎, 用一生来解答。 慕家的女儿曾经有着莫大的荣幸。 她还记得乘凤舆从朝圣门进来,凤袍长摆拖过锦毯的簌簌声;她还记得嘉正殿上,同光皇帝用金箸挑开覆在上面的黄绫,取出十六页金册,太监颂读“今有豫国公之女慕氏,端方识礼,贞静柔和,性情贤淑,品貌无双,著册为皇后!”而转眼间同光西去,皇兄继位,昨日的笑语晏晏刹那成烟,连尘土都厚得不可触摸。 如今慕家的女儿仍有着莫大的荣幸,一个三千宠爱集一身的贵人,未进宫时新帝便为她重修先帝宠妃的沐华宫做成椒房,连新皇后都未出现的狩猎场,她扬着精致的小弓出尽了风头。 嘉正殿上她起身抬头,容光潋滟,灼灼生辉。狩猎场上她转眸一笑,眼里顿时繁星盈光。 两朝天子,仅一家宠幸,世人慨叹:“生男无喜,生女无怨,慕家泽恩独霸天下” 其实,他们不知道,慕家的女儿一直只有一个。 那就是我,慕毓宓。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