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小说大结局 主角:君然和马希振

时间:2019-05-25 15:14 /言情 / 编辑:云尘
热门小说《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是云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君然,马希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生生止住了自己迈进院里的脚步,这情形这般奇怪

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在线阅读

《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第27节

我生生止住了自己迈进院里的脚步,这情形这般奇怪,希振邀我来宫中看烟火,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车驾,偏偏用了沐清慈的,既然是托沐清慈邀我,为何沐清慈没有陪在皇上和希振身边,而是在这里独饮?

沐清慈看到我,显然也是一惊,只怔了一下,随即大喝:“快走。”

我闻言即转身,却被身后那个带我来的车夫一把推进了沐清慈的院子,我向前踉跄几步,正被向我走来的沐清慈扶住。那人迅速的将院门一关,说:“沐贵妃先和这个兰芷姑娘叙个旧,等二殿下有空了就来招呼两位!”

被困住了!是马希声的圈套!!我怎么这样笨!

沐清慈却拍拍我的肩膀,说:“先坐下吧。”

她给我倒了一杯酒,我只攥在手心,白瓷的酒盅在手心浸凉,微微惊醒我一时蒙住的头脑,沐清慈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可是她的眸子却清亮异常。

她说:“希振的王妃偷了希振的私印,给我写信说要将沐阳手中的军队调去岳州办点秘密的事情,我信以为真,将在长沙府唯一能和希声抗衡的军队调出,今早刚刚离开长沙府,今日希振进宫的时候问我怎么今日没有见到沐阳,我才惊觉事情有诈,谁知宫城已经被希声派人控制,连希振也没能出去。”

我问:“可是要我来又是为什么?”

沐清慈又饮一杯,说:“因为希振身上有希声想要的东西,希振不肯给,所以希声用你和我来威胁希声。”她冷笑一声说:“其实困住我,不过是让我父亲忌惮他,不敢有所作为,又让沐阳投鼠忌器罢了,真正用来威胁希振的那个人,是你。”

我皱眉:“那为何还将我困在这里,不直接将我抓了去和希振交换?”

沐清慈看我一眼,继续解释说:“因为希振手里,也有希声忌惮的东西,你是希声最后的底牌。”然后将杯中酒仰头灌下,说:“芍药说她也有能制住希声的救星,我拼尽最后的底牌将芍药送了出去,希望芍药不会让我失望。”

此时的勤政殿外,十步一人,浑身黑衣,只留两只眼在外的是希振身边最神秘的影子侍卫,不过此时,他们围做一个弧形,将勤政殿护在其中,黑衣上的血色在大红灯笼的照耀之下,,泛着森冷的紫光,不知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

勤政殿的门口,小顺子脸色苍白的立在那里,手执一直明黄色卷轴,卷轴上和小顺子藏蓝的宫服上亦被溅了血渍,可是小顺子直如一尊门神一般冷脸立在哪里。

在影子侍卫之外,是重重的宫城侍卫,他们和影子侍卫之间,已经三步一死,五步一伤的躺满了穿着宫城侍卫服饰的人,显然是宫城侍卫这边损失惨重!

马希声在一众侍卫之中,看着立在勤政殿门口的小顺子咬牙切齿,对身边的人说:“你们都是饭桶吗?连那几个人都打不过?”他一推身边统领服饰的侍卫,却惊的那个侍卫连连退了几步,然后伏地说:“殿下,影子是皇上的直属卫队,此时又有小顺子公公的圣旨在,属下再进攻勤政殿,等同弑君啊!”

马希声面色阴枭,一脚便将那个统领踹翻在地,又一把将他从地上提着领子抓起来,咬牙切齿的小声说:“你以为你现在的行为就不等同弑君了吗?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坐不到那个位置,明日就会有大军来围我们,我们都得死,都得死明白吗?”

马希声一松手,那个侍卫便如同一滩软泥一般滑落在地上,周围不明所以的将士更是骇然,任马希声喊破了喉咙,依旧没有人动弹,马希声恶狠狠的盯着立在勤政殿门口的小顺子,侧脸对身边的一个太监说:“去沐贵妃哪里将那个女人提来。”

此时夜已至卯时,天色已经微微发白,我被来人连推带搡的扭送到马希声面前,马希声离小顺子不过百米,虽然看不见小顺子脸上的表情,可是我确定我没有眼花,确实看见小顺子的身形微微一晃。

马希声看着我平静的神色,脸色越发狠戾,满心的愤怒似乎找到一个宣泄,一巴掌狠狠的打到我的脸上,若不是身后被人扭着,估计能将我打到地上,口中瞬间溢满了血腥味,头发亦被打散,倾泄而下,披散在颊上。咽下口中的血,心中看到马希声奈何不了希振却只能拿我出气,心中居然有点快意,嘴角止不住的嘲笑的看着马希声。

马希声越发的愤怒,又是一巴掌打到脸上,耳朵里嗡嗡作响,直如飞进了千万只蜜蜂一般,好一会儿,我才重新抬头看她,却愈发笑的得意,你就是将我在这里碎尸万段,你马希声依旧是个失败的人,不过只是一道稀薄的人墙,你如此多的士兵却奈何不了殿中那个人,希振果然强你诸多,有本事,你就等到希振援兵到了,真刀真枪的来夺这个位置!

此时,我已经完全忘却希振说要带我离开这朝堂中时心中的欢喜,也似乎忘记了害怕,在这个满是血腥的地方,我和手握我性命的马希声对峙,我却完全占了上风,如果马希声敢在这里杀了我,那么我完全相信,他也不能从这里走出去!

江山不抵美人心(4)

更新时间:2012-03-27 10:42:14 字数:2133

马希声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他高高扬起的巴掌在我的眼中仿佛是求饶的白旗,我能感到那一掌的力度是这样大,还没有打到脸上便带起了阵阵的风,可是却生生的止在了我的脸前。

随着希振一声断喝:“住手。”

我脸前的掌一点点收缩成拳,紧紧的握着,以至于青筋暴起,根根清晰。

太阳终于冲破云层照亮了大地,今日是年初一,所有的官员休沐,宫城之门紧闭,也没有人奇怪。宫城之内的大红灯笼,却被人遗忘,兀自和太阳争辉。

勤政殿门向正南,此时太阳正在希振的左前方升起,将他照的如同天人一般,他长身玉立,自勤政殿一步一步走向马希声,只他一人,手执刚刚小顺子手中的那卷染血明黄卷轴,一步一步,走的缓慢却坚定,迫的马希声身边的侍卫步步后退,生生将我和马希声从人群中让了出来。

希振笑容温和,立在马希声一臂之遥的地方,缓声说:“二弟,别来无恙。”

马希声将我一把攥在手中,壮实的小臂勒住我的颈,冰冷的匕首抵在我的颈上,说:“少来这套,今日走到这步也是你逼我的,若不是你这样快的销了我的兵权,我也不至于这样快的起兵,将虎符交给我,我就留你们一条性命。”

马希声的手在抖,他的匕首在我的颈上颤动,我能感觉到匕首划破肌肤的刺痛和血脉流出的微痒。

希振的眼神微微泛冷,说:“希声,你太急了,如果你再晚一日,这张圣旨上即位的人就会是你,可是,你偏偏太急了。”

马希声声音微微嘶哑,问:“你什么意思?”

希振冷冷说:“我已请辞父皇,放我浪迹天涯,是你将我生生留在宫中,是你让我生生请了这道旨,是你将你自己从即位变为了篡位,你说是什么意思?”

马希声的手抖的越发厉害,嘶声说:“你胡说。”

希振厉然,怒喝:“你还不快放了她。”

马希声仿佛突然回神,又将我紧紧勒住,说:“那你也出不了这个宫城,那你也带不走这个女人,即使今日就有人来讨伐我,我也要让你们给我陪葬!!”

希振的脸色突然转为悲悯,从怀中取出一只铁虎,问:“你就是想要这个吗?”他那么淡然的就将铁虎交到了马希声的面前,说:“想要就拿去吧。”

马希声不可置信的看着马希振,终于放开钳制住我的手,伸手去抓那只铁虎。

就在他抓上铁虎的一霎,马希振却已是伸手将我夺了去,将那卷圣旨向后一丢,一手捂住我颈上的伤口,一手揽着我迅速后退。

马希声只是抓着那只铁虎大笑,直到我们退回影子侍卫的保护之中,他举着那只铁虎冲后面的侍卫说:“虎符已在我手,你们还不听我调令,去杀了他们,杀光他们!”

马希声的眼珠赤红,额上青筋毕现,仿佛发了狂一般,身后的侍卫却只是亦步亦趋的向前挪动。

希振的声音清凌凌的仿佛给马希声兜头浇了一盆冷水:“希声,你手中的那只虎符,只有一半,一样调不动驻防和边城驻兵的。”希振从怀里掏出了另一只几乎一样的铁虎,铁虎在阳光之中,泛着冰冷清亮的光,让马希声瞬间清醒!

马希声恨声说:“我说怎么翻遍高府都没有找到这只虎符,原来竟然在你这里!!待我杀了你,就都是我的。”

马希振将虎符放回怀里,冷冷一笑:“你且看看你手下的兵是不是愿意听你差遣的好。”

马希声看着身边本来前进的侍卫在看见希振拿出那只虎符之后节节后退的情形,怒极!从旁边一个侍卫手中抢过一把长刀,挥手就将一名侍卫斩杀,口中怒喝:“都给我去杀了他,不然我就杀了你们!”

不知侍卫中是谁带头先跑了,于是一众侍卫皆做鸟兽散,只余马希振孤零零的立在偌大的广场上与希振对峙。

希振此时却低头看我,我也抬头看他,他问:“如果以后我们都要面对这样的惊心动魄,你是不是还愿意和我一起?”

我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如此正好一路不寂寞。”又说:“我信你定能护我,若是不能,也一定同生共死。”

闻言,希振的笑容似乎从未有过的轻松,朗声对希声说:“希声,你来。”

(27 / 28)
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

皇子自重:青楼皇妃也专情

作者:云徵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幻剑完结 满门抄斩,孤身飘零,我以为君然是我今生那个“白首不相离”的人,却不料伤的我肝肠寸断! 我以为是君然负我,却原来是我负君然! “马希振,我已负君然,必不能再负你了。” 可是, “马希振,你当真想清楚了吗?为了我,弃了这江山?” 如若 “希振,既然你肯为我舍江山,那么我孟继茹,此生红颜,愿为祸水。” 如此,浪迹天涯...... 如此,白首不弃...... 待到人生终老,我想,我有一个幸福的结局。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