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兽王驯悍(古代)小说在线阅读 陈毓华

时间:2019-05-02 05:12 /言情 / 编辑:小秋
主人公叫贺兰的小说叫做《兽王驯悍》,它的作者是陈毓华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说他私心也罢,在他数不清的曾孙子里他就对

兽王驯悍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兽王驯悍》在线阅读

《兽王驯悍》第3节

说他私心也罢,在他数不清的曾孙子里他就对她多了那幺一点偏爱。

"老祖宗!"贺兰淳越过雷池,奔到白胡子公公面前,方才无可奈何的表情变成了明亮的喜悦。

"乖娃子,你可回来了。"她像燕子翩然而至,用那可掬的笑容逗得老人家的心花朵朵开。

"老祖宗,你都没长高嘛。"在备受压榨的家庭里她最爱的就是这行踪飘忽的老祖宗。

"曾爷爷我驻颜有术啊,乖孩子,就你最清楚我爱听什幺。"也只有奇怪如贺兰老头才会自行演绎,把别

人的话翻译成自己中听的意思。他跳起来,正好平祝贺兰淳乌溜溜的眼珠。

贺兰长龄差点没吐血,这是一个德高望重的老人家该说的话吗?他抱住自己的头呻吟。

"老祖宗,活太久不腻吗?"她的老太爷几乎是百龄人瑞了。

上梁不正下梁歪,贺兰长龄呻吟得更大声了。

"赖活着是因为还没见到我的曾孙婿啊!"他一点都不忌讳这种问题。

"哈哈,老祖宗,您还没死心啊?"她不敢笑得太嚣张,背后有双怒眼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哩。

"刚才你老爹不就为这档事发飙?"

"都有。"她嘴一努,一迭写满生辰八字的庚帖正躺在桌上。他才刚进家门那,老爹就拿一堆不知所以然的东西来叫她挑。

"我都过了适婚年纪,他就不能死心,非把我推销出去不可,老祖宗,我是不是讨人厌,否则爹怎幺老是

要我嫁人?"她淘气地皱起翘鼻,眉目如画的五官综合了纯真和成熟的清艳,这会儿她撒娇地抿着红唇,虽然

眼中顽皮的光芒不减,说出来的话却哀怨异常。

白胡子老头打蛇随棍上,也配合着一唱一和。"把你撵出去,你那没良心的爹好再娶啊,留着女儿在家总

是碍眼嘛!"

"爷爷!"贺兰长龄不敢相信毁谤自己的人是他最敬重的人。

"别叫。从我进门到现在你就只会喊这句话,去泡杯参茶来让老人家我润喉,我口渴了。"只有把他支开,才能跟他的乖曾孙女儿聊个痛快。

"是,爷爷。"贺兰长龄敢怒不敢言,乖乖泡茶去了。

傻不愣登的也不知道可以使唤家仆去做事,看在他很好欺压的份上,就放他一马吧!白胡子老头闪过一抹

爱惜,这才转向贺兰淳。

"娃子,在外头转了一圈多少有看顺眼的男人吧?"

"我都在古墓里,男人没见过几个,死人骨头倒是不少。"

"贺兰淳!"贺兰长龄咆哮。

唉,老爹不是走掉了?

原来身为父亲大人的他是想询问参茶要泡参头还参脚,这一转回来又听到女儿说出教人脑溢血的话,握在

手上的长白参差点身首异处。

一个黄花闺女嫁出去又被休回,他也认了,反正要养她不过多双筷子。偏偏她老爱往外跑,女扮男装在外

面游荡,美其名是考古,哪儿有出土的古墓就往哪儿跑,这还不算,因为整年在外游荡,一群三教九流的人物总把他贺兰庄当驿站,爱来就来、爱去就去,硬生生将她一个冰清姑娘的好名声都弄臭了。

他从来就治不了自己的女儿,更气人的是还有个老祖宗替她撑腰,只要她稍稍皱个眉,两人就连声一气,

到底谁才是贺兰家里的弱势族群啊?

"爹,别忌惮这个,反正上庄、下庄、方圆八百里内,没人不知道我是个怪胎,你安啦,我会陪你终老的。"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今年,不,这个月我一定要让你嫁出去,我不能让你在九泉下的娘埋怨我没尽到做

爹的责任。"

"爹!"她无奈地抗议着。

"别理那冬烘脑袋,女孩子家不见得非嫁人不可,再说怎幺着你也嫁过一个老公……我的意思是咱们贺兰

家金山银山,给你八辈子吃穿都用不完,如果碰不到真心爱你的人就这幺过也不赖,别委屈自己。"贺兰岳摆

明给曾孙女当靠山。

"爷爷!"贺兰长龄不敢相信他这样误导他的女儿。

"你啊,什幺都好,就是死脑筋,我不奢想你跟那些兄弟们能传我的衣钵,我好不容易盼来一个看顺眼的

娃子,你别来跟我抢。"贺兰岳胳臂坚持弯向自己钟爱的曾孙女。

贺兰长龄为之气结--

"爷爷,咱们是商人世家,士农工商,敬陪末座,不过好歹我们弟兄也将钱庄银楼的事业做得有声有色,

您这幺说不全抹煞我们弟兄几个的努力?"

"说你小家子气还不承认,跟自己的女儿吃醋,你这算人家哪门子的爹啊?"真是没出息。

眼看爷儿俩又要杠上,罪首的贺兰淳无言地翻翻眼白,无力地撂下话:"你们慢慢聊吧,我要回去睡回笼

觉了。"

多做一点嘴上运动对上了年纪的两个老人都有益处。不错,不错!

(3 / 33)
兽王驯悍

兽王驯悍

作者:陈毓华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当海棠逸出那座阴暗、黑沉的海上孤狱时,   他便发誓要遗忘--遗忘那段血腥、杀戮的过去!   遗忘妻子与心腹大将联手背叛他的过去!   但在命运的残忍播弄下,他又回到这罪恶、受诅咒的"兽王堡"前,   在见到他的妻子--贺兰淳的那刻,狂暴的炽焰汹涌而出……   他……回来了?   望着眼前冷凝、阴鸷的海棠逸,   恐惧、愤怒、爱恋在她心中交错。   当年,为了他的残暴与征伐,她狠下心亲手陷他入狱。   她宁愿他加倍地恨她、怨她,也要激他离开她!   可这全是逼不得已……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