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书(李文)小说阅读 是故事书所写

时间:2018-12-31 12:14 /都市 / 编辑:方磊
完整版小说《故事书》是故事书所编写的都市的小说,主角李文,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时,师傅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给张宇老师

故事书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故事书》在线阅读

《故事书》第3节

这时,师傅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给张宇老师送个学生花名册什么的。师傅的儿子刚去澳大利亚读大一,差不多快一年了。儿行千里母担心,师傅不放心,就想乘着五一的假期去看看他。既然要去嘛,就顺便多请了两周的假期,找了你代课。说是教案已经给你了,出发前想起来学生花名册还在办公室里,便喊了我,再给你送一趟。

我肿着脸,跑了一趟师傅的办公室,在一堆教案文件里,翻了花名册,再给你送去。到的时候,郭老师和田老师都不在,就你一个人在位子上坐着。看我表情古里古怪的,就问我怎么了,我说脸肿的难受,眼睛有点睁不开。

当时,我正好站在窗口,脸上有一小半痒痒的太阳。你接了名册,盯着我的脸看了下,说不是很明显。我就把学校屠宰场校医的轻微撞击从而导致淤血的理论解释了一下,再三声明自己真的不记得有撞过。但是医生说,睡觉的时候,撞了你也不知道的。你说可能不是淤血,问我,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看看。东门外就是二炮医院,我说要么去下二炮,一边嘀咕着,话说二炮医院到底是干嘛的啊。你说还是去综合点的吧。

拎了包带我出门,开了车往人大的方向去。大概是海淀黄庄的医院,楼梯很高,我晕乎乎地跟你后面爬到医院里。校医院那次看的是内科,这次我想了想,挂外科吧。医生一看就说是过敏了,问打针还是吃药,说打针药效很快。我受了十来天的折磨,恨不得越快越好,当然说要打针了。医生又问要国产的,还是进口的。我想想自己没带钱包,就说国产的。

你去付了钱,回来和我说,好像是五毛钱的药水。我挨了一针,效果好的太明显了,从医院出来,顺着高高的楼梯走下去,就觉得脸没事了,开始不肿了。从那年开始,每年五月前后,一定会有次过敏,无论是在高度污染的北京城,还是人都见不着一个的美国乡下,每次都早早准备了盐酸西替利嗪,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吃上几天。

看我利索了,你也问我,最近都干嘛去了。我说月初去了下北土城公园,上上周去了下玉渊潭。你笑,说我这过敏是看花招惹来的。我想也是,花粉过敏早就听过,却没想到杨絮也算花,还吃了那么久的内科跌打圣药,再吃下去,估计任督二脉都要打通了。

说话的时候,正沿着知春路往蓟门桥走,你问我,北土城上蓟门烟树的碑看见没。因为离得近,从学校出去稍微走几步就是北土城公园,这些年里也走了很多次,倒是从来没有看过蓟门烟树的碑文。你说不在我们学校附近,在靠着北影的那一段公园里。又说你们年轻读书的时候,还去那里过了次中秋节。

后来有次,我和李文两人去北土城玩,还特意去找了下那块碑,离我们学校确实有点远。只是,在那里过中秋节,前辈们果然风雅。说是北土城公园,其实是元大都的围墙遗址,以前,大概就那城墙里面才算城里吧。现在的北京城呢,几环我都不敢数了。

不过,话再说回来,那个时候的俞敏洪,也只是新东方的校长,在红宝书上露了一张脸,笑的很是腼腆。哪像现在,整日里在妈妈辈的朋友圈里出现,说着教育孩子得十要十不要,完全一副妇女之友的模样,风头无二。

蓟门烟树总觉得绕口,暗地里还是叫它蓟门烟柳,柳有什么不好,听着就有十里春风的感觉。出国后,有次遇到北理工的学生,聊天时说到北土城,他也说蓟门烟柳。我想,念错的,原来不止我一个啊。

☆、堂前燕

李文说他们老师很严格,要是看见学生不在实验室里,会训好久的话。不过他也说了,觉得在研究所里读研,比在大学里读研好。虽然压力大些,但是更能学到真材实料。最近他们可能真的是很忙,一周里,也就周末的晚上,匆匆忙忙骑车来和我吃晚饭。说是晚饭,其实也快八点了。吃好晚饭,没说上一会儿话,就看他累的木木讷讷的走神,就让他赶紧回去休息。问了下许娟,她说潘云峰最近也是忙的不见人影。我们俩琢磨了下,五一还是按兵不动吧,再出次远门,估计他们要累趴下了。

去你办公室的时候,你问我怎么样,我说都好了,完全没有问题了。道了谢,顺便也开玩笑地问你,打针的那五毛钱要不要我还。田老师他们听见了,问我,什么五毛钱啊。我说打印的钱了,有次没零钱,是你给的。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要撒谎,还撒得那么恰如其分的自然。

自己暗地里也想过,要是师傅看见我生病了,应该也会带我去医院的。再想,你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吧。却又直觉不想告诉田老师他们,你带我去医院的事。可能是怕他们又要问我好了没有吧。顺便把下周的课,时间地点写纸条上留给你。明知道师傅的教案里有课表,还是多此一举再提了一次。

我们的生活区在西南部,教学区在东南边,加上学校本来就很小,从宿舍到教室,花不了多少时间。其他学校的同学,大多有自行车,听说有些学校还有校内巴士,我们学校如果不出校门,自行车没什么意义,大家基本靠步行。路走的多了,就能很精确地算出从宿舍到哪个教室得用多少时间,不敢说精确到秒,分钟是绝对跑不了的。

后来去美国的时候,先是进了个州立大学,再去了个私立大学。可能大家觉得私立大学有钱,其实州立的大学才叫财大气粗。一般州立都两三万学生起步,校园大的让人咋舌,文科还有不少经费,能给PhD发点钱使使,市内坐车还大多数免费。私立大学有钱的专业撑死,没钱的文科日子很苦,听说隔壁的社科系,PhD还得交一半学费,工资就别提了。有个英国文学的美国妹子,跟我说自己读PhD的这几年,皱纹都是为钱长的。大大小小的校园都呆了段日子,觉得,还是小点好,有家的感觉。

师大虽然小,刚来报道的时候,爸妈看到宿舍门口在卖自行车,也给买了一辆。后来发现完全没有必要,放在院子里日晒雨淋,再后来大家借来借去,最后真不记得自己的自行车长什么样子了。李文倒是每次都骑车来我们学校,停在教九,回去的时候再骑走。上课那天,我特意提前了几分钟出门。从宿舍到教七一般五分钟足够了,多留了几分钟,我想早点去看看,怕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心里却很安稳,隐约觉得不会有什么事。

到教室的时候,你已经在位子上坐着了,同学们倒是才来了一半,还有很多应该像我一样,习惯了压着时间来教室。师傅的这门专业课是大班课,选课的有外系的学生,也有低一届的学生。人一多一杂,如果课不是十二分精彩,上课就会有闲聊的,发呆的,开小差的。师傅的小班课气氛很好,但是大班课,总有点力有不逮的感觉。我跟你说了句早,你半笑不笑得说,还早哪,语调像极了我们宿舍的女生。我想,你在师大呆太久了。看见你没带水,我说,我去买水。

听师姐们说,以前每个教学楼里都有小卖部,后来学校搞了次大清理,就把教学楼里的小卖部都给撤了,就英东楼的那个还留着。撤了小卖部,学生买点零食和水的需求却还存在,总不能大老远地跑去合作社吧。于是就有了些自动售货机。我拿了瓶水,回了教室,给你放在讲台上,再回到自己平时的座位。(我们学校的超市叫合作社。)

虽然早就听师姐们说过你上课的事情,却从来没有亲自听过。虽然也知道女生比男生更看重外貌,却完全没有料到,这节课的气氛能好到这个程度。我看过师傅的教案,你讲的就是她的教案内容,这帮色相熏心的女生举手不要太积极了。你就问了句,有同学知道吗?刷刷刷的,全是手。

要知道,师傅每次上课,问,有人知道吗。下面就和一滩死水一样安静。有时候为了下台,师傅不得不反复的点我回答。我有时看书了,有时没看。没看的时候,我和师傅两个人就鸡同鸭讲那样的尴尬。这下倒好,你们全活过来了。

等你收拾好包,示意我,要走了。我也开始收拾书本,打算回去。谁知,你一出教室门,呼啦啦的一圈女生就围了上来。虽然七嘴八舌,大致问的是,他是你什么人。我说是认识的老师。她们放了心,就开始追问个人信息,哪里的老师,办公室在哪里,联系方式是什么。那些女生我叫不上名字,大概是外系的,本系的哪里会不知道你呢。围着的一圈之外,还有些零零散散立在那里,看着我们的,说不上是什么眼神。

隔了两周,师傅回来了,给大家都带了些小小的巧克力做礼物,我也分到了一个。你拿了两个,看见我已经剥开在吃了,就把那两个也递给我了。师傅表示感谢代课之余,当然也要问问大家反应如何。我说,和师傅讲的一样好懂,就是张老师讲的比较多,我们讨论的比较少。那会儿,师傅不知道受了什么先进教育理念的影响,她觉得让学生自主讨论的才是好老师。她点点头,表示挺满意的,没出差错,而且还是她的课更科学一点。



☆、旧时亭台

五一因为李文他们实验室忙,去古北口看长城的计划算是泡汤了。放假的时候,北京的景点人都多的不行,就有点懒洋洋地不想出门。李文过来陪我吃饭,正好许娟一个人在宿舍,就喊了她一起去食堂。

李文大概觉得这次出行,是因为他才取消计划的,有点歉意。我说,也还好没出去,说不定这次长城上的人更多。李文说,今天他倒是不用守着实验室。我们就商量着,到边上哪里走走。想来想去,都觉得怕人多挤着了。许娟问我们,觉得老校区怎么样?

师大前身和辅仁大学有点关系,辅仁大学的老校区在护国寺那一带,现在改成师大成教学生的校区,听说很漂亮。漂亮这点我倒是一早就知道了,我们收到的录取通知书上有个挂着师大牌子的漂亮仿古楼阁。可学校里愣是从来没看见过那个楼阁,后来听说是老校区的门。还听说那里有个风雨走廊,据说霸王别姬还在那里取过景。

许娟给潘云峰打了个电话,说我们去护国寺,问他来不。潘云峰让我们等一下,等他弄好手上的数据,马上来。既然要出门,我和许娟就回宿舍稍微收拾下。李文进不来宿舍,也不好让他一直等着,我们拿了包就去月亮门外和他汇合。

正好看见老大带着个圆脸的男生经过,我和许娟眼睛一亮,知道应该是老大的那个神秘男友。上次在水房里的时候,老大和我说过,是坐火车认识的清华老乡,许娟好像还不知道。老大有点不好意思,一点都不像我们平时看到的泼辣直爽的大姐模样,讲话轻声轻气的。那男生倒是很大方,说自己叫陈涛,念计算机,也是大三。

我们仨也介绍了下自己,顺便说,在等朋友一起去护国寺看老校区呢。老大说陈涛来找她玩,刚带着走了下师大,发现没地方可以逛。我马上拉他们一起去,表示老校区好啊,没人和我们挤。虽然陈涛和我们不熟,但是感觉他很好说话。他们俩表示要一起去,这时,潘云峰也来了。

六个人里,就许娟去过老校区。我和老大也只听说过老校区在护国寺一带,都没去过。大家搭了巴士,跟着许娟,坐了四五站,在护国寺下了车。潘云峰牵着许娟走在前面,李文拽了我的胳膊靠着路边走。老大和陈涛并着肩,走在我们边上。老大倒是有点害羞,陈涛不动声色,顺手也牵了她的手,跟着大家往胡同里走。

越走越觉得似乎来过,许娟说老校区就在恭王府边上。我说呢,恭王府去了好多次,有时也从这路出来。顺口说了句恭王府一点都不比苏州的园林差。陈涛好像去过苏州,表示赞同。我问他虎丘的贞娘墓,他倒也知道。我说没去过寒山寺,很可惜。他说,就是一个普通的寺庙,完全没有枫桥夜泊的氛围。

老校区的门很显眼,在两个王府间夹着,都能一下子看到,确实很气派。门口倒是有门卫,许娟说门卫会拦着外人不让进的。老大这会女英雄的气概又回来了,说,怕什么,我们就是这儿的学生。大家就牵着手,说着话,径自往里面去了。

说老校区是个学校,还不如说它是个富贵人家的后花园。教室在一楼,不知是礼堂还是大厅,有个很漂亮的朱色木拱门。楼上是学生们的宿舍,走廊上有着镂花的小窗子,窗户是外推的,搭扣还是民国的那种样式。

宿舍楼后是小花园,长长的一条走廊,古色古香。颐和园的走廊太过华丽,恭王府和北海的长廊也都常年描色修葺,总觉得,古色古香用在这长廊身上,特别的合适。院子里有古槐,假山,石桌椅,连月季都开的那么的秀气。只可惜,这赏心乐事谁家院,我们却只能看看。羡慕归羡慕,那满是乌鸦叫的师大,还是得回的。

出了老校区,许娟说,边上就是后海,要不要去后海走走。老校区很小,大家刚逛一会,觉得意犹未尽,都说好啊。就往胡同更深处去,因为是节假日,路上黄包车的生意特别的好,总能看见游客坐了黄包车逛胡同。李文问我,要不要坐。我笑,实在是不好意思坐的。

大家逛到湖边,稍微坐了会。边上就是酒吧,嘉士伯的旗子插的到处都是。男生们倒是都还不错,没人提去酒吧的事。过了会,潘云峰说自己还得赶回实验室收数据,得早点回去。我们也就顺势,都说一起回去吧。老大也说,陈涛还得坐车回学校,他比我们远。

下了车,潘云峰先跑回实验室去了。老大陪了陈涛在门口等去他们学校的巴士。李文今天没事,就陪了我和许娟回宿舍。许娟先进去了,我和李文在门口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过了会,老大也回来了,看见门口的我们,笑了笑就进去了。

我跟李文说,我最近打算报名GRE考试了。这是第一次和他说出国考试的事情,虽然他一直知道我在准备考试,自习的时候也看过我的书,但是从来没有直接讨论起出国的事情。他问我打算出国吗,我说想去美国。他想了下,说,学习别太累了,也回去了。我却有种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感觉。

回了宿舍,许娟去洗澡了,其他的人,有的出去旅游了,有的陪了朋友在逛景点,都还没有回来。就老大收了走廊里晾着的衣服在叠。看我进来了,说,你男朋友对你很好啊。她不说,我倒可能没事。她这么一说,我也就和她说了,自己要出国,和李文怎么办呢。老大问我,你们有没有想过一起出去。是哦,这也是个方法。下次问问李文看。

说完我的事情,老大也开始说她自己的事情。说陈涛比她小了两岁,自己和他一起,总觉得有点不自信。又说陈涛似乎有个女朋友,也是清华的,说是分手了,但是万一他们又和好了呢。我说又不是读小学的时候,两岁在大学里算不了什么,没必要挂心上。至于那个前女友,先看看了,要是他们真很要好,你也可以早点放手。要是你很喜欢,也勇敢点去争取下。

很多事情,自己一个人想想的时候,会觉得压的窒息,但是有人说说,不管有用没用,都会觉得轻松许多。读大学的时候,有些人很强调,说高中的朋友才是最真诚的朋友。我想不是,每个时期的朋友都很珍贵,他们陪着我们走过人生的一段路,虽然遇到的问题不同,虽然成熟世故的程度不同,我们都搭着手,一起面对过一些共同的难题和困扰。这点,工作后仍然这么觉得。



☆、他和她的故事

五月的时候,我把红宝书也背的很熟了,陈圣元的句子填空也差不多做完第一次了,就上网报了九月份的GRE考试,打算接着的四个月要开始正式备考了。上次老校区回来后,老大建议我问下李文一起出国的事情。我还没问李文,但是心里倒是轻松了很多。

有一天上完课,接到你的电话,让我去下你的办公室。到的时候,你和一个没有见过的男老师正在说话。看见我进来了,就介绍说是出版社的王老师,是你的大学同学,负责了一本项目组的教材。教材好像去年发给一些项目组的实验学校了,当课外活动的参考内容在用。今天说是一个初中有演示课,用的就是这个教材的内容,让我也跟去看看。

这个教材我以前读旧资料的时候看过,有点教小孩子理财和基本经济常识的内容。现在的初中教材不了解,但是总觉得和常识课,或者政治课可能有点关系。便跟了你们,去的是德胜门的一所中学。师大的好处就是,每所中学里,总有那么几个校友。

上公开演示课的刘军老师,是我们学校数学系毕业的师兄,带我们进去的教务主任姓黄,好像比你和王老师还高几届。中学里正流行搞跨学科教育,黄主任在他们学校集合了几个科目的老师,带初中学生搞了个小项目,涉及一些身边的社会问题。各科的老师领着,让学生们从经济,政治,数学等各方面进行解释和研究,也算学生们的课外活动。刘师兄带着小孩们,介绍了一些基本的经济学常识,教材的内容被他说的很有趣,深入浅出,一点都不像数学系的人。

出了中学,王老师说要回出版社,就先走了,我还是跟了你的车回学校。路上你问我怎么看,我说很有趣,选的问题也很实际。你说,初中的升学压力还不是很大,学校还能搞点业余课,高中就比较难了。又跟我说,这个暑假可能会开次这个教材的培训会,具体都还没定,最后要看王老师那边经费批的下来不。

(3 / 15)
故事书

故事书

作者:故事书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这是一本自言自语的故事书,对话很少,想法很多。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只有平平淡淡的感情,算纯情的校园初恋,却也多少有点师生恋的内容。因为身份不同,也因为自己坚持的方向,和他们一一错过。此后,也曾再次相遇,言笑晏晏,想起过去,竟有那么多的话想说,遂记之。想留给自己一个人看,却又想听听别人怎么说,所以放在这里,但是希望你们,不是我认识的你们。 放假的时候一时起意,谁想却折磨了自己一个星期。因为在学校的日子,久的吓人,所以,写的还算顺手。只是,年代久远,可能和现在的你们,有些距离。时间事件我略作了调整,否则,师大的旧人一眼就能看出我是哪一届的谁。取人名的时候,我略有挣扎,本来想用你我他跑完全文的,后来发现较难。所以,把姓氏和名打乱了,捡顺耳的配起来,尽量走朴素路线。至于发生的故事,有些是好几个人的故事合在一个人身上,也有一个人的故事拆成几个人,大家看着笑笑便好。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文 ┃ 配角:张宇 ┃ 其它:师傅 原址: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