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无瑕歌写的小说 易与时安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19-01-07 12:35 /都市 / 编辑:林啸
主角是易尧,时遇安的书名叫《易与时安》,本小说的作者是无瑕歌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易尧吐出荔枝核,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鼻尖,笑道,“算

易与时安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易与时安》在线阅读

《易与时安》第34节

易尧吐出荔枝核,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鼻尖,笑道,“算过,就是不大准。”时遇安推了她一把,“你还是好好想想秦姐休了产假之后你该上哪儿找个好秘书兼好助理吧。”易尧转了转眼睛,把她按倒在了沙发上,“不然你给我当秘书吧?”

“开什么玩笑。”时遇安翻了个白眼,易尧低头在她颈窝里蹭了蹭,“没有开玩笑,你去给我当秘书,我想见你就不用等到下班了。”时遇安捧着她的脸,伸手摘了她的眼镜,随口抱怨着,“你眼镜刮到我了。”

“疼了?”易尧眯起眼睛,时遇安伸手推她,“没有,你快起来。”易尧弯起嘴角,笑着看着她,“又没有别人。”时遇安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眉角,突然冒出一句,“阿尧,我突然发现你长的挺好看的。”

易尧把她的手扒拉下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张脸好歹迷倒过不少男男女女,你难道一直觉得我长的不怎么样么?”时遇安很敏感的捕捉到了关键词,“男男女女?男的我是见过几个,你还和哪个女人有过什么关系?”

“哪有什么关系啊,我那么多年可都为你守身如玉来着。在英国的时候有个女同学,明里暗里表示出对我的好感,不过我根本没放在心上。”易尧漫不经心的说,时遇安却偏偏听出了她语气里的得意和炫耀,“那个英国女郎,还真有啊?”

易尧猛然想起论坛上曾八卦过她和一个英国女郎的事,一下子有些失语,时遇安笑得阴恻恻的,一把把她从身上推了下去。“那个是假的……”易尧组织好语言要解释,时遇安站起身扔了把荔枝皮在她身上。

“……”

时遇安抬着下巴上楼了,易尧把身上的荔枝皮捡干净丢进了垃圾桶里。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看了一眼,是江澄的。“嘿易总,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江澄声音明媚,听起来兴致极高,易尧却是兴致缺缺的,“说。”

江澄毫不在意她的冷淡,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呱啦呱啦说了一大堆话,易尧好不容易抓住了重点,“二十五号是吧。”得到江澄的确认,易尧果断挂了电话,站起来迈着长腿上了楼。

五十六

宿家在军政界向来吃香的很,宿老爷子八十大寿,各界人物没有不赏光的,华庭盛世大酒店门口空前的热闹。易尧公司里有事,稍稍晚来了一会儿,看着酒店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忍不住咋舌。

“诶,易大小姐好巧啊!”许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一巴掌拍在易尧肩上,易尧嫌弃的把他的爪子扒拉下去,“你怎么没进去啊?”

许缪把手机拿在手里抛来抛去,完全一副二世祖的模样,“我出来等我家小受。”易尧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啧啧了两声,“动作挺快啊,茗奚一走就勾搭上新人了。”

许缪翻了个白眼,把手机装进兜里,义正言辞的说,“你可不要侮辱我的清白,我和刘茗奚那小子完全没那档子关系。而且哪是什么新人啊,我们都六年了,六年你知道什么概念嘛?”

易尧上上下下打量着许缪,这许二公子怎么看也不像和人家谈恋爱能谈六年的人啊。许缪看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又送了她一个白眼,“得得得,全世界就你易大小姐能做个专情的人!”

“我可没那么说,”易尧耸耸肩,“话说回来,到底何方神圣,能压住二公子您啊?”“谁压谁啊?”许缪斜着眼看她,自己这一身总攻气场啊,易尧是瞎吗她看不到。

这次轮到易尧翻白眼,“咱俩说的根本不是一回事儿,行了你告诉我是谁就行了。”许缪嘿嘿的笑起来,掰着手指头和她说,“商业精英,长得很是英俊潇洒,有点儿面瘫,看着很禁欲,但是很有老妈子潜质,年方二十七,非二代,你认识。”

“猜吧。”许缪抱着胳膊,得意洋洋的看着易尧,易尧揉揉下巴,隐隐有些眉目。她认识的商业精英太多了,可是完全符合这些条件的……易尧嘴角抖了一下,不是吧。

许缪观察着她的表情,剑眉一挑,“猜出来了?”易尧没说话,许缪肩膀上落了一只手,冷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说谁是老妈子?”许缪后背一僵,大热天的浑身上下都凉嗖嗖的。

他转过身,一身西装革履的胡子钰先生站在那里,表情很冷淡。许缪笑笑,伸手扯了下他的领带,“我夸你呢,勤俭持家又会照顾人。”胡子钰凉凉的瞥过他,冲易尧伸出手,“易总,好久不见。”

“是好久不见了。”易尧和胡子钰握了手,笑的有些僵硬,“胡先生真是……深藏不露啊。”搞定许二的居然是胡子钰!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江澄她造吗?!

胡子钰的面部肌肉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却还是淡定道,“易总过奖了。”易尧觉得气氛有些冷,赶紧呵呵呵的转移话题,“江澄没来啊?”胡子钰点点头,“我就是代替总裁过来的,她最近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易总也知道,二十五号她就要和我们总裁夫人结婚了。”

易尧了然的嗯了一声,宿锦容小跑着过来,无语的看着三人,“你们三个还在外面聊上了,尧尧爷爷一直找你呢,快进去吧。”易尧往酒店门口一看,进出的人已经很少了,三人便跟着宿锦容进去了。

时遇安跟在宿茹芷身边和那些所谓的名流或真诚或假意的聊着天,易尧冲她招招手,时遇安和宿茹芷说了一声,走到了她身边。“嗨时小姐,你还记得我吗?”许缪和胡子钰并肩站着,笑眯眯的看着时遇安。

“当然记得。”时遇安冲他笑笑,又看向胡子钰,打了声招呼,“胡先生。”“时小姐。”胡子钰颔首,许缪拉着他,笑着说,“我们去找许扬,失陪了。”

许扬是许市长的长子,也就是许缪的大哥,易尧撇撇嘴,“你倒是够高调的。”许缪白了她一眼,“再高调也比不上易大小姐您啊,走了。”他拉着胡子钰去找许扬,温文尔雅的胡子钰先生还不忘和易尧时遇安说再见。

时遇安一脸的不明所以,“他怎么把胡先生拉走了?”易尧拉着她的胳膊挽住自己,神秘的一笑,“你猜。”时遇安瞪她,易尧这才凑近她悄悄地说,“许二带着胡子钰,自然是见家长了。”

见家长。时遇安好生想了一下,幡然醒悟,“不是吧?”易尧耸肩,带着她往宿明先那里去了,时遇安还沉浸在震惊中,易尧已经笑眯眯的开始打招呼了,“外公生日快乐。二位舅舅,二位舅妈,表哥表姐好。”宿家的孩子除了宿锦延,其他的都是比易尧大的。

时遇安来时已经在宿茹芷的授意下和宿家人打过了招呼,这下也只是点了下头。宿家的孩子其实并不算多,宿茹艾只有宿锦延一个儿子,宿茹蔚除了宿锦容还有一子一女。

“好久不见啊表妹。”宿锦容的大哥宿锦枫是个年轻的军官,他生的十分高大,性格外向,与什么人都能谈得来。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宿锦枫,易尧也回他一笑,“枫表哥好久不见,在部队里还好吧?”

宿锦枫抬起手臂,鼓了鼓肌肉,“好的很,你看大哥这练的,以后谁要欺负你和哥说,哥一拳就能闷晕他!”宿茹蔚实在受不了这个儿子,瞪了他一眼,宿锦枫这才老实下来。

易尧笑了笑,目光落在宿锦枫身边沉默的女人身上,笑容可掬的打了个招呼,“表姐,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宿锦澜是大学讲师,一个温婉美丽,典型的东方女人,宿锦澜伸手推了下易尧鼻梁上的眼镜,笑的很温柔,“尧尧好久不见。”

又寒暄了一会儿,宿老爷子被喊去讲话了,宿茹蔚和宿茹艾带着自家夫人跟了上去,几个小辈在一起聊着天儿。宿锦枫手舞足蹈的说,“哥是没穿我那身军皮来,不然绝对全场最帅!”

“得了吧你。”宿锦澜笑盈盈的,宿锦枫也不管她,自顾讲着自己在军营发生的事。正讲的眉飞色舞,易轩苦逼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大小姐,你瞧瞧你家闺女。”

易尧转身,易轩一手抱着易笙,另一只手拉着时畅,易尧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易轩把时畅推到了她身边,“这倒霉催的孩子,喝个饮料能喝一脖子!我可不管了我还要哄小笙,你自己搞定吧!”易轩抱着易笙转身就走,懂礼貌的易笙还不忘冲众人挥挥小手。

时畅穿的黑色衣服,也看不出上面沾了什么,易尧伸手去摸她的脖子和胸前的衣服,好家伙,黏糊糊的湿了一大片。“人家不是故意的。”时畅声音弱弱的,易尧伸手捏捏她的脸,“你都多大了啊,下次注意点儿知道吗?我带你去处理一下。”

“诶!”宿锦枫不干了,“我还没说完呢!咱们好不容易见一面还不好好说说话啊?你别动我给你找个人!”宿锦枫环视了一下场内,提高声音喊,“阿容,过来一下。”

宿锦容正和朋友说着话,听他喊赶紧走了过去,“怎么了哥?”宿锦枫指指时畅,“带咱们小侄女儿去处理处理。”宿锦容不解,时畅扁着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容叔叔畅畅衣服湿了。”

“……”宿锦容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叫他过来没什么好事儿。楼上有开好的供客人休息的房间,宿锦容问侍者要了张房卡,打电话让人去买一身小孩穿的衣服,带着时畅上楼了。

打开浴室门放好水,宿锦容冲时畅拍拍手,“来,把衣服脱了洗洗澡。”时畅有些害羞,扭扭捏捏的站在门口不动。宿锦容笑着说,“和叔叔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二哥不是经常给你洗澡吗?”

时畅这才慢吞吞的脱了衣服,宿锦容用浴巾把她包住,抱进了浴缸里。时畅在水里扑腾着,宿锦容到外面脱了外套,又回到浴室给时畅洗澡。先把身前粘糊糊的果汁洗掉,宿锦容拍拍时畅,“转过去叔叔给你搓搓。”

“不要搓搓,疼!”时畅撇嘴,易轩每次给她洗澡都喜欢给她搓搓,偏偏控制不住手劲,小孩子皮肤又嫩,每次时畅都会被他虐的泪眼朦胧。宿锦容保证,“叔叔轻轻的,既然都洗了,就要洗干净嘛。”

宿锦容手上套好了洗澡巾,笑眯眯的看着时畅,时畅不情不愿的转过身,却半晌没感到动静。“你搓搓了吗?太轻了我都感觉不到啊。”时畅回头看宿锦容,他直勾勾的盯着她的后背,脸色难看的厉害。

“容叔叔?你怎么了啊?”时畅伸手拍着水玩儿,偏头看宿锦容。宿锦容眼睛有些发红,定定的看着她,“畅畅,你背后这个月牙儿,是胎记吗?”

“是的吧。”时畅拿起沐浴露,打开倒了一点儿在手上,弄出泡泡来,“妈妈一直都说,我背着小月亮哦,容叔叔看到了吗?”时畅把自己的后背给宿锦容看,右肩骨下方有个红色的月牙儿胎记。

宿锦容面部肌肉僵硬,声音有些颤抖,“畅畅你今年……几岁啦?”时畅掰着手说,“妈妈有时候说我四岁,有时候说我五岁,我就是四五岁吧。”

宿锦容又问她,“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时畅这下答得很坚定,“十月十三!容叔叔记得送我礼物啊!”宿锦容手抖了一下,摘下手上的洗澡巾,站了起来。

时畅好奇的看着他,宿锦容默默的弯腰把她身上的沫沫洗干净,用毛巾擦了擦,包进浴袍里抱出了浴室。时畅蹬着小短腿提醒他,“容叔叔,我还没有洗头发啊!”宿锦容不说话,把她放在了床上,仔细的看着她。

从来没发现,这个小女孩的眉眼之间有惊人的熟悉感。他的眼睛有些发热,几乎可以肯定了一件事,时畅奇怪的看着他,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容叔叔,你怎么奇奇怪怪的啊?”宿锦容摇摇头,伸手摸着时畅的脸,“畅畅,你妈妈有和你说过,霞山这个地方吗?”

“有啊。”时畅眨眨眼睛,“妈妈说我是在霞山出生的,霞山是个医院吗?”宿锦容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把她紧紧抱进怀里,无声的张了张嘴。时畅趴在他肩膀上,一脸的迷茫,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34 / 39)
易与时安

易与时安

作者:无瑕歌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 完结 文案 易尧和时遇安同岁,时遇安上小学的时候易尧上小学,时遇安上初中的时候易尧上高中,时遇安上高中的时候易尧已经大学毕业出国留学了。 易尧二十二岁就获得了IC历史学和语言学双博士学位,她带着证书和一身荣耀回国的时候,时遇安已经嫁人生女,据说她大学只上了一个月。 易尧是公认的天才,家世好,相貌好,脾气好,教养好,简直是堪称完美。时遇安除了一副好皮囊,与易尧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时遇安已经忘了易尧,她只记得小学时有过一个特别厉害的同学,每次都得全校第一,是老师最喜欢的学生。易尧却一直记得时遇安,那个用一块糖换了她的初吻并和她“私定终身”的莽撞女孩儿。 易尧:“你和他离婚,孩子我来养。” 时遇安:“你有病啊?” 易尧:“你想始乱终弃吗?” 时遇安:“……” 这是一个灰常狗血的故事~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我》《我的天才女朋友》《爬上人/妻的床》《强攻与弱受》……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尧,时遇安 ┃ 配角:时畅,江澄,魏楚歌,康家兄妹,易家三兄弟等 ┃ 其它:百合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