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莫小贪)完结版精彩阅读 玉奴,未家

时间:2019-01-07 14:46 /都市 / 编辑:凌王
精品小说《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是莫小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玉奴,未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鸢言很快就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议事厅

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在线阅读

《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第61节

鸢言很快就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议事厅,包括那几个手脚全部被打断的家夥,也早早的都搬了出去,他们既然敢动未珏,敢威胁到未珏头上,那麽他们就要做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准备,他鸢言发誓,他一定会让给这几个以後永远只能在地上蠕动的家夥好好的活着的。

“鸢言,消除他们视网膜上的所以影像,这辈子不能再让他们开口!”在鸢言替未珏和玉奴关门前,玉奴还不忘记补充了一句,他绝对不会让那些肮脏污秽的画面流传出去的,就算只是印在他们视网膜上的影响还是流传中口中的话语也绝对不允许!

“放心!”鸢言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但是他对他们的怒气绝对不会少分毫。

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议事厅一天就变得安静了起来,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喧嚣都离去了,玉奴就那麽安静的抱着未珏,什麽都不说,什麽都不做,等待着未珏索求或者发泄,无论未珏是撒娇也好,是给他一顿打也好,甚至是为了泄愤杀了他也好,他都不在乎,他只在乎未珏的痛,只希望怀里的人儿不再难过伤心……

只是等了很久很久,却一直不见怀里的未珏有任何动静,这才让玉奴开始心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或许对他人来说五分锺的沈默并不算太久,但是对於未珏这样拥有暴躁症、躁狂症的患者来说,这个问题就有些严重了,就好比平日里一刻都停不下来的人,他停下的那一刻要不就是睡着了,要不就是死了,而现在未珏就是这种状况,现在每一分锺对玉奴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一种心灵上的折磨,可是他却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去为未珏纾解那种痛。

忽然玉奴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好像有些湿湿的感觉,他奇怪的低头,只看到未珏靠在他的怀里,脸完全埋在他的胸口,而身体似乎有些微微的颤抖,双肩耸动,而自己胸口被未珏靠着的部分已经晕开一片湿润的水渍……

“珏少爷……”玉奴轻唤着未珏,轻轻的把他从怀里稍稍拉开,让他靠在自己的臂弯里,而当未珏那梨花带雨,脸上挂着两行清泪的脸慢慢出现在他的眼前事,他只感觉到好像大脑忽然被重击一下,一种懵了的感觉和心痛一起占据了他的身体和大脑。

“奴……呜呜呜……”只是离开玉奴的胸膛不到五秒,未珏好像失去了唯一的依靠似的,带着一种凄凉的嗓音,清喊一声再次扑进玉奴的怀里,而这次他已经不是默默流泪了,那悲伤的哭声从呜咽慢慢的清晰起来,越来越响,越来越撕心裂肺……

“……呜呜呜……奴……我好痛……好痛……呜呜呜……呜呜呜……奴……救救我……我好痛……帮我止痛好不好……呜呜呜……奴……救救我……呜呜呜……”未珏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带着凄凉的求救的痛喊,一遍一遍的刺穿着玉奴的耳膜,让玉奴怀抱着未珏的双臂收的更紧了。

“珏少爷……对不起……想哭……你就哭吧……”玉奴紧紧的抱着未珏,让未珏所有的眼泪都流在自己的身上,都流进自己的心里,他的心随着未珏的哭声越来越痛,越来越碎裂,那一直以来面无表情的脸,在这一刻竟是也满是哀伤,眼中含着泪水,似是要陪着未珏一起落泪。

玉奴和未珏认识了那麽多年,从小青梅竹马,可是在他的记忆里,未珏少爷只会笑,从来都只有笑,从未见过他落过哪怕一滴眼泪,就算面临死结,就算要他的命,他都一样以笑容面对,可是那麽坚强的未珏少爷,这个几乎从来看不到悲伤情绪的孩子,今天居然哭了,而且哭得如此撕心裂肺,一发不可收拾,好像是要把自己从出生到现在,所受过的所有委屈都哭出来似的,他的哭声那样凄凉,那是一种整个世界都崩塌了的感觉,那是一种痛到灵魂里的无助感……

“……呜呜……好痛……好难受……呜呜呜……奴……我……我……我喘不过气来……好……好难受……”渐渐的未珏的哭声开始变轻,但是微微离开玉奴怀抱的他,泪水却还是犹如泉涌一样止不住,他的声音里带着抽噎,似乎无法呼吸一样的感觉到了窒息感,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试图呼吸新鲜空气,可是却似乎依然无法平息自己的气息。

“珏少爷,怎麽啦?哪里难受?哪里痛?”玉奴察觉到未珏所说的痛已经不再是纯粹心里上的了,他发现未珏抓住他衬衫的双手似乎在慢慢的僵硬,失去力气,而未珏的双眼也在迷离,那身体似乎因为没有自己的支撑,显得有些摇摇欲坠……

“……好……好痛……”未珏的声音打着颤,嘴唇似乎已经开始发紫,呼吸越来越急促,手指僵硬麻痹开始无法动弹,身体似乎好像抽筋一样,除了麻痹的痛楚已经感觉不到别的知觉,而头也感觉到越来越眩晕。

“珏少爷!”随着玉奴的一声惊呼回荡在这个地方,未珏已经脸上挂着泪水,双眼一黑直接昏倒在了他的怀里,不省人事。

看着未珏少爷忽然如此痛苦的晕过去,玉奴的心立刻慌了,完全顾不得未珏对医生的厌恶,便是横抱起未珏,就忙朝着大少爷未珀的医院赶去。

医院最高等病房里,洁白的床单上未珏依旧在昏睡,脸色惨白如纸,就连原本诱人的唇也显得干裂而苍白,手上打着点滴的他脸上依旧挂着泪痕,只是呼吸终於均匀了起来,身体也不再僵硬。

病床前是神色担忧的玉奴,和皱着眉头懊恼的未珀。

“大少爷,珏少爷他没事吧?他一直说很痛,喘不上气……”玉奴握着未珏的手,坐在床边,似乎先把自己的体温,随着输进未珏体内的液体一起带给未珏。

“难说。”未珀筹措了一下,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一个眼神就把房间里的护士都支开了,并且带上了门,“你……知道小三儿从小就有的病吧?”

“……”玉奴沈默了一下,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头。

“他自己跟你说的?”未珀继续询问着,似乎现在的状况和未珏从小的状况有关。

“恩。”玉奴继续答应,完全没有给未珀什麽有用的咨询。

“他一直没有乖乖吃药对不对?”未珀有些脸色凝重的说着。

“珏少爷,不需要那些药。”玉奴瞄了未珀一眼,没有给未珀一点好脸色,这明显是未珏调教出来的‘好脾气’。

“对,有你在,他的确不需要,他得的本来就是心病,那些药只能起到一点稳定作用,反而副作用很大很强烈,自从你陪在他身边之後,他的情绪稳定了很多确实不需要那些药,本来我也以为他的病情差不多痊愈了,最多就是性格比较极端而已,不过看来我弄错了。”未珀的脸色很凝重,似乎现在的状况很不乐观。

“什麽意思?”玉奴很担心未珏,因为未珀的话,终於把眼神移了过去。

“情况很糟糕的意思,他的病没好,一直都没有好,只是被他埋在了心底,一直压着,一受刺激,情绪就容易失控,但是因为有你在,就几乎变成了他的心里良药,可是这一次恐怕受得刺激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范围,就好像一条皮筋被拉的超过了它原有的弹性度,然後就活生生的被拉断了,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他的精神已经几乎崩溃了,现在已经不仅是情绪上的问题,已经影响到身体,发生器质性病变了。”未珀缓缓的介绍着未珏的状况,“他到底受了什麽刺激?”

“大少爷,一定要问吗?”玉奴不想把事情全部说出来,虽然他知道或许对未珏的病情有帮助,但是他不想毁掉未珏在别人面前的形象和尊严。

“不想说也无所谓,但是我要提醒你,以他现在的状况,恐怕会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我在点滴里加了一些镇定剂,是希望他多睡一会儿安抚他的情绪,但是他醒了之後,我不保证不会再出现之前的情况,等点滴打完你就带他回去吧,反正留在这里也没用了,等下我会让护士替你准备一些镇定剂的,如果他醒来後出现身体四肢抽搐,麻痹,口吐白沫,或者喘不上气的状况,就直接给他注视吧,睡着总比死了好,你的少爷,你自己照顾吧。”未珀无奈的说着,便是起身离开了。

未珏这个弟弟自从出生,其实给他造成了不少麻烦,自己弟弟是死是活他并不是太关心,但是总感觉有些难受吧,他所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而未珏的脾气他也清楚,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玉奴可以让他情绪稳定,恐怕别人只会让他更加痛不欲生吧。

未珀出门前又嘱咐了一句道:“如果受不了了,就送他去精神病院吧。”未珀的话说的很无奈,但是他觉得,那总比死了强。

“……”玉奴皱眉,深深的望着躺在床上的未珏,“我会照顾好珏少爷的,绝对不会让珏少爷去那种地方!”

玉奴带着担心,在之後带着未珀给的药,回了黑街,黑街的所有事物暂时都交给了鸢言,而未珏醒来後,也确实证明了未珀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

未珏似乎只要一醒着情绪就处於一种失控的状态,要麽就是大发脾气,把身边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包括连门窗都砸了,甚至把自己的床单和被褥都撕了,剪了,要麽就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浴室里,不停的冲水,然後在水里哭。

而从那天起,未珏也没有离开过那个小屋,玉奴也一步都不敢离开,只是每天守着未珏,也不敢让任何人进来见到未珏这个样子,他每天都不停的收拾着房间,打扫那些碎片,然後每次在未珏把自己一个人锁进浴室的时候,都在外面数着时间,一担时间过长未珏还不出来,他就会撞门进去,把或许已经昏迷在浴室的未珏抱回床上。

未珏的状况真的很糟糕,但是玉奴却没有对情绪一直失控的未珏使用任何药剂,没有采取过任何让未珏安静下来,限制他行为的事情,他只是默默的看着未珏发泄,然後默默的整理,在他累了昏睡过去的时候把他抱在怀里,他不想那麽残忍的把未珏最後发泄的权利也剥夺了,他唯独庆幸的是,最起码未珏还没有想不开,开始自杀自残的行为。

☆、(18鲜币)一百五十五、都是我的错!

而随着外面慢慢起来的,风言风语,还有黑街的内乱,未珏的脸色和身体状况也越来越糟糕了,本来未珏每顿虽然没有食欲,最起码还会吃下点东西,但是似乎事情越来越糟,没有多久在黑市上居然开始流传出一段淫秽录像,那段录像不是别的,就是未珏和玉奴发生关系时的情景,每一个细节都拍的那麽的仔细,包括身边那些亵渎侮辱的污言秽语,还有未珏压抑的声音和那个痛苦的表情。

明明当天所有人,鸢言都已经带人处理掉了,而且当时也没有看到刀疤有拿什麽摄录工具,可是那段录像却还是在黑道和豪门间红了起来,一时间未珏的声誉掉到最低端,黑街人心惶惶,不断开始出现猜测猜疑,对未珏也都大失所望,鸢言仅凭一个人也已经无法压制那些人的不满和叫嚣了。

因为这件事其他的黑道帮派,也考试不断的嘲笑攻击黑街,就连豪门当中也把这个当做了茶余饭後的笑柄,当那些传入未珏的耳朵时,他的情绪更加的崩溃了,任何东西都吃不进,甚至还会吐血,经常处於昏睡,还时常噩梦连连……

在未家,自从未珏的那段录像被发布之後,未家的两个少爷,就没有停止过四处奔波,不断的想要消除这个录像对未家造成的负面反应,还有一些舆论压力。

只是这些事情都是未珀和未玦在做,苏倾晚一点都不知道,她只是自从被救那天开始,就一直在担心未珏的情况,可是却又不敢去看未珏,而整个未家全部的人,又都在未玦的授意下,对苏倾晚隐瞒了这件事。

直到那天,苏倾晚无疑的在电脑中看到一张光盘,就闲来无事的点开了,当光盘里的内容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才直到未珏到底是用什麽代价,才救了她和未玦,心里的负罪感和内疚,瞬间超越了所有的震撼……

“倾晚,你在看什麽?”未玦回来发现倾晚在看自己的电脑时,已经一切都完了,当他下意识的直接切断电脑电源的时候,苏倾晚已经看到了一切,完全呆楞了在了原地。

“玦……那……那些是真的吗……未珏他为了救我们……他……”苏倾晚的眼里已经抑制不住的开始弥漫出了泪水。

“……是真的……”未玦抱住了苏倾晚,他也是万般没有想到,那个高高在上,不服任何人的弟弟,会为自己做到如此地步。

“……为……为什麽不告诉我……为什麽……要瞒着我……”苏倾晚大哭的斥责着未玦,伸手就打在了未玦的胸膛上。

“我……我只是不想让你自责……倾晚听我说,这件事和你无关,这件事我和大哥会处理的,你什麽都不要管好不好?”未玦担心苏倾晚,他知道苏倾晚的性格,他很担心苏倾晚会自责的去给未珏偿命。

“……怎麽会无关……怎麽可能会和我无关……是你说的啊……是你说的他是因为我才改变的……是你说的他……他从来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威胁过……可是……可是他居然为了我……”当苏倾晚哭喊到这里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办法把接下去的话再说出来了,她只感觉强烈的负罪感,让她的心不断的在抽痛,“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答应你结婚……如果不是我想要一个正常的婚礼……如果不是我那麽任性……如果不是我那麽没用……就不会这样了……一切就不会这样了……”

(61 / 101)
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

主受仆攻之贴身执事

作者:莫小贪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鲜网VIP完结 简介 他,是养尊处优的未家三少,任性傲娇,高高在上。 他,是被人遗弃的流浪孤儿,冷情淡漠,受尽唾弃。 当身患暴躁症的三少爷遇到天煞孤星的流浪儿。 他用他赠予的精神和性命,夺取人生自由,成为肮脏黑街的主。 他用他赋予的权利和地位,博得容身之所,成为黑街居民的神。 主与神的争锋,究竟谁上谁下? “我唯愿此生仅以您为主,永远效忠诚服。”——玉奴 “我应允此生仅以你为仆,永远携你在侧。”——珏少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女王受/养成 关键词:黑道总裁 虐恋情深 忠犬攻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