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好看的小说 心在跳精彩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红颜的使命)

时间:2018-12-30 05:29 /都市 / 编辑:太白
《心在跳》由红颜的使命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雪漫,Anna,银池一,Henry,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20章 专属于混蛋的魅惑 雪漫左手勾

心在跳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心在跳》在线阅读

《心在跳》第9节

第20章 专属于混蛋的魅惑

雪漫左手勾住银池的脖子,右手托住她的脸,微微挣脱开她的吻,说:“那个,我还没有洗澡,只有你洗了。”银池笑了笑,抱着雪漫向浴室跑去。“好,我们先洗澡。”雪漫一听,不禁瞬间脸红。我们?这个混蛋不是吧?玩儿这么大?抱住雪漫进了浴室,银池单脚一勾,把门关上了。

把雪漫放下后,左手扶着她的后脑,右手搂着她的腰,迅速把她抵在门上。银池目光灼热地盯着雪漫,右手向上移了一点,在肋骨的位置停下。“你好适合穿紫色。”她的嗓音变得沙哑又性感,“你是特意买来穿给我看的吗?”雪漫被她盯得浑身发热,不禁打了一个哆嗦,但她仍然嘴硬:“才不是,刚好大减价。”

银池把右手收回,抚上了她的脸,手指沿着她的脸颊往下移,抬起她的下巴,直直看入她的眼睛。“再说一次。”雪漫感到脸上的温度都可以煎鸡蛋了,咬了咬嘴唇轻轻说:“嗯。特意为了你买的,谁叫你……”话音未落,银池的唇已经覆上了自己的。

轻轻柔柔地摩.挲着,带着一股专属于混蛋的不可抗拒的魅惑。银池的左手始终扶着雪漫的头,右手伸到她的后颈,指尖顺着脊椎往下移,仍然仅依靠三只手指的力量解开了她紫色的内.衣。指尖继续往下移,来到了后腰,在她的臀.部徘徊,轻轻捏了一下,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雪漫的身体对她来说,就像□□一般会上瘾。她的唇滑向雪漫的脖子,双手跟随羽毛般的轻吻一直向下,到锁.骨,到胸.口,到肚.脐……

银池半蹲着,双手扶着雪漫的腰部。从肚.脐开始,每一次往下的轻吻,内.裤就往下退一点,到大腿,到小腿,然后落到脚边。雪漫一直发出极低的呻.吟,与第一次占有不用,银池今天魔鬼般的挑.逗让她几乎停止呼吸。她感觉她不是在吻一个爱人,而是在吻一件艺术品。雪漫捧着银池的头,双手插.入她的发间轻力扯着。

银池站起来,看着已经一丝不.挂的雪漫,嘴角微扬。她牵住雪漫的手跨进浴缸,“我们来洗澡吧。”打开上方的花洒,很快,雪漫的身体被全部淋湿。银池抓起自己衬衫的下摆,往上掀过头顶脱去,随意扔在地上。

银池左手搂着雪漫,右手按下旁边的沐浴露,把熏衣草香味涂在雪漫身上。轻轻按.摩着她的身体,刚形成的泡沫瞬间又被冲掉。银池的身体也被淋湿了,手指不时地在她胸.口和小腹划圈。雪漫一阵颤.栗,她捧住银池的脸以稳定自己。“你今天怎么了?一点都不像你。”银池的左手稍微一用力,雪漫更贴近自己了。她凑近她耳边,轻轻啃.咬着她的耳.垂,“刚才我态度有点差。对不起。”这个混蛋竟然道歉了?哼!就是仗着自己一定会心软,所以才经常惹我生气。

银池的吻又一次羽.毛般地落在雪漫的颈.窝,她的右手已经滑落到髋骨位置。抬头看着雪漫,眼里的灼热到了可以燃烧的地步。“痛的话就咬我吧。”最后一个字刚说完,银池的右手指尖就进.入了雪漫的身体。站着的姿势让雪漫的感官更敏感,加上不断冲刷的水流,她感觉荷.尔.蒙在全身上下乱窜。

银池不断加.快的速.度伴随一阵痉.挛。“嗯~~啊~~”雪漫用力地扯着银池的头发,越来越高的快.感让她忍不住在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啊——!”一股热流从体.内.流出,雪漫双腿一软,倒在银池的胸.口里喘息着。

抱着蜷缩在怀里的人,银池轻拍了一下她光.滑的后背。关掉水流,打开下方的水龙头,放了一池温暖的水,两个人挤在不大的浴缸里,窄窄的。银池从后拥着雪漫,把两条大长腿往前伸放到雪漫的腿上,膝盖弯曲。她的手放在雪漫的小腹上,轻轻揉着。“还疼吗?”雪漫摇摇头,温暖的水的确减轻了身体上的痛,更何况这种疼痛是快乐的。

“宝贝儿,我帮你洗头。”银池在她耳边呵着气。“又来?”“是真的洗头啦。”

第21章 你一直都在骗我!

第二天起来,银池打开冰箱准备煮早餐。看到冰箱里聆郎满目的食材不禁重重叹了一口气,一些曾经的片段在脑海里快速掠过。她家的冰箱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自已也不应该每天都和一个人腻在一起的。可是,她喜欢和雪漫相处的感觉,即使这种感觉开始伴随着一些不安、压抑和惶恐。

雪漫今天要回公司开宣传会议,抬头看了一眼挂钟,时间也差不多了。银池从冰箱拿出几只鸡蛋和一些培根,又预热了一杯鲜奶。趁着培根在锅里煎热的时候,她快速熟练地打着蛋。这时,雪漫从后面抱着她。“混蛋,原来你还会煮别的东西。培根蛋卷?”银池把打好的鸡蛋倒入锅里,心想再不赶快煮掉,冰箱里的东西铁定放到过期。“我平时懒得煮。”拍了拍雪漫的手,把一旁的牛奶递上给她,“先喝牛奶,很快好了。”

雪漫放开她,拿过牛奶却没有喝。她看着银池的侧脸,抓着她的手臂把头抵在她肩上。“我想喝咖啡嘛~~”银池转过头看她,两人的鼻尖又碰在了一起。“为什么?早餐喝咖啡容易削胃。”雪漫看着眼前的人凌乱的头发,想到昨晚她拉扯她的画面,瞬间又红了脸。她放开她,拍了拍银池的头。“还不是因为你?累死了好想睡觉。”

“啊?”银池没有反应过来,用手指敲了敲那杯牛奶,“都冷了。”雪漫撇撇嘴,边喝牛奶边走到客厅。

早餐过后,雪漫换好衣服准备出门。“今天Henry会来接我到公司。”银池一听这个名字又来了气,真是阴魂不散的家伙。“我今天不用开会,我送你。”雪漫立即开心地勾住她的脖子。“那我打给他叫他不用来了。”这个混蛋真的需要刺激。

两人静静地走在还不热闹的大街上,银池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雪漫突然想起了什么抓着她的手臂说:“今天回家顺便把钥匙配了吧,不然你又忘记了。”银池一惊,过了五秒才说:“今天会晚下班,店都打烊了。”“那你把钥匙给我,我帮你去配。”“我要是回家拿乐谱什么的,我怎么开门?”雪漫看着她,这人怎么这么多理由啊?

下午有个临时会议,银池好几次走神。摸着口袋里的钥匙,到底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喂喂,我刚说的你听见了没有?”合伙人童世风蹭了蹭她。“听见了,收钱的事我会跟进的。”银池扶了扶额,心里又是一阵烦闷。最近几个客户太恶劣了,编曲和音乐录影带都帮他们做了,但迟迟收不到尾款。一下午发了几封催促邮件,又帮几个歌手录了DEMO,已经是晚上10点了。

走出办公室,看了看手机,有3个雪漫的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在家等你吃饭,下班过来吧。爱你。”慢慢走到家楼下,银池不敢上楼,蹲在楼梯口发呆。眼前不断浮现着几个画面:拥抱,强吻,撕扯,争吵……闭着眼睛皱起眉头,这些痛苦的回忆直到现在都刺痛着她的心,只要一想起来就无比恐惧。吹了两小时风,已经12点了。电话又响了起来,是雪漫。银池盯着手机直到它暗去……

缓缓上楼,静静掏出钥匙。“小池。”雪漫闻声开门从身后抱着她,“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强忍着内心的慌乱,转过身看着她:“今天录歌收工晚了。我很累,想早点睡觉。”雪漫拉着她的手:“那吃完饭一起睡吧。”说着,把她牵入了自己的家。

“你先坐着,我把饭热一下。”银池呆坐在饭桌前不知道怎么办好。不一会儿,雪漫端着一盘东西到她面前,热气腾腾的炒牛肉和西兰花。银池心里五味杂成,缓缓拿起筷子,艰难地吃着。雪漫托着下巴看着她。“好吃吗?我新学的。”“嗯。好吃。”她做饭手艺真的进步了。银池心一软,一只手吃饭,一只手摸了摸雪漫的手背。

“你明天休息。我去帮你配钥匙吧。”刚淡定下来的心突然又被这句话提到了嗓子眼,银池没有搭话继续吃着饭。“好不好嘛~~”雪漫推了推她。银池放下筷子,转过身,牵着她的手沉默着。

“怎么了?”似乎感觉到有点不对劲,雪漫小声说,“你是不是……”“是!”终于脱口而出,银池知道她想问什么。“我还不想这么快。”雪漫诧异得看着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翻来覆去好几次的怀疑原来都是真的。她起身,愤愤地说:“为什么?”无法迎接她的目光,银池淡淡地回:“没有为什么。”仿佛一阵晴天霹雳闪过心头,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爱自己的人竟然一夜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你今天必须告诉我为什么!”

工作上的不顺利和内心聚起的压抑让银池的情绪开始焦灼。她起身,和她目光交锋。“有什么这么多理由?不想就是不想!”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顿时火辣辣地疼。“混蛋!你给我滚出去!我以后再也不要看到你!”说着,雪漫硬生生地把她推到了门口。看着她眼里含泪,银池心如刀割。天啊!我都说了些什么啊?我怎么可以这样对她?“雪漫,我……”“你这个骗子!你一直都在骗我!”砰一声,银池被阻挡在了门外。

第22章 明明她和她是不同的人

银池站在门外,透过屋内的灯光可以看到雪漫站在门边的影子。一门之隔,银池的手举到半空中。也许现在敲响这扇门,道歉然后编个理由出来,事情会得到解决。至少不会这么糟。可她没有力气敲下去,她也不想骗她。于是,只好转身回到自己家中。

一进门就到厨房倒冰水喝,一连喝了三杯都不能释放压抑在胸腔的情绪,银池紧紧捏住了杯子。

“你去哪里了?你知道现在几点吗?为什么不让我去接你?”一句句的质问,丝毫不挠人的语气,感觉自己被推到了悬崖。“我早告诉过你和朋友去喝酒了,你发什么疯啊?”“发疯也是你逼我的,我叫你不要去你偏要去!”“我有我的生活!我已经每天被你禁在家里哪儿都不能去了!你还想我怎样?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一阵撕扯,一阵强吻。“除非是我先放手,否则你逃不开我!”无力再去争辩,她知道自己已在崩溃边缘。每次到了这个时候,她都会想起她最温暖的拥抱和最侵略的吻,并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声嘶力竭,“我爱你!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啊!”银池把玻璃杯扔向洗手台,瞬间碎片飞溅。回忆到这里,曾经的恐惧又一次侵袭身体。她花了很大力气才摆脱了她的束缚,才让自己自由地创作音乐。现在,和雪漫的亲密似乎又一次让她陷入那样的约束中。可是,明明她和她是不同的人,她知道雪漫绝对不会做出和她一样的事,所以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隔壁阳台的灯忽明忽暗的,还没有睡吗?一定伤她很深了。对不起,雪漫。银池一直窝在沙发里看着外面,直到天空渐渐泛白,思绪都是飘忽忽的。起来,开门,想到外面吹吹风。刚好就看到雪漫从屋里出来,手上还拉着一个行李箱。不会这样就要搬走吧?银池快步走上前,说:“你要去那里?”雪漫冷冷地看着她,还带着满腔怒气。“与你无关!”说着关上门,拉着行李箱就要走。银池跨到她面前,按着她的手。“你……会回来的……对吧?”看到她布满血丝的双眼,雪漫心一软,淡淡吐了一句:“我要去全国宣传。”

“那……好好照顾自己。”“我会的,自己一个也可以好好的。” 雪漫甩开银池的手,失望地拖着行李走了。在公寓门口,银池一直看着雪漫过马路,直到看到她坐上了Henry的车……

没有雪漫的日子,银池一下子又回到了单身生活。每天家、公司和咖啡馆三点一线,这本应该是她最习惯的生活方式,可她却越来越恍惚,甚至越来越走神。比如早上起来会翻热一杯牛奶,盯着它到冷掉,最后不得不喝掉;下班后会在公司楼下东张西望,看看会不会有那个人影出现;调完一杯咖啡会抬头扫过吧台对面的空位……

明明很想她,但每次拿起手机又按不下去。她知道这时候打过去绝对又是开吵的节奏。冰箱里的食物除了几盒果汁外都没有在用,每次打开冰箱,里面爆满的食材都会让她一阵郁闷。

第23章 思念和胃一样痛

“再来一杯!”雪漫坐在吧台上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Tequila。混蛋!骗我!你以为你是谁啊?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你这个大混蛋!

“雪漫,你不开心吗?”Henry坐到她身边,示意酒保要一杯和她一样的酒。“我有不开心吗?我好得很!”此时,雪漫已经有点茫了,她微眯眼睛看Henry 。“专辑比预期反应好,我很高兴。呵呵呵。”说着又是一杯酒下肚,笑容魅惑。没有那个混蛋我一样开心。

在酒吧音乐和灯光渲染下,Henry被雪漫的状态惹得浑身发热,他慢慢凑近她。“宣传完成之后,我们去旅行放松好不好?”当他的气息已经贴近到她唇边之时,她还在想着她,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Henry以为她默许了他的示好,伸手抚上了她的颈项。“为什么没有戴我送的项炼?你不喜欢吗?我再送你一条。”一再地逼近,终于他碰上了她的唇。

当Henry的唇触碰到自己的时候,雪漫感到一阵厌恶,尤其是他的胡渣让她很不舒服。一把推开他。“我要回酒店休息了。”“雪漫!”他拉着她的手不让她离开,“你难道不知道我喜欢你吗?” “我不喜欢你。”“为什么?我有钱、有品位、有自己的公司。我差在哪里?” 雪漫看着他,无奈笑笑:“我只把你当老板和朋友,没有其他感觉。”自信的男人,你什么都不差,只是差在你不是那个混蛋。 “我不会放弃的。”“随你便。”

点燃酒精灯,银池又一次在咖啡厅制作起了威士忌咖啡。她想她,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在还没有找到怎样平衡和雪漫之间的关系前,她不知道要怎样打电话给她。

第三杯,第四杯,第五杯……一杯杯咖啡下肚,就像当初为了摆脱她的束缚而伤害自己那样。银池觉得自己才是名符其实的疯子,可以为了离开一个人而伤害自己;也可以为了想念一个人、为了找到让她留下的可能而伤害自己。在第七杯咖啡喝完后,胃部一阵抽搐,还没来得及去洗手间就伏在吧台前的洗水台里吐了起来。老板一惊,立即开车送她到医院。

急性胃出血,迅速止血后,银池虚弱地躺在床上打点滴。老板在一旁严肃地看着她。“这次因为谁呢?那个经常来咖啡馆的威士忌女孩?”银池微微侧过头看他。“你是怎么发现的?”“她每次一消失你就会生闷气。在一起多久了?” “差不多两个月了。”“两个月都没有就吵架啦?一定是你惹她生气了。”银池轻轻咳了两声:“你又知道?”老板把她扶起,给了她一杯水。“因为你太喜欢把心事藏起来,一般人都不知道该怎样和你相处。”“不知道威士忌女孩是不是要放弃我了。”“那你要放弃她吗?”银池沉默了一会儿,许久,她才开口:“我爱她,非常非常爱。可是……”

老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小池,那么爱她就没有可是了。不要把上一段感情的伤害带到下一任身上,对她很不公平。”银池又陷入沉默,她当然明白老板的话。“我好像还没能走出那一步。” “你不是不能,是不敢。”老板坐在床边,轻轻搂了一下她的肩膀。“你还不懂怎么好好爱别人。别说你这么年轻了,即使是我已经活了半个世纪的人,也还在学习如何与人相处。”“你还在学习?”“在不断地磨合。甚至……”甚至是不断地掩饰。老板没说出的话哽在喉中,最后也只是拍拍她的头叫她早点休息。

银池闭上眼睛休息,雪漫走后,她就没一晚睡好觉。老板说得对,是自己自私了,明明很爱她,为什么又要害怕被她束缚?雪漫是自己遇到的最心软最温柔最善良的人,她只会一直支持自己,为什么还要害怕呢。

“小池啊,你晚上可以吃东西了。你想吃什么?”“我要吃炒牛肉、清蒸鲈鱼、清炒虾仁和香菇青菜。”老板瞪大眼睛看她,拍了拍她的头。“要吃这些的话,叫威士忌女孩煮给你吃。我最多煮麦片。” 银池笑了笑:“我现在这样子,我敢吃她也不敢煮。”

老板离开后,银池拿起手机,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短讯。疯子,你还在生气吗?她给雪漫发了一条短讯:我想你了。拿着电话等待回复,然而一直到手机电量耗尽,她也没有等到回复。

在医院住了两天,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雪漫还没有回来,已经第10天了。银池回到家立即给手机插上电源,仍然没有任何通知信息。她开始怀疑是不是手机坏了。

打开冰箱,食物还是塞到爆,还有一股味道传出。当然了,那些鸡肉猪肉都过期了。银池拿出一个大垃圾袋,把过期的肉类和酸奶全部装在一起。清理完一遍后,冰箱恢复了往日的空旷。看着只有鸡蛋和水的冰箱,银池感觉先是舒了一口气,继而觉得不太习惯,好像雪漫没有在家里出现过一样。把一大袋过期食物扔到楼下的垃圾房后,银池到附近的超级市场补货,买了一大堆果汁、奶酪和牛奶。其实她真不喜欢喝这么饮料,但雪漫却很喜欢,每次一进厨房就拿来喝。

另一边在成都做最后宣传的雪漫,终于忍不住想打电话给那个混蛋了。在休息间隙,她拨通了她的号码,想告诉她自己明天就能回去了,但接通了很久都没人听。雪漫失望地放下电话。这个混蛋在和我斗气吗?我不回短讯,她就不听我电话?

(9 / 20)
心在跳

心在跳

作者:红颜的使命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刚刚更新完在晋江的处女作《飞来飞去的爱》,有别于“飞爱”的的大片风格,《心在跳》一改之前跌宕起伏的叙事手法,这本书娓娓道来的都是生活的涓涓细流。 无论是遇见还是离别,微笑或是哭泣,相爱亦或分手,都是所有都市人每天都在发生的情感。 主人公虽然延用“银池”和“叶雪漫”两个名字,但和“飞爱”本身没有任何关系,是一个全新的故事,制作人和歌手的故事。 读完这本书你会思考每天在一起的人就注定了解对方吗?你会不会很害怕原来爱了那么久的人竟然是陌生人?你会不会根本不知道,她不是不爱你而是另有原因? 此外,贯穿这本书的还有很多经典的九十年代和2000年初的歌,像是一部叙事情感音乐剧。希望你们喜欢。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雪漫,银池 ┃ 配角:HENRY,童世风,老板,ANNA ┃ 其它: 她累了,受够了所扮演一个个角色。明明很想找个空旷无人的地方尽情发泄一场,明明很想不管不顾地冲进无尽的黑暗,却只能徒然地让一切维持正常。她不是看不到别人关心的眼神,只是那样的目光让她倍受煎熬。如同一只受伤的野兽,它可以自己跑到一个山洞躲起来慢慢舔舐伤口,也许就能逐渐享受孤独的情调。可是一旦被嘘寒问暖,它就不行了。 她知道自己大概是生病了,但病源是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回答不上来。是从父母的冷漠开始?好朋友的意外离世开始?Anna的控制式生活开始?还是从老板的自杀开始?然而,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此刻她感觉放松,前所未有的轻松。终于能不顾一切了,也不会再有人因为自己而难过。 漆黑而宽阔的马路上没有一个人,她走到马路中央,后面是一片黑暗,前方望不到尽头。她先是缓缓蹲下继而平躺身体,今晚的夜空如缀满宝石般闪烁。嘴里轻轻哼着:“你微笑,不代表你想拥抱,你的拥抱,不代表一切美好……” 所有都刚刚好,只差一个亡命之徒,开着飞驰的车辆驶过将她撞成羽化,融入空气,灰飞与天际。 原创网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