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ZYDZYD写的小说 夜色侵霜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19-01-15 15:47 /都市 / 编辑:陈辉
《夜色侵霜》是作者ZYDZYD著作的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夜色侵霜》精彩节选:一 酒后乱性 浴室里的花洒喷着微凉的水,

夜色侵霜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夜色侵霜》在线阅读

《夜色侵霜》第1节

一 酒后乱性

浴室里的花洒喷着微凉的水,冲刷着男人赤裸的身体,他心不在焉地洗着头,冲了身体,却是认真地洗了洗发胀的下体。男人低骂了一声,关掉了水,顺手抓了浴巾围在腰上出去了。湿漉漉的头发有水珠顺着发梢落下来,身上未擦干的水顺着肌肉纹理流下来没入腰际,他走到床边看着睡得不省人事的女子,只觉得身下又硬了几分。

光是意识到她在自己床上,就兴奋地难以自持,冲澡也不能浇灭他的欲望。陈恩爬上了床,将秦霜夹在双腿间,俯下身看着她的睡颜,呼吸不可抑制的加重粗喘起来。他不是纵欲的人, 但欲望来了便难消退,尤其是,他想了很久的女人现在就躺在自己床上。

陈恩深吸一口气,忍着蠢蠢欲动的下体,撑起身来给秦双脱衣服。藕荷色的连衣裙下是同色系的内衣裤,他抓着那轻薄一团的衣料放在鼻尖嗅着,贴着她的身子穿了一日,已经沾满了秦霜的气息,那么柔软,那么好闻,不是香料精心调配会与他人重复的香气,是她独一无二的味道。

薄棉的胸罩也是淡淡的紫色,缀着少女气息的蕾丝和小花,拢着两团白嫩丰盈的奶儿,小裤料子极少,只靠着细细两根带子在胯上系做了蝴蝶结。这般半裸的女子褪去了白日的清冷,化身了夜的女妖,长发铺散在松软的枕头上,微侧的脸显露出精致的线条。

陈恩闻够了她连衣裙的气味,开始脱她的胸罩,没有了束缚的美乳静静地展示着自然状态的美丽,而那小裤被拉扯开了蝴蝶结,化成小小的一块布料躺在他掌心里,占据了一小半位置。他犹豫了下便凑近闻了闻,腥甜的气味如同最烈的春药点着了他的浴火,烧光了仅存的理智。他把小内裤丢到床下,解开了自己的浴袍,揉搓着那胀得发疼的分身,俯身托起秦霜的头,吻住了她带着酒气的小嘴,一手则熟练地揉弄起她的小穴。

很快他的指尖就感觉到了湿濡,男人眯了眯眼,拨开那小花瓣探了进去,很紧很热却是毫无障碍的把整根手指都插进去了, 只要微微搅动就会被那湿软的肉壁紧紧缠裹起来。她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女孩,而是经过人事的小女人,陈恩知道她很早就把身子给了叶辰,知道叶辰是她唯一的男人,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跨越了中学和大学,漫长得让人妒忌。

陈恩吸允着嘴里的小舌,舔着她每一颗牙齿,想着她在照片上的笑脸,想着她在酒吧的泪,她是被无故抛弃的小可怜,落入了他的手心里,只能用身体来祭祀他的心魔。

粗长的阳具略略费力的往深处插着,陈恩被她挤压着吸绞着,还未抽动喉咙里就已经发出畅快的低吼。看得出叶辰把她调教的很好,敏感而多汁,这样的宝贝他竟是没有珍惜。

“嗯啊。。。。。嗯。。。。嗯。。。。”喝醉的秦霜无意识地娇吟着,她感觉的到小穴的酸胀,有又硬又烫的肉棒在顶弄在磨蹭着,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觉得那根肉棒比以往更粗更烫了,却插得她格外舒服。

男人低头吻着她的耳朵和脖子,用舌尖轻轻划着,感觉着女人在怀里敏感地颤抖,连娇吟声都带着颤音。 好一个宝贝,陈恩一面痛快地插弄着,一面暗自盘算如何完全占有这个女人,谁能想得到,白天淡漠的美人到了床上就成了个不折不扣的小骚货,还浪得让人欲罢不能。秦霜无意识地睁开了眼,却什么都看不清,只有朦朦胧胧的光影在晃动,她知道自己在和男人做爱,而那个男人只会是辰吧。

想到他的名字,整颗心都痛了起来,已经不要我了,为何还要来找我温存。可是她推不开,因为舍不得,她好喜欢这样亲密的接触,只想那日辰的冷漠是一场噩梦而已。

“辰。。。恩啊。。。。”陈恩知道她醒了却认不出自己,却没料到从她嘴里听到的是另一个人的名字。原来是把我当做了他,才这般主动热情么?男人带了怒火,惩罚似的大力地插着,顶着她最敏感的那处用力研磨,怀里的女子尖叫着却抱紧了他,有泪水流下来,滴在他胸口。

男人放缓了速度,在秦霜高潮时依旧缓缓抽送着,看着她难以忍受这般的快感而绷紧着身子,扭动着,也看着她小声念着叶辰的名字,无声地流泪。

陈恩低头用舌头堵住她的小嘴,放任自己将精液全部灌进了秦霜的小穴里,他俯身压着秦霜,看着她茫然地努力地想要看清自己,眼泪还在扑簌簌的掉,他心软了下,替她擦了眼泪搂到了怀里,在心里说道:今天就饶你一回,下次绝不会再让你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到了高潮。

他今晚兴致极好,稍稍休息欲望便苏醒了,想着再快活几回,可是秦霜的泪和喃呢让他不怎么高兴,男人低头吻住少女的小嘴轻轻允着,低头抓了她的手按到自己阳具上揉搓起来。。。

第二天,秦霜昏昏沉沉的醒来,看着昏暗又陌生的房间,努力想要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自己又在哪里。浑身毫无力气,连手指都不能动一下,她无神地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双眸因为记忆的一点点涌入而慢慢睁大。

她昨晚,一个人去了K城最大的酒吧,那里太吵了,她不太习惯就在吧台点了杯酒。有个男人来跟她碰杯,搭讪,一双眼睛不停地扫她的胸口。奈何这人脸皮太厚,秦霜又不善言辞,赶不走他反倒多喝了几杯酒。

好像是喝醉了,再然后呢?她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哦,叶辰,叶辰来了,他还跟自己。。。不!不对!他不会再管我了,我们已经分手了,他,不要我了,所以我才去喝酒了。秦霜越想得明白,心里越是紧张起来,她虽然才毕业不久,但也是一无所知的单纯少女,昨晚的缠绵不像是梦,喝醉酒后的单身少女会遇上什么事,她还是知道的,只是不愿相信自己也成了社会新闻里的失足少女。

秦霜呼吸加重的时候,敏感的感觉到了身边有动静,有人睡在自己边上?是个男人?不等她脑海里闪过各种念头,耳朵就被人含住了,一件东西被男人抓来盖住了她的脸,这样亲密的接触令她不由得浑身一抖,脑袋里霎时空白一片。

“霜霜,醒了?”男人舔着她的耳朵,哑着嗓音低语,热乎乎的气息喷进她耳里。有点熟悉又无法分辨的声音,听得她微微发抖。男人掀开了被子覆到了她身上,从胸乳到长腿,两人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秦霜只觉得心狂跳着。

男人轻笑着, 手温柔地摸着她的脸,慢慢往下按在她的左乳上,说道:“霜霜,没有听出我是谁对不对?所以你在害怕,看看,心跳得真快。”

身体的接触让秦霜知道自己所有的衣服都没有了,她被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肉贴着肉地压在床上, 而更让她难堪的是顶在小腹的那根阳具,粗长炙热,让人无法忽略它的存在。这个强奸犯,竟然侵犯了自己却不逃跑,还暗示再一次的奸淫。

反抗是本能的行为,可是秦霜发现自己还是没有一点力气, 用尽全力也只能轻轻抬一抬手腕。男人却是看得出她的意图,抓了她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咬着,那沙哑低沉的声音缓缓道:“你昨天的酒里被人下了药,现在还没有完全失效呢。”

那声音忽然靠得极近,又说道:“只是分手而已, 何必去那样乱的场子里买醉。若不是我在那里,你可就要被人抱走了。”

“知道被人抱走后会怎么样么?他们会撕光你的衣裙,挨个轮奸你,搞大你的肚子, 生一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野种。。。。”男人简直是个恶魔说着她最恐惧的话,却又温柔的吻她:“幸好我将你带走了。”

就在秦霜带着一点侥幸猜测着难道是他救了我,所以身子还是清白的时候,男人的手掌却握住了她的一只奶儿,颇为色情地揉捏着,按压着她敏感的奶头,舔着少女的脸颊道:“犯了错就要被惩罚,昨晚我已经罚过你一回了。 至少以后万一肚子大了,你会知道他的爸爸是谁。”

在秦霜心里骂他无耻时,蒙在脸上的东西被拿开了。她来不及羞恼那条盖在脸上的男士内裤,就因为看清楚了男人的面目而苍白了小脸怔在那里。

陈恩看着秦霜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轻笑了下,俯身在她饱满的嘴唇上印了一口。

“看来,霜霜被吓坏了。”

秦霜看着陈恩近在咫尺的脸,艰难地开口:“陈总?”

她其实发不出声音来,喉咙干哑着,只做了一个口型。男人却满意的笑了笑,奖励一般亲了亲她的脸,低声道:“总算认得我了,不要再像昨晚那般在我身下叫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嗯?”

二 重温旧梦

陈恩垂眸看着秦霜,心里难得百般滋味,不是不知道她已经同叶辰睡过,昨晚瞧着秦霜在自己身下的反应,显然是被男人用心调教过,一被摸了身子便软了八九分,温驯,敏感,多汁,连呻吟都娇媚入骨,轻易便能满足男人的征服感。想来叶辰是花了好些年的功夫才照着喜好养出这么个尤物来。

现在回想起来,叶家长孙果然也是头脑眼光极好的一个。陈恩跟叶辰相差七八岁,两家的老爷子是部队的同僚,小辈们也算是一个大院里玩大的,陈恩一直是他们的老大, 从打架考试到泡妞就没输过,直到他跟家里闹翻,被送出国念书。

秦霜寄养到叶家不过十四岁,那个时候陈家下海经商,生意上出了点事,许久不见的陈恩终于回国,只是琐事缠身见到秦霜也只是礼节性的夸赞,只隐约记得是个长得漂亮的小姑娘, 而还是少年的叶辰便已经惦记上了她的身子。

陈恩闭了闭眼将之前的事抛之脑后,他知道什么是奇袭,出其不意攻其无备,绝不能让对方有反应的时间。 在这个小东西想清楚前就要扰乱了她的思绪,把叶辰的秦霜变成他的秦霜。

的确,秦霜对于陈恩的出现和他的所作所为,以及他的那些话都完全无法理解。她认识这个男人,知道他做了什么,也听清楚了他说的每一个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是自己,太多的困惑填满了宿醉后发胀的大脑,秦霜需要一个人冷静下来好好思考,可是那个男人根本没想放过她。

陈恩看着秦霜困惑又迷茫的模样,觉得她分外可爱,神色柔和地低头去啄她的小嘴,不费什么力就撬开了她的小嘴,伸舌进去好好舔允起来。

而秦霜尚沉浸在被陈恩迷奸的震惊中,忽然靠近的脸和扑面而来的呼吸,让她尚未反应,就觉得嘴里多了条湿濡柔软又有力的舌头。她再一次敏感地抖了抖,本能的想用舌头将那不速之客顶出去,却被男人当做嬉戏,灵活地勾住了她的舌相互推挤着,有唾液顺着那根胡搅蛮缠的舌流入她口里,干渴了一夜的秦霜不等大脑反应便下意识的咽下去了。

陈恩被她这些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动作勾的浑身冒火,整个人都压了上来,微微侧脸好将那小嘴整个都含入自己口中。这个被加深的吻,带着侵犯意味的舌,充满了和叶辰全然不同的强势感,秦霜被动地承受着,不知是因为这个人,还是他的动作,只觉得自己被这样一个带着几分粗暴的深吻弄的心慌意乱,比跟叶辰的第一次接吻还要紧张。

男人的手本是扶着她的肩膀,随着吻的加深,便一把抓住了那团饱乳,时轻时重的揉捏起来,还不时用指腹摩挲按压着小小的奶头,将它玩弄的硬挺起来。

秦霜的手想去推男人的头,可却无力的按在他头上,那个模样仿佛是在鼓励他。陈恩也感觉到了,他松了口,轻轻在手心里蹭了蹭了头。那一瞬,秦霜有一种错觉,仿佛他是自己养过的一只小黑猫,可是下一刻她便认定这是一头黑豹。

男人靠的很近很近,伸舌舔着她的唇,近在咫尺的眼眸里倒映出枕头上小嘴微肿的少女,被熊熊浴火包围着。

陈恩仿佛亲不够那张小嘴,低头又吻了上去,手却从秦霜的奶儿摸下去将那一条长腿抬高起来,他撑起上身,往后靠去,秦霜终于是有一次能意识他要做什么,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撑起了身体,就想要踢腿蹬他。可是撑起身子却耗费掉了她仅有的力量,随即软软后倒靠在了床头。

男人有恃无恐,反而扶正了她的身子,偏脸含着她的耳珠,低声道:“霜霜是想看着我怎么爱你的么?”

他话音未落,便挺腰用那又硬又烫的阳具顶了顶秦霜被蹂躏后尚未完全合拢的小花穴,恶意地研磨起来。

一声娇吟从秦霜嗓子里溢出来,她敏感地收缩了小腹弓起了背,将一对美乳送到男人跟前,陈恩毫不犹豫地就张口含住一只奶儿湿漉又响亮地吸允亲吻了好一阵,秦霜被他弄得喘息不已,下面却是不自觉的吐着水,滑腻腻地浸透了那根堵在双腿间的肉棒。

“瞧瞧你的淫水,流了我一手都是。”陈恩吐出那只被吸允得红肿的奶儿,伸手下去摸秦霜的小穴,分开了那花瓣把自己硕大的龟头往里塞了一小半让它卡在那里磨蹭着。一面将自己那沾满了春液的手放到秦霜面前,张开的五指间是淫靡的银丝,和晶亮的体液。秦霜羞得扭过头去,却觉得后腰一凉,自己的爱液全部被摸到了腰臀上。

男人用力一按,身体借势一挺,在秦霜一声长长的娇呼中,一大半肉棒就这么强硬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1 / 13)
夜色侵霜

夜色侵霜

作者:ZYDZYD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POPO完结+番外 文案: 第一次写现代文题材的小黄文,不会很长。文案无能。讲述一个夺人所爱的小故事。 PS:这位作者比较 黄 爆,慎入。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