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第 11 章出流 / 著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出流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前路完结 文案: 白芜山,是奉天人起的名字,即长年佈满白雪的荒芜之山。 霍君殊从没想过,那日自喜席中负气而归,执意涉险穿越白芜山的一意孤行,非但未将他推入险境,而是悄悄地在他那一如白芜山荒芜的心中,种下名为情的嫩芽。 「男宠、男宠,你即便是男的我也想摆在心里宠,我这辈子就认你这麽一个人,你就不能允了我,让我待你好麽?」 霍君殊道得卑微至极,霍家三少爷的尊贵全给他自个儿扔在地上踩也不以为意,「要不,由我当你的男宠,最好让全奉天人尽皆知,知我是个男子也有你来宠可好?」 一时间,岳峰不甘极了。不甘于动摇得厉害的心压根驳不了这少爷的任性歪理,甚至隐隐然自觉,心头其实早瘫得不成样子。 时值夏末秋初,地处北方的奉天已渐生寒意,寒气罩着奉天不时一片白茫,此时高掛大红灯笼与红綵的霍家在这片的白雾濛濛中显得惹眼极了。 今儿个是霍家的大喜之日,大宅院上上下下处处张灯结綵,不单只是门面因着这霍家大少霍天行纳妾而拾掇得光鲜,走进宅子里瞧便知其中更是佈置得豪奢之至,毫无纳侧室该会有的低调从简,以八人大轿迎娶不说,还从中门出入,极尽张扬。 前来恭贺的人们简直快将门槛给踏了穿,贺礼堆在一旁有如小山般高,看得出霍家交游广阔,正厅中掛着偌大的大囍红幡更显喜气洋溢,祝贺的吉祥话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在如此的喜气之下,独独霍君殊至始没个好脸色,不时动动筷子却也没吃上几口饭菜,喝了几口酒而潮红的脸也没能让面色好看些,与同桌不时向新郎官敬酒又满口舌灿莲花的二哥霍天弘是天差地远。 原文地址:www.7dpt.com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由 读品堂(7DPT.COM) 提供,简介:前路完结 文案: 白芜山,是奉天人起的名字,即长年佈满白雪的荒芜之山。 霍君殊从没想过,那日自喜席中负气而归,执意涉险穿越白芜山的一意孤行,非但未将他推入险境,而是悄悄地在他那一如白芜山荒芜的心中,种下名为情的嫩芽。 「男宠、男宠,你即便是男的我也想摆在心里宠,我这辈子就认你这麽一个人,你就不能允了我,让我待你好麽?」 霍君殊道得卑微至极,霍家三少爷的尊贵全给他自个儿扔在地上踩也不以为意,「要不,由我当你的男宠,最好让全奉天人尽皆知,知我是个男子也有你来宠可好?」 一时间,岳峰不甘极了。不甘于动摇得厉害的心压根驳不了这少爷的任性歪理,甚至隐隐然自觉,心头其实早瘫得不成样子。 时值夏末秋初,地处北方的奉天已渐生寒意,寒气罩着奉天不时一片白茫,此时高掛大红灯笼与红綵的霍家在这片的白雾濛濛中显得惹眼极了。 今儿个是霍家的大喜之日,大宅院上上下下处处张灯结綵,不单只是门面因着这霍家大少霍天行纳妾而拾掇得光鲜,走进宅子里瞧便知其中更是佈置得豪奢之至,毫无纳侧室该会有的低调从简,以八人大轿迎娶不说,还从中门出入,极尽张扬。 前来恭贺的人们简直快将门槛给踏了穿,贺礼堆在一旁有如小山般高,看得出霍家交游广阔,正厅中掛着偌大的大囍红幡更显喜气洋溢,祝贺的吉祥话此起彼落,好不热闹。 在如此的喜气之下,独独霍君殊至始没个好脸色,不时动动筷子却也没吃上几口饭菜,喝了几口酒而潮红的脸也没能让面色好看些,与同桌不时向新郎官敬酒又满口舌灿莲花的二哥霍天弘是天差地远。 原文地址:www.7dpt.com,最后更新:2020-05-21 11:16。

7DPT.COM
请记住 读品堂 的域名

--  章节内容加载中  --
白芜之诗/白蕪之詩

大家正在读作品大纲相关热门